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戶和機構較勁 華爾街生變 小股民狂吞金融大鱷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31日訊】這幾天的華爾街非常熱鬧,上演了一齣GameStop大戲,小股民抱團打敗了基金大佬,而同時,剛上台的拜登又再給中共和華爾街送上大禮。

拜登剛上台,美國股民就在「遊戲」戰場上點燃了和華爾街的戰火。圍繞GameStop,散戶做空機構在股市上演了一齣大鬥法。連續多日的鬥法,不僅驚動了白宮,還招來了兩黨的共同譴責。也有分析認為這是華爾街應得的報應,是美國股民的覺醒。

那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散戶竟敢和機構較勁

GameStop是一家專門售賣實體電子遊戲的零售商,這家公司被看作是夕陽產業,它的業績不好,2019年時虧損了7.95億美元,在2020年的大部分時間裡,GameStop股價一直徘徊在10美元以下。之後有投資者試圖參與該公司的經營,改變其下滑的結局,於是大量購入它的股票,將GameStop股價推高到20到30美元。

GameStop引起了幾家對沖基金的關注,但是它們都是將寶押在GameStop股價下跌上,也就是「做空」。不過,在網上股市論壇,尤其是在Reddit平台的「華爾街賭場」論壇裡,聚集了大量的小股民。他們相互鼓勵大量買入GameStop股票,目的就是給做空者攪局。

於是,GameStop股票一路飛漲,截止到27日,GameStop收盤價衝到了347.51美元,當日漲幅134.84%。

經過一個多星期的較量,著名做空機構Citron Research宣布投降,黯然離場;對沖基金Point72損失7.5億美元,全部賠光;Citadel損失20億美元;資產上千億的對沖基金Melvin直接爆倉,瀕臨破產。

有人認為,華爾街的投資者向來都把美國的股票市場當成賭場看待,現在也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也有網民說:「華爾街『肥貓』死在GameStop公司上,名字很有寓意,終結華爾街遊戲。」

但故事並沒有結束,華爾街也沒有就此罷手。

28日,網上股票交易平台Robinhood臨時宣布,限制GameStop、AMC等幾家公司的散戶買入股票,只能賣出已有的倉位,但華爾街機構卻依然可以做空、平倉、買入、賣出等等,沒有任何限制。於是,GameStop的股價很快從400多美元,跌到100多美元,股價在一天內暴跌了44%。

不過,股票交易平台打破規則,限制用戶交易,已經驚動了白宮,並引來兩黨議員的共同抨擊。

Robinhood後來發聲明說,29日允許客戶「有限購買」熱門投機股,帶動GameStop、AMC等股票在28日的盤後股價反轉上漲。雅虎財經(Yahoo Finanace)的報價顯示,28日盤後交易時段,GameStop股價飆升近70%,AMC也狂漲超過40%。

這一次的事件也引起了美國監管機構的關注,28日,白宮發言人表示,當局正在密切監察股票市場的情況。

不少分析師認為,GameStop的事件反映了新一代與華爾街這種建制之間的衝突,而且表示「這絕對不是一次性現象」。摩根大通還在本週早些時候列出了45支可能發生軋空和類似的「脆弱性事件」的股票。

摩根大通的分析師在報告中說:「本週發生在GameStop身上的不幸事件,可能會為市場樹立一個危險的先例,即散戶投資者會集體行動,利用自己的購買力,引發市場波動事件。」

散戶竟敢跟機構較勁,這對華爾街來説,無論如何都是一個壞消息,不過華爾街也有好消息傳來,那就是剛上台的拜登政府送來了大禮。

從這次散戶聯合狂吞華爾街基金大佬的現象,我們可以看到,如果民間力量團結一致的話,對這些金融大鱷的衝擊是致命的,如果經濟層面可以做到的話,在政治層面,民間的力量也不可小覷,這對華盛頓DC的沼澤來說同樣會感到威脅。

拜登上台 送中共和華爾街大禮

1月27日,美國拜登政府修改了針對某些中共軍工企業的投資限制,將原定於1月28日生效實施的投資禁令推遲到5月27日。

去年11月,美國總統川普採取行動,禁止美國人投資由中共軍方擁有或控制的中國公司。之後,川普政府再度擴大了禁令的範圍,將所有中國企業的子公司也納入了黑名單。

目前,這個黑名單也包括了44家被美國國防部認定為「中共軍工企業」(Communist Chinese military companies)的公司。其中就包括在從紐交所下市問題上反覆的三大中資電信巨頭,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以及中國聯通。

而拜登政府在美國財政部網站上發表的一份聲明中說,在5月27日之前,大多數對「名稱與中共軍工企業名稱相吻合但不完全相同」的公司的投資,是被允許的。

看來在中共和華爾街幫助下上台的拜登,也真是投桃報李,一上任就推遲了川普的禁令,讓華爾街可以繼續投資給中共的軍工企業,這華爾街和拜登政府與中共的「利益共同體」關係,確實是非常的牢固。

比如,中共野心勃勃地想要將人民幣推上國際貨幣地位,取代美元的全球霸主地位,就得到了拜登政府和華爾街的助力。

《日經新聞》日前發表的一篇專欄文章分析指,由於拜登上任後展開大規模的撒幣印鈔行動,使美元承受貶值的壓力,而國債的大洞也使美元的市場信任度受到侵蝕;中共則在美中貿易戰之後,故意降低對美元的依賴,不僅減持了美國國債,也放任人民幣升值,誘使其它東亞國家的貨幣保持與人民幣掛鉤,以維持區域內匯率穩定,這成了人民幣有機會在東亞地區打破美元維持霸主地位。

2020年11月25日,高盛集團在一次媒體電話會議中說,「非常看好」2021年人民幣走勢。而在中共當局準備資本擴容之際,高盛也建議高度配置中國股票,十分契合。

2020年6月,摩根士丹利前亞洲區主席羅奇(Stephen Roach)也在一週之內兩次唱淡美元。他甚至還說,人民幣吸引力漸增,可作為替代之選,而進入2021年,羅奇又多次堅持美元崩潰論。在拜登上台後的1月25日,羅奇還在彭博社發表專欄文章稱:「美元的崩潰才剛剛開始。」

中共與華爾街的勾兌由來已久

中共與華爾街的勾兌由來已久,而華爾街及其它國際金融機構,也經常在國際上吹捧中共的經濟成就,並且唱衰美國。《華爾街日報》在2020年末發表的文章中,就已經坦白的承認:「中國在美國還剩下一個強大的朋友:華爾街。」

著名政治評論家林保華曾在文章中說,中共與華爾街關係建立的第一步,是在上世紀90年代,並且就是在香港上演。

六四事件之後,一批高幹子弟、「海歸」出現在香港,加入了投資銀行的中國部,利用國內的關係幫助這些華爾街銀行在中國大陸掘金。而華爾街投行優厚的待遇,也吸引了一批這樣的「海歸」在香港聚集。

1993年開始,中國H股在香港上市,就是華爾街與中共合作的產物。

此外,1995年,中國建設銀行與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合資成立了中國國際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摩根士丹利當時占三分之一股權。這也是中國大陸首家中國公司與外國公司合資組建的投資銀行。

林保華還說,早期和華爾街「勾結」的大多是紅二代,後來官二代也加入了。逐漸的,中共以利益誘惑和意識滲透綁架了華爾街,來幫助實現在美國的「以商圍政」。

去年底在網絡爆紅的中共官員翟東升,曾在演講中頗為得意的自曝,中共就是通過滲透、拉攏、影響華爾街來搞定美國的,而且在川普當總統之前,中共的這一套一直是順風順水的。

當時,翟東升還表達了對拜登上台的期待,話裡話外,就是拜登是中共的老朋友了,凡事好商量。現在看來,翟東升說的話確實是大實話。

但是,華爾街幫助了中共,就一定能得到好處嗎?那可未必。

華爾街等金融機構撤出香港

我們以香港為例,自從中共實施「港版國安法」以來,包括美國在內的各國金融機構撤離香港,已算不上是震動市場的新聞。但《金融時報》1月27日的一篇報導,卻透露了不同尋常的情節。

報導說,基金經理及銀行家在離港並遷往海外發展後,竟收到港府金管部門查問撤離原因。包括證監會、金管局、財經事務及庫務局以及金融發展局在內的4個香港政府部門,都曾經致電已經撤離香港的金融界高層,要求他們詳細解釋決定經過、背後原因以及時機問題。

一名基金經理表示,證監會的查詢可以理解,但其它部門的來電以及所用的語氣卻顯得不尋常。也有受訪者說:「這從來沒有發生過。」

港府的行動說明了什麼呢?說明它擔心「國安法」促使金融業人士出走的數量增加。有消息人士說,港府這一次行動的確不尋常,如果不是疫情爆發,估計會有更多的金融業專才離開香港。

早在「港版國安法」實施之初,德意志銀行就直接將新任亞洲區總裁辦公室轉到了新加坡。

也有消息人士透露,一間日本的證券公司已經向其香港高層提供新加坡和美國的崗位。

1月28日,再有消息指,法國巴黎銀行棄租位於香港國際金融中心(IFC)的一整層區域,但仍保留其餘4層。在此之前,日本野村控股、澳洲投資銀行麥格理也已經棄租或是退租了IFC部分辦公室。

而在這波「離港潮」中,華爾街的金融機構也不能倖免。

美國著名的對沖基金Elloitt Managenment剛剛決定,關閉其香港辦事處,將相關職員轉移到倫敦和東京。

稍早前,美國投資諮詢公司Motley Fool在內部的電子郵件中也指出,出於對港版國安法等政治因素的考量,決定關閉香港分部。

就連和中共當局關係密切的高盛集團和花旗銀行,也在東南亞其它城市增加了招聘。

雖然中共自己說,有不少國際「老朋友」,但相信這些老朋友們也很清楚,和中共的朋友關係不過是以利益維繫,所以,現實的華爾街大佬們,一邊在從中共那兒小心翼翼的賺著錢,一邊也都在做著逃離中共的準備。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李曉彤、財商經濟研究所
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