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DC重兵壓陣要防誰?拜登要取消多項川普行政令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19日訊】拜登就職前重兵壓陣,到底要防誰?所有士兵都要「政審」?拜登要取消川普行政令,後果是什麼? | 熱點互動 01/18/2021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月18號星期一。隨著拜登就職典禮的接近,美國首府華盛頓DC變成了軍事重鎮。有兩萬五千名國民警衛隊的士兵進駐華府戒備,安保措施使城市幾乎完全癱瘓。另外,所有在華盛頓,參與安保任務的士兵正在接受嚴格的背景審查。社交媒體上有傳言稱,如果認為本次大選存在舞弊,該名士兵就會被移除。

那麼在空前的安保措施和疫情封鎖中,本次活動可能是美國歷史上規模最小的總統就職典禮。這一切不同尋常的跡象意味著什麼?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做些分析點評,但是在兩位嘉賓點評之前呢,我們要先請我們在DC的記者Terri Wu給我們帶來第一手的DC的前線的報導。Terri現在已經在現場通過電話跟我們連線,Terri你好。

Terri Wu:你好Jenny。

主持人:謝謝Terri。Terri我知道你昨天星期天專程到DC的城內進去轉了幾個小時。然後看到一些拍了一些照片,然後也採訪了, 能採訪到的一些行人喔。那這個時候去DC的人可能是不多,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這個DC,在這個現場的狀況到底是什麼?所以跟我們很快介紹一下,你在DC觀察到的這樣的一個情況好嗎?

Terri Wu:好的。大家可能會在網站上看到DC首先是很多,從維吉尼亞去DC的橋都是封了,車是不能開過來的。然後市區大部分是封了,然後地鐵站如果大家熟悉DC的話,那麼DC的地鐵站所有的地鐵線,它是在 Metro Center是有一個交集的。那Metro Center輻射外面的很多站全部都關閉了。地鐵會經過,但是不會停。凡是旁邊的一些離National Mall或者是國會大廈近的地鐵站,要嘛是關閉了,要嘛是可以出來,可以上下車的話,那麼外面都是有士兵把守的。

所以整個National Mall,如果大家去DC旅遊的話,大家可能會知道這個Smithsonian 這個station出來以後,去所有的各大博物館都是那一片嘛,在National Mall。但那地方望過去就是這個站全部都是,可以說是一眼都望不到盡頭的。是一個我跟我講過話的一些,我採訪了一些行人,還有附近的我碰到的人,他們都是覺得這個這樣的情況覺得比較訝異的。

主持人:你在DC有沒有看到很多的軍人?你去的地方。

Terri Wu:對啊,就是如果是沒有封的地鐵站出來的話,入口都是有軍人把守的。當然我說的地鐵站是離DC的National Mall,和美國國會大廈比較近的地鐵站。包括稍微遠一點的,就是在林肯紀念堂離得最近的那個Foggy Bottom 的喬治華盛頓大學地鐵站外面也是有軍車的。所以是有很多軍人在把守,還有很多的Secret Service 特工,也是有軍官在那裡。

主持人:而且我聽說就是很多商店都關門了,那這些軍人要吃東西或什麼,都沒有地方去買食物是嗎?據說,妳還碰到這個在旅館住的人說,旅館裡面除他之外,其他全是軍人,是嗎?

Terri Wu:對,我碰到一位是從德克薩斯州來旅遊的,還是第一次來DC,我們在林肯紀念堂外面碰到他,他那時跟守著的secret service 特工在交談,得知是完全不能進入,他覺得蠻失望的,然後他跟我說,他挑了旅館就是在白宮旁邊兩個街區的一個很好的旅館。他說他的旅館裡面除了他一個人,他說他現在跟這個前臺都是好朋友,因為除了他以外,旅館裡所有的客人都是在那裡執行任務的軍人。

然後旅館裡的禮品店賣的一些包括巧克力糖等等的,全部搶購一空。他每次到了大廳,就是咖啡都拿不到,都是被喝光了。他說那些,我想是在如果是在國會大廈那裡執行任務的話,他們是有就是專門給他們送食物什麼的。但是一些稍微旁邊一些的旅遊地鐵站點什麼的,我看到有一些軍人明顯的,是自己購買的一些速食。

主持人:快餐。

Terri Wu:是自己買的,在那吃的,對,快餐。

主持人:那你採訪到的一些人,他們對DC這樣的一個情景,他們是什麼樣的想法呢?

Terri Wu:我採訪的一些人,有一些傾向不明顯,有一些是投的是民主黨的啦,因為我們DC附近這邊都是選民主黨的州嘛,無論是馬里蘭還是弗吉尼亞,這樣的話呢就是,但是大部分的他們的一些共識都是覺得說,這個不是代表美國的一種形象。而且有一些是專門從附近的就是馬里蘭,或者是弗吉尼亞,因為離得不太遠,大概半小時、四十分鐘的車程這樣的。專門過來看的,因為覺得這是一個歷史的時刻,美國從來沒有這樣子。但看了以後感覺到非常不開心,覺得這個不是美國應該代表的形象。

那麼多年自己一直住在這個DC城外的郊區,常常進來,週末的時候的到DC來參觀博物館,或者是遊玩什麼的,從來沒有看到這樣,覺得DC這樣的不open 開放,覺得很不開心。而且覺得為什麼美國社會分化到了要採用這種手段,而不是說能夠大家在一個公共的場合,就是放開地來討論不同的想法,為什麼要搞到這樣子。而且他們還覺得,這種就是封城這些fences 圍欄,還有堵住了路、checkpoint檢查站這些。從某種方面是反映社會的兩極化,但是也擔心從某種方面是再加強這樣的兩極化。

並且有一位從馬里蘭來的女士也說,她覺得這種一種設置,雖然說官方是說跟疫情也有關,但她個人覺得這跟疫情完全沒有關係。

主持人:是,而且這個他們很多人說,這個軍人各自挨得也很近,因為那麼多軍人,幾萬人在那邊。很快最後請您很快答一下,因為你也是老DC了,在DC待很多年,你是不是也是從來沒見過這種情況。

Terri Wu:對,我從來沒有見到DC這種情況,總的來說是非常的壓抑。因為整個DC,大家來過DC的人都知道,整個DC的這個城市的設計和風格就是非常open的,他某種角度上來說,這個城市的規劃和北京的紫禁城有些相似。不同的主要的建築是一條線等等,完全採取的是開放一種宏大的一種風格。好像是就是說天地作為舞台,這樣的一種搭建。那你把這個所有東西都封起來。而且越封越大,禮拜四的時候,林肯紀念堂旁邊只是,因為拜登說是禮拜二。

就是明天晚上會有在林肯紀念堂的那個水池旁邊點燈來紀念,因為疫情而死亡的美國人嘛。這是禮拜四的時候,只是那個水池旁邊有點封住。到了禮拜天的時候,林肯紀念堂已經完全被封住,根本都不能進去,就是完全違背了DC整個設計的一種風格。平時DC是給人一種,他的風格就是一種弘大的開放的那種風格,現在完全就是好像被大打折扣,好像是就是變成另一面了。

主持人:是,在某種程度上也是不太像美國了。好的,那非常感謝Terri今天為我們帶來第一手的現場的這樣一個描繪和報導,就是讓我們很多不在DC的人能夠感受一下DC的情況,非常感謝,Terri謝謝你。

Terri W:好的,謝謝Jenny,拜拜。

主持人:下次再見,拜拜。好的觀眾朋友下面,我們請我們兩位嘉賓來做一些點評。首先我們請在現場的唐靖遠先生為我們來談談他對DC這樣一個軍事化的這樣一個看法。唐靖遠先生你好。

唐靜遠:方菲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剛才我們聽到Terri給我們的介紹,就是我覺得確實就是說你現在DC呢,我看到網上有人說,這已經不像是一個美國的首府,像是在巴格達,就成了一個軍事重鎮。你怎麼看就是這麼多軍人,他兩萬五千名國民警衛隊。然後DC自己還有什麼FBI,還有什麼警察這那的。這到底要防誰?這麼大的陣仗。

唐靜遠:首先第一個,我覺得它這種就是一個軍事化,而且是高度軍事化的這種表象。它突顯出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就是,現在當前由就救治這個政權的合法性問題。我覺得,它背後其實是涉及到這個,表面上看他的理由是說,我為什麼要召集這麼多的軍人,是因為好像FBI不是曾經發了警告嘛,就是說,這個好像美國五十個州都有可能存在著在這個就職當天出現什麼武裝襲擊、武裝起義,這樣的一種這個一個危險。

主持人:武裝起義,武裝騷亂。

唐靖遠:對對對,就是說,這個是其實,我覺得它這個只是一個表面。它其實這背後實質上它突顯出了就是我們看到在很多集權國家,他都共同出現了一種現象。就是當你一個政權,你的合法性受到人民的質疑的時候,或者是當你這個政權與相當大一部分的國民已經成為一種對立面的時候,它就會出現這種現象,就是這個政權的領導人,統治者他只要一出現在公眾場合來舉行一個什麼大型的活動,他一定就是這樣戒備森嚴。

主持人:其實就是你對你的人民不信任。

唐靖遠:對,他這個背後其實我剛才不是說他其實突顯出來就是一個重要的就是一個合法性的問題,也就是說這個政府他用這種方式他已經非常形象地突顯出來,這個政府已經與人民為敵。他和人民成為一種敵對的關係了,而不是再也就是美國過去那種,為什麼大家可以看到總統啊,可以很親民,是吧,隨便的走到人群中,跟誰握手啊,就是說,大家就是剛才這個Terri 她說的是非常open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一種現象,就是哇!完全高高,統治者高高在上,拉開距離,然後是戒備森嚴這樣一種形式。

所以呢,這個是一個方面,那麼另外一方面呢,我覺得其實。拜登他做到現在這種程度,我覺得他其實有點蠻可憐的。就是說他現在這麼大一個規模的這種軍事的一種戒備,就像您剛才說的,他其實已經把首都變成一個要塞了,現在在DC的這個軍隊的數量,超過了美國在中東部署的軍隊的數量,已經。就變成這樣的一種形式,所以我覺得他其實真正要防的呢,他其實兩面都要防,一方面呢,就是剛才我們說到他可能要防備有一些就是仇恨他的人,是吧。

主持人:他認為不支持他的。

唐靖遠:對,他認為不支持他的的人,或者是這個極端份子可能會要對他發起一些武裝的襲擊。其實從另外一方面講,他可能也許還要防他自己人,就是剛才我們在說,就是說如果說這個利益集團,真的是使用了一些這個不正當的手段,來竊取了這樣一個政權的話,那麼他就會存在這個問題,就是說拜登我們之前不是說嘛,他一直只是一個木馬,是吧,有說他是社會主義木馬,也有說他是一個什麼樣的木馬。甭管他是什麼木馬,反正就是說他很可能只是一個視為一個過渡。

那麼如果在這種情況下,真的存在著某種陰謀論所說的,這個比如說某個利益集團,它覺得這個過渡你已經,這個過渡人物的利用價值已經沒有了,那麼在這種時候,我可能就借用這種機會把你除掉,然後把這個罪名,正好嫁禍到這個川普或者是川普的支持者的頭上,然後藉此在全國實施一個軍管,他們不是要這個大重構嗎?要實施他的這個集權化的真正這樣一個統治嗎?那麼其實可不可以說成就是一箭雙雕呢?就是合適的。

當然這個我們只是一種就是猜想啊,那麼但是從這個角度上講,我覺得拜登他現在其實確實是處於一種有一點驚弓之鳥,感到他是在這樣一種處境上面,就是說他其實對誰他都不敢信任了,甚至連他的自己人他其實都是不敢信的,所以呢,他甚至我們看見出現了一個什麼現象,今天我在看到最新的這個消息是,在DC的部隊不光是有這個國民警衛隊,甚至還出現了非常正規的軍事部隊,就是防止這種生化武器戰爭和核戰爭的這樣的一些這個部隊的人員。

主持人:哇!

唐靖遠:都有出現了,所以你會覺得這是非常奇怪的。

主持人:這是你自己的國家吔,你到底在防誰?

唐靖遠:你想,他帶了一個很大的問題,什麼問題?如果說你按照只是說為了一個純粹的安保,你這是防備某些民間的極端份子,民間的極端份子他可以有生化武器嗎?不可能嘛,他可以有核武器嗎?也不可能嘛,說明他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部隊來對他提供這樣的一個安保的服務。我覺得他執政又一個說明,就是他可能擔心軍隊都有一些人是對他不忠誠的。

主持人:對啊,因為他,你說他防自己人,他其實對自己的軍隊,也是出現了這種不信任的這種,非常罕見的狀況,就是這次我們看到說,這二萬五千名國民警衛隊的士兵,FBI正在對他們進行所謂的背景審查,我們中國人叫政審,這個你怎麼看?

唐靖遠:就是剛才,首先第一個,他為什麼這麼做呢?他其實很擔心的就是軍隊產生嘩變。所以他才會出現就是針對著軍事人員部隊來可能出現問題的這樣的一個安保的這個措施這個是第一,第二個呢,就是這種政審,我覺得他其實背後突顯出來的就是他已經是要開始進行一個常態化的一個開端了。

主持人:對不起,我先問一下,他現在的政審,我聽到的就是,我看網上有人說,這個是有可能,就是說有你要是說,對大選認為這次大選存在著這個不正當的,或者是竊選,或者是舞弊什麼的,你可能就會被排除。那我還看到一種說法,說拜登團隊施壓這個國防部說如果這些軍人中,有人投票給川普,說這些人投票給川普的人就不能用,那我還看到這個CNN這種媒體上啊,左媒上,他們有評論,就公開說,說這些士兵中啊多少多少百分之多少,只有百分之多少投了拜登,言外之意那那些不投拜登的人,就是有嫌疑的人,就你對軍隊就是在開始用這種投票來劃分,是有到這種程度嗎?

唐靖遠:我覺得他應該是比較,我個人覺得他是比較可靠的,因為首先第一個呢,政審它其實就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他對整個這個軍隊,他是不相信的,而且這個是無差別的,無差別是什麼意思呢?我們說到過去的這種安保措施它一般都是在得到一些情報,比如說,確實是有某股勢力,是吧,可能會發起一些個襲擊啊,什麼的。那麼它只是針對一些特定的對象去進行一些背景的這個調查,但是我們看到它現在是由FBI針對兩萬五千人全部是無差別的每一個人都要人人過關,人人表態。

這種人人過關,人人表態,我相信可能所有的華人朋友都會非常熟悉,這個就是非常典型的極權政府才會出現了這種手段。所以,我說從這個角度上講FBI他其實起到的作用,基本上就相當於在大陸的就是中共早期的那個什麼政治保衛科的那種角色,或者是有點像現在扮演了中紀委的這種角色,就是對每個人的政治態度、政治背景來進行審查,需要人人過關。尤其是在重大的政治問題上面的要來表明的這個立場和態度這個是一個。

第二個呢,就是說如果這種政審我們都有這種經歷了,這種大規模的這種政審這這種行為,它一旦在軍隊也開了這麼一個先例以後,它就會變成常態,因為政審就剛才你說的它意味著他對整個這個人群是不信任的,他這種不信任,他是用什麼來劃線呢?是用你的政治態度來的劃線的。就無論你是用你是投票的投給拜登,還是投給川普的來劃線,或者說是用其他的這種方式你是不是贊成BLM等等,這些方式來給你進行劃線,他都是一種政治劃線。

一旦這種政治劃線開了先例以後,那麼整個這個國家就會進入到很快的就像當年中國大陸那種狀態。整個人群就會出現真正的階級鬥爭了,就是政治上面還會有一個人去他會被打成政賤民,然後呢,對這一群賤民他們會要採取不同的這樣的一個待遇,不同的處理。這條路他一旦開始上路它就一定是單行道,是沒有回頭路的。因為就是剛才我們說了,提到了一個政權的合法性問題,如果這個政權的合法性本身是有問題的。他要想消除這種恐懼,就是隨時,這種合法性,你不合法的,你隨時面臨可能被會被推翻嘛,你隨時有可能你會被揭發出來,被揭露出來嘛,所以他唯一的辦法就是要拚命地,永遠地,長久地壓制,壓制住所有質疑他的這些聲音。所以什麼輿論的封殺啦,這個社會的管控啦,所有的這套他全部陸陸續續都會跟著上來。

主持人:所以我覺得看到這樣一個DC這種情況啊,就是你會,你會覺得至少讓我覺得說這已經有點像,這種獨裁國家的獨裁者了。因為他既怕自己的人民又怕軍隊不忠誠於他,所以他要挑這個最忠誠於他的貼身衛隊啊,這那的。從這種意義上來講呢,我甚至覺得川普似乎就是美國最後一任民選總統了,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從下面開始都是這樣的話,可不都是就不是呢真正民選的了嗎?

唐靖遠:所以,你想我們接著剛才這個話題,如果說川普只是最後一個民選總統,那麼現在這個新上任總統,他會面臨個什麼樣的局面呢?就是我們現在看了這幅畫面,他其實已經就非常形象地展示出來了,他很有可能就是一個變相的槍桿子裡面出政權了,你要再對軍隊裡面來通過政審,挑選忠於你的人,和不忠於你的人的時候,他其實已經在某種程度上意味著他把他的政權的安危寄託在槍桿子的身上。這不就是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嘛,和大陸的那個有什麼區別呢?

主持人:唉呀!真的,我覺得這個反正這樣不是一個,是一個不吉之兆,我只能這麼說,不祥之兆,至少在你就職前是這樣一個狀況。

唐靖遠:就是很多事情他已經出現了這種苗頭和開端,我們說這個共產主義,這個極權是把極左派,它在先天確實和共產主義是非非常相通的,它是必然的就是他一旦思維方式,思維模式是相似的,他做出來的行為他就會逐漸地就會同化,就會一樣。

主持人:這確實是一個非常讓人擔憂的,這樣的一個趨勢啊,我覺得就是對於整個美國來講呢,所有的這個意識到這個情況的,都會感到非常擔憂。會而且會密切注視到底這態勢向什麼方向發展。

那等一下我再請謝田教授來談談同樣的問題,但是在請謝田教授來之前呢,還有一點時間很快問你一下有關最近國務院的一個聲明,因為我覺得那也是很重要,就是國務院呢,在彭佩奧當然他在卸任之前做了很多很多事情啊,然後也發了很多很多聲明,這個基本上呢,是可以說是,把這個很多該做的事情他都去做或者去說了,或者去收尾。我覺得他這個國務卿做的是非常有成就的啊,但其中一個呢,就是最近有關武漢病毒所的一個聲明。

主持人:會感到非常擔憂,而且會密切注視,到底這是態勢向什麼方向發展。等一下我再請謝田教授來談談同樣的問題,但是在請謝田教授來之前,還有一點時間,很快問你一下,有關最近國務院裡的一個聲明,因為我覺得那個也是很重要,蓬佩奧當然他在卸任之前,做了很多很多事情,也發了很多很多聲明,基本上是可以說是把很多該做的事情,他都去做,或者去說了,或者去收尾。

我覺得他這個國務卿做的是非常有成就的,但其中一個,就是最近有關武漢病毒所的一個聲明,這個聲明,正好是因為前幾天世衛去武漢,在一年之後去做所謂的調查,國務院就出了一個聲明,我覺得有兩個重點,想聽聽您解讀一下,一個它的重點,在我看來,他說病毒的源頭,現在美國政府還無法確定是動物傳人,還是實驗室洩漏,但是言外之意就是,他不排除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對吧?這是第一個。另外一個重點,他提到了,他說世衛去中國應該看三個方面,一個是病毒所,他們認為說有跡象顯示去年秋天,就是2019年的秋天,已經有人染疫。第二,他說他們在做gain of function,就是增強功能的試驗,這以前我們都有講過。第三個,他說病毒所和軍方有關,請您解讀一下,您怎麼看他透露這些信訊?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他說不排除實驗室的這個,我覺得他這個表態,事實上已經從根本上否定了中共官方的結論,因為中國官方一開始就非常肯定說,這個病毒就是來自於大自然的,只不過我們現在沒有找到中間宿主等等。但是你會發現這個說法,指出了兩點,第一個他說自然發病的過程,和他們現在已經確認的,就是武漢病毒所有數個,還不是一個,有數個研究員在去年秋天就出現了類似的發病的症狀,而且這種發病傳染的過程和那種自然發病的過程,其實他說是一樣的,所以我覺得這個充滿了一種非常強烈的暗示。

主持人:這個信訊其實我們是不知道的,觀眾以前是不知道的。

唐靖遠:這個是第一次披露出來,所以他是非常重要的。而且這個裡面就透露出了一個問題,就是說這個病毒的爆發,其實就出現了三種模式了,第一種模式就是說純粹是自然的,純自然的,從自然的動物傳染到人體身上來,然後爆發開來。第二種模式,它是來自於實驗室的,但是它是來自實驗室的洩漏,就是一次事故,你在實驗室研究某個病毒,這個病毒不小心沾染到了,感染到了某個研究員,然後由他再擴散開來,可能是這樣的一種。第三種情況就是,這個病毒是由人工加工的。

主持人:甚至你在研究過程中。

唐靖遠:因為他提到了有兩個證據,一個是他點名了石正麗,而且點名武漢病毒所,過去曾經有過實行嵌合病毒研究這方面的經歷,這個其實是個非常強烈的暗示,你們有可能是有人工加工的這樣一個痕跡了。第二,他提到了是明確的說,你們和軍方,就是武漢病毒所在2017年,至少從2017年開始就有代表軍方,進行這樣的一個研究,而且這樣的研究,他還特別點到了一下,說包括動物實驗的研究,其實這個話是滿有伏筆的。就是說對一個病毒,如果說你的研究已經進入到動物身體試驗的時候,其實就意味著是一種跨種研究,跨種感染的研究,他說得比較含蓄。

主持人:就是可以傳染給別人。

唐靖遠:因為如果是軍方來研究一種病毒,而且是把它擴展到了動物身上來做動物試驗,它往往就意味著其實是在研究跨種感染,就是把它作為一種武器。

主持人:那就是生化武器了。

唐靖遠:對,所以他其實是含有這種意味在裡面的。第三個,我覺得他還提到了一個比較重要的暗示,比較重要的證據,他有提到RaTG13這個毒株,這個是石正麗他們自己公布的,說是目前為止跟現在這個病毒是最接近的96.2%,它的同源性達到是最高的。但是,他就在這個聲明裡面指出來說,這個毒株最早是在2013年,從雲南的礦洞裡面就開始發現了,而且他非常明確的說,武漢病毒所從2016年開始,就對這個RaTG13一直在進行這種試驗,這個試驗一直到這次疫情爆發之前,都沒有停。

這個是個非常重要的表述,因為就等於是揭穿了中國政府在撒謊,包括石正麗也在撒謊,因為石正麗按照自己的,她的這個說法,她是說這個武漢病毒爆發以後,他們才自己再去病毒庫裡面去尋找這些毒株來,就是這個病毒哪來的呀,怎麼去尋找,然後在一月份的時候,一月中下旬才宣佈說,我們找到這個RaTG13,發現它和現在這個中共病毒是是… 特別高的,最高的,所以很有可能來源於RaTG13。

但是從美國國務院的這份聲明看起來,他們並不是說從我一個封存的一種狀態下把它給找出來的,而是他明確的說,你們一直在RaTG13進行研究,一直都沒有停,直到瘟疫爆發為止。我不知道你沒有注意到?他還提到一個非常重要的細節,他說如果這個WHO現在不是有專家團隊去調查嗎?如果說你們要去調查的話WHO調查團隊,他們必須要調查,要質問武漢病毒所,他們要解釋清楚,他們為什麼在調查之前更改,或者是包括刪除了對RaTG13所做的研究工作的很多的工作,在線的工作日誌。

主持人:我看到那個,但是我不知道他是說什麼地方的東西被更改了。

唐靖遠:就是指的這個RaTG13這個病毒株,對它進行研究的一些工作日誌。

主持人:工作日誌這是在網上嗎?

唐靖遠:對,是在線的工作日誌。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講,我個人覺得 很有可能美國已經通過某些方式,獲取到了他們,他說的是更改和刪除都有,所以這個紀錄很有可能都被美國先拿到,這是一個比較確鑿的證據了,否則的話,美國不會說作為一個政府,因為這是代表美國政府提出來的。美國政府公開地來指證,說你有修改證據的,篡改證據的這種行為,如果他自己沒有拿到證據,他不會這麼輕易的下這樣結論的。

主持人:其實他這個報告我覺得是非常重要的,相當於對前一階段,一個工作的總結,他有一個小組專門去研究,所以問題就在於說下一步,上臺的拜登這個政府,你會怎麼去做,對吧?你對於中共病毒疫情的追溯,要求他追責和源頭,你會怎麼做?

唐靖遠:我覺得的確給拜登出了一個非常,讓拜登會面臨一個非常大的難題,這麼說吧,不叫出難題。這份報告公布出來,裡面還有一個重要的細節,他提到了武漢病毒所那幾個感染的人員,在2019年的秋季就感染了,其實是暗示他們還活著的,他裡面有提到這樣的一個內容。如果中國政府方面他們隱瞞了這幾個人當初有發病的這樣一個狀態,所以石正麗是有撒謊的,她說我們完全沒有任何人感染,我們是零感染等等,這個是一方面。

另外一方面,他有特別點出來說,中國政府一直拒絕讓任何的獨立調查人士,或者是相關的一些研究團隊專家們去對武漢病毒所的研究人員,以及這些出現症狀的這幾個人去進行調查,所以我看到這樣的內容的時候,我就覺得他其實是在暗示,表示我們知道其實你們有哪些人是有出現了類似感染的症狀,而且這些人他們現在可能還是活著的,只不過中共政府現在一直在掩蓋,不讓他們跟外界進行接觸,是這麼一個情況。

主持人:所以在疫情支援上,拜登政府對於中共態度也是一個關鍵,也是看他會怎麼做。

唐靖遠:證據已經放在這兒了,下面你怎麼做?這個就很關鍵了。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唐靖遠先生,就這些重要問題,給我們今天做了一些解讀,我們等一下再請謝田教授來做解讀。好,謝謝唐靖遠先生。

唐靖遠:好,謝謝方菲。

主持人:我們請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習教授,謝田教授來為我們做一些解讀。謝田教授是通過SKYPE跟我們連線,謝田教授您好。

謝田:方菲好,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謝田教授。謝田教授先請您談一談,對於DC現在這種重兵駐紮的,而且對於士兵還要來進行政審,這種史無前例的做法和現象,您怎麼解讀呢?

謝田:剛才我聽靖遠對這個解讀,我的看法可能跟大家還有一點不太一樣,靖遠可能認為,這是不是體現一種新的美國政府和民間之間,政府和軍隊,軍隊和人民,民眾之間是不是有一種不信任的關係,這個我現在看不出來。首先我們看不出來美國軍隊軍方,在這件事情上有什麼任何傾向,或者不忠於政府的傾向,因為我們看到軍方已經說得很清楚,他們忠於憲法,忠於職守,忠於憲法。按照憲法的話,美國總統就是所有的武裝力量的最高指揮官。

國民警衛隊雖然是各州擁有的,平常的時候實際上是歸各州的州長來統領的,但是暫時或緊急特別時期,他抽調在一起的時候,就是由美國國防部或者也通過美國總統來指揮的。現在的美國總統仍然是川普。所以這個佈防也好,這個調軍二萬五千到三萬人去DC駐防也好、防守也好,這個現在仍然是在川普的命令之下。我看不出這個川普和軍方還有美國民眾之間,有任何不信任的地方,沒有。我覺得軍方現在看來是完全效忠於川普的。

那麼回到這個問題,就是DC為什麼這個時候需要這個重兵把守?其實每屆美國總統就職的時候,都有這個國防軍來參與那個保護,但一般好像我記得以前都是說派個兩千人就差不多了,走一個形式吧!然後主要是警方的力量就夠了。因為大部分民眾來的時候都是來歡迎……

主持人:慶祝的。

謝田:來慶祝自己的總統,這次顯然不是這樣,對吧!那這個很多人就問這個軍隊到底來保護誰的?這個軍隊我們現在已經知道他是在川普總統的領導下,但是而這個就職典禮是川普委託副總統彭斯和國防部來共同指揮的,所以是來保護這個就職典禮安全的。但很滑稽的是,現在看來拜登陣營他們都不認為,他都懷疑軍隊是不是來保護自己的。還有一個,他現在已經選擇虛擬就職典禮,那基本上就是說沒有什麼人會出現,現在DC就像鐵桶一樣沒有人會進去。所以我覺得很有趣的一點,就是DC的市長,他的發言就很有意思。

我覺得左派被他們自己虛構的什麼暴徒攻擊國會,攻擊就職典禮,把自己給騙過了。所以DC市長當時是希望川普派兵來,就是說保護安全維持治安。現在當這個市長發現,來的人不是兩千人,也不是五千人而是兩萬五千人,可能是三萬人,現在他都在問問題了。但是問問題軍人也不回答他,軍人也不需要回答他,軍人也不聽他的,所以他都會擔心。所以那個左派現在如果拜登陣營擔心這些軍人是不是效忠他們自己的話,正好說明我認為這很可能是就是很多人的期待的。是不是川普有另外的安排。

主持人:所以您這個說法完全指向了另外一種方向了,是嗎?

謝田:是,完全另外一個方向。我認為在1月20號之前,所有的可能性仍然存在,並且你看軍隊現在始終是效忠於總統的、效忠於憲法的。而現在軍隊就算有三萬人,很有意思的一般來說你只需要DC周圍的,比方說弗吉尼亞或者是馬里蘭、什麼北卡,這些去幾百人、幾千人。現在據說是五十個州每個州都派去了。

主持人:對。

謝田:這是很罕見的。還有剛才靖遠也講過,裡邊有一個什麼防化、防核武器啊!那個倒是很簡單。就說美國國防軍裡邊,國防衛隊裡面,他們也有不同的兵種,他跟正規兵種是一樣的。但是他們雖然帶著那些防化兵來,但他並沒有帶來就是那些真正防化裝備,就只是普通的軍人來。所以我覺得這個不免讓很多人很多猜想,但是我仍然相信還有更多的人們沒有預期到的事情可能會發生。就是說沒有到最後一刻,我們現在一切都存在著不確定性。

但是有一點我們現在確定的是,這個軍隊是受川普總統指揮的。並且關鍵就是確認一點20號那天,川普也不在現場,就是說不需要去保護川普。那現在看來也不需要去保護這些個拜登或那些眾議員們,對不對? 因為這些根本沒有什麼人去,因為整個DC像個鐵桶似的。剛才泰瑞講的整個DC像鐵桶一樣,人們進不去也出不來,現在到底是什麼?但是我有我的猜想,這個可能有一點我怕可能很多人接受不了,我們先不講。但是我先講一點,我覺得很可能是有那個很重大的、很突發的事件有可能會發生,我認為仍然有可能會發生。

主持人:我覺得有一點我也是認為你弄這麼幾萬軍人在那兒,而民眾根本就當天不會去,除了一些比如說議員或者參加典禮的一些人,沒有任何其他外面人去。然後你弄了這麼多軍人,軍人之間如果說真的像我們剛才看到媒體說政審一樣,軍人之間你又說軍人也許會有什麼樣的一個動作。那軍人之間又變成一種不信任了,那你到底在防誰?你是防民眾?還是防軍人自己呢?這個確實是有一些不尋常。

謝田:非常不尋常,本來這就有點自相矛盾而且難以解釋,對吧!

主持人:對,然後國防部又說我們迄今為止,沒有任何跡象指向說會有inside threat沒有內部威脅,沒有任何跡象指向內部威脅。所以我覺得這麼多軍隊在那駐紮,真的是我們只能拭目以待,看看20號那天會發生什麼。

謝田:我還補充一點,你剛才說FBI來審查這個事情。這個是幾乎是不可能做到,咱們假設有一些像拜登他們擔心的,可能有一些支持川普的士兵可能會做什麼事情。如果這個人真想做什麼事情的話,你的政審的時候,你說什麼審查,我不願用這個政審這個詞。你審查你問他:你當時是不是投川普一票?他一定說我沒有。他如果有……

主持人:是,因為他真想做什麼的話,他一定說沒有。

謝田:真想做什麼的話,對。我不是說他們一定會這樣做,他們只要維護憲法就好,聽從現任總統,就是他們的Commander in chief總司令的命令,這個就沒問題。如果有人違憲,他們也聽從這個合法的總統的命令,把違憲的人抓起來,這也就是維護憲法,這個沒問題。

還有一點我想提醒大家,在軍隊裡邊川普的支持者是高達70%的。所以你要真是要想把所有投票支持川普的人去掉的話,他也做不到。這些人去之前我們沒有聽說過他有一個甄別的過程。所以這些人顯然是做了什麼事,很可能是違憲的事情,擔心這些忠於憲法的士兵。而一般美國民眾,我們不會害怕這個美國軍人。

主持人:是,確實是這樣。好的,那我覺得挺有意思,二位的看法各自有各自的角度。那我們就看一看20號當天的情況。那下面還想請謝田教授也分析一個非常重要的情況,就是說現在拜登這個團隊已經發話了,說他們拜等上臺第一天就要廢除多少多少項川普的行政令,什麼12項多少項。而這其中有一些比較重大的,我想問一下您的情況。一個就是有關能源方面,因為拜登說他上臺第一天就要重返巴黎氣候協議,那麼另外他還說了第一天他就要把美加之間的輸油管道這個項目取消。這都跟能源有關,其實他這都是相當於把傳統能源要掐死,然後去宣傳他的這個什麼新興能源之類的。

這個我記得在當時這個總統的38:10中就已經是一個非常大的話題了,所以如果說像他這樣要採取這些東西的話,而我用一個網路的非常有影響力的美國人,他叫Scott Adams。他是畫那個Dilbert Cartoons的在IT界。他就說拜登還沒有上任,他就已經拒絕停止讓國家更加分化的一個彈劾。然後質疑軍隊的忠誠性,然後已經觸發能源危機,最後他說在能源問題上向中國投降。我認為他指能原問題,就是指跟剛才我說的相關這些策略。您怎麼看?是不是他這些策略確實會對美國的經濟和就業產生很大的影響?

謝田:非常大的影響,這個幾乎可以說是災難性的影響。因為川普當年退出巴黎氣候協議的時候,那個民主黨人就很強烈地反對。當然我們知道民主黨人幾乎所有的候選人都把這個作為他們一個競選的一個政綱。顯然他現在已經說得很清楚,第一天他要把那個Keystone基石油管項目要取消掉,這個真是非常糟糕。我們從國民經濟、國民福祉角度看,這個非常糟糕。因為這件事情在兩黨黨爭之間在來來去去,批准不批准已經持續十幾年了。

主持人:對,已經拖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謝田:拖得非常久。你說對這些公司、私營公司來說,你投入那麼多的錢建了一半又停,又建又停又建又停,這個實際上是一個資源的極大的浪費。最關鍵一點,這個石油管道從加拿大開始一千七百英里,要從這個美國的北達科塔、蒙大拿這些州貫穿過來。我們知道美國的煉油廠、煉油設施都在Gulf coast 海灣海岸,就說整個墨西哥灣那個沿海,在路易斯安那和德克薩斯那面。

主持人:南部。

謝田:所以這個石油如果從加拿大從阿爾伯塔穿過美國下來,直接到這個海岸邊,然後進入美國的煉油廠。美國這個煉油廠也就是為加拿大的這個石油,就是說可以非常符合式的用。因為這個石油產的石油,每個煉油廠並不是所有的石油都可以提煉的。而這個是個非常好的對美國、對加拿大能源的獨立是一個非常大的好處,這個他每天可以運80萬桶的石油。

你如果像拜登這樣說的,又取消了這個又加入這個氣候協定,這個馬上美國人民就會面臨石油價格的上漲。現在大概石油價格是50塊錢左右一桶,那麼大家要買汽油可能是兩塊多一加侖。你一旦切掉的話,馬上就會上漲,這是肯定的。並且美國已經實現了這個能源獨立,美國不光是滿足自己還可以出口,擺脫了對中東石油的依賴。這也是川普任期時間非常大的一個成就。

主持人:是。

謝田:如果去掉這個Keystone 基石油管計畫,畢竟民主黨人還沒有停在這兒,他是需要下一步那個煤炭。所有的原煤發電、採煤,包括西維吉尼、亞賓西法尼亞,這些煤礦他們都會把它關掉。這個事實上民主黨他們在這個競選也說了好多次了。他有時候因為說錯了嘴了以後又否認,但實際上他們一樣把這些煤炭、石油,這些生化的顏料全部減掉。並且要回歸什麼巴黎氣候,加入巴黎氣候協定。還有他要推行他的新的綠色計畫。

主持人:所謂的綠色計畫。

謝田:Green New Deal綠色計畫,這個會消耗美國十幾萬、幾十萬億。這個就是說他們只能從稅收的角度、徵稅的角度,向中產階級徵稅的方式來實現。並我們會看到這個能源價格的高漲,並且美國會再度依賴中東的石油,依賴伊朗、俄羅斯國家。所以剛才這個官員說的,他實際上是美國向中共,就是說屈服了或者給中共送了一份大禮。說得是有道理的,確實是這樣的。

主持人:而且就業方面應該也會有很大的影響吧?比如說傳統能源。

謝田:包括失業。是啊!你這個石油業從,還有馬上也會影響到這個美國的油頁岩的整個石油產業,德州的油頁岩這些工人,還有西維吉尼亞、賓州的一些煤炭工人。這一下會提升美國的失業率,降低美國的能源自給,提高這個汽油的價格,所以這禍國殃民的一個策略。

主持人:是,他這些策略完全不像是為美國人民著想啊!包括他說要給一千一百萬非法移民身份。這個政策傾斜就是對非法移民這麼照顧人,那對美國本土和美國人民是不是一種傷害?

謝田:是啊!是啊!他顯然我們也知道這個民主黨突然給一千一百萬非法移民,他們指望實際上是從他的政治目的來的,認為這些馬上就會成為他們得力的票倉,對吧!然後他不管美國人民的福祉。他實際上在鼓勵這些非法移民,現在不是洪都拉斯已經幾千人大軍壓境了嗎?

主持人:非法移民大軍。

謝田:已經來了。本來川普費了很多勁,對吧!建了牆讓墨西哥派軍隊守在邊上,並且跟那些國家已經談好了,要去這些國家就地阻擋。現在這個拜登幾乎都說你來吧!來享受我們美國生活。這個真是貽害無窮。

主持人:真的,我覺得這個好像還違背常識,但不管怎麼說所有的人,我想都帶著憂慮眼光在看拜登這個下一步的情況。那今天非常感謝不同的嘉賓和我們的記者跟我們來連線,那也謝謝謝田教授。好的,觀眾朋友我們今天節目就到這裡了感謝您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熱點互動 點擊訂閱:http://bit.ly/2ONUBfx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