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調查是鬧劇 拜登為何重返世衛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11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2月10號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美中競爭只是表演?拜登送上三重大禮;彈劾辯論:又一個基本邏輯問題;美國手握病毒起源證據,為何還要重返世衛?

對處於亞太區的朋友們來說,現在已經是除夕,處於歐美區的朋友們是大年二十九,所以在這個傳統佳節即將到來的時候,我在這裡向各位朋友拜個年,恭祝各位牛年行大運,闔家團圓,幸福安詳。

彈劾辯論:又一個邏輯問題

今天的話題我們要先和大家更新一下昨天彈劾案的進展。昨天下午,美國國會參議院首先對彈劾川普案是否符合憲法,進行了大約4個小時的辯論,之後以56票同意,44票反對的表決結果,認定參議院審理「彈劾川普案」符合憲法,這個結果使彈劾審判得以繼續推進。

這次的投票結果,和上次在1月26號就彈劾是否違憲的動議投票差不多,上次有45名共和黨參議員投票認為,彈劾前總統屬於違憲行為。有5名共和黨參議員倒戈。昨天的投票,除了這5人繼續倒戈外,另外增加了一個人,他就是路易斯安納州參議員比爾‧卡西迪(Bill Cassidy)。

卡西迪聲稱,他之所以改變想法是因為眾議院彈劾經理,也就是檢控方在憲法問題上,提出了「非常好的論證」。

什麼論證呢?民主黨的彈劾經理在演講中播放了國會山事件當天的部分剪輯過的視頻。而首席彈劾經理、民主黨眾議員傑米‧拉斯金(Jamie Raskin)的理由是,如果因為川普已經離職而取消彈劾審判,將創造一個總統職務的「一月免責」(January exception)。意思就是未來的總統可以在即將卸任的1月份無法無天濫用權力,而不用擔心被定罪和被禁止在未來擔任公職。

用拉斯金的原話說,就是「這是對總統的邀請,讓他在離任前盡其所能去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

所謂「一月免責」是個偽命題

我們一直說這是一場鬧劇,這就是非常搞笑。昨天的辯論焦點是彈劾是否違憲的問題,也就是說,焦點是違反了既定憲法程序問題。而控方說了半天的焦點問題,是需要修改新的憲法程序問題,這是兩回事。因為要修改憲法程序,那必須經過立法機關也就是國會進行討論提出修正案,然後再投票表決通過,那是有一整套嚴格而明確的規定的。

也就是說,即便你認為即將卸任的總統可能存在「一月免責」的漏洞,這是憲法的一個缺陷,有必要堵上這個漏洞。這沒問題,但要修改憲法有規定的程序,按照那個程序去走就行了。你不能說現在有個漏洞,為了防止有人利用這個漏洞,我們現在就找一個人來定罪,這就相當於代替立法程序了,憲法修正案的程序可以直接靠邊站了。

我們都知道,美國憲法是1787年制定的,很多條款和現代社會的實際情況已經差距很大了,需要修改調整的地方多的是。如果大家都這麼玩,哪個黨派占了多數就直接修改憲法規則,那就等於已經廢除憲法修正案的程序了。

所以,對川普彈劾的焦點一直都是個程序不當的問題。同時控方也明顯在偷換概念。誰說將要卸任的總統可以在1月就無法無天胡作非為的?如果他真的涉嫌犯罪了,他卸任後就是平民,自然有司法部在等著調查起訴,有法院在等著他。法院針對平民審判,參議院針對總統審判,各司其職,並不存在真空地帶。這是一個基本常識。

所以,拉斯金的指控,不過是從中共學來的初級階段的上綱上線,所謂的「一月免責」問題,實際上是個偽命題。

民主黨為何不走正常憲法途徑?

從另一個角度講,如果某個將卸任的總統真的在1月份有涉嫌從事「叛亂或暴動」的行為,有必要阻止他未來再度競選總統,那國會議員可以根據憲法第14修正案第三款提出這個議案,然後在兩院進行表決,兩院都獲得多數即可通過。

也就是說,這並不是沒有途徑可走?為什麼民主黨不走這個正常的憲法途徑呢?原因很簡單,要給川普從刑事違法的角度判定犯有「叛亂或暴動」的罪名,這個刑事判決的門檻非常高,高到了這實在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所以,它們只能利用自己在兩院占據多數的優勢,用曲線操作,偷換概念來達成政治審判,達成事實上阻止川普再次參加競選的目的。

按照此前兩黨的協商,今天將繼續進行彈劾的下一步程序。在兩天的時間裡,控辯雙方將分別有16個小時的時間陳述理由,說明為什麼川普在國會山事件中「煽動叛亂」的罪名成立或不成立。

之後參議員們將有共計4個小時的時間向雙方提問並傳召證人。再之後,才是最終的投票裁決罪名成立與否。

習近平發話 拜登連送三禮包

接下來我們要討論昨天到今天連續被披露出來的兩個消息,第一個就是拜登向習近平悄悄送大禮,允許孔子學院重返美國校園。

取消川普針對孔子學院的禁令

為什麼我們說拜登是悄悄送大禮呢?因為這個向中共下跪的舉動是他在1月26號就做了,但居然一直不為民眾所知。直到昨天,佛州參議員馬可‧魯比奧在推特披露這件事情,才引起大眾輿論的廣泛關注。

魯比奧在推文中說,拜登已經悄悄撤回了川普政府提出的、要求學校和大學披露他們與孔子學院合作關係的規定。

而美國新聞網站「校園改革」(Campus Reform)引述美國訊息與監管事務辦公室(OIRA)的記錄證實了這個消息。報導說拜登在上任不足一個星期的1月26號,就取消了川普針對孔子學院的禁令,而美國移民和海關執法局的發言人也證實該政策已被撤銷。

拜登上台,基本上稍有理智的人都會知道,他遲早會與中共把酒言歡,但廢除對孔子學院的禁令還是讓人有點意外,因為這個舉動至少釋放了兩重信號。

首先是相關背景。拜登在1月26號悄悄撤銷了禁令,而在此之前發生了什麼呢?拜登就職宣誓剛結束,中共就公布對美國諸多前政府高官進行制裁,直接打臉拜登。在23號當天,中共史無前例出動了13架次軍機進入台灣「西南空域」進行騷擾,24號這個數字又被刷新為創紀錄的15架次。這對拜登來說等於又是兩個耳光。

拜登的回應是什麼呢?不但沒有立即派遣軍機或艦船在台海作出相應的回應,反而悄悄撤銷了對孔子學院的禁令。這一前一後的行動之連貫,很難不讓人聯想到一個畫面:習近平晃了晃拳頭,拜登立馬就「喳」一聲,跪送一份孔子學院的大禮上來。

推遲對部分中共軍方公司的投資禁令

緊接著習近平25號在達沃斯講話再對拜登指點了一番江山,然後拜登再「喳」一聲,立馬在27號更新了對部分中共軍方公司的投資禁令,將禁令中對那些黑名單上的公司的限制措施推遲到5月實施。

而第二個最新的消息,是就在今天剛剛被媒體報導出來的,川普保護美國人數據安全的重大措施之一,海外版抖音TikTok原本決定將被出售給甲骨文和沃爾瑪的計劃,已經被拜登政府下令無限期擱置。

TikTok出售被下令無限期擱置

儘管拜登政府聲稱這是為了全面重新評估TikTok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也有知情人透露說,可能的解決方案包括使用受信任的第三方來管理TikTok的數據。但一個確定的事實是,TikTok已經不再面臨被出售的威脅。

在這裡我也要要提醒大家注意一個背景,中共外交系統最高官員楊潔篪幾天前剛剛才與拜登政府的國務卿布林肯進行了通話,而楊潔篪態度強硬地要求美方糾正一段時期以來的錯誤。

所以,中共每大聲吆喝一次,拜登就應聲主動送禮一次,從他就職到現在不過才三週時間,這樣的場景已經出現了三次,平均每週一次。我們說句難聽點的話,就連一直依靠中共養活的金正恩,都沒有這副孫子樣。

所以,未來拜登政府如何應對中共全面滲透的威脅,其政策大方向可以說已經呼之欲出,這是我們說的第一重信號。

拜登對中共整體政策趨勢?

第二重信號是拜登一再的送禮凸顯了他對外政策,尤其是對中共整體政策的一個趨勢。什麼趨勢呢?

軍事應對保持強硬 而實際不可能開戰

我們都知道,中共連續在台海耀武揚之後,拜登延遲了一段時間終於有了反應。先是派遣了軍艦按過去的慣例穿行了一次台灣海峽。然後美國海軍在9號宣布,「尼米茲號」航母戰鬥群與「羅斯福號」航母戰鬥群當天在南海匯合,之後展開「雙航母」聯合軍演。

緊接著,美軍於亞太時間的2月10號,再度美軍再派1架電子偵察機從沖繩起飛,先飛越台灣南方海域,然後又沿著廣東沿岸的南海來回進行偵查。

所以,看起來至少拜登政府在軍事上的應對還是保持了一種強硬的姿態。這就帶來一個問題:看起來拜登政府對中共的政策似乎有點矛盾,或者說有點混亂,忽軟忽硬。

其實不是。這種看似矛盾的政策背後,就是我們剛才所說的趨勢,就是拜登明顯是在把軍事領域的應對和民事領域的應對區別對待。

也就是說,在應對中共的硬實力方面,拜登傾向於保持一定程度的強硬,而在應對中共的銳實力方面,拜登傾向於妥協退讓。

這實際上就是在給中共鬆綁,向習近平示好。為什麼這麼說呢?

我們可以對比提出兩個問題:中美之間會在近期爆發直接對抗的戰爭嗎?我相信稍有常識和理智的人都會回答說,這基本不可能,因為目前無論拜登還是習近平都沒有任何想與對方交火的意圖,拜登更是公開說了不會對抗。

第二個問題是:中美之間會爆發科技、貿易等方面的直接對抗嗎?我想大部分人的答案會是肯定的,只要川普這條路線繼續下去,中美在這些領域爆發冷戰對抗是大概率事件。

技術、商貿、意識形態領域可能爆發衝突 卻鬆綁和退讓

所以,如此一來答案就很清楚了。拜登在軍事上的強硬,其實本質上是一種政治表演,因為實際上幾乎沒有與中共爆發衝突的風險。而在真正可能與中共爆發衝突的技術、商貿、意識形態領域,拜登一概選擇了鬆綁和退讓。

這明顯是避實就虛的策略,或者說,是典型的拜登式出賣美國利益回報習近平的路線。從這三次送禮來看,擔任了美國這個世界第一強國總統的拜登,和當初那個擔任奧巴馬副總統時期的拜登,並沒有什麼兩樣。

對習近平來說,當前最緊迫地感到被卡脖子呼吸困難的地方是哪裡?是中共的軍機不能到敏感地帶巡航或潛艇不能開到南海嗎?顯然不是。他最感到難受的就是川普對中共竊取技術、意識形態滲透以及切斷中共大型軍工企業獲取資金的渠道等地方,這些領域才是中共擺脫當前困境的最迫切的地方。

所以,在中共沒有作出任何拜登所期望的「遵守規則」的舉動之前,拜登就不顧美國利益主動接連鬆綁,只能說明他的動機要麼是對中共幫助他當選有所回報,要麼就是他希望習近平對他私人有所回報。

除此之外,我們很難找到其它合理的解釋。

世衛調查是鬧劇 拜登為何重返世衛

好的,最後還有一點時間,我們簡單說說世衛專家組公布前往武漢調查的結論這件事情。

昨天,世衛專家組在完成武漢考察後,正式舉行了新聞發布會公布所謂的調查結論。這個結論主要是兩點:1. 認為病毒極不可能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2. 聲稱沒有證據顯示在2019年12月前,武漢就有疫情大爆發。

第一個無法接受這個結論的人,當然就是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了。他接受福克斯新聞節目採訪時,言辭激烈地抨擊世衛已被政治化,在向習近平下跪。同時他再次強調,美國握有重要證據,證明中共病毒源於實驗室泄露。

世衛專家組得出這樣的結論一點不奇怪,我們此前的節目中早就詳細討論過,像達薩克這樣與武漢病毒所,與石正麗關係極為密切的專家,都能夠順利通過層層把關成為調查團主力成員,讓最大的嫌犯之一去調查犯罪現場,這樣的荒誕劇都能夠上演,足見中共對世衛的滲透達到了什麼樣的程度。

世衛組織顧問和大西洋理事會高級研究員傑米‧梅茨在接受福克斯採訪時就披露說,世衛根本沒有進行調查,而是直接聽取並採用了中共官方報告。調查組甚至一上來就排除了實驗室起源的可能性,調查就更無從說起。

一句話,這次所謂的調查不過就是中共操縱著幾個親共專家認認真真走了一遍過場而已。

但奇怪的是,從蓬佩奧卸任前發布的國務院公開聲明,到他現在的個人說法,都顯示美國握有證據顯示病毒有極大概率來自實驗室泄露。這些證據肯定來自美國的情報、國土安全等部門,現在拜登政府也肯定知道這些證據。

既然如此,為什麼拜登還要第一時間就重新加入世衛?

放棄對中共進行追責索賠?把責任引向川普

我們都知道,加入世衛就等於承認世衛的權威性。也就是說,同意接受世衛的官方結論。如果拜登政府接受了世衛現在這個調查結論,就意味著拜登準備放棄對中共進行追責索賠了。

他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呢?一方面,這當然是對習近平再一次的回報。另一方面,他在政治上無法去對中共追責,因為他一直都在反覆強調美國疫情的責任人是川普,他從來沒有提到過中共。

如果他現在去對中共追責,等於是自打嘴巴,更何況他想要塑造成功控制疫情的政績,少不了需要世衛幫他遮掩粉飾。

所以,對拜登來說,務必將疫情這個真實的謊言堅持到底,是第一位的。至於美國人的人命傷亡與財產損失誰來賠償負責,那個不重要,讓媒體繼續把仇恨的怒火引向川普就行了。

好的,今天我們就討論到這裡,在節目最後提醒大家,喜愛遠見快評的朋友們,務必留下您的Email,這樣不管我們未來搬到哪個平台,或者有什麽變化,我們還來得及跟您聯繫、找到您!謝謝大家 我們明天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