一位老首長的選擇

【新唐人2015年10月24日訊】(明慧網大陸電)他是我們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期部隊的「連首長」,七十年代我轉入地方後,就與他脫了聯繫。一個偶然的機會獲悉他已退休在某城市居住,我就發出一念,我要救他,一定讓他三退。

在二零一一年的一天我去了他家,當我在他家門口出現時,他感到很驚訝,一眼就認出了我。握著我的手站在門口不鬆,說「年輕時期在一起,今日古稀之年相見真是不容易啊」。還是他老伴提醒一句,「到屋裏坐下說吧」。

坐下後,他問長問短的,同時聊起部隊的生活等,聊的很開心、很投入。這時候我就轉入正題,叫他三退保平安,當時他雖然沒有表現出不高興的樣子:但是總是婉言迴避談三退保平安的事。

他還說:××黨雖然犯錯誤,但它能夠自身反省,撥亂歸正。他說自己是個窮人家的孩子,從當兵入伍到現在這個位置不容易,沒有××黨不可能到這個地步。(後來被用到某軍事學院任政委,後又轉入地方企業擔任一把手)在這種情況下,我一邊心中發出強大的正念,一定要救度他;一邊在他談話中偶爾插上一句部隊只抓政治、學毛著,忽視軍事技術的學習和軍事技術的培養,而去辦農場種田、餵雞鴨豬,正規軍變成農民兵,他表示認可。

吃完中午飯後,我就又和他聊前段工作和生活情況。當我問到他退休工資時,就一臉的不高興,說起來很衝動,歷數共產黨一大堆的不是。他說自己曾是胡錦濤任團中央書記時的團中央委員,當政委時經常到軍委和團中央學習和開會。由於沒有文憑,不論職務多高全部轉入地方。退休按地方企業九四年的狀況辦的退休。現在他的退休工資比部隊同級職務退休的工資,少將近五千元左右,這太不合理了。

我就趕緊跟他說:「共產黨一貫是卸磨殺驢。當年文革一個國家主席一個晚上就變成內奸,工賊,叛徒,全國批判,往死裏整。共產黨的歷次運動害死無辜百姓八千多萬。今天迫害法輪功比當年的文革的手段更加殘酷,造假宣傳自焚,抓法輪功學員判刑,勞教關押,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牟取暴利。到法輪功學員家抄家,搶錢搶電腦、手機、金銀首飾等貴重物品,真是無惡不作。

其實李洪志師父傳授的法輪大法是教人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看淡名、利、情、色、欲、氣,思想提高,道德昇華,心存善念,修心養性,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好人中的好人。同時修煉功法可以使人祛病健身,強身健體。這樣好的功法卻被江澤民出於權欲的膨脹和妒嫉之心,不顧其他常委的反對,一意孤行殘酷的鎮壓法輪功,達到了人怨天怒的地步,引起全世界的關注。所以天要滅它,凡是加入過黨團隊的人都將在天滅中共時成為陪葬品而被淘汰。只有退出在血旗下發過的毒誓才能得到上天神佛的保祐。所以我奉勸老首長從心底裏真正退出共產黨。」

老首長聽完我的講述後,自言自語的說:「原來是這麼回事啊。」我馬上又補充道:「三退不要寫退黨申請書,只要從心裏退出就行,又不失去甚麼,而又可以幫你清除身體上那些不好的東西。」老首長連聲說:「退、退、退!」同時把睡午覺的老伴喊起來,叫老伴也退出共產黨。

我送給老首長一本《九評共產黨》和幾本真相資料,神韻光盤,送給他們護身符,囑咐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他們都很高興的接受了。我為老首長的選擇而感到高興。下午辭行回家,老首長一直陪送到公交車站,揮手告別。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