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要罷免麥康奈爾 「螞蟻」上市曝江家秘密投資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18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2月17日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想和大家討論的話題有兩個,分別是中美兩國的焦點話題,而且都是大話題。美國這邊是川普(特朗普)突然火力全開,矛頭直指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明言要求共和黨人罷免其領袖職務。而中國那邊,是《華爾街日報》爆料了馬雲的螞蟻集團首次公開募股被習近平親自叫停的內幕。

川普籲罷免麥康奈爾】

我們就先說說川普的這篇堪稱宣戰的聲明。

這篇聲明保持了川普一貫的語言風格,一上來就開門見山說「共和黨在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參議員這樣的政治『領袖』領導下,永遠不可能再受到尊重或強大。」

然後川普從三個方面歷數了麥康奈爾為什麼不適合繼續擔任共和黨的領袖職務。首先是麥康奈爾的能力。川普毫不客氣的指出他缺乏政治智慧,非常不聰明,丟了參議院多數黨的地位,被民主黨玩弄得團團轉,並明說麥康奈爾一直都是「華盛頓圈優先」而不是「美國優先」,這當然是暗示麥康奈爾一直都沒有真正配合支持自己,因為他是華盛頓沼澤的一員。

然後川普指出了麥康奈爾的人品問題,說他在去年連任參議員的競選中,本來形勢岌岌可危,支持率在下滑,但他懇求川普幫忙為他背書後,支持率大漲了20%。但在成功連任後,麥康奈爾很快就變臉了,不但沒有為爭取一個公平的選舉結果去努力,反而對川普落井下石。

第三,川普譴責了麥康奈爾的政治操守,說他在中共問題上沒有任何公信力,因為他的家族持有大量的中國商業股份,他對中共這一巨大的經濟和軍事威脅無所作為。

在聲明最後結束的時候,川普明確提出了要求:這是我們國家的重要時刻,我們不能讓三流的「領導人」來決定我們的未來。

很顯然,川普的這份聲明是有備而來的,目的也很明確,就是要罷免麥康奈爾的黨內領袖職務。也就是說,這是川普對共和黨建制派的一封正式的宣戰書。

這個舉動當然是不同尋常的,因為這是川普自離開白宮寄情山水,暢享高爾夫的退休生活以來,第一個具有實質意義的政治大動作。用華人熟悉的一個概念講,就是川普想要進行一次「整黨」,要進行黨內「清理門戶」的工作。

所以,這裡釋放的一個重要信號就是,川普準備對共和黨動手術了,而目標首要的就是麥康奈爾為代表的建制派。

從這次大選開始,到彈劾案塵埃落定,我們看到共和黨建制派在幾乎所有重要議題上都和民主黨的極左派站在一起。為什麼我們一直說大選是正邪之爭而不是過去那種正常的黨派政見之爭,這也是一個主要原因。

川普要想繼續讓「美國優先」的議程占據美國政壇主流,讓這批已經習慣了與民主黨進行利益勾兌玩輪流坐莊遊戲的建制派共和黨人靠邊站,就成為不可避免的一步。

這又是一個沒有先例的事件,由一個前總統對黨內在任的領袖發起罷免行動。看上去這顯得有點奇特,因為川普在共和黨內並沒有任何職務,就是一個普通的共和黨員。他之所以有能力發出呼籲罷免一個具有實質性職務的領袖,是因為川普更多像是一個精神領袖的角色,他對共和黨有非常強大的影響力。

所以,我相信川普之所以這麼公開與麥康奈爾決裂,應該不是心血來潮一時興起。最起碼,他要呼籲罷免麥康奈爾,至少必須得到共和黨參議員的多數支持才能做到。因為黨領袖職務是兩年一選,麥康奈爾在今年1月最新一屆國會剛連任了黨領袖,如果要通過選舉的方式讓他下台,必須等到兩年以後。

在這樣的背景下,川普公開要求麥康奈爾下台,實際上只有迫使他自己主動辭職這一條路。要達成這樣的目標,沒有事先在黨內取得大部分人的共識是做不到的。

就在川普聲明發表的同一天,麥康奈爾所屬的肯塔基州納爾遜縣的共和黨主席唐‧斯拉舍爾也發表聲明,要求麥康奈爾辭職。而且肯塔基州的共和黨在上個月就曾經譴責過麥康奈爾,足見他在自己的大本營都不受歡迎。

川普對共和黨動手術,可以說是「攘外必先安內」的又一次運用。此前川普剛離開白宮的時候,一度盛傳他要另組新黨,直到他與共和黨眾議院領袖麥卡錫在佛州家中會面後,宣布將幫助共和黨在明年中期選舉奪回眾議院,另組新黨的說法才平息下來。

從情理上講,很有可能在那個時候,川普就考慮到了清理門戶的這一步。對現有的共和黨進行整改,當然遠比另組新黨從零開始要有效的多。

所以,如果從一個宏觀的角度來看,川普這次主動出擊清理門戶,將成為外界觀察他自己說的「以某種形式回來」的具標誌意義的風向標。如果麥康奈爾就此下台,共和黨建制派將基本上就此退出中心舞台,未來民主黨面對的將是一個更加強硬的,帶有鮮明川普風格的共和黨。

習近平「打螞蟻」另有原因】

下面我們聊聊中國這邊與馬雲相關的這個熱門話題。這個關於馬雲的螞蟻集團在即將進行IPO的時候被強行叫停的內幕,其實是《華爾街日報》從去年10月發出的一系列報導的最新一篇。

在討論這個話題之前,我想還是需要簡單地介紹一下整個事件的大致情況,這樣方便一些不太了解中國新聞的朋友們理解今天的討論。

整個事件要從去年螞蟻集團的首次公開募股IPO說起。螞蟻集團是中國首富馬雲控股的一家互聯網金融服務公司。這家公司原本計劃在去年11月上旬3日進行IPO,這被視為是迄今為止全球規模最大的IPO,所以市場前景非常看好。

但就在即將舉行IPO的幾天前,這個計劃突然被中共高層在11月3日強行叫停——剛好是美國大選日,有點巧合啊。而據多方消息報導都說是習近平親自下令叫停的。接下來馬雲從公眾視線中消失,阿里巴巴集團也遭到官方公開調查。

馬雲一直隱身了差不多三個月後,才在今年1月下旬再次公開露面,被認為初步渡過了一次危機。在此期間,《華爾街日報》一直對馬雲及螞蟻集團進行了一系列的跟蹤報導。

這篇最新報導是在昨天發表的,披露了去年底,習近平在最後一刻親自叫停馬雲的螞蟻集團首次公開募股(IPO)的更進一層的內幕。此前相關報導都表示,習近平叫停螞蟻集團的IPO有兩大主要原因,一個是擔心螞蟻集團的上市可能加大金融領域的系統性風險;另一個是不滿馬雲公開批評中共的金融監管政策,而這部分工作是由習近平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

這篇最新的報導披露了更大的不便於公開的關鍵原因,就是北京當局在對螞蟻集團一系列的調查後,發現了螞蟻IPO真正的受益人是誰。

報導引述了十多名了解調查情況的中共官員和政府顧問的話說,在螞蟻集團準備上市的幾個星期前,中共中央層面的調查組發現,螞蟻集團的招股說明書,掩蓋了這家公司複雜的所有權。

也就是說,真正從這次IPO中獲得最大利益的是中共權貴家族的一些頂級政商大鱷,其中包括習近平最主要的政治對手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此外還有江派的主要人物之一賈慶林的女婿李伯潭等人。

這些權貴藏身在層層套疊而又不透明的投資工具背後,祕密入股螞蟻集團。如果IPO成功,他們和螞蟻集團的高管,預計將從中獲利至少幾十億美元。

這條新聞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為曾經一度是外界觀察中共高層政治風向主線的習江斗再次浮出了水面。《華爾街日報》能拿到一系列內幕消息不排除中共內部某個派系有意放料的可能。

這個消息的可信度高不高呢?我覺得是基本上靠譜的。首先一個原因是因為江志成和劉樂飛這些權貴後代入股阿里系,大舉撈金並不是什麼新鮮事,而且他們與馬雲的合作也不是現在才開始。從江志成的博裕資本2012年入股阿里巴巴開始,這種合作關係已經持續了近十年,貫穿了習近平整個執政時期。

所以,說習近平親自叫停螞蟻集團的IPO,這本身就說明了螞蟻集團的背景強大,以至於中央一級的監管部門都感到難以下手,只能由習近平出馬才能擺平。

其次,按照此前坊間普遍的說法,習近平叫停螞蟻集團IPO的兩大主要原因,一個是擔心金融系統性風險,另一個是對馬雲公開講話不滿。這裡面對馬雲不滿到可能是一根導火索。

因為馬雲在去年10月24日的公開講話中,一面直截了當地指責中共政府日益嚴格的金融監管阻礙了科技發展,希望通過創新解決中國的金融問題,讓自己獲得更大發展;另一面他又引述習近平的曾經的話說:「功成不必在我」。

習近平這句話原本就是用來鼓勵要勇於改革,走別人沒有走過的路,是這樣的語境中說出來的。馬雲在這裡引用,這當然有點借習近平的話來擠兌監管部門的味道。但問題是金融監管這塊一直都是習近平親自掌控的,所以這麼一來就無形中有點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的意味,難怪習近平會生氣。

至於所謂的擔心金融風險,其實只是一個借口。因為同樣是《華爾街日報》在去年12月22日的報導說,在去年11月2日馬雲與監管部門的一次談話中,曾經試圖修復他與中共政府的關係,表示螞蟻集團的這些平台,只要國家有需要都可以拿走。意思就是無償捐獻給中共政府。

當時他談話的對象是中共證券和銀保監會官員。但即便馬雲以這樣的方式表了忠心,想讓高層放心,仍然沒能挽救螞蟻集團的IPO,在幾天之後還是被叫停了。

這說明什麼呢?如果習近平真的只是擔心螞蟻集團上市因為規模太大,可能帶來金融風險,現在馬雲願意交給中共掌控,應該說就不存在這種顧慮了對吧。中共自己來掌管了,可以說沒有比這更低的風險了。

【習近平面臨新挑戰】

但為什麼還是被叫停呢?說明習近平真正擔心的重點不在金融風險這個技術性問題。

他真正擔心的,就像昨天這篇報導披露的,是有政治對手在裡面。一方面他不想讓江家如此輕易就發大財,另一方面,如果江志成通過螞蟻集團上市大幅擴充了金融實力,這對習近平遲早是一個心腹之患。

對一些熟悉中國新聞的朋友來說,可能都還記得2015年那場中國大陸的金融大股災。那次股災一直被外界視為一次金融政變,滬深兩市股指從當年6月份開始出現斷崖式暴跌,引發嚴重的金融動盪,其後續經濟影響斷斷續續一直持續到去年,可謂影響深遠。

習近平在那一次股災中吃足了苦頭,以至於高層一度喊出「暴力救市」的口號。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甚至帶人進駐證監會,槍口之下強迫股市回漲,一時間「槍桿子裡面出牛市」成為國際笑談。

此後中共官方進行了一系列的大抓捕,從號稱「私募一哥」的徐翔,到躲在香港的超級白手套肖建華,再到曾經是鄧小平外孫女婿的吳小暉,都因為捲入這場金融政變而落馬入獄。

而官方在形勢穩定後,也從2017年開始由央視披露部分股災期間的高層訊息,明確定義這次股災為「此波股市猛升猛降,為一場金融犯罪行為」。

所以可想而知,連肖建華、吳小暉這些相對邊緣的人物都有能力如此興風作浪,更不用說聯合了馬雲的江志成。

我們都知道,馬雲不僅僅是在金融領域舉足輕重,其支付寶就因為已經掌握了中國至少十多億消費者的消費習慣、借款行為、帳單支付和貸款還款歷史等方面的海量數據,而一直成為中共一塊心病。

在螞蟻集團IPO叫停事件後,中共官方接連出招,向馬雲提出了兩個方案,一個是要求螞蟻集團將其數據接入由中共央行運營的全國信用報告系統。另一種方案是讓螞蟻集團與一家實際上由中共央行控制的信用評級公司分享這些數據。

中共對大數據有著非同一般的重視,而且馬雲不僅在大數據方面擁有獨家優勢,他還涉足AI、雲計算這些當前中共最敏感的科技領域。

更重要的是,馬雲一直對交出這些數據持抵抗態度。

儘管馬雲本身不一定有什麼政治野心,但在習近平看來,一個涉足了太多敏感領域的超級企業被自己最大的政治對手參股,而且還在不斷擴充實力,這無論如何都不是好事。

中共極權從來都是政治挂帥的,這一點無論在閉關鎖國的毛澤東時代,還是現在的權貴國家資本主義時代,都一直沒有變過。

所以,政商一體,始終都是中共體制的特色。馬雲現在的角色,就像雙方隔空交手的乒乓球,被板子拍過來打過去,即便他想要脫離鬥爭漩渦獨善其身,恐怕也是身不由己的。也許這就是他的宿命,也是所有進入中共體制的商人的宿命。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裡,節目最後提醒朋友們,如果你喜歡我們的視頻,請務必在視頻下方文字介紹中的鏈接留下您的Email,這樣不管我們未來搬到哪個平台,或者有什麼變化,我們還來得及跟您聯繫、找到您!謝謝大家。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