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免川普 佩洛西提第25修正案3大關鍵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10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0月9號,星期五,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美國大選進入衝刺階段,大家都在談論今年的「十月驚奇」會不會來。結果「十月驚奇」不但來了,而且一來就是一連串,讓人看得有些目不暇接。

川普(Donald Trump)總統染疫後光速出院,本身已經就很震撼了。然而他回到白宮凳子還沒坐熱,馬上就下令授權完全解密有關「通俄門」事件,以及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電郵門」調查的所有相關文件。

這當然是不亞於2016年希拉里在10月爆出「電郵門」的又一枚震撼彈。

佩洛西拋更大「炸彈」 川普:瘋了

然後到了昨天,眾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不甘寂寞,又拋出繼彈劾之後更大的炸彈:她準備罷免川普總統。

當然,這個消息聽起來有點驚悚,很多人第一次聽到都會本能地懷疑一下自己的耳朵,但這的確是真實的消息。事情的大概經過是這樣的:佩洛西在昨天,也就是美東時間10月8號的記者發布會上宣布,她將在週五,也就是今天,主持有關啟動《憲法第25修正案》的法律,討論罷免川普總統的議程,原因是她擔心川普感染病毒後接受治療服用的藥物,影響了他的心理健康。

佩洛西直接質疑說:「我認為公眾需要了解總統的健康狀況。有一個問題他拒絕回答,那就是他的最後一次檢測結果呈陰性是什麼時候?」佩洛西認為這個信息能夠為「之後採取的行動提供判斷依據」。

隨後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佩洛西又給予了進一步的說明。她表示,川普可能由於接受治療時所使用的類固醇藥物而導致他神智不清,會影響人的判斷力。

這裡提到的類固醇,實際上就是川普治療時使用的三板斧之一:地塞米松。

當然,川普的性格大家都很了解了,肯定不會保持沉默,他在昨天下午3點半就發出推文怒懟佩洛西,說:瘋狂的南希才是那個應該接受密切觀察的人,他們形容她瘋狂真的沒錯!

佩洛西的確有點瘋狂,因為我們從剛才提到的信息就可以看到,她要啟動罷免程序的理由本身就有點混亂。她追問川普最後一次檢測結果呈陰性的時間,這是因為懷疑川普隱瞞疫情,這是誠信問題。而說川普服用了地塞米松會導致神誌不清,這是質疑川普沒有能力履行職務,這是健康問題。

究竟是哪個原因導致她必須啟動這個罷免程序,她沒說清,可能她自己也沒想清楚,所以要在今天召集會議來討論,看看哪個理由更合適就用哪個,或者兩個都合適就一起用。

很顯然,這顯示佩洛西的這個決定並不是深思熟慮的結果,而是有很強的臨時性和隨意性。這就未免有點把國家大事當兒戲了。罷免總統是事關美國國運、甚至事關整個世界格局的大事,沒有一個極其充分或特殊的理由,根本就不可能輕易啟動的。

反過來說,如果沒有一個非常充分的正當理由就發起這樣的罷免程序,其真實意圖就不是為了確保總統的職責可以得到正常履行,而是相反,要讓總統不能正常履行職務。

這等於是意圖政變。

「罷免行動」有多難?門都沒有

我們都知道,此前佩洛西就因為烏克蘭通話事件發起了對川普總統的彈劾,最終失敗。所以,這次直接升級到「罷免行動」的難度究竟有多大?成功率有多高呢?我們下面就來討論一下。

首先,我們要先來了解一下這個《第二十五條修正案》究竟是個什麼來頭,說的是什麼,梳理清楚了這部分,很多問題的答案就不言而喻了。

25修正案最初產生的原因,是因為美國憲法第二條第一款第六節存在一個問題。這一節內容涉及到如果總統出現被免職、死亡、辭職或其它喪失履行總統職責的能力的時候,總統的繼任程序應該如何進行。但這部分內容的遣詞並不明確,存在模糊地帶,所以為了進一步明確相關情況,國會才於1965年7月提出了這個25修正案,1967年開始生效。

這條修正案的內容總共有4款,實際上佩洛西以川普有健康問題為由,援引這個修正案啟動罷免程序,只和第4款有關。

這個條款的詳細內容比較複雜,我們可以這麼來概括一下,就是這個第四款提供了一個途徑,可以在經過了N多複雜艱難的步驟之後,宣布總統「無法履行其職務的權力和職責」並將其罷免。但在這一系列的過程中,有三個極其關鍵的條件必須同時滿足,缺一不可:1. 此事必須得到美國副總統和行政各部長官(實際上就是內閣的15個部長)的簽字同意;2. 此事必須在眾議院獲得超過2/3投票通過;3. 此事必須在參議院也獲得2/3投票通過。

而且,以上所有這些步驟、條件都必須在最多不超過25天的時間之內完成,才能達成罷免總統的最終目的。而非常巧合的是,今天距離大選投票日,剛好也是25天。

大家看到了吧,這個罷免總統的難度係數高到了什麼程度。首先,彭斯副總統和15個內閣部長會簽字同意嗎?顯然門都沒有。其次,共和黨占多數的參議院會通過罷免嗎?我估計可能連民主黨參議員都有不少反對的。

最後,即便在佩洛西掌控的眾議院也是難度極高的,因為衆院民主黨對共和黨僅以233對197稍占上風,而如果佩洛西要想在眾院拿到2/3的票數,她至少需要290票。

也就是說,她除了基本盤的233票以外,還至少需要說服接近1/3的共和黨眾議員集體倒戈,才有可能在眾院獲得通過。

為何「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所以,結論是非常清楚的,佩洛西是在發起一個真正的「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她要麼是老糊塗了,對25修正案的基本概念都沒搞清楚,就盲目出手。要麼她就是在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對於前者,我覺得可能性基本不存在。因為這不是民主黨第一次討論對川普動用罷免程序了。早在2018年,《紐約時報》就公開發表文章測試水溫,討論了如何利用25修正案來罷免川普,但文章最後也承認,這個過程極其艱難。

所以,說佩洛西身為議長,在這麼長時間內對如此重要的25修正案基本概念都還沒弄清楚,有點太匪夷所思。

排除了前者,就必然只剩下後者。也就是說,佩洛西是知難而進,迎難而上,具備條件要上,不具備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了。

可能很多朋友會舉得,既然明知註定不可能,還要一味幹下去,有什麼意義呢?

我覺得意義是有的,只是她的真正目的並不在於要罷免川普,而是要借炒作罷免來達成其它目的。換句話說,她真正要打的是一場輿論戰,而不是罷免總統的法律戰。這個看似瘋狂的舉動背後,至少有2個動機的存在。

首先,僅僅因為總統服用了地塞米松就要質疑他出現神志不清,難以履行總統職務,這放在任何稍有常識和理智的人來看,都是不折不扣的雞蛋裡挑骨頭,無限上綱。因為地塞米松是一個用了六十多年的老藥了,從未聽説誰用了就有神志不清的副作用。

佩洛西如此鋌而走險的做法不但打擊不了川普,反而可能讓大批中間選民產生反感和厭惡,會覺得民主黨無所不用其極,幾近無理取鬧,這無疑會傷害到民主黨自身的選情。

拜登選情惡劣?打輿論對沖戰?

那麼問題來了,如果拜登的選情真的像左媒的民調數字那麼真實可信,拜登應該是形勢一片大好而不是小好啊,佩洛西這麼做根本就是在幫倒忙,即便她老糊塗了,拜登競選團隊那麼多精明人可不糊塗,肯定會阻止她。

所以,佩洛西的瘋狂之舉,恰恰反證了一個重要事實:拜登選情非常惡劣,其真實情況,極有可能是形勢一片大壞而不是小壞,否則佩洛西斷不會出此下下策。換言之,民主黨知道大勢已去,所以只能死馬當活馬醫,放出最後的大招,力求給川普造成打擊,能起多大作用就起多大作用,總比什麽都不做要強。

其次,我們都知道,兩軍對壘的時候,如果一方突然做出一個非常奇怪的,動靜很大的動作,這往往意味著他們是在故意吸引注意力,所謂聲東擊西,這是常識了對吧。所以,佩洛西炒作這個極為轟動的行為,真正目的很可能是想要掩蓋另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如果我們從時間上看,佩洛西在川普總統住院的時候保持沉默,隻字不提罷免,反而在川普順利康復出院後才突然來這麼一手,顯然很反常,那麼川普住院期間和出院後發生了什麼事情威脅到了民主黨呢?

唯一符合的只有一件事:川普在出院第二天宣布解密了所有通俄門、電郵門的文件。這當然是針對民主黨的重磅炸彈。

所以,在我看來,佩洛西看似瘋狂的舉動,實際上是要打一場輿論對沖戰,用罷免總統這個極其奪人眼球、非常勁爆的消息占據各大媒體頭條版面,並且還要想方設法持續炒作,最好能夠順利拖過這最後二十多天。

如此一來,就把川普的解密文件淹沒在「罷免總統」的汪洋大海之中了,一切都拖到投票日塵埃落定了再說。炒作罷免固然可能對民主黨選情有損,但總比解密文件被媒體關注報導帶來的打擊要小很多。

我相信佩洛西一定是經過了認真評估,才做出了這個兩害相較取其輕的無奈決定。

互相評估:誰的神志不清

截至我做這期節目的時間為止,這個事件的最新進展是:衆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透露,鑑於佩洛西最近的行為異常,他正在組建一個眾議院議員聯盟,以評估佩洛西擔任眾議院議長的心理能力和身體素質。

這就非常有意思了,佩洛西要成立委員會評估川普,現在有人也要評估她了。究竟誰能成功地評估誰,究竟誰的神志不清,我也都非常期待著下回分解。

好的,罷免總統事件還在持續發酵中,我們也會密切跟進,看看今年的十月,最終會給我們帶來一個什麼樣的驚奇。

謝謝大家觀看,歡迎訂閱點讚,留言轉發,我們下次再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bit.ly/遠見快評
推特專頁: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臉書專頁:http://bit.ly/遠見快評粉絲頁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