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中低調閉幕 全會公報有貓膩!/白宮內鬼現身?美抓捕起訴5特工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30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10月29日,星期四。

【60秒看全球】

美國大選進入衝刺,川普拜登今天先後在佛州競選造勢。這是兩人同一天在同一州造勢。

在印尼訪問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重申了川普政府對中共的猛烈抨擊,指出中共是「對宗教自由的未來最大威脅」。

韓國前總統李明博因貪污受賄,被最高法院裁定有期徒刑17年,罰款130億韓元。

截止到今天,台灣已經連續200天沒有中共病毒本土案例。這項成就是全球最佳防疫紀錄。

中共五中全會已經結束,但是各地仍然不斷有訪民在北京被截訪,還有多人失聯。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昨天正式起訴了8名在美國參與「獵狐行動」的中共特工,其中5人被逮捕,這是美國第一次對參與「獵狐行動」人員提出起訴。在美國總統大選的關鍵階段,FBI這個高調舉動,似乎意味著未來美中關係不會太平坦。

幾個小時後,中共的五中全會在低聲沉悶中閉幕了,但是關於中共之前描繪的所謂「十四五」,似乎還沒有孵化成型。但有分析認為,中共可能要在未來減少美國的影響。

FBI抓捕起訴5中共特工

昨天(28日)上午,司法部與聯邦調查局舉行聯合新聞發布會,宣布起訴8名「獵狐行動」人員。美方指控中共的作法「從各個方面破壞了法律與常規」。

下午,美國永久居民、64歲的朱勇(Zhu Yong,音譯)、美籍華人、30歲的金鴻如(Hongru Jin,音譯)和私人偵探邁克爾‧麥克馬洪(Michael McMahon)在聯邦地區法院過堂。另兩名嫌疑人38歲的加州美國永久居民榮京(Rong Jing,音譯)和24歲的美國永久居民鄭從英(Zheng Congying,音譯)在洛杉磯當地過堂。

此外,還有三名嫌疑人33歲的美國永久居民朱峰(Zhu Feng,音譯)、45歲的武漢警察胡吉(Hu Ji,音譯)和64歲的中國退休醫師李敏君(Li Minjun,音譯)已經逃回了中國。

起訴書指控這8人密謀在美國充當中共的非法代理人,其中6人還面臨串謀進行跨州和跨國跟蹤糾纏的指控。

獵手成了獵物

司法部副部長德莫斯(John Demers)說,今天的指控,把中共的「獵狐行動」反轉了過來,「獵手成了獵物,追逐者成了被追者」。

根據起訴書顯示,2017年4月,胡吉指揮朱峰、李敏君、金洪如、朱勇和麥克馬洪,連同其他中共官員PRC-1~3一起,想迫使一名住在新澤西的中國公民返回中國。

控方把這名中國公民簡稱未JD-1,以前是中國大陸一名某市政府官員,從2010年9月起一直住在美國。PRC-1~3指的是3名中共官員。這個案件就由這3名中共官員監督指導並執行操作。

為了迫使JD-1回國,朱峰和朱勇與麥克馬洪一起,用各種手段查到了JD-1夫妻的居住地址。然後中共官員安排李敏君陪同並脅迫JD-1年邁的父親來到美國,對JD-1實施脅迫。

調查人員介紹,麥克馬洪建議朱峰「騷擾JD-1」,「把車停在他的房子外面,讓他知道我們在那裡。」

2018年9月,鄭聰穎和另一個身分不明的同謀在JD-1的門上貼了威脅字條:「如果你願意回大陸坐十年牢,你的老婆子女沒事。這事到此為止!」

在去年2月至4月,其他同案嫌疑人也到JD-1的住家院裡,留下字條、錄音帶和錄像帶,威脅「如果不肯回中國」,在中國的家人會遭受可怕的後果。其中一則視頻是JD-1的中國家人留言,讓他「承認罪行,回中國接受寬大處理」。

在實施這些威脅之前,2017年5月至2018年7月,榮京和其他人還對JD-1的女兒進行了「監視和在線騷擾」。他們聘請了另一位私人偵探「給她拍照、錄像」,同時,一名身分不明的同謀「在社交媒體上騷擾JD-1的女兒和她的朋友,放話中國(中共)有意遣返JD-1」。

這些人的行為,自以為行蹤詭祕。但是狐狸尾巴還是沒有藏住,朱峰在回國登機前,被發現了問題。

2017年4月12日左右,美國邊境官員在檢查朱峰行李時,發現了一種在夜間或弱光條件下的夜視鏡,他辯稱是「幫人帶回中國」。

但他隨後給金洪如發短信,「見信後,馬上刪除我們之間的所有通訊。出了些事,美國會有人查你。」跟著又追發,「越快越好,刪除所有聊天記錄,卸載短信軟件,你只是一名導遊。」「注意一切,如果有事,用其它電話呼我,你的手機可能會被跟蹤。」

至此,這群執行中共「獵狐行動」的獵手,已經變成了美國的獵物。

根據美國法律,被指控外國非法代理人的控罪最高刑期是5年。被指控共謀跨州和國際跟蹤,最高刑期也是5年。

德莫斯:習以追逃嫌犯為藉口打壓異己

司法部的新聞稿表示,這些被告在中共官員指示和控制下,參與了全球性的法外遣返「獵狐行動」,對一些美國居民進行監視、騷擾、跟蹤並脅迫他們返回中國。

德莫斯指出,中共的「獵狐行動」表面上以反貪腐為名,追逃境外的經濟犯罪嫌疑人。實際上是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抓捕海外異議人士的手段。

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表示,這並不是個案,在全美、甚至全球都有發生。中共所作所為像是有組織犯罪集團。「他們告訴目標人士有兩種選擇:立即返回中國或自殺」。

雷說,「今天的指控再度反映出中國(中共)持續和廣泛的非法行為——我們(美國)已經忍無可忍。」他說「中國(中共)以為可以來到我們國家,在美國境內繼續從事非法活動,威逼他人,簡直令人怒不可遏」。

在中共實行獵狐行動的2014年,時任國務卿克里曾表示,如果有證據,美方願意合作,但中共得向美方通報。

但事實表明,中共在美國肆無忌憚的行動,並沒向美方通報。中共就像是在自家一樣,可以為所欲為。

如果是以前或許問題不大,雖然美方也不滿,但不至於抓人。但現在美中關係一去不復返了,中共打手還像原來一樣,想幹啥就幹啥,這不是往槍口上撞嗎?

對這件事,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今天回應稱,中共尊重外國法律和司法主權,「依法保障犯罪嫌疑人合法權益,有關行動無可非議」。不過他仍然指稱「美方無視基本事實」,對此「堅決反對」。

美方起訴書事實詳盡,他還說美方是無視基本事實。難道美方要允許中共可以在美國恣意妄為地撒野?這已經威脅到美國的國家安全了。

其實今年7月,雷在演講中已經說過了,中共政府的間諜和盜竊行動,對美國的未來是「最大的長期威脅」。

應對中共威脅,川普政府超過以往

面對「最大的長期威脅」,美國僅在昨天(28日)就有幾個應對動作。除了抓捕起訴中共特工之外,美國還把「和平統一促進會」指定為外國使團,並退出了一項促進美中地方合作的協議。

正在亞洲訪問的蓬佩奧在聲明中說,「和統會」由中共統戰部控制,被中共稱為「法寶」。

聲明中還說,美國還將停止《關於建立美中州省長論壇以促進地方合作的諒解備忘錄》。因為中共自從簽了這個備忘錄,中共對外友好協會就「尋找直接和惡意地影響州和地方領導人,以推動中共的全球議程」。

同一天(28日),國安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在哈德遜研究所演講中表示,川普政府在應對中共威脅方面的成就,是以往任何一屆政府未能做到的。

奧布萊恩說,「習近平執政後,中共變得更加馬克思和列寧主義化」。而川普大膽的領導風格,是美國建立「抵抗中共新國際共識的關鍵」。

奧布萊恩還表示,中國人聰明勤奮,具有超凡的能力。中共應該自己發明創造和技術革新,不要偷。「在任何法律和制度下,不勞而獲都不是光榮和體面的」。「大國不是靠盜竊建成的」,「我們必須阻止中共這樣做」。

蓬佩奧在斯里蘭卡也說到了這個問題,他說中共推行的一帶一路,受益者不是項目所在國,而是中共本身,「中共是個掠奪者」。

從美國官員的講話和採取的具體行動,有理由相信,美中關係已經不可能再回到過去了。

奧布萊恩指出,「全球民主陣營和專制陣營之間的鴻溝正在形成。」

我們說過,包括習近平在內,中共官員的學歷雖然值得懷疑,但實際他們並不傻,對這種國際形勢,北京當局應該有一個權衡。

中共將繼續與民主做對?

今天中共五中全會閉幕了,下午5點多發布了全會公報。中共官媒稱,明確提出了十四五的經濟發展目標,到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等等。

公報稱,全會深入分析了中共的「發展環境面臨的深刻複雜變化」,認為中共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發展仍然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但機遇和挑戰都有新的發展變化」。

聲稱要「堅定不移推進改革開放」,「沉著有力應對各種風險挑戰」。還提到中共要「戰勝各種風險挑戰」,中共特色社會主義的航船要「堅毅前行」,也叫嚷一定能夠戰勝前進道路上出現的「各種艱難險阻」等等。

安德斯資產管理公司前首席投資官陸修泉(Brock Silvers)對BBC表示,中共新的五年規劃反映出兩大主題,一是持續推動經濟復蘇,二是減少美國對中國的影響。

就是說,中共已經在回應美國圍堵的問題,它要繼續閉關鎖國。不會真搞什麼開放改革,也不會實行自由民主,中共把它稱為「內外雙循環」。但實質是,繼續跟西方自由民主做對。

台灣陸委會發言人邱垂正認為,不論美國大選結果如何,美中都會長期競爭抗衡。

而網友一劍飄塵在蘋果日報撰文表示,美國過去的戰略性失誤,每年幾千億美金送給中共,使中共的經濟確實有了發展。就是這個經濟增長,給了習近平一意孤行走回頭路的勇氣。這是美國養虎遺患,是美國扶持了中共的發展,成就了習近平的獨裁。

文章指出,美國如果還不能與中共做到完全脫鉤,而繼續拜登那種所謂軟硬兼施的對華政策,「最終的結果不是西風壓倒東風,而是一個強悍的習近平帝國威脅世界的和平」。

美中通話了,中共鬆了一口氣?

美中會不會完全脫鉤,這個還有待我們繼續觀察。但是就目前美中不斷升級的角力來看,雙方擦槍走火的可能性已經相當高了。這可不是中共願意看到的情況,因為一旦發生軍事衝突,中共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

今天,中共國防部發言人吳謙表示,美中兩方的軍隊高層在20日通了電話後,雙方的危機溝通工作組又在今天和昨天舉行了視頻會議。

中方表示,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已經澄清了將派無人機襲擊南海島礁的傳聞,表明美方無意製造軍事危機。吳謙還促請美方要「言行一致,信守承諾」。

現在美方給出這個承諾,中共終於可以稍稍鬆一口氣了。埃斯珀要是不說,中共得緊張得要死。

大家注意,中共的這次動作很快。剛舉行了視頻會議,得到了美方的口風,馬上就舉行記者招待會,把美方的說法公布出去。看這意思,生怕老美把話收回去。趕緊對全世界公布,這樣老美就不能反悔了。

但是吳謙也沒忘記說兩句硬話,說「任何人如果膽敢在海上挑起衝突,中方將堅決予以反擊,以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利益」。

美方表明無意製造軍事危機之後,再說這種話有意義嗎?如果中共真的有說的那麼強硬,美軍B-1B飛過來以後,軍演別收縮到家門口去啊?一腳門裡一腳門外耍大刀,心虛到家了。

白宮「內鬼」現身,紐時還有信譽度?

中共外強中乾就不說了,來說另外一個事吧。

不知道大家是否還記得,2018年9月,《紐約時報》曾發表一位匿名白宮「高級官員」的評論文章。文章對川普猛烈抨擊,說川普不適合當總統,造成了國家分裂。這個紐時口中的「白宮高級官員」還聲稱,川普政府有很多跟他一樣的官員,在努力抵制川普的政策等等。

一年後,這個神祕人隱身出版了一本書《警告》(A Warning),聲稱川普團隊中,有人考慮過故意搞破壞,以促使川普辭職。還有很多政府官員已經準備好了辭職信,隨時走人等等。

這個人究竟是誰呢?人們一直沒有再觀察。昨天(28日),這個內鬼自己跳出來了。

CNN的時政評論員、前國土安全部部長尼爾森(Kirstjen Nielsen)的幕僚長泰勒(Miles Taylor)聲明表示,他就是那個在紐時發文攻擊川普的「匿名者」,並呼籲選民用選票下架川普。

距離大選還有四五天,泰勒這個時候發表聲明,動機很明確。就是要沖淡拜登家族的醜聞,特別是亨特的「電腦門」所帶來的衝擊,轉移人們視線。

川普隨後就做出了回應:「無名氏就是個無名小卒,這名心懷不滿的員工很久以前就已火速被炒。」他在亞利桑那州集會中說:「這個不正派的人從沒在白宮任職過」,「他應該被起訴。」

白宮發言人麥肯納尼(Kayleigh McEnany)更是炮轟泰勒,說他是「騙子和懦夫」等等。

我們不說人們對泰勒的各種抨擊了,咱們來說《紐約時報》。大家對《紐約時報》的影響力應該是清楚的,但是在這件事上,它明顯誇大其詞,有很大的渲染色彩。因為國土安全部長的幕僚,距離「白宮高級官員」差得很遠。但是紐約時報卻故意說成是「白宮高級官員」。

《紐約時報》當時稱,採用「匿名者」爆料的方式,是應作者要求,怕一旦身分曝光會危機到他的工作。

但是這個理由太牽強了,根據《紐約時報》逢川必反的特點,顯然把川普內閣成員的一個幕僚渲染成「白宮高級官員」,是為了更有效地攻擊川普。

旅居美國的經濟學家何清漣女士曾經把紐約時報稱為「黑川時報」。也有很多人採用諧音,把紐時稱為……,我說不出口。就是說,人們對紐約時報的印象並不好。我相信,這件事,會加重人們對紐約時報的看法。

由此讓我想到了另一件事,就是旅美政論家曹長青先生的一系列推文。他看到了紐約時報對大紀元時報的攻擊文章,在推文猛烈抨擊紐時。

曹長青寫道:「因對英文版《大紀元時報》的強烈反共、挺川普總統的立場極為不滿,紐約時報發專欄文章用充斥謊言的內容強烈攻擊,居然說大紀元『反華』。大紀元系統從來都是堅定反共、但宣揚中華文化。把『反共』歪曲成『反華』,完全是中共手法。該文謊言之多荒唐到我都要相信紐時屬中共體制的了。」

在另一則推文中,曹長青先生說,「紐約時報居然有臉說《大紀元時報》挺川普是黨派利益。紐時不僅早已淪為民主黨工具,甚至不惜在各方面站共產黨立場。挺川普總統的人理直氣壯宣稱自己是保守派;而挺左派民主黨的卻裝模作樣宣稱自己客觀、中立,他們不敢說自己是左派。」「紐時病毒,禍害世界!」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並且分享給您的親人和朋友。

今天在會員區,跟大家分享一個小粉紅的轉變經歷,歡迎大家到會員區了解更多。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