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火速提名大法官!什麼是決定本次美國大選的關鍵因素?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28日訊】川普火速提名大法官!什麼是決定本次美國大選的關鍵因素?|熱點互動 09/27/2020

川普總統已經提名了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作為剛去世的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的繼任人選。大法官是否會在大選日前上任,成為目前美國大選的一大焦點。而經濟,社會安全,對川普個人的好惡等等,什麼是決定本次大選的關鍵因素呢?

嘉賓:東方

(責任編輯:李敏)

【大選特別節目】 川普火速提名大法官!什麼是決定本次美國大選的關鍵因素?

主持人: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大選特別節目】。川普總統已經提名了Amy Barrett,作為剛去世的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的繼任人選。大法官是否會在大選日前上任,成為日前美國大選的一大焦點。本期節目開始,我們先來看一個短片,了解一下美國的三權分立制度。

(播放影片開始)

美國的三權分立:美國建國之初為保證個人自由,避免政府權力濫用,1787年新憲法通過,建立立法、行政、司法三權分立,互相制衡的聯邦制國家。

一、立法機關即國會,由參議院和眾議院組成,制訂法律。

二、行政機關由總統組內閣,行使治理權。

三、司法機關由聯邦最高法院和次級法院組成,擁有解釋憲法和推翻違憲法律的權力。

美國參議院:參議院由參議員組成,美國各州固定選出兩位參議員,50個州共有100名參議員。參議員任期6年,每隔2年改選1/3的席位。

參議院長即為美國副總統,參議員選舉在全州舉行,較眾議員代表更多的選民,任期也較長。除了擁有立法權外,總統批准條約或者任命重要人士時,需參考參議院的建議,並得到同意。

(播放結束)

主持人:大法官的提名過程,其實體現了三權分立制度中的三權合作。總統提名,參議院投票,任命大法官。這個過程中,參議院是關鍵,眾議院則不參與。而這其中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更是起著關鍵的作用。今年民主黨最主要的反對理由,是2016年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拒絕就奧巴馬提名的大法官進行投票,而他今年則第一時間表態會投票。那麼這是不是雙重標準呢?在我看來這確實有一些雙重標準,但是可以理解。

奧巴馬執政8年,黨派分裂越發嚴重,作為保守派的麥康奈爾絕不願意讓一名自由派的大法官,代替逝去的保守派法官。而當時共和黨佔多數的參議院,即使投票也很大可能性,不會通過民主黨總統的提名人選。然而麥康奈爾乾脆連這個形式也省了,直接就不投票,讓民主黨極為惱火,不過話說回來,這也是憲法賦予他的權力。

而今年參議院多數黨和總統是同一黨派,只要提名,大概率通過,這些都是有先例的。那麼對於麥康奈爾來說,即使雙重標準,他也一定會這麼做,因為他認為這是保護美國傳統價值不受侵蝕的最後屏障。共和黨議員們則認為,現在總統和參議院多數黨同屬一個黨派,就說明美國選民希望由他們來決定大法官的任命,這是選民賦予的責任。

那麼現在川普已經提名了一位保守派法官,下一步的任命之路還會有什麼樣的風雨,我們拭目以待。以上是本期節目開始,我對美國大選的一點觀察和思考。

那麼今天我們的採訪嘉賓,是新唐人《一周經濟回顧》的主持人東方。東方從2002年開始就是這檔經濟節目的主持人和製作人,多年下來,他對美國的經濟、政治、社會問題非常了解,並且有自己獨特的觀察。好,那麼今天東方是從華盛頓DC,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東方你好。

東方:你好,方菲。

主持人:謝謝你今天上我們節目,我們這個同事差不多20年,第一次你上我們的這個節目,非常高興,也很榮幸。先來聊聊大法官,就是這個大法官的提名,川普總統已經提名了一位保守派的大法官。然後我看他今天在提名的時候,說了一句很幽默的話,他說我相信這個提名過程,任命過程會是一個毫無爭議的過程。但我們知道,上兩位川普總統提名的大法官,受到的阻力和反對,可以說是前所未有。

所以我想先請你談一談,首先就是你對川普總統任命的這個大法官人選,你有什麼樣的看法?

東方:這個人選可以說是意料之中的事,大家都知道他十有八九會選Amy Coney Barrett。說實在的,上一次,就是那個Scalia去世的時候,Amy已經是在川普的考慮的繼選人的中間一個,但是當時她還沒有正式提名的時候,很多左派民主黨就群起而攻之,說Amy她是天主教徒,她可能反對墮胎,如何如何如何,所以那個時候川普就覺得,如果把Amy推上去的話,可能壓力就比較大,所以他就選了Kavanaugh。

當時他的確是跟Kavanaugh說,他說你是一個非常安全的選擇,因為你幾乎是沒有瑕疵的,沒有挑剔的地方。所以他就說,我把你推舉上去,你的任命過程,你的審核過程將是一帆風順的。結果如果你大家想一想,兩年前的事你就知道,那可是風雨飄搖。那麼今天這個Amy,她今年48歲,她是芝加哥上訴法院的法官,她在大學裡面是名列第一的學生畢業的,然後她後來當了教授,當了教授以後,後來又給一位上訴法院的法官做助理。

後來她是Scalia的助手,所以Scalia就是被Kavanaugh代替的,所以她的一路過程,所有她的同事,包括共和黨也好,民主黨也好,獨立派也好,都覺得從她的理念上,從她的個人的素質上面,她無愧於當大法官的這麼一個身份。但是,你剛才說的對,川普說這個任命過程,審核過程會是一帆風順的,應該是很平靜,當然他這是說笑話,肯定不會平靜的。

主持人:所以你覺得就你的觀察來看,因為我們知道現在川普特意挑了一位女性的法官,來代替金斯伯格大法官的這個位置,我想他們過去用在卡瓦諾身上的藉口,不一定能夠用在這位女性法官的身上。但是現在離大選也很近了,差不多五週的時間,就你的預測,你覺得大選日之前,這位大法官能夠成為最高法院的第九位大法官嗎?

東方:如果共和黨團結一致,就行,因為現在已經沒有程序上的障礙了。因為過去大法官,不是說你超過半數,他就可以能夠當大法官,必須要超過60票。但是在民主黨的時候,那個李德,就是當初民主黨參議院的領袖李德,他把這個給取消了。他用英文的話來叫,叫nuclear option,就是說超過半數,只要有超過半數參議院審核就可以通過。所以現在共和黨正好有51票,如果其他共和黨都沒有什麼意外的話,有51票,所以有51票的話,就足夠他通過了。

問題現在就是說,這個時間上來得及來不及,因為平均來講,過去大法官審核時間是越來越長,上次有的是要68天是兩個月、三個月,所以他們就這次吸取上次Kavanaugh的教訓,所以這次一定要快刀斬亂麻,有的人甚至說,咱們不要委員會審核了,就直接投票就完了,但是我估計他還是會,司法委員會還是會進行聽證,但是聽證過程不會拖太長,共和黨不想再重演兩年前Kavanaugh聽證的時候,那種過程。

主持人:可以說是戲劇性的過程。

東方:對,因為這非常重要,你必須在大選之前把這個空缺給填補,萬一大選出現爭議怎麼辦。

主持人:對。

東方:大家就打官司,最後打到最高法院,如果是8個人,4比4,那美國政局到時候怎麼辦,容易發生混亂。所以從美國的政局來講,也是需要在大選之前,把這個空位給填了,保持是個單數的大法官的人數。

主持人:是,我覺得要看共和黨推進這個的意志和他們的智慧了,因為現在已經開始對這位女性法官,她的信仰,什麼過份天主教的信仰,不知道什麼意思,對她的這個已經開始進行攻擊了。

東方:是,因為她是羅馬天主教的成員,就是說是,他們就攻擊她是會效忠教皇。還有一點就是說,這個Amy Barrett她是People of Praise member,People of Praise翻成中文的意思就是上帝的子民,這在很多左派眼裡看來,上帝的子民是一個非常,怎麼說呢,用他們的(話)來講是一個原教旨主義非常非常非常保守的這麼一個組織,近乎是不近人情的。所以他們很可能會從這個方面來攻擊她,當然他攻擊她的目的並不是因為她的信仰。

因為你因為一個人的信仰來攻擊她,這有點犯忌諱,但是如果他別無選擇的話,他很有可能從這個上面就來下手,因為上次Kavanaugh提名之前,他們就攻擊Amy信仰的問題,因為他們很不想推翻墮胎,因為墮胎,你剛才開場白裡面,和你們短片裡面提到三權分立,這個三權分立裡面,行政和立法就是總統和議員都是民選選出來的。唯一法官不是選出來的,是任命的,所以左派它要推進所謂的社會改革,它要推進所謂的進步從法官上下手是最容易的,因為它不需要民選。民選這個門檻太高,所以他們多年來一直致力於把最高法院變得向左轉,現在一下子Ginsburg去世,她可是自由派的頂梁柱,她的空位由一個保守派去填補的話,他們的心理就非常的受不了。

主持人:對,這個是非常關鍵的,但是在大選前這麼一個短短的時間段,我們拭目以待,看看她能不能在大選前能夠成為第九位大法官。好,大法官的問題我們現在先談到這兒,今天主要是想跟你談一下經濟問題。

東方,我知道你在主持節目的時候,經濟、政治其實他們是一體的,所以兩方面可以說這兩個問題是交織在一起。現在美國大選年通常來說經濟問題對於大選是有非常大的影響,甚至有的時候可以說是最關鍵的一個影響大選的因素,但今年這個大選我覺得情況是有很大的變化的。所以在你看來今年這場大選經濟因素到底佔多大的比重呢?

東方:這個經濟妳剛才說的對,經濟在歷次大選裡面都是,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如果咱們撇去傳染病疫情的因素,如果今天的美國經濟是這樣一種蕭條程度,有這麼多人失業,失業率這麼高,然後經濟是負增長的話,總統連任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問題是今年的經濟蕭條並不是一個基本面出現的問題,並不是經濟政策出現的問題,而是因為一場傳染病,各級政府就勒令經濟封鎖,所以老百姓並不指責是川普造成經濟蕭條的一個原因,所以今年的經濟起的作用跟所有過去經濟起的作用是不一樣的,我們很難用過去的原理來套用今年的情況。

今年經濟是佔多大的比例呢?這有幾個數據我想跟妳分享一下,一個就是說根據一個民意調查,美國選民認為川普在經濟上的approve程度,對他的支持度是54%,是現在經濟不好的情況下54%。而在去年2019年的時候,他的approve rate49%,也就是說比去年還高了五個百分點。另外還有一個民意調查把他跟拜登來相比。人家問選民,你覺得川普和拜登誰在經濟上你更信任?川普是48%,拜登是38%,所以川普在經濟上的得分是超過拜登10個百分點。

但是很有意思的是雖然有48%的人認為川普是經濟上的好手,但是只有41%的人說我會再選他,所以這個48、41之間差了7個百分點。而拜登是反過來,38%的人認為他經濟有能力,但是比川普低了10個百分點,但是50%的人覺得我會選他(拜登),所以這個就是說一個是在經濟上他(川普)有這個能力、他有這個智慧去把經濟搞好,但是他的likebility,就是現在川普他現在的問題就是likebility,選民對他個人喜歡程度有一個gap,但是對他的能力是看好的。所以現在是能力和。。。怎麼說呢?能力和人緣之間有一個差距,拜登人家都覺他是老好人,其實說難聽點是和稀泥,但是他這個likebility要比較好。表面上就是說能力上差,但是他人緣比較好,所以這個大選有看頭就在這個地方,中間是跟以往很多,過去的原理幾乎今年是不能用的了。

主持人:對啊,所以就是說即使川普很多人認為他能夠把經濟搞好,能夠(讓美國)從這個疫情中很快地迅速地恢復,但是這個不足以讓那些人…不喜歡他的人去投他的票是嗎?

東方:這個怎麼說呢?因為你要想掌握民意,就靠我們自己個人所了解的,周圍的一些人了解的是遠遠不夠,所以要民意調查。但現在民意調查存在一個問題,就是說這跟美國的主流媒體一樣,已經越來越不受到人的信任,包括這個民意調查也是。像四年前民意調查都說川普贏不了,在national的poll(全国民意调查)說他贏不了,在battleground的那些states(摇摆州)也說他贏不了,但是川普最後他還是贏了。

所以這個民意調查已經不像過去把脈把得那麼準?那為甚麼會這樣呢?就說現在這個美國社會有點變得怎麼說呢?有點變得就是說人家不大敢說真話,這其實是個不好的現象。所以他對民意調查員回答問題的時候,他可能說的不是他的真心話,他言不由衷,言行不一致,所以現在這個民意調查有點很難你去…咱們看這個民意調查能夠把握民情,現在還能力有點欠缺。最後這個民意怎麼樣,11月3號大選之後那才是真正的民意的一個體現。

主持人:咱們回到經濟上來,即使經濟不是像以前一樣是決定性的因素,但是它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即使今年比如說疫情也好、社會騷亂也好、對川普的個人的喜好也好,這些因素都佔比較大的比重或者都很影響選民的這樣一個選擇。但是經濟問題我相信還是一個問題,因為很多人現在比如說小生意業主能不能維持下去啊?失業人能不能找到工作啊?疫情如果持續,我這個生活怎麼辦啊?對於很多人來說仍然是一個很需要關心的話題。所以川普的話我想先請你談談,你覺得他在經濟上迄今為止最大的成就是甚麼?另外如果他重新當選,他的經濟政策會是一個什麼樣的走向呢?

東方:川普的經濟成就其實在他當選那天晚上就看出來了,因為他贏了以後華爾街就開始漲,就是說商業界、投資者知道川普是一個friendly,他對經濟是一個friendly的一個人,而且他懂。他不像很多政客是職業政客,他從來…很多職業政客從年輕的時候就從政,他們沒有經營過自己的生意,他們沒有開創過就業機會,所以他們對經濟都沒有切身的感受。而川普不一樣,他就是在一個商場裡摸爬滾打的,所以他對經濟是了如指掌,對他來講是second nature,憑直覺他都能做出很敏銳的判斷,所以他一當選,華爾街就開始漲。

然後他一上台之後很快就開始做甚麼事呢?就是把奧巴馬執政8年的時代,新增加出來的許許多多的規章制度regulation嘁哩喀喳就給它砍掉很多。這個事情媒體報導的不多,可能老百姓也不大知道,但是這個對經濟來講那是一劑強心針,經濟本來就像一匹馬,你讓它跑的話它可以跑得很快,但是你要給它很多regulation的話,給它綁住它跑不動,你知道吧?所以川普他上台以後先把這個韁繩給砍了。那你想,馬沒有了韁繩跑起來當然就快了,這是他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成就。

第二個成就就是2017年的時候通過了一個減稅法案,減稅法案把企業的稅率從35%降到21%,川普是要想降到15%的,後來他讓步了,說20%,最後還是又讓了一步說好吧,降到21%,35%降到21%。這又是把企業這批快馬身上的一個韁繩又大大的解掉了,所以你想,又給你減稅又給你消去很多很多的regulation,那企業的活力馬上就增長出來了,所以在川普執政的短短3年之間、4年之間經濟馬上就(有)另外一個大改觀。本來奧巴馬時期他說經濟2%這種已經是很好了,用奧巴馬的話就是說所謂新常態,美國經濟就是永遠也不會恢復到過去那種高速增漲年代了,那麼川普上來他做到了。

所以經濟在傳染病流傳到美國之前,美國的經濟是非常非常的好,各個族裔的失業率都是有史以來最低的,少數族裔都是最低的,所以川普在經濟上的執政能力那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你說這個經濟起多大作用?我還是覺得今年的經濟會起到一個非常重要的,不是第一也是第二。因為對選民來講很簡單,對一個老百姓來講很簡單,就是四個字「安居樂業」,我要的是安全,我要的是樂業,然後我安全又富足,這就是選民最基本的要求。

這個要求達到了,我們再談其他的要求,如果這個要求都達不到,其他都是免談。所以如果今年的經濟是這樣子,很多人已經感受到經濟的傷痛了。如果川普給人家的印象是他能夠挽回經濟的話,所以他還是可以打經濟牌,本來川普就想打經濟牌,但是被一場肺炎疫情給攪亂了,所以他心裡很火,所以他對北京政府心裡是很惱火的,他本來想打經濟牌。但是我覺得他其實還是可以打經濟牌,因為安居樂業在選民腦海裡是根深蒂固的,所以他們到最後,現在怎麼想怎麼說,最後到投票的那一刻,那一霎那,他怎麼想,那是決定因素,到時候對他來講,如果他做一個很實際的考慮的話,安居樂業肯定是第一考慮的要素了。

主持人:是,如果說到打經濟牌的話,選民要做出選擇,您覺得他即使是不喜歡川普,但是當他想到拜登的時候,拜登有沒有一個強大的經濟牌,能讓選民覺得在經濟上對他有信心呢?

東方:拜登他這個人,怎麼說,他會變,他沒有什麼自己的立場,沒有一個堅定的立場,他會變,所以很多人覺得他是個老好人,要我來講就是和稀泥。他會變,他經常會變,他看著風往東吹,他就往西跑,吹西風,他就往東跑,他就是這樣子會變。所以他現在比如他一開始在民主黨提名競選人的時候,他還不是民主黨提名人的時候,他就到處去拉票的時候,造勢的時候,他就說我一上台我就先把川普的減稅政策,徹底給他翻過來。

你想,我們剛才講到這減稅政策對美國經濟是起到了很大的一個強心針的作用,如果他上台就把減稅政策翻過來的話,等於又把經濟火車頭給踩煞車了,經濟這個快馬給他上韁繩了,你想經濟肯定是…所以後來他現在知道了,他現在不說這話了,但是他以前說過這話,雖然他還不能完全180度轉彎,所以他現在不講說,不把這個推翻川普減稅法案作為他競選綱領中的一個綱領,他只是說我們會再評估,他已經把那個推翻給去掉了。

他其實因為現在他們雙方並沒有,尤其是川普,並沒有提出一個非常具體的一個經濟方案,拜登倒是有一個,他提出了經濟方案就是,他雖然沒有說完全撤銷川普的減稅,但是他會考慮,剛才我們講到。然後,川普因為在那個減稅法案裡面,除了企業還有個人,但是個人減稅2025年就過期了,川普會延期的,但是拜登他會不會延期,很難講。

主持人:我插一句,拜登是不是有一個比較大政府的方案?要多少多少⋯七千多億或者七萬億什麼的。

東方:是,他提出的一個經濟Proposal,美國智庫給他算了一下,可能是要5.4兆,5萬四千億美元。數字大了,大家可能就沒有感性認識了,5萬4千億什麼概念。要知道四年前,希拉里和川普的競選,她也有自己的經濟政策。她那個時候的經濟政策只有3兆不到,那也就是說現在拜登的經濟政策,是當初希拉里的兩倍。所以你說的對,他是有大政府,這其實左派他就是這樣子,民主黨現在越來越像社會主義,他們就希望把社會的財富都集中起來,集中到政府的手裡,然後用政府去重新分配財富,分配社會資源,怎麼使用,不就是中央政府、大政府、社會主義作法,有點像計畫經濟。

所以他現在提出來的是5.4兆,當然他現在比民主黨非常極左極左的,非常極端的還少很多,非常極端的可了不得,他們要提出30兆到40兆這麼一個預算出來,那可了不得了。如果是這樣的話,你說吧,所有的人,從富人到窮人都得加稅,不是說現在他說我只加富人的稅,到時候如果這麼大的預算的話,人人都得加,要不然沒這個錢。

主持人:我覺得對於很多選民來講,至少在我看來,很多時候民主黨方面提出的是一種花錢的方案,而不是掙錢的方案。所以你要花這麼多錢,你怎麼掙,這個我覺得我看不出來,他們有什麼特別實際的一種政策。而川普這邊,確實我覺得他的這些迄今為止,很多政策讓經濟實實在在得到了這種發展。所以這個東西在我看來,其實好像很常識。

東方:是很常識。咱們中國人不是有句話,叫做能掙會花,你能掙而且還得會花。問題是民主黨它不能掙,它也不會花,因為它花的是別人的錢,花別人的錢不會好到哪去,這個錢自己掙自己花,你最知道這個錢該怎麼花。所以小政府我覺得還是比較合適的,你就說把財富藏富於民,老百姓自己掙的錢,他自己去怎麼使用,他自己說了算,他會根據自己的情況來花這個錢,這是不管你怎麼看,對他來講,他覺得是最合理的,哪怕他去買一個LV的包也好,或者買輛汽車,這是他自己的選擇。

你把人家的錢集中起來,然後你去做,你花別人的錢,你再怎麼聰明,你也做不到把社會資源是物盡其用的,你想想看社會主義,人的歷史上哪個社會主義國家成功的呢?就是這個原因。你花別人的錢,那還了得嗎?

主持人:你花別人的錢,把別人也整倒了,到最後你也沒錢進來了。所以即使是花別人的錢,還是你沒有講清楚錢從哪來。

東方:問題是他覺得這個口號很好,因為窮人比較多,他說我把富人的錢分給你,很多人一聽,好啊,那就選他了,他就這樣幹,很多選民就這麼幹,就被他忽悠了。

主持人:是有這個問題。還有一個我想問一下,有關股市。為什麼川普這麼在意股市?

東方:他是商人。所以我剛才跟你講,他不是一個職業政客,他是商人,所以他經濟上是有一套,因為他對整個美國經濟該怎麼運作,他是感同身受,所以他很在意股市。因為說實在的,股市其實是,如果用經濟是一列火車的話,企業家、投資者是這台火車的火車頭,而股市就是給火車提供燃料的機構。所以股市這個燃料能夠提供的好,能夠源源不斷的最好的燃料,這個火車就跑得快、跑得遠、跑得長久。如果股市不行的話,等於這一列火車慢慢就跑不動了,當然我講的股市是正常情況下的一種股市,中國的股市就跟賭場一樣,那是另外一回事,所以川普很看重股市。

主持人:是不是有一種說法,如果股市一路上升的話,說明投資者認為川普會贏,如果股市一路往下走的話,說明投資者華爾街認為川普會輸,有這種說法嗎?

東方:有這個說法。因為咱們剛才前面不是提到有民調,民意調查是針對個人選民,根據Potential或者Likelyvoder對他們進行的一個民意調查。另外還有一種,對華爾街的民意調查,就是對金融機構、經濟學家,對他們進行一種民意調查,在他們來講,這民意調查他們是看好川普的。他們看好川普,他有信心,他就敢投資,華爾街就會往上漲。當然還有另外的原因,現在基準利率幾乎是零,所以錢擱在那,當然錢多了股市也會好,這也是另外一個原因。

所以川普一直敲打美聯處,你要降息降息降息降息,最後現在真降息。所以這也是華爾街一直⋯今年雖然一下子跌得很厲害,由於經濟封鎖,一下子跌得很厲害,但是它一下子又反彈上去,創紀錄的,一百多天就回來了。這麼大幅度的大跌大落,歷史上第一次,這麼快就回來了,所以投資者、華爾街他們覺得川普能贏,至少現在還是這樣,他們覺得川普能贏。當然還有其他因素了,對疫苗能不能及時出來,還有很多其他因素在裡面。

主持人:華爾街一直以來,可以說是給中共金融輸血的一個主要的機制。川普政府現在在做很多(工作)限制這樣一個輸血,甚至中國公司下一步在美國上市,都會存在問題,像這種政府的基金,他就限制你,不允許你往中國那邊去投資。所以從這點來看,您覺得華爾街到底是希望還是不希望川普連任呢?

東方:可以這麼說吧!因為華爾街並不是一個人,它並不是一個想法。它是各種各樣勢力的人,各種各樣想法的人,有機構、有個人,它是一個集合體。所以還很難說華爾街就一個事情,它還不是這樣。華爾街當然就有很多投資者,投資者裡面有很多投資銀行,投資銀行說實在的它是想幫中共的,我是這麼看的,因為一個很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中國的企業在華爾街上市,它必須通過投資銀行給它背書,這是很多很多傭金的,所以前一陣子為了拉中共的生意,很多投資銀行就聘請官二代來做他們的顧問,等於是變相賄賂。

然後過去有一個很奇怪的一個做法,美國的股市,華爾街之所以人家信得過你,就是因為它有一套嚴格的審計過程。比如說方菲你開了一家公司,你個人開公司你要想到華爾街去融資的話,你成為一個public company上市公司的話,你必須經過華爾街,它要一套非常嚴格的審計,符合它的審計你才能上市,所以人家對華爾街上市的公司,有一種普遍的信任,他覺得我買你的股票不會受騙上當。

因為很多中國上市的公司,很大部分都是國企,其實我叫他是黨企,是共產黨的企業。它就不允許你對它進行審計,它的理由是說這個審計會讓我們很多機密、商業機密給曝光了,這個是不允許的。然後它說我不允許你審計,不允許審計那怎麼上市?那些投資銀行就替中共在美國遊說,說中國是發展中國家,它們很多作法跟西方社會是不一樣的。那麼我們可以雖然不需要這麼一個嚴格的審計方式,但是我們作為投資銀行,我們作為給它背書的投資銀行,我們來審計、我們來把關。這樣的話就可以讓它們上市,所以投資銀行過去多少年來,所有中共的黨企上市都是這麼幹的,沒有經過華爾街的非常嚴格的審計,然後就指望著這些投資銀行來把關。但是他們沒把好關,瑞幸咖啡就是一個典型例子。

方菲:對。

東方:對吧!騙人。所以現在川普上台以後,他雖然是商人(出身),可是他對商業界、美國的商會是不給好臉色看的。另外一點,川普是個很記仇的人,當初他選舉的時候,美國商會沒有支持他。你知道商會在美國的政治是起很大作用的,但是因為他們沒有看好川普會贏,他們以為是希拉里會贏,所以沒有支持他,結果川普上台以後就不給好臉色看。

當然這只是一個表面現象,深層的來講川普他是一個商人,但是他會把美國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把他自己個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所以這一點,我覺得是難能可貴的,不管你喜歡不喜歡川普這個人,不管他的生活方式、作風怎麼的,但是他在大是大非上,我覺得他是有智慧的。他以美國利益為優先,這還不是一句口號。America Fist不是一句口號,他真做到了。所以我覺得川普,咱們選美國總統,咱們也不是選聖人,是吧!

方菲:沒錯。

東方:只要他對美國的國家利益得到最大的好處,能夠保護美國公民的安全,保持美國經濟的強大,美國國際地位維持在一個很高的程度,做總統就是這樣!咱們也不是選聖人,現在人無完人,所以我覺得選總統的話,川普還是一位更好的總統,相對拜登來講。

方菲:選總統就要看他的政策。其實剛才您提到安居樂業,今年美國大選的另外一個特別重大的影響選舉的因素,就是這種社會騷亂,但今天我們沒有時間去講它了,但是這種社會騷亂,我覺得它在嚴重影響美國這個選舉,甚至最終選舉的公正性,或者說是合法性。

我看這幾天有記者在問川普,說你如果輸了,你會不會接受這個選舉結果?我倒想問一句這些人,那如果川普贏了,你能不能接受這個結果?現在其實很多人擔心如果川普贏了的話,左派會不願意接受這個結果,甚至可能有這種暴亂的因素發生,您怎麼看呢?

東方:是的,是這樣的。不是說會不會這樣?他已經…Hillary Clinton就對拜登說:「無論如何,你都不能放棄。」就是說無論如何,你都不能承認川普贏了。再加上今年也有理由,就是郵寄投票。很多時候你像我們選舉都是要人到現場,你住在哪裡就必須到哪個投票站去投票。然後進去之前,人家要驗明你的身份,比如說你是方菲,你來把你的駕照(拿來)我看看,是方菲,然後核實你的地址,然後跟我們選民登記的數據庫是不是符合?是,是有方菲這個人,在我們這個選區。好,你今天來投票,我就把你劃掉,這個人就算投票過了。

下一個人再說方菲,人家就知道不是了。所以這樣的投票很難做假,都是一人一票嘛!你到現場投票,然後你投進去的票當場就被掃瞄進去了。或者說被放到一個投票箱裡面,然後Certify要去計票什麼的。這種方式作弊的可能是0.01%的可能性。那麼如果郵寄投票,今天我來一張投票是你方菲,上面寫著方菲。我咋知道是你給我的呢?來一個張三,張三是不是公民?我也不知道,所以說這個投票是不是方菲寄來的?我沒法核實,所以這裡面就存在著投票選舉中發生舞弊的事情,再加上這中間要經過郵遞員,他會不會給你扔掉啊?已經發生啦!在Pennsylvania就發現被扔掉的選票。

這個過程中間又會經過什麼人?是不是又會被…雖然不會說它不會被大規模的改變,但是它有可能。本來是0.01%的作弊的可能性,現在變成1%。你想想,大選這麼膠著了,1%可了不得,1個百分點就差很多。所以有可能今年的大選結果,出不來!出不來,大家都有話說啦!到時候你說我作弊,我說你作弊,到時候社會就容易暴亂,是很麻煩的一件事情。

方菲:是,我覺得現在至少在美國的社會上有一些左右意識形態,或者是傳統和激進的對抗或者是分裂,已經是一個相當嚴重的程度了。不過,如果在這種情況下,川普都能以大的比率獲勝的話,我覺得那個可能是比2016年更大的一個出人意料的事情。反正現在還有四、五週,驚奇不斷,我們拭目以待,看看美國這場大選到底最終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局面。因為今天節目時間也有限,我們只能先談到這兒。非常感謝你東方,今天能上我們的節目。

東方:也非常感謝你給我這個機會。

方菲:好的,以後有機會再請你來,我知道政治、經濟、美國社會方面,應該你都有很多的見解和看法,我們有機會再詳聊。

東方:不敢。

方菲:好的,謝謝你。

東方:好,謝謝。

方菲:好的,我們也非常感謝觀眾朋友,我們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