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票水印」辨析:川普有提前部署「大招」嗎?

吹哨人接連現身!「幽靈投票」背後的秘密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07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1月6號星期五,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美國大選這場大戲的劇情仍然在持續上演中。昨天下午,川普和拜登在大選夜之後,再次進行了隔空對決。先是拜登在美東時間昨天下午4點過在特拉華州威明頓的皇后劇院向媒體發表簡短演講,他呼籲所有人保持冷靜,宣稱「毫無疑問地,當計票結束時,哈里斯和我將被宣布為獲勝者」。他同時強調,在美國,投票是神聖的,「每張選票都必須計算在內」。

拜登這番話顯然大有深意,他說相信自己在計票結束的時候會成為獲勝者並對此毫無疑問,這當然可以理解為是對自己的選情充滿信心,但我覺得更準確的理解,應該是他對還沒有結束的計票已經早就知道結果。因為他自己把答案說出來了:要把每張選票都計算在內。

拜登為何提要把每張選票計算在內

這話聽上去似乎沒毛病,但仔細琢磨一下就會發現有大問題。美國大選是每張選票都要計算嗎?顯然不是。大選要計算的,只能是合法的選票,而且還必須是在法律規定的投票日截止時間之前送達的選票,才能被視為有效。

拜登的話是公開把這兩個重要的、必不可少的前提給刪除了。這並不是他一時的疏忽,而是他刻意的、固定的表述。三天前的大選日,拜登在翌日凌晨發表第一次公開講話,就強調「計算完每一張選票前,選舉都不算結束,每一張票都要算到。」

很顯然,他並不是法盲,作為一個在華府混跡了47年的老油條,他非常清楚合法選票和非法選票之間的區別。無論是有心還是無意,拜登的講話實際上已經透露出了他的真實底牌,他就是因為手握大量非法選票才敢這麼底氣十足。從這個角度看,他呼籲保持平靜,更像是在向安提法等蠢蠢欲動的組織發送信號,意思就是我現在形勢大好,不要衝動給我添亂。

與此相對應的,美國總統川普也在傍晚6:30分左右,在白宮記者室就當前的選舉形勢發表講話,他再次表現出對拜登弱點的敏銳性,針鋒相對指出,如果只計算合法選票,他會贏得「輕而易舉」。同時他也強硬的表示說:「我們的目標是要保護選舉的正當性,我們不會允許如此重要的選舉遭到腐敗者的竊取。」

內華達共和黨競選團隊提告

川普最後再次強調,他和拜登都可以聲稱自己在哪些地區勝出,但最終會由法官做出裁決。

從這次隔空交火我們可以看到,川普對舞弊問題緊追不捨,而拜登則延續了他應對「硬盤門」的烏龜戰術,連個象徵性的否認舞弊的話都沒說。這只能讓人得出一個結論:舞弊這事和硬盤門一樣,真實存在而且水深無比。

說到大選舞弊,我們還是有必要跟大家更新一下相關信息的一些進展。

最新的一個消息是內華達共和黨競選團隊昨天發布的聲明,說律師已經向司法部長巴爾遞交了一份刑事轉介書,涉及至少3,062起選民造假事件。他們預計這一數字還會大幅增長。目前至少已經被查出有數千例已經從內華達搬走的人卻在該州投了票,這顯然違反法律。

部分郵局把非法郵寄選票篡改為合法

另外還有一個比較重要的消息是,昨天我們的節目中提到的那家project veritas新聞機構,他們採訪到了美國郵政USPS的第二位吹哨人,是賓州一家郵局的員工。他向該媒體證實,他所在的郵局局長是一個反川普人士,在內部就下令要將昨天、今天和明天的郵寄選票都要蓋上3號的郵戳。因為這個採訪是昨天進行的,所以他說的具體日期應該是指4、5、6這三天。

這是第二個不同地區的郵局內部人士出面爆料了,兩個獨立的來源都證實了同一件事,部分郵局在把非法的郵寄選票篡改為合法。當然就目前披露的情況我們還難以斷定這是個案還是有組織的行為,但起碼這樣的線索足以證明,在郵寄選票這個領域可以作弊的環節實在是太多了,不在這個系統中工作的人,很難了解其中的關鍵點所在。

幾百人的年齡都超200歲 投給拜登

像剛才提到的內華達,是屬於集中報案的一部分,但實際上我們在網絡上可以看到很多被披露出來的、類似的零星的材料。比如在密歇根發現的死於1984年的死人也在今年投了票。在賓州,一家叫做「美國民權聯盟」的組織獲得了部分政府數據,發現僅僅是在費城、阿勒格尼和蒙哥馬利縣等3個地方的選民註冊數據中,就有至少數百名 「選民」的出生日期為1800年1月1日,也就是說,這幾百人的年齡都超過了200歲。

內華達州一位住老人院的老太太向媒體證實,她去投票站投票時被告知已經投過票了,而且她的室友也是同樣的遭遇。還有亞利桑那一位女士拍視頻進行抗議,因為她才發現自己已經去世很久的祖父母被投票了,她覺得這是對她家族的冒犯。

需要說明一點的是,這些非同尋常的選民都在本次大選中投了票,而且無一例外都投給了拜登。

此外,在密歇根州的聖克萊爾縣的計票中,被發現沒有支持川普的選票,這當然不正常。結果在核查之下,相關工作人員才解釋說,是自己不小心按錯了按鈕,把川普的票都計算給了拜登。

諸如此類的各種花式舞弊太多了,甚至連民主黨的支持者都看不下去。一位名叫布萊恩‧麥卡錫的費城民主黨註冊黨員,昨天在費城會議中心也就是當地的計票中心現場拍下視頻,說他是計票監督員,但他們都被隔離在計票現場至少30—100英尺之外,根本無法進行任何監督的工作。他非常明確地表示,這讓他很憤怒,因為這已經無關川普或是拜登的選舉,而是一場針對美國總統的政變,事關美國最根本的民主制度。他甚至點了費城市長和當地總檢察官的名字。

還有很多其它的例子,因為時間關係我就不一一列舉了。剛才有說到了投票的身分驗證問題,我倒是想順便說說我自己的投票經歷。

投票不查身分證

昨天我在推特上轉發了一條紐約票站工作人員的採訪新聞,她說自己看到的起碼有一半以上的投票者都沒有身分證明。這在紐約這種民主黨地盤一點都不奇怪,因為我自己去投票的時候就沒有被要求出示身分證。

我當時是做好了所有準備的,帶上了投票通知信和身分證,但在投票現場的工作人員只是問了我的姓名,然後在IPAD上搜索了一下,搜出我的姓名後就問了我一句話,說這是你嗎?我說是,於是她就讓我簽名,然後就直接給了我一張選票。整個過程沒有查看我任何證件。

當然,可能不同的地方投票的規定不一樣,因為選舉是州選嘛,各州可能都有自己的規定。至少我看到在北達科他州就非常嚴謹。該州所有選票都確保在選舉日前收到,投票必須出示身分證,開票驗票是兩黨共同在場,而且對公眾開放,接受公眾監督。

話說回來,我看到不少加州的朋友也跟我反饋說,他們那裡投票也是不查身分證的。就這一點,起碼就存在很大問題。

大量已死亡或遷移人口

像我們剛才提到的那幾個幽靈投票的例子,很多州都有大量已經死亡或遷移的人口,他們都是在當地曾經註冊的選民。如果有人存心要搞舞弊,只需要從民政部門拿到這部分數據,再把這些數據分配給非法移民,他們只需要記住自己叫什麼名字即可。就像我在紐約的經歷,到了現場工作人員最多問一下姓名就行了。

這種舞弊成本極低,操作非常簡單,幾乎沒有風險。而且,這還只是屬於親自投票這個範疇的。雖然作弊空間很大,但畢竟還需要一個個具體的人去現場走一遍程序。郵寄投票那就完全沒譜了,誰都不知道這個人是否有合法投票權,反正來一張就計算一張。為什麼拜登一再強調要計算每一張選票卻從來不提「合法」兩個字?就是因為他對此心知肚明。

話題聊到這裡,可能大家都會意識到一個問題:既然舞弊手法複雜多樣,不但數量龐大而且範圍極廣,查起來異常困難,除了重新計票之外,是不是就沒有什麼辦法了?

這的確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所以接下來我們要和朋友們來討論一個非常驚人的消息,它的可行性如何,以及對當前局勢有什麼意義。

大量出現造假的沒有水印選票?

昨天一些非主流的美國媒體開始報導一條堪稱爆炸性的新聞,主要內容是說一位名叫史蒂夫-皮切尼克的情報專家在參加一家名叫InfoWars的媒體節目時透露,2020年大選是一次 「複雜的釣魚行動」,使民主黨陷入了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選舉舞弊犯罪。

按照皮切尼克的說法,本次選舉中使用的選票是由國土安全部印製的,而且全美的每一張合法選票都有QFS區塊鏈加密的水印。這是川普早就預見到民主黨可能出現舞弊欺詐的情況下提前部署的行動,目的就是要讓民主黨在選舉舞弊中自掘墳墓。

報導還附上了一份真偽難辨的DHS也就是美國國土安全部的文件,其內容顯示說,該部門已經祕密對至少1400萬張選票進行了驗證,發現大量造假的沒有水印的選票,且出現率最高的是在亞利桑那州和密歇根州,比例達到了48%。這些選票絕大多數都支持拜登。

這個消息當然非常驚人了,如果它是真實的,那麼一旦審判塵埃落定,可能川普總統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擴建很多監獄,因為會有非常多非常多的罪犯將要被送進監獄了。

但是實際上我們看新聞看久了,可能都會有一個體會,就是對越是驚人的大消息要越謹慎。就包括報導這個消息的媒體也特別強調說,他們暫時沒有途徑來核實這個說法以及核實那份DHS的文件的真偽,所以希望觀眾保持理性看待。

的確是這樣的,如果我們理性來看待這個消息,會看到幾個問題。首先,這個消息包含的核心信息是選票有防偽機制,因此可以有效區分真假選票。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當然可以放心看到正義得到迅速的伸張這一幕。但實際上,這個說法要能成立,必須具備一個重要前提,就是選票由聯邦政府部門統一印刷製作。或者說,至少印刷選票的紙張是由聯邦政府統一提供。

客觀地說,這個前提不太可能成立。因為我們都知道美國的選舉是州權,各州都是自行安排選舉事務,包括選票的材質、格式、內容等等,都可能不一樣,過去歷次選舉都是這樣的運作方式。本次選舉雖然特殊,但至少到目前為止,我們並沒有得到有聯邦政府統一提供選票或印刷紙張的確鑿信息。

當然,可能有朋友會想,現場投票肯定不會是統一印刷了,因為不少朋友都反饋說自己得到的是工作人員就在現場打印的選票,但是否有可能是針對郵寄選票採取了這樣的特殊措施呢?

各州印刷選票的確可以有水印

我沒有接觸郵寄選票的經歷,不好下結論,所以在這裡也順便提出這個問題向各位朋友求證一下,是否存在這樣的情況。不過就我個人的淺見,其可能性也比較低。因為郵寄選票也是屬於各州事務,有的是全州都普遍撒網,也有很多州是需要先提出申請。如果聯邦政府要提出來我們統一如何如何做,即便有這樣的技術,也很難不被民主黨一方知道。

當然,從另一方面說,各州自己印刷的選票的確是可以有水印的。比如我們看到加州流出的一份文件就明確說,今年大選日的選票就有水印,其色彩背景和水印是Red PMS 192。從理論上說,如果每個州的選票都有水印,的確是可以起到一定防偽作用,除非,這個州直接拿著真選票的紙張大量印刷假選票。

這種情況有沒有可能呢?我覺得是有可能的。尤其在某些深藍州,從州長到議會都被一個黨控制的情況下,要做到這一點並不難。而且,如果真的是整個系統從上到下的有組織舞弊,一個深藍州就可以幫助印刷解決幾個不太方便直接自己造假的搖擺州。

這一點,我相信凡是在大陸生活過的人可能都有所了解,很多製作假證件假證書的團伙,本身就是和公安相關部門勾結在一起悶聲發大財的,他們使用的材料和技術都是真的,因為源頭就是政府部門,只不過這些證件證書上面印刷的內容是假的。這就是在一個道德缺失、而又沒有權力監督的時代必然會發生的事情,無論在共產極權的大陸,還是在極左盛行的美國某個深藍州。

川普早有察覺 民主黨可能使用選票欺詐

剛才我們討論的消息雖然尚待進一步的核實,但卻牽扯出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是:我們可以確定川普早就知道可能存在選票造假欺詐的情況,那麼他是否有進行預防性的部署呢?

一個確鑿的證據是我們昨天提到過的,川普在6月22號就明確發推說有數百萬的選票在外國印刷,這將成為這個時代最大的醜聞。此外,司法部長巴爾在9月份接受CNN採訪的時候也明確提到了可能存在選票欺詐的問題。

這些確鑿的事實都很清楚的說明,川普對民主黨可能使用選票欺詐在很早以前就已經有所察覺,那麼川普會對此採取什麼辦法來進行事前預防或事後查驗並最終達成司法懲治呢?

我們都知道川普堪稱是行動派的大師級人物,從來不會坐以待斃眼睜睜看著民主黨這麼胡作非為而心存婦人之仁,無所作為。

所以,我覺得即便這個區塊鏈水印的消息不一定可靠,但川普非常有可能是在很早以前就已經有所防範。川普是政治素人沒錯,但他並不是政治菜鳥,更不是政治傻瓜。尤其在執政4年以後,在擺平了那麼多流氓榮獲川普老中醫的雅號之後,他怎麼可能面對民主黨可能出現的大規模選票舞弊欺詐束手無策,無以應對呢?

所以,我覺得川普的戰略應該一直都聚焦在終點線,過程中無論形勢如何不利都不重要,他只需要在衝刺到終點線的時候超出對手半個身位就可以了。儘管我們目前還不知道他究竟握有什麼樣的撒手鐧,但我想到了最高法院的法庭上的時候,很多事情可能才會慢慢顯山露水。在此之前,無論對手有多少喧囂熱鬧,有多少彈冠相慶,最終可能都難免成為這個法庭之外的一抹浮雲。

好的,今天我們暫時就討論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也歡迎各位新朋友訂閱點贊並留言轉發,我們下次再見。

歡迎訂閱遠見快評Youtube頻道 http://bit.ly/遠見快評
推特專頁: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臉書專頁 http://bit.ly/遠見快評粉絲頁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