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大學博士的人生轉折/加拿大生物學家的人生經歷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02日訊】今天故事中的主人公都是科學博士,在各自的領域中都有很高的成就。然而,信奉科學高於一切的科學博士卻對修煉產生了興趣。讓我們一起來聽聽他們的故事。

走出人生的迷宮

第一個故事是《走出人生的迷宮》,講的是清華大學博士須寅的人生轉折。

大學畢業後,出於對自然科學和探究未解之謎的熱愛和興趣,我前後考入了兩個大學繼續深造,最後在北京清華大學獲得博士學位。由於出色的學業和被認可的人品,我被留在清華大學任教。

沒有想到的是,隨後不久,我內心深處感到無名的失落、空虛。因為最高學府的博士學位,並沒有解除我對自然之謎和很多問題的疑惑。反而,對當今科學知識了解得越多越深入,就越看出科學理論的缺陷,及其對自然規律解釋的牽強和漏洞百出。自然科學理論在對真實大千世界真理的探索中,顯得那麼渺小、淺白和無奈。再看看我周圍的人,常常為了自己的名利去傷害別人,這使我陷入更加困惑之中。我時常在校園裡惆悵的徘徊著,看著逝去的時間,生命好像在白白地流失。

就在這時,也就是1995年5月的一天,我在清華校園宿舍旁晨練的場地,發現有一些人在義務教煉法輪功。他們得知我對氣功感興趣,就給了我一本《中國法輪功》。我讀完後,內心受到很大震撼。我之前接觸過多種氣功,也看過很多氣功書,感覺內涵都差不多,而這本書裡面所談到的是那些氣功書從來都沒有講過的。我急於了解更多,第二天一早又去晨練場地,得到了大法書《轉法輪》。當天一口氣讀完,我的心好像一下從長久以來很多困惑的沉重負擔中解脫出來。無論是對自然科學未解之謎的疑問,還是對人生的困惑,都得到了明確的解答。特別令我驚訝的是,讀完《轉法輪》的當天,我多年來由於緊張的學習和工作壓力造成的失眠症,也不翼而飛了。

我是一個熱衷於自然科學、受過嚴密思維邏輯訓練的知識分子,不會盲從和輕易地相信什麼。李洪志師父在《轉法輪》裡講述的內容,結合了現代科學的一些知識和現象,卻遠遠超越現代科學的範疇,書中用最淺白的語言,從告訴我們如何做一個好人開始,逐步地讓我們知道了精神境界與道德水準的提高,與身體狀況改善的關係。修煉法輪功不僅僅是煉動作,更重要的是要在平時的生活和工作中,按照「真、善、忍」的要求歸正自己的思想和言行。在矛盾中,克制自己,找自己的不足,淡化對利益的追求。在修煉的實踐中,我驚奇地發現,每次再去讀《轉法輪》,就又有了新的認識。我讀了這麼多年書,從來沒有像讀《轉法輪》這樣,內心會不斷的受到強烈震撼。我開始明白了,《轉法輪》是一部非同尋常的著作,其中的內涵和高深的道理,是要通過身體力行的修煉實踐,才能理解更深一層。不斷按照書中要求的「真、善、忍」去做,又會有更深更廣的內涵展現出來,真是美妙至極。

從《轉法輪》一書中我逐漸地理解了精神、道德與物質的統一,天體宏觀宇宙與微觀物質結構的統一,時空、物質的真相,生命的起源和生命的真實意義等等。這些正是我多年來孜孜以求的答案,都在《轉法輪》一書中看到了。這使我逐漸地從理性上認識到,法輪大法是真正的科學,法輪大法對大千世界的一切都能洞徹和完美地解釋,太美妙了。毋庸置疑,這就是我夢寐以求、一生真正想要得到的。

修煉法輪大法以後,我對事物的認識,對世界的看法,對人類社會、歷史以及對生命意義的理解,完全變了,那是一個全新的視野,一種理性昇華和智慧提升後的認識。我的身體也得到了極大的改善。不但失眠症消失,校醫院再也沒有我看病的記錄。這使我能以更充沛的精力投入工作。修煉後,我知道了人與人之間矛盾的緣由,放淡了對物質利益的奢求,心態越來越平和,也更願意無條件地幫助他人,受到同事們的好評和學生們的尊重。

再看,原來覺得如此複雜多變和不可捉摸的人世間,是那樣簡單和清晰。我的心漸漸地從紛亂、困惑變得平靜和坦然。我不再為逝去的時間感到痛苦了,因為我找到了真理。

李洪志師父每次講課,從來沒有講稿,一講就是幾小時,講課內容被出版成書,發現書中的文字幾乎完全是從師父講課錄音中抄錄下來的。我在大學教書已有十年之久,完全清楚教師的講稿、教材和書籍是怎樣出來的,那都是嘔心瀝血艱苦努力的結果,即使是最著名的教授專家也不例外。而師父這種講課、成書的方式,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這是怎樣的智慧啊!

不僅如此,李洪志師父在隨後的講課中,越講越高深、涉及體系範圍越來越廣袤洪大,從不可思議的宏觀到不可思議的微觀,內容連貫而完美。師父經常都從不同的角度講,無論從哪個角度講的內容,都可以互相解釋和驗證。太不可思議了!試想一下,近代和當今有哪一個頂尖科學家能做到這一點?到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清華大學的很多知識分子都在修煉法輪大法,清華校園內的煉功點有九個,煉功者達數百人。

生命中最重要的決定

第二個故事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決定》,講的是一位加拿大生物學家的人生經歷。

我在青少年時,就摒棄了一切宗教,將科學作為我的世界觀。在大學時,我發現自己對生態學、進化和自然保護特別有興趣,於是選擇了生物學作為專業。我獲得了豐厚的研究獎學金;在自己的興趣領域建立了良好的關係和合作;找到了理想的野外研究場地;並且開始為博士課題在馬達加斯加進行實地調研……一切都在朝我希望的方向發展。

可是,命運之神對我並沒有繼續青睞,從馬達加斯加回來之後,我開始感到虛弱、抑鬱,一段時間後,我做簡單事情的能力都在逐步退化。有一天,我過馬路時突然發現雙腿不能正常的動了。我知道這不是過度勞累的問題,於是去學校的醫院做了檢查。我被診斷出患有格林-巴利綜合症(GBS)。它是一種自身免疫疾病。患病的初期會感到下肢無力、麻木。之後上肢和臉部肌肉也會出現同樣症狀,最後吞咽和呼吸困難,直至危及生命。

艱難地治療了6個月,我對醫院的治療已經不抱希望了。我知道,我曾經相信的科學已經救不了我。我回到大學城,在那裡,我碰到了一位老熟人,他曾經探索過很多東方修煉功法。他給了我一張光盤,說那裡面的內容幫助他治癒了慢性疲勞綜合症。

我永遠不會忘記第一次觀看那個錄像的情形。那是一個教授法輪功打坐煉功的錄像,經過半小時試著模仿煉習後,我頭一次感覺身體開始好了一些,我太開心了。

我讀了法輪大法的著作《轉法輪》,雖然裡面有很多中國傳統文化的東西讓我起初感到有點難以理解,但當我每天堅持煉功時,我感覺好多了。終於有一天,我意識到我的反射恢復了。反射恢復意味著我的病症在煉功後神奇的消除了。

這樣堅持了幾個月後,我回到神經科醫生那裡做體檢。我永遠不會忘記醫生的話:「恭喜你!你完全緩解了。我解釋不了,但不論你在做什麼請繼續做。」

還有,開始煉功大約一個星期,我開始討厭香菸的味道;一段時間後,酒精的味道我也受不了了。事實上,師父的《轉法輪》裡描述了這兩種狀況,只是我之前沒有預料到真會發生這樣的事。就這樣,我戒了菸酒。

一天晚上,我在打坐煉功時,眼前展現的似乎是一部電影,內容是我的整個一生。從早年開始,一步接一步。而且,所有情節都是從我母親的視角展現出來的。我曾經讀到過這樣的事,以為那是一種特異功能,但這種功能發生在自己身上時,那種震驚和對心靈的觸動無法言表,我哭了好幾個小時。我母親和我有種複雜的關係。我們彼此愛對方,但是不能在同一房間裡呆上超過15分鐘而相安無事。有了這次經歷,我平生第一次能真正理解她,明白了她的良苦用心和內心深處的痛。 我也知道了如何去修補。再次回家時, 我開始了對我們之間關係的修補,我們的關係變得完全不一樣了:充滿愛與尊重。

隨著修煉的深入,我明白了,修煉就是不斷地去除執著,更加寬廣、更加包容和善良地看待這個世界。就我而言,我首先獲得了身體的康復,而現在,我發現自己越來越有能力去克服自己性格上的弱點,修正自己以前的行為模式。變得更加真實,富有同情心和寬容。 我在法輪功裡看到了信仰的純粹。我知道,這不僅是一條身心癒合之道,更是一條讓自己不斷昇華、成為更好的自己的無止境的神奇之路。

聽眾朋友,故事講完了。我們都知道,科學和修煉是完全背道而馳的兩個領域,其對生命和對自然的解釋絕然不同。熱衷於自然科學、受過嚴密思維邏輯訓練的學者要想改變長年形成的科學世界觀談何容易?然而這兩位博士經過親身體驗後,都走上了修煉的道路。這天翻地覆的變化,對我們會有怎樣的啟示呢?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王馨宇)

文章链接:http://www.mhradio.org/showprogram/10952.html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