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遠:大局在握? 蓬佩奧釋3敏感信息

拿下北卡打破僵局!佩洛西先失大位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12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1月11日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首先要和大家分享兩個重要的消息,首先一個可能很多朋友已經都知道了,就是川普總統順利拿下了北卡羅萊納州,贏得了該州15張選舉人票。這使得川普的選舉人票增加到了232張。

從表面上看,川普目前的選舉人票數距離270的終點線還有一段距離,但北卡的勝利實際上的意義卻要大於我們目前所看到的。因為這個勝利意味著雙方從大選日到現在呈現的膠著狀態開始出現鬆動,川普開始緩慢的向前推進,而拜登依然停止不前。

媒體喧鬧聲中 拜登自顧自演戲

我們在昨天的節目中有說過,拜登的欺詐之路基本上已經走到盡頭,他的選舉人票從來都沒有真正超過270張。這兩天有一個消息在廣傳,就是說被視為美國3大民調機構之一的realclearpolitics,英文縮寫為RCP的機構,它們把判給拜登的賓州20張選舉人票悄悄取消了,這樣一來拜登從279票變成了257票。

這個消息引發了普遍的關注,結果在昨天晚間的時候,這家機構的編輯出面澄清,說這是一個誤會,現在它們的網站顯示拜登只有257票,不是因為它們取消了賓州的20票,而是因為它們一直都沒有把這20票判給拜登。所以在它們的大選地圖上,拜登的259票一直沒有變動過。

我覺得這就非常有意思,因為無論是他們減去了20票,還是從來就沒有給拜登加上這20票,這個消息都起到了一個重要的作用,就是提醒所有的人,拜登的所謂越過終點線,只是部分媒體製造的假象,不要說美國官方機構不承認,就連一些比較嚴謹一點的民調機構都不承認的。

比較好笑的是,拜登就這麼在媒體的喧鬧聲中自顧自地繼續演著「當選總統」的戲碼,感覺還良好到不行。有時候我們冷靜旁觀,真的會覺得這就是一出龐大的滑稽戲劇在上演,一個非常生動的真實的謊言在上演。

佩洛西或無法繼續任議長

第二個消息是總統大位雖然還暫時沒有塵埃落定,但眾議院的議長職位卻先出來了一半的結果。什麼意思呢,就是雖然我們還不知道未來的新議長會是誰,但已經基本可以肯定佩洛西將無法繼續擔任議長。

因為當議長需要在眾院獲得至少218票贊成票,但現在民主黨席位剛好只有218席。而在上次選議長時,民主黨自己反對佩洛西的議員中,至少有10人獲得了席位。在共和黨基本不會支持她的情況下,佩洛西想拿到218票基本沒戲。

也就是說,某些媒體由佩洛西在總統大位的爭奪中來保底的臆測,已經不可能實現了。未來的眾院議長是誰,會是一個值得持續關注的焦點。

接下來,我們要繼續討論今天最重要的一個話題。自從美國大選選舉日到現在,所有人的目光和焦點都集中在川普和拜登兩個人身上,即便是前天司法部長巴爾宣布啟動對大選舞弊的司法調查,他也沒能搶走多少川普和拜登身上的關注度。

但昨天不一樣,昨天新聞媒體、包括一直屏蔽所有對拜登不利消息的所謂主流媒體,都把報導焦點第一次放在了兩位總統候選人之外的一個美國官員身上,他就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

蓬佩奧肯定川普連任 輿論嘩然

蓬佩奧之所以引起輿論嘩然,是因為他在公開講話中語出驚人,而且對華人來說,其驚人的還不止一句話,而是兩句話:一句等於給大選下了結論,另一句等於給中共的未來結局下了結論。這是兩個非常重要的信號,下面我們就先來詳細討論蓬佩奧這次令一干左媒都大呼小叫、手忙腳亂的講話。

昨天,在美國國務院的記者會上,當一個記者向蓬佩奧提問說,國務院是否已準備好向下屆政府交接工作時,蓬佩奧給出了一個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回答,他用非常肯定而明確的語氣回答說:「我們將會平穩過渡到川普政府的第二任期」。

很顯然,蓬佩奧注意到了在場人士難以置信的表情,他稍作停頓,面帶微笑用力點了一下頭以示你們沒有聽錯,然後接著說:「我們已準備就緒,全世界都在關注這裡發生的事情,我們將計算所有選票,在完成(計票)程序後,會有選舉人被選出,憲法規定的程序非常清楚。世界應該有充分的信心,這是必要的過渡,以確保政府能夠正常運轉。」

稍後,在記者問到大選法律戰的問題時,蓬佩奧再次強調說:「我非常有信心,每一張合法的選票我們都會算上,而且我們必須算上。我們必須確保不合法的投票一律不算。如果處理不當,那會稀釋您的投票。一定要正確(計票),當我們正確(計票)時,我們就會做對,我們就將處於良好狀態。」

我們都知道,在蓬佩奧之前,已經有多位共和黨的重量級人物站出來公開支持川普,其中尤其以參議員格雷厄姆和參院領袖麥康奈爾為代表。但為什麼蓬佩奧這番話會引起輿論如此不同的反響呢?最主要的原因在於,蓬佩奧是第一個非常明確而肯定的表示川普將會順利連任的政府高層官員。

可能有朋友已經注意到了,無論是格雷厄姆還是麥康奈爾,他們表態支持川普都只是表達了自己的信心和希望,說自己堅決與川普總統站在一起,或者說川普總統完全有權利對大選舞弊發起法律挑戰等等。

這類表述沒有任何問題,因為無論表達支持還是肯定法律挑戰都沒有對最終的總統歸屬給出明確答案。但蓬佩奧不同,他是什麼人?他是職業外交官,而且還可以說是頂級的職業外交官。外交官最擅長的就是各種模稜兩可、含糊其辭的表達。

蓬佩奧完全可以像其他人一樣,含糊地表達一下與川普總統站在一起,對法律有信心之類的支持即可。但他沒有這樣做,他不但不含糊,反而給出了一個毫不含糊的答案,這當然是不尋常的,這才是讓一眾媒體感到驚詫不已的地方。

蓬佩奧釋放3敏感信息

蓬佩奧的這個講話無疑是有備而來的,蘊藏了很大的信息量,最起碼我們看到他說我們已經準備好了,會平穩順利過渡到川普政府的第二個任期,這裡面至少就包括了3方面的敏感信息:

1. 川普會順利贏得大選;
2. 權力的延伸會平滑過渡,不會出現失控或混亂的局面;
3. 我們已經準備好了應對所有的情況,包括最壞的情況,我們知道對手會怎麼做。

在這裡面,尤其以第一點最耐人尋味。因為就目前來看,川普贏得大選的唯一途徑,只能是靠拆穿拜登舞弊欺詐的把戲,才能拿回本該屬於自己的選舉人票衝過270票的終點線。所以,從這個角度看,蓬佩奧也等於是在宣布,我們已經拿到了需要的東西,大局已經在握。

我們就看到,這個信息和我們昨天關於司法部長巴爾、參院領袖麥康奈爾的討論,是一致的。

可能有朋友會覺得,你這有點一廂情願吧,蓬佩奧即便明確說川普會贏得第二個任期,也可以理解為只是一種信心的表達而已,不一定就代表他知道什麼實錘重磅的內幕。

這種看法當然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因為在最終揭蓋子那一天到來之前,我們的很多分析都只是分析,還不能等同於客觀事實。不過我之所以這麼去解讀,除了蓬佩奧本身強烈肯定的語氣之外,還有一層考量的因素,就是蓬佩奧的身分。

美國國務卿是內閣之首,分量非同小可。蓬佩奧在這樣的位置上應該如何說話,他當然知道如何去把握分寸。而且,值得注意的是,我們不要忘了蓬佩奧在擔任國務卿之前是個什麼身分。他被川普任命為國務卿之前的身分,是中央情報局局長。他顯然擁有比我們表面上看到的要廣泛、深入的多的信息渠道。

他和巴爾的表態、麥康奈爾的表態有一點是共同的,就是該什麼時候出來表態,話該怎麼說,都是在深思熟慮的前提下的產物,絕不可能是心血來潮、頭腦一熱就衝口而出的臨場發揮。

蓬佩奧的講話有多大分量呢?我們從正反兩面的反應就可以管中窺豹,略知一二了。

川普:不愧西點軍校時第一名

正的一面,當然要數川普的反應最可靠,也最突出。他在昨天晚上8:59的時候在推特上轉推了蓬佩奧的這段話,然後給出了一個評價:這就是為什麼邁克在西點軍校時是班上的第一名!

那麼多的人站出來表態支持川普,但我好像看到這還是川普第一次以如此高度稱讚的方式來回應對方,其分量多大,自不待言。

反的一面呢,就是眾多的主流媒體,包括路透社這樣的媒體,都在報導這條新聞的同時開始帶節奏了。帶什麼節奏呢?它們的報導說,蓬佩奧在說這句話的時候笑了一下,所以這可能只是開一個玩笑,因為蓬佩奧一向以講話夾雜諷刺和玩笑而著稱等等。

我們此前多次說過,主流媒體不等於是正確媒體,我們在獲取信息的時候不要被它們的名頭所迷惑。當主流媒體失去公信力淪落為黨派喉舌的時候,看它們的報導一定要多一個心眼,因為它們很可能沒有給你完整的信息。

剛才我說主流媒體在帶節奏,它們故意引導大眾把蓬佩奧的講話理解為一個玩笑,但它們都有意無意過濾了另一個重要的細節:

當有記者問到蓬佩奧是否會要求美國外交官稱呼拜登為「當選總統」,以及川普拒絕承認敗選是否會削弱美國在其它國家呼籲的公平自由的選舉時,蓬佩奧幹脆利落地回應了一個語氣強烈的詞:「荒謬」。

他是這麼說的:「你問的這個問題很荒謬,我們關心世界各地的選舉安全、自由、公平地開展,我們的官員們冒著生命危險保障公平選舉,這是我們的責任。」他隨後再次強調說:「我們的選舉制度植根於憲法,我有自信保證所有合法選票都被計入在內。」

大家看到了吧,一個高級外交官在斥責對方「荒謬」的時候,他有任何開玩笑的意思嗎?我們為什麼說如果只看所謂主流媒體的一面之詞,它們可能會把你帶到溝裡去,這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蓬佩奧第二驚人之語:推倒中共防火牆

下面我們要說說蓬佩奧的第二個驚人之語,就是他昨天公開表示,美國需要幫助中國人民獲得自由信息﹐推倒網絡防火牆。這個表態對無數每天辛苦翻牆過來的大陸朋友們,以及各種原因沒法翻牆的民眾來說,有什麼樣的重大意義,我想怎麼形容都不為過。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這是川普執政以來,美國政府高層官員第一次在非常正式的場合做出了拆掉中共防火牆的承諾。

昨天,里根研究所正式成立「自由與民主中心」﹐特地邀請蓬佩奧出席並發表演講。他就是在這個演講中做出了這個非常重要的承諾,他演講的標題就叫《美國的承諾》。

在演講中,蓬佩奧先是罕見地指稱中共是一個「馬列主義怪物」,說中共的統治是「專制的、殘暴的、與人類自由背道而馳的」,並明確說,美國將中共視為「當今世界上自由的頭號威脅」。

然後他談到防火牆時是這麼說的:「最終﹐中國人民將決定其國家的歷史進程。我們的基本工作是﹐保證中國人民可以獲得信息數據﹐所有他們需要知道的﹐這樣他們也能分享到我們所珍視的自由。我們要擁有能力﹐讓他們能推倒這個禁錮中國的網絡防火牆﹐這將讓中國人民做出完全不同的決定﹐不同於現在領導人帶他們所走的路。」

我們都知道,中共的網絡防火牆從開始建設到現在歷經20餘年的升級換代,早已不是簡單的一個屏蔽海外信息的系統,而是演變成為了一個龐大的,集合了信息屏蔽、網絡攻擊、數字監控等多種功能的信息戰、網絡戰工具,是中共實現其數字極權的最核心的組成部分。從某種意義上說,這個防火牆已經成為中共能夠賴以苟延殘喘的最大依靠。

蓬佩奧公開表示要摧毀這個防火牆,等於就是要摧毀中共的統治基礎,要對中共的命根子動刀,也就是要摧毀中共。當然,他的話說得非常的外交辭令,只是說中國人民有能力推倒這個牆,我們只是提供一點幫助而已。

這個信息實際上是爆炸性的,因為一個美國國務卿公開表態要終結另一個國家的政黨政權是非常罕見的。蓬佩奧這個說法可以說是沒有終結中共之名,但有終結中共之實的一個表態。我相信中共高層那幫人哪怕只有小學文化程度,也是應該能聽得懂的。

所以,當我們看到蓬佩奧公開表示我們計劃要摧毀一個極權政府的時候,只能說明一件事:川普政府已經做好了與中共開戰的所有準備工作。因為我們都知道,網絡防火牆對中共有什麼樣的重要意義,中共最清楚。當美國開始動手拆牆的時候,它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我們是不難想像的。

習近平在此前幾年中曾經多次公開發表講話,把網絡虛擬空間也劃進了「國家主權」的範疇。他不是反覆講,沒有網絡安全就沒有國家安全嗎?他甚至在烏鎮的世界互聯網大會上公開表示,各國都應當尊重各自的網絡主權。

也就是說,如果美國要拆掉防火牆,中共一定會打著「主權」被侵犯的旗號來發動報復,那麼這種反應恐怕就不會僅僅局限在網絡空間了。

這樣一來,就帶來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既然川普政府都已經有了不惜和中共開戰的準備,這種對抗顯然就不是一個短時間的事情對吧,這顯然是一個長期的戰略。那麼,如果川普對自己連任毫無勝算,蓬佩奧作為一個即將另外找工作的人,他還有任何的必要在倒計時只有2個月的時候來大談特談如何實施摧毀中共的龐大計劃嗎?就像川普說的,作為西點軍校第一名畢業的高才生,蓬佩奧這點腦子和自知之明都沒有嗎?

這顯然說不通。

拜登一方彈冠相慶? 川普一方胸有成竹

所以,我們看到這個話題繞了一圈又轉回來了。蓬佩奧的演講給我們的感覺就是,川普政府不但對贏得大選信心十足,而且川普政府也同樣在非常認真地規劃連任以後治國平天下大計了。

我們現在看到的的確是一個平行世界,一面是拜登一方的彈冠相慶,一幅大獲全勝不容置疑的景象,另一面是川普一方的胸有成竹,一幅大局在握從容淡定的景象。

這種景象曾經在中國大陸出現過,那是因為中共操縱了媒體而營造出來的一個虛幻時空。現在令人驚訝的是這樣的景象居然也出現在了號稱全世界最自由的國度美國。那麼,到底誰是真誰是假?蓬佩奧神祕的微笑是何含義?

好的,今天就討論到這裡,謝謝大家的觀看,也歡迎大家訂閱點讚並留言轉發,我們下次再見。

歡迎訂閱遠見快評Youtube頻道:http://bit.ly/遠見快評
推特專頁: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臉書專頁:http://bit.ly/遠見快評粉絲頁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