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美式極權僅需10步 美國已到最後一步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25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2月24日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想和大家一起來討論一個陌生而又熟悉的話題,就是美國式極權政府。這個話題對美國人來說,普遍是陌生的,因為絕大多數的美國人依然相信現在的美國是民主國家的典範,尤其是一些相對溫和的左派。

但這個話題對華人來說,是非常熟悉的,尤其在大陸生活過,體會過中共極權體制是什麼滋味的人來說,很多人都再次體會到了那種熟悉的感覺。

克林頓前顧問:建立美式極權僅需10步;美國已到最後一步,左派也警醒?高中教師驚人實驗:從自由到極權僅需5天。

美國真的會出現極權社會嗎?暢享了兩百多年自由的美國人,會如此輕而易舉的被極權俘虜嗎?可能不少朋友對這一點還是抱有疑惑。這些問題的答案當然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不過,我們接下來想和大家討論的內容,也許會讓大家都感到吃驚。

克林頓前顧問:美國正走向極權】

前天,也就是22號晚上,美國作家納奧米‧沃爾夫接受了福克斯金牌主持人塔克‧卡爾森的採訪,她毫不隱諱地指出,在拜登政府的領導下,「美國正在我們的眼皮底下變成一個極權國家」。

這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了對吧,如果她是一個保守派人士,可能朋友們會覺得這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但這位作家沃爾夫女士是一個資深左派,是一位三十多年的鐵桿民主黨人。她在1996年曾擔任前總統比爾‧克林頓的顧問,也是一個知名的女權主義者。

在這次採訪中,沃爾夫談到了幾個要點,可以說語出驚人,但也很啟發意義。

首先,在她看來,由於拜登以中共病毒為由對經濟進行持續的關閉,導致美國正在迅速發生政變,成為一個警察國家。她認為在「真正的醫學大流行的幌子」下,封鎖命令被不適當地延長了。

沃爾夫特地對卡爾森強調說,這與黨派分歧無關,州政府的封鎖已經壓垮了大批企業,同時已經剝奪了普通民眾憲法第一修正案的規定集會自由、宗教信仰自由。人們不能進教堂做禮拜,這還違反了第四修正案,限制了民眾自由移動。像紐約州就不斷以罰款形式在侵權。

沃爾夫還說,她採訪了不同背景和政治派別的美國公民,這些人都處於一種「震驚和恐懼」的狀態,因為「州一級的專制暴君,和現在國家層面的專制暴君,正在製造公司權力和政府權力的合併,這是20年代極權主義、法西斯主義的特徵。」

這聽上去很猛吧,感覺不太像一個左派人士說出來的。其實早在去年11月9日,也就是大選日過後不久,沃爾夫就曾發推文說,如果早知道拜登支持封鎖,自己絕對不會投票給他。

【建立美式極權僅需10個步驟】

更猛的還在後面。

這個沃爾夫說,她曾寫過一本書,書名就叫做《10個簡單步驟建立法西斯美國》。在這本書中,她講述了「潛在的暴君」在企圖結束民主制度時,會採取十個步驟,逐漸達到目的。如果要按照她這個標準,現在的美國處於第幾步了呢?她給出了一個驚人的結論,她說美國正在走向她所說的「第十步」,也就是最後一步:終止法治。

那麼這10個步驟究竟都有一些什麼樣的內容呢?為了方便大家能夠充分了解美國是如何走到今天這一步的,我覺得在這裡值得花點時間詳細的羅列一下,希望朋友們理解一下:

1. 製造出一個或是內部或是外部的可怕的敵人,使人們相信自己在受到威脅,從而使人們願意接受對自由的限制。

2. 建立一個法外的監禁系統,以對付威脅者或敵人,這樣可以使得人們覺得有安全感。

3. 建立一個惡棍團體,通常是準軍事性的,目的是對民眾進行恐嚇。

4. 建立內部監視體系,並鼓勵人們互相揭發。

5. 潛入市民組織並對之進行騷擾。

6. 對持不同政見的領導人進行專橫的拘留與釋放,而且一旦你上了這份名單就很難從名單中消失。

7. 對一些重要的不合作人物進行攻擊,尤其是學者、學生和教授。因為在他們看來,學術界是各類運動的易燃地帶。

8. 控制媒體,用虛假的新聞和偽造的文件取代真實的新聞。在一個法西斯系統中,重要的是混亂而非謊言。當公民無法區分真實還是偽造的時候,他們就一點一點地放棄了對政府應承擔的責任的要求。

9. 異議即叛國,把持有異議定義為「叛國」,把批評定義為「諜報」。

10. 終止法治。

說句實話,我看到這10個步驟的時候,我都有點吃驚,因為幾乎每個步驟我們都可以看到在美國已經有了非常明確的對應。

比如第一步,製造敵人,極左派製造了兩個敵人,一個是看得見的終極敵人川普,另一個是看不見的疫情,它們利用這點成功地摧毀了美國人自由觀念的基礎和民主制度的基石。

至於建立惡棍團體,鼓勵民眾內部相互揭發這兩步,我想朋友們可能都會同時想到肆無忌憚的「安提法」組織和到處打砸搶燒的BLM運動。

對持不同意見的重要人物建立黑名單制度,並進行針對性的言論攻擊、壓制、污名化甚至直接封口。這一點我們看到的絕不僅僅只局限在川普及其身邊的幾個人了,包括很多支持川普的普通民眾,都在各自工作、生活的環境中遭到了全面的打壓。

近段時間甚囂塵上的取消文化可以說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這個最早出現在《紐約時報》的聽上去很高大上的名詞,實質上就是極權體制對持不同意見者全面迫害的寫照,但卻被《紐約時報》的編輯冠上了一個「文化」的頭銜,如此一來,各種不擇手段的攻擊、恐嚇、勒索、封口、開除等迫害,瞬間都被披上了一件文明的外衣,似乎這只是關於文化差異的優雅的討論,而不是赤裸裸的暴力與謊言。

美國人集體進入到第8步,或者說明確認識到媒體被控制,應該是拜登父子硬盤門的爆發。那個時候很多人才開始感到震驚不已,發現原來這麼多主流媒體居然空前一致的封殺真相。我相信,那個時候是很多清醒的美國人意識到美國式「一言堂」的開端,包括像沃爾夫這類左派人士。

第9步,把異議者定性為叛國罪,這在中國大陸一點不稀奇,叫做「煽顛罪」。對一般美國人來說,現在也不覺得陌生了,因為對川普的彈劾,讓所有美國人都見識了一次身為總統的川普,如何因為堅持還原大選真相就被指控為「煽動叛亂」,包括川普的7500萬支持者如何瞬間就被指控為「國內恐怖主義分子」。

最後一步「終止法治」,雖然沃爾夫在節目中沒有直接談到最高法院駁回一系列有關選舉的訴訟,但正如我們在昨天的節目中和大家討論的,無論拜登政府用疫情為藉口來剝奪民眾的財產權,集會權,禮拜權以及憲法所保障的其它權利,還是最高法被托馬斯大法官稱為「不可理喻」的裁決,都起到了一個共同的作用,就是摧毀了美國的法治體系。

司法事實上已經不再獨立,而是服從於左派政治正確的需要,此後政治判決將逐漸成為常態。所以,美國的政治現實已經演變、扭曲到了什麼狀態,就連沃爾夫這種左派中堅人士都察覺到不對勁了,甚至都公開站出來反對了,這說明了什麼問題?

我覺得這起碼凸顯了兩個問題,一個是拜登政府的極左議程進行得太快,快到了連一般的左派人士都受不了,他的確就是一個美版的總加速師,不但加速了美國的分化,也加速了左派的分化。隨著美國失去自由與法治的惡果不斷顯現,恐怕還會有更多的左派清醒過來。

這樣的過程我們在中共每一次政治運動過後都能看到。用華人網絡上很流行的一句話來說,就是每次運動過後,都會有一批被社會主義鐵拳砸痛了的人清醒過來,美國當前正處於這個過程中。

另一方面,這也說明了像沃爾夫這樣的左派其實並非個別現象,她的想法其實是帶有一定普遍性的,只不過很多人沒有這樣的平台,也沒有這樣的勇氣公開站出來表達自己的觀點。

沃爾夫的這10個步驟,完整的演繹了一個民主自由體制如何向極權體制演變的過程,而且這個過程中每一步都是一環扣一環,讓人感覺似乎每一步都是順理成章天經地義的,讓很多人在不知不覺中就接受了極權體制,甚至還察覺不到,還以為這是民主社會的新形態。

【驚人實驗:5天從自由到極權】

可能有朋友會問,說你提到的這些現象的確是有,但有的只是疫情肆虐期間的特殊做法,有的只是局部領域的個別現象,說美國全國整體都是極權體制了,似乎有點危言聳聽吧?

的確是這樣,現在的美國暫時還不能說全面進入了極權時代,但距離全面進入極權時代,可以說也就是一步之遙。一旦未來條件成熟,大家對拜登的極左議程已經習以為常的時候,美國跨入極權國家可能就是一夜之間的事情。

這個說法並不誇張,沃爾夫的10個步驟讓我想起了美國加州庫伯萊高中的歷史教師羅恩‧瓊斯(Ron Jones)曾經進行過的一個非常有名的實驗,名字叫做「第三浪潮」。

這個實驗發生在1967年,那是很早以前了,那時候的美國左派思潮還遠沒有像現在這麼大行其道。瓊斯實驗的對象,就是他班上的一群高中生,而實驗的目的,是為了讓學生們懂得什麼是法西斯主義。

這個實驗在當時震驚了美國社會,因為瓊斯僅僅花了5天時間,就把一群自由散漫慣了的,土生土長的美國高中生,組織起來並訓練成了一個類似於納粹衝鋒隊或文革紅衛兵那樣的狂熱團體。

這個實驗的起因源於學生向羅恩‧瓊斯的一個提問:「為什麼德國人聲稱,對於屠殺猶太人不知情?為什麼無論農民、銀行雇員、教師還是醫生都聲稱,他們並不知道集中營裡發生的慘劇?」

羅恩‧瓊斯不知道如何回答,所以他決定用一個大膽的實驗來還原納粹極權,好讓學生們親身體會一下極權法西斯是什麼滋味。

整個實驗是以遊戲的方式開始的,瓊斯先是提出了幾個政治口號:「紀律鑄造力量」、「團結鑄造力量」和「行動鑄造力量」,這聽起來和共產主義那個廣為人知的「團結就是力量」如出一轍對吧。

第一天,他對學生進行嚴苛的規章約束,要求所有人按規定動作進入教室,並在5秒鐘內端正坐姿,抬頭挺胸,並且雙手放在背後。很快學生們就能夠整齊劃一的達到標準。這個坐姿大家是不是覺得很熟悉?

第二天,他要求學生們對他這個老師要絕對信任並服從,同時他創造了一個簡短的動作:手臂前伸,手掌先向上,再向下滑出一個曲線,類似一個波浪。瓊斯把這個手勢取名為「第三浪潮」並規定為班級的問候禮。學生們無論在學校還是大街上,都要用這個手勢表明身分,顯示自己是這場運動的一分子。

第三天,瓊斯指派了3個學生負責監督其他人不守規矩的行為和反對「第三浪潮」的人,並鼓勵大家相互揭發。結果一下來了20個學生揭發自己的朋友甚至父母。

第四天,瓊斯班級的人數已從30人暴增到了80人。新來的學生寧可逃掉原本應參加的課程都要加入這個「第三浪潮」運動。然後瓊斯宣布,「第三浪潮」是全國性青年運動的一部分,目的在於促進國內政治變革。明天中午12點,將會由總統候選人正式宣布組織的成立。學校裡也會發布公告。

到了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再認為這是一個遊戲。一個叫尼爾的學生當事人事後回憶說,我們沒有一個人對瓊斯先生的說法有一絲懷疑。所有對「第三浪潮」進行質疑的人都遭到了排擠甚至暴力對待。

最精采的第五天到來了,這天中午,學校大禮堂裡面有超過200名自發前來的學生按照規定的姿勢筆直端坐在那裡,天花板上掛滿了 「第三浪潮」的宣傳橫幅。瓊斯作了簡短的致辭後,200個學生站起來,對他舉起手臂,非常整齊嚴肅的做了「浪潮」問候禮,其場面蔚為壯觀,令人震驚。

接下來,瓊斯打開了一台電視,所有學生都專注地等待他們的領袖發表最高指示,但電視屏幕始終只有雪花。直到時間過去很久,終於有學生大起膽子問道:「不存在什麼領袖,對不對?」瓊斯才一改往日的嚴厲,很柔和地說了一句話:「沒錯,但我們差一點就成為了優秀的納粹。」

這段真實的歷史後來被德國導演丹尼斯改編拍成了一部電影,名字就叫《浪潮》,朋友們有興趣可以去看看。

在這個實驗中,我們看到了極權體制幾個經典的手法:樹立絕對權威,統一思想和行動;用告密摧毀人際之間的信任感;對反對者進行暴力打擊,讓每個人都產生恐懼——用恐懼維繫權力架構;壟斷話語權,用虛假信息洗腦,將說真話者視為叛徒。

一句話,瓊斯用短短5天時間建立了一個小型的原子化社會。

我們簡單對比一下現在的美國社會,沃爾夫的說法是否危言聳聽?美國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這樣的?我想朋友們自己可能已經不難得出結論了。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