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包子開花,扎克伯格爭當「世界網信辦」?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21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2月19號星期五,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日焦點:自詡權力太大,臉書「滅國式」封鎖澳洲;土包子開花,扎克伯格爭當「世界網信辦」?變種病毒驚現合體,可能無法檢測。

在今年2月初的時候,美國媒體「真相工程」曾經曝光過臉書高管一個內部會議的視頻。在這個視頻中,扎克伯格認為是臉書的嚴格審查確保了美國總統的權力順利移交。而臉書的高管們毫不隱諱地認為自己擁有「太多權力」,因此他們一方面要與拜登政府加強合作,另一方面要在言論審查方面有更大的動作。

臉書封鎖澳洲 引發軒然大波

這看起來扎克伯格顯得很狂妄對吧,我覺得他甚至可能認為是臉書幫助拜登搶走了大選。只是他不好直接說出口而已。而就在昨天(18日),臉書做出了更加瘋狂的行為:封鎖了整個澳洲用戶轉發新聞鏈接。

這件事情發生在昨天,臉書突然宣布,將不再允許澳大利亞出版商和用戶分享或查看新聞鏈接。

這個極具挑釁性的舉動意味著會造成三個結果:1. 澳洲新聞機構將無法在其臉書頁面上發布新聞內容;2. 澳洲臉書用戶將無法查看或分享來自國際新聞機構的新聞報導;3. 全球範圍內的臉書用戶將無法分享或查看來自澳大利亞新聞機構的新聞報導。

臉書為什麼突然對澳洲大動干戈?根據臉書澳洲主管的說法,這是為了回應澳大利亞政府擬議中的媒體法。根據這項新的立法,澳大利亞政府要求谷歌和臉書等在線平台在展示新聞內容的時候,要向創作這些新聞的媒體支付合理費用,如果違反這一規定,將被課以高額罰金。

這項法案的名稱叫做「新聞媒體和數字平台強制性議價法案」,在昨天、也就是(澳洲時間)17號晚上於澳洲眾議院獲得通過,最快將於下週參議院通過之後生效。

對於這一法案,谷歌和臉書一開始都持抵制的態度。但在幾經交涉後,谷歌選擇了合作,同意與澳洲多家媒體簽約,付費使用這些媒體的新聞內容。

但扎克伯格最終選擇了發動「戰爭」,他要用強硬的手段來迫使澳大利亞政府低頭,好讓臉書可以繼續免費使用澳洲媒體的新聞內容。

澳政府臉書專頁一度空白 衛生部長:攻擊主權國家

臉書對澳大利亞的「滅國式封鎖」造成了嚴重後果。由於政府部門的臉書專頁也被封鎖,結果包括發布疫情動態、氣象災害和天氣預警的政府部門臉書專頁,都一度一片空白。

「人權觀察」組織痛斥臉書此舉是「一種令人震驚的和危險的發展」;而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也迅速進行輿論反擊,他在自己的臉書帳號上說:「臉書拉黑了澳大利亞,切斷了關於衛生和緊急服務的重要信息渠道,此舉既傲慢又令人失望。這印證了很多國家的憂慮,科技巨頭認為自己比政府更大,且規則不適用於他們。」

澳大利亞衛生部長的話更直接,說這事件是臉書對一個主權國家的攻擊。

國際社會震驚與強烈批評

不僅是澳洲,臉書的瘋狂舉動引發了國際社會的震驚與強烈的批評聲浪。鑒於壓力過大,臉書隨後取消了對澳洲政府部門的封鎖,但新聞機構的臉書專頁仍然處於被封鎖狀態。

這次攻擊給澳洲造成了嚴重後果,比如環境部長證實,因氣象局的臉書網頁不能正常運作,該機構無法發布昆士蘭州存在山洪風險的警報。還有西澳州消防局也因為同樣的原因而無法發布該地區叢林火災的預警信息。這都可能造成民眾得不到及時的救生信息而面臨生命危險。

過去我們討論過數字極權距離我們究竟有多遠,臉書這次對澳洲的攻擊可以說生動地展示了科技巨頭如何跑步進入數字極權的全過程。

從表面上看,這是一次利潤分配引發的商業糾紛,這也是臉書為自己辯解的觀點。但實際上,這個行動是臉書在西方實踐數字極權的一次重大升級。

「滅國式封鎖」三大後果

我們都知道,科技巨頭過去都是打著「事實核查」或「屏蔽仇恨言論」等等幌子來進行言論審查的。

對一個主權國家發起一場信息戰

但這次並不是言論審查,而是對一個主權國家進行了無差別的信息封鎖,這是與過去的選擇性言論審查行為最根本的區別。

說句嚴重的話,這是對一個主權國家發起的一場信息戰。因為我們都知道,在戰爭狀態下,無差別切斷敵方的信息通訊,擾亂敵方的民眾生活、後勤供應等等是必不可少的戰爭手段。

臉書在和平時期對澳洲實施這樣規模的攻擊,早就遠遠超出了商業糾紛的範疇。

對澳大利亞國民進行網絡綁票行動

其次,臉書的行為等於是對澳大利亞的國民進行了一次網絡綁票行動。剛才我們已經提到了,像涉及疫情、山洪、叢林火災等事關生命危險的的重大信息,臉書在沒有任何提前預警的情況下突然切斷信息流,實質上就是把面臨這些災害威脅的澳洲國民劫持成為人質——你滿足了我的金錢要求我就給他們可以救命的信息,你要是滿足不了我就讓他們自生自滅給你好看——實質上就等於撕票了。

大家看到了吧,這和綁票的劫匪有什麼差別呢?唯一的差別只不過是現實中的劫匪是用刀槍來威脅人質的生命,而臉書用的是重要信息來威脅人質生命,形式不同但效果一樣。

可以隨時讓對方成為「信息囚徒」

第三,現代社會被稱為信息社會,是因為每個人都已經成為這個龐大信息網絡中的一員,每個人在社會上發布信息、也就是言論自由,以及從社會上自由獲取信息,無論收費還是免費,都是每個人的基本權利。

在一個正常的社會中,什麼樣的人才會被剝奪這兩項基本權利呢?只有囚犯,尤其是中共那種極權社會中的囚犯,因為要對犯人洗腦,所以會嚴格限制其獲取信息的途徑。也就是說,剝奪這樣的基本權利,是只有政府機構才可以使用的司法權力。

而臉書的封鎖等於赤裸裸告訴所有人,只要它們的金錢慾望沒有得到滿足,可以隨時讓對方成為「信息囚徒」,無論對方是一個總統還是一個國家。

這就是我們說的,臉書表面上是一家私人公司,但它實際上已經在執行只有政府才能具備的公權力,而且這種隱形的政府權力還是跨國界的。換言之,臉書正在扮演一個隱隱約約存在的世界政府的超級「網信辦」角色。這個超級網信辦不但可以規定你只能看什麼樣的新聞,還可以禁止你獲取任何信息。

中共網信辦沒能做到 臉書先做到

這是中共的網信辦都沒能做到的事情,臉書卻先做到了。

過去中國民間有句老話,叫「土包子開花」,意思就是沒見過世面的人一旦得勢了學壞了,幹起壞事來會更加猖狂更加沒有底線。

就數字極權這個領域,臉書比起中共來說只能算個「土包子」了,但我們就看到它一旦學起中共開始作惡的時候,甚至連中共都要自愧不如。

而這樣的一個瘋狂的「土包子」,卻是在美國這個號稱民主燈塔的國度裡面誕生出來並一步步成長為巨獸。所以我們才說,任何制度都是利弊同在的,完美的制度並不存在。

美國過去被普遍認同的制度優勢,背後真正支撐的力量,是基督教文明薰陶下的傳統價值觀,也就是道德。一旦這個價值觀被左派變異、破壞了,道德淪陷了,這個制度也就反過來成為邪惡的幫凶,真的成為實現多數人暴政的工具。

病毒變異驚現「隱形病毒」

好的,下面的話題我們還是想回到愈演愈烈的病毒疫情。自從去年12月英國出現中共病毒的變種以來,這個領域的話題幾乎全是壞消息。

就在昨天,一位主攻納米科技的德國物理學家羅蘭德·維森丹格(Roland Wiesendanger)發表了一份關於中共病毒起源的研究報告。在這份報告中,他採用了一種跨學科的研究方法來處理大量相關線索的數量和質量,結果最終提出了6大證據,得出的結論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一起實驗室事故,是當前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起因。

當然,從嚴格的學術角度看,這6大證據還不是真正意義上可以用來定罪的那種證據,但這位維森丹格的研究說明了一個問題,隨著疫情越來越嚴重,更多的專家在開始介入進來,用自己的方法來尋找真相。

因為一個嚴峻的事實是,變種病毒正在出現令防疫形勢迅速惡化的趨勢。

芬蘭媒體「芬蘭廣播公司」前天的最新報導說,赫爾辛基大學生物科技研究所與另一家實驗室聯合發現了一種全新的變種病毒,該病毒在芬蘭南部1名患者體內被發現,目前的命名是「Fin-796H」。

研究團隊發布的一份聲明透露了令人不安的內容。該聲明說,「Fin-796H」融合了先前在英國與南非發現的變異病毒特徵,似乎不屬於任何已知的中共病毒演化分支。

而最糟糕的是,研究發現,這個新病毒株無法通過當前世衛組織批准的任何核酸檢測方式檢測出來,而且目前仍不知道該病毒是在什麼部位發生了什麼樣的突變。當然,現在也無法知道疫苗對它是否有效。

還真是應了中國那句老話叫「禍不單行」。美國也出現了類似的變種病毒合體現象。

加州「洛薩拉摩斯國家實驗室」(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最近發現,英國報告的那個已經很有名的「B.1.1.7」變種病毒,已和源自加州、更能抵禦抗體的新變種病毒株「B.1.429」合體,形成了一個全新的變種病毒組合。

眾所周知,「B.1.1.7」變種病毒的最大特點就是傳染力大幅增強,而「B.1.429」則具備抵禦抗體的能力,也就是說可以使疫苗失效。發現這個現象的專家柯博(Bette Korber)直言不諱地表示,這個新的變種病毒組合可能會同時集合這二者之所長,成為一個更具威脅的病毒。

可能朋友們會覺得奇怪,怎麼突然之間又是差不多同時出來變種病毒的新組合了呢?

這的確看上去非常巧合,但從病毒變異的機理角度看,這種現象產生的最大可能性,是一個人同時感染了兩種不同的變種病毒造成的。

如果有看過我早期視頻的朋友,可能還會有印象,我們在去年的節目中詳細討論過發生在冰島的一個案例,就是一個患者體內同時發現了兩種不同的病毒株,但當時還沒有出現合體的現象。現在不到一年時間,合體病毒已經至少被確認了兩種,也就是說,病毒的變異在大大加速。

我以前說過一句玩笑話,這個病毒越看越像是具有高級智慧的生命體。人類疫苗剛研發出來,就連續變異出幾個新毒株。人類剛開始研發升級版的新疫苗,病毒馬上就合體組合成毒力更強大的新品種,完全一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模樣。

中共甩鍋新招:冷凍傳播鏈

我們現在都知道,控制疫情最關鍵的一環就是查清傳染源。但由於中共的阻擾和撒謊,這個源頭一直不透明,甚至前往武漢調查的專家團都被迫跟著中共的調子談論所謂的「冷凍食品傳播鏈理論」。

冷凍食品可能傳播病毒並不是一開始就被科學家提出來的,而是中共官方在武漢那一波爆發高峰暫時下降到散發狀態後才提出來的說法。當時的中共自己宣稱已經控制了疫情,取得了重大勝利,從習近平到各級官員都為此獲得了巨大政治利益。

在這樣的背景下,所有被發現的散發病例,都被各地一概說成是海外冷凍食品輸入引發的,可謂花樣百出,從三文魚到帶魚,從厄瓜多爾蝦到巴西雞翅以及各種進口水果,涵蓋了一大批進口冷凍食品的種類。

這種說法剛開始的時候是各地官員為了推卸責任的一種默契,因為可以避免本土防疫不力的問責。但隨著疫情再度嚴重,這種說法慢慢成為官方統一宣傳的聲調,甚至強迫世衛專家團也為這種說法背書。

儘管世衛專家團的恩巴瑞克(Peter Ben Embarek)在離開中國後,專門在日內瓦舉行新聞發布會否定了冷凍食品傳播起源的說法,但中共官方仍然繼續熱炒這個所謂的「冷凍食品傳播鏈理論」。

箇中原因說穿了很簡單,中共不僅僅是為當前疫情復燃推卸責任,更主要的,是中共要利用這個理論來徹底甩鍋病毒起源的地點。

也就是說,中共的目的在於操縱各路專家把這個幾乎不可能成立的說法,強行包裝成看起來很迷惑人的科學理論,這樣一來武漢疫情爆發就可以順利甩鍋給海外進口的某種冷凍食品身上了。這個病毒的源頭將成為永遠無法查清的懸案,這就是中共的算盤。

不意外的話,也許在不久的未來,我們會看到中國的專家將以嚴肅的論文的形式,來論證冷凍食品鏈是如何傳播病毒並最終引發大流行的。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