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註銷戶口、剝奪生存權利案例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16日訊】在中共邪黨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二十一年中,完全推行法西斯似的滅絕政策,導致無數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抄家、關押、勞教、判刑、強送洗腦班、停發(扣發)養老金,甚至被吊銷戶口成了「黑市人口」,不能正常居住、生活、工作、外出、打工等,其生存權利被剝奪,他們有的被迫害致死、致瘋、致殘;有的被開除學籍、中止學業;有的被開除公職、阻止出國。

本文從明慧網搜集整理了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吊銷戶口、剝奪生存權利的部份案例,從另一面揭示中共對他們施行的人權迫害是何等的殘忍。然而這些遭受無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仍然以大善大忍的胸懷,一如既往的向世人,甚至是正在傷害他們的世人講清著真相,傳遞著美好的福音。

一、留英回國博士鄭旭軍遭「北京市法制培訓中心」迫害並註銷戶口

鄭旭軍,男,三十八歲,曾在中國電力科學研究院工作,一九九九年一月公派赴英國利物浦大學從事合作研究,國家電力部科技進步三等獎獲得者。因修煉法輪大法,鄭旭軍被電科院非法開除,並註銷戶口。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七日鄭旭軍在地鐵上遇到非法搜包,翻出法輪功真相資料,北京市國保給他套上黑頭套秘密押送到「北京市法制培訓中心」,在那裏度過了七個月,頭髮和鬍子都很長了。後非法處以兩年勞教。在洗腦班,為了逼他寫保證書,警察不讓他睡覺,並指使「幫教」人員毒打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因堅定修煉法輪大法,鄭旭軍被電科院非法開除,並註銷戶口。使他成為黑戶,有好幾個警察說,電科院做的太過分了。此後的歷屆領導上任他都通過各種方式表達了自己的訴求,但是沒有任何回音。

二、小學教師郭春芳遭冤獄迫害被強遷戶口

四川省遂寧市大英縣回馬鎮法輪功學員小學教師郭春芳,因向學生講真相被非法判刑五年,被非法開除公職。二零一一年二月冤獄期滿回家,到當地派出所登記戶口時,被戶籍警察告知,本人戶口已不在本鎮範圍,已遷移到蓬溪縣紅江鎮。

次日,郭春芳與家人到該鎮去查詢,戶口確實已被遷入該鎮。郭春芳再次返回到回馬鎮派出所,質問副所長任浩:為何要遷出我的戶口?是誰來遷走的?任浩搪塞說是郭春芳的親戚遷走的。面對謊言,郭春芳當場將其揭穿,並對這個副所長說:是誰遷走的,誰就給我遷回來。

幾經周折,郭春芳的戶口終於又被遷回到了出生地。事後那名副所長還極為委屈的說:「把你的戶口遷回來,我還被(公安局)局長吼了一頓!」至此,郭春芳才知曉她的戶口是大英縣公安局局長從中作梗。

三、遭非法勞改三年 重慶教師唐嶸被剝奪教課權利、註銷戶口

重慶教師唐嶸,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九日出生,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被綁架、抄家,被看守所關押一個月,又被劫持到洗腦班「轉化」,之後又被北碚檢察院、北碚中級法院非法判勞改三年。此期間遭受強迫超負荷勞動、強令寫檢查、威脅、謾罵、毆打、罰站、罰長時間跑步、好幾天不准睡覺等諸多非人虐待。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出獄後,被學校剝奪教課權利,被迫出外打工,這麼多年沒有一分錢工資,甚至連戶口、身份證也沒有。

四、八遭綁架 黑龍江方正縣雲福起被剝奪生存權

黑龍江省方正縣天門鄉農民雲福起,曾被綁架八次,非法拘留七次、勞教兩次、判刑一次,累計時間長達八年多,遭受過無數酷刑折磨。雲福起出獄後,方正縣國保大隊及610沒收了他的身份證;天門鄉中共人員更進一步命令村幹部註銷他的戶口,致使他成為沒有身份的人,因沒有身份證而找不到工作,生活危困艱難。在中國大陸這樣一個連買電話卡、車票、找工作都要實名制的國度,雲福起等於是被剝奪了生存權利。

五、山東省諸城市薛增年被開除工作、吊銷戶口、沒收土地

山東省諸城市薛增年在控告江澤民的訴狀中述說:在十六年的迫害中,我被單位開除,土地被沒收,房產證不給辦理,我和老伴戶口被吊銷。我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沒有給任何人造成傷害,也沒有給國家造成任何損失,相反我有了健康的身體,從沒花單位一分醫療費。我何罪之有?

六、廣州市越秀區法輪功學員吳玉嫻遭迫害,生前被非法註銷戶口

廣東省廣州市越秀區法輪功學員吳玉嫻被非法判刑七年,於二零零六年二月九日被迫害離世,生前被非法註銷戶口。

七、山東青島市何立芳被非法註銷戶口

山東青島市公安局即墨分局北安派出所在沒有徵得任何人同意、知情的情況的下,非法將何立芳的戶口註銷。何立芳多次委託親屬辦理恢復身份,派出所不予辦理,堅持要求何立芳本人去,之後沒有經過任何程序恢復。

八、河北涿州水電四局張宏霞被迫害致流離失所,戶口被註銷

河北涿州水電四局法輪功學員張宏霞,二零零一年九月被單位綁架到南馬洗腦班,憑著堅定的信念闖了出來,被迫流離失所。她的愛人遠在山東,家中丟下五歲的女兒孤苦伶仃,飢一頓飽一頓地過了好幾個月。水電四局的惡人不僅恐嚇孩子,還強令她的丈夫下崗(失業),逼迫其與張宏霞離了婚,把張的戶口也註銷了。

九、清華學子虞超被逼供判非法勞教,戶口被註銷

清華學子虞超,一九九九年七月虞超曾在石景山體育場被武警毆打;被頭朝下從水泥台階上往下拉,連鐵製書包鏈都被拽斷;在派出所被三個警察連續審訊六個小時,從夜裏十一點到凌晨五點,強迫不許睡覺。他被海澱分局非法勞教、吊銷戶口。

十、河北廊坊市高級工程師李春英城市戶口被偷偷註銷

河北廊坊市管道局管道科研院高級工程師李春英,因為修煉法輪大法,十四年來被中共人員肆無忌憚的迫害:她曾被綁架六次,被非法勞教,被無理開除,被逼離婚。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六日,在李春英被非法勞教期間,她的前夫背著她,夥同山西稷山蔡村鄉派出所所長開出准予遷入證明(上面登記的申請人是李春英本人)。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管道科學研究院給廊坊新開路派出所出示證明,說李春英要辦理戶口遷移手續。新開路派出所憑此證明,於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給稷山縣蔡村鄉出示戶口遷移證,偷偷、非法地註銷了李春英在廊坊市的戶口。

十一、重慶市潼南區張紅旭被非法勞教,戶口被註銷。

十二、黑龍江大興安嶺徐淑豔戶口被非法遷出

黑龍江大興安嶺光明派出所把徐淑豔的戶口遷到了東山派出所,東山派出所不給落戶,後來又找民政局等部門才給落戶,約在二零一二年徐淑豔含冤離世。

十三、黑龍江雞西市法輪功學員唐桂榮被非法註銷戶口

黑龍江省雞西市麻山區公安分局非法註銷法輪功學員唐桂榮的戶口並剝奪居住權。

十四、黑龍江大興安嶺劉春蘭戶口被遷出無處落

黑龍江大興安嶺衛東派出所把法輪功學員劉春蘭的戶口遷出來,沒地方落,沒地方去,後來孩子才給戶口落到了外地。

十五、黑龍江哈爾濱法輪功學員杜新被無理註銷戶口和萬家勞教所刁難

二零零七年,黑龍江哈爾濱法輪功學員杜新到派出所辦理身份證,才知戶口已被非法註銷,戶籍員說必須到萬家勞教所補辦戶口。杜新拿著派出所開的證明到萬家勞教所補辦手續,被管理科長刁難,說沒有介紹信不正規,不給辦;還問杜新是否「轉化」,「轉化」就給辦,不「轉化」就不給辦。因杜新不配合惡警的要求,被轟了出來。

第二次,杜新丈夫拿著派出所出示的公安局正式介紹信前去辦理,管理科的人又說因為上次態度不好,這次還是不給辦。就這樣,杜新和丈夫先後去了四次萬家勞教所,直到二零零九年,才把這個所謂的證明補辦回來,戶籍才拿回來。

十六、退伍軍人霍金平被迫害命懸一線 戶口被非法註銷

霍金平,男,黑龍江省哈爾濱武警部隊轉業到佳木斯市,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他被非法拘禁六次,其中四次遭綁架、三次刑訊逼供、關入佳木斯勞教所三次,戶口被非法註銷。二零一二年三月,非法關入黑龍江建三江洗腦班期間,遭多次瘋狂暴打,多根肋骨被踹折,長達六個月灌食迫害,奄奄一息的霍金平仍堅信真善忍,堅信做好人沒錯。

十七、黑龍江省鶴崗市孫士洪兩遭非法勞教 被非法註銷戶口

孫士洪第一次被勞教迫害期間,鶴崗市工農區文化路派出所在他本人不知道的情況下,把他的戶口遷出。一直到二零一五年他都沒有戶口,沒有身份證,舊身份證已作廢,新身份證不給辦理,導致他本人不能工作(因工作都需要身份證)。長達十幾年的時間裏,給他造成的直接或間接經濟損失合計兩百多萬元。

十八、山東女藥劑師被非法註銷戶口

女藥劑師自述:二零零零年五月上旬,我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到國務院信訪遞交上訪信件,被門口守候人員綁架,後劫持到濰坊駐京辦,由濰坊公安局X科劉科長負責,在那裏每兩位法輪功學員用一副手銬銬住,被要求靠牆邊就地坐下。後來我被帶回家中監視居住,禁止外出,電話被掐斷,白天兩名女幹部在家中監控我,晚上家人下班後接替看管。因為我的緣故,宿舍樓道的單元門每晚被按時封鎖,樓下門外有數名機關幹部看守,給其他住戶的進出造成不便。二零零零年九月份,政委告知我軍轉安置的所有路都被堵死了,我將被按幹部復員處理,並且要求我在申請表上寫上我是自願的。到地方後,我的戶口落在父母家,而濰坊奎文區廣文派出所警察到我父母家,強行把我的戶口本單頁抽走,吊銷了我的戶口,只發個戶口遷移證。

十九、黑龍江省大法弟子袁清江被迫害致死生前被非法註銷戶口

袁清江被非法勞教後,安埠派出所竟以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二日袁被教養為由,將其戶口註銷。

二十、陝西西安市法輪功學員劉幼棟女士遭勞教戶口被非法註銷

陝西西安市法輪功學員劉幼棟女士二零零零年進京上訪被綁架折磨、勞教,將近一百四十斤的體重,從勞教所出來時只有九十斤,並染上嚴重的婦科病。從勞教所出來後,她發現自己的戶口已在她被送進勞教所的那一天被註銷,成了黑戶!經過詢問,作惡者就是未央區國保大隊!至於說是誰註銷的卻沒有人承認。

這樣劉幼棟就只好呆在屋裏,無法找工作;工廠倒閉後,每個人都發有一筆買斷工齡的錢。而劉幼棟因為沒有戶口,開不了銀行戶頭卡,遲遲領不到這筆錢;廠裏的職工在買斷工齡後,依舊享有各種福利、社保、醫保等等。她至今是甚麼福利都沒有。在工廠的職工辦房產證時,因為她沒有戶口,費盡了周折。

劉幼棟陪丈夫在東莞打工,廠裏的阿姨曾為她的戶口詢問過國保大隊的高振平,他對阿姨破口大罵,百般威脅;丈夫在出差回來時詢問她的戶口問題,被社區的片警、國保大隊要求做筆錄、按手印。

未央區國保大隊不嫌幾千里路途遙遠,追到東莞,勾結當地國保,要求劉幼棟回西安辦戶口,並且要求劉再寫一份「不修煉保證」,被她當時一口拒絕。於是他們便命令她原來上班的工廠,所有的手續必須劉幼棟親自回西安辦,別人可以代辦,唯獨她不行!以此要挾劉回西安寫所謂的「保證書」。

眾所周知,修煉法輪功能使人身體健康、道德提升,對本人、家庭、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法輪大法至今已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獲得的各種獎項達三千多個。法輪功學員修煉法輪大法做好人,永遠沒有錯,更不違法。

非法註銷戶口是對法輪功學員生存權利的迫害,違反了《公安部最新戶籍管理條例全文》第十條:公民遷出本戶口管轄區,由本人或者戶主在遷出前向戶口登記機關申報遷出登記,領取遷移證件。《羅馬公約》第七條也規定:危害人類罪 包括「驅逐出境或強行遷移人口」。中共邪黨及其幫兇肆意妄為是嚴重違反《憲法》和其它法律法規,是真正破壞法律實施的始作俑者,是應該受到懲治的。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