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再提參選總統 中美未談先開打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3月18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3月17號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今日焦點:川普再提參選:中期選舉成試金石?情報總監否認中共干涉大選 拜登埋下一大伏筆; 美日聲明空前強硬 中美未談先開打。

首先推薦大家關注我們的新平台YOUMAKER 優美客,鏈接已經放在節目下方的文字描述中。這個平台的總部位於美國,他為我們提供了一個自由發聲的機會,將來我們會把新的節目第一時間放在這個平台上。

川普再選?中期選舉後再考慮

自從CPAC大會壓軸發表長時間演說之後,川普就保持了相對低調的狀態。直到昨天,川普接受福克斯新聞的專訪,再次提到了大眾非常關注的他未來的政治打算話題。

在這次採訪中,川普明確表示,自己將在明年中期選舉中全力為支持他的共和黨員助選,以期奪回對國會參眾兩院的主導權。在談到自己未來是否會再度參加競選時,川普是這麼說的:「我認為我們有非常非常好的機會,可以拿下眾議院。也有不錯的機會奪回參議院,而我們會在選後決定(是否選總統)。」

川普還表示,許多支持者都已準備好重新力挺他入主白宮,他說:「根據所有民調,他們希望我再度出來選,我們會好好考慮。」

這是川普在CPAC大會強烈暗示自己可能再度參加競選之後,再一次公開表示了類似的意願,而且這一次他表述得更加清楚。

從川普的話中,我們可以看到他有很明顯的兩個想法:一個是他在非常認真考慮再度參選,而主要依據是民調,而且是所有的民調。

另一個是他明顯將明年中期選舉與自己是否參選進行了掛鈎處理,就是說,中期選舉將成為他考察是否參選的雙重指標,一方面考察自己的聲望在離開白宮後究竟能夠保持多大的影響力,這將從他背書的共和黨議員參選情況得到直接的答案。另一方面他也要考察整個選舉機制在中期選舉中是否依然會出現系統性做票的情況。

在這次節目中,川普其實重點談的是拜登的邊境政策和能源政策,說前者正在摧毀美國,而後者將毀掉大量的工作機會,並導致拜登政府會把稅收提高到「我們所見過的最高數字」,這將對美國經濟造成「破壞性的」影響。

當然,拜登的極左政策越是造成災難性後果,單純從選舉的角度看,這對川普或蓬佩奧是越有利的。只是我們看到現在共和黨與民主黨對選舉的投入重點的差異化在明顯加劇,也就是說,共和黨在全力以赴針對選民,重點是投票;而民主黨的重點放在針對選舉系統,重點是計票。

拜登的極左政策對爭取選民肯定是不利的,但卻對大公司和利益集團有利,而這些勢力對選舉系統有巨大影響力。包括民主黨正在極力推進的HR1法案等等,我們看到都是在針對選舉系統下功夫。

所以這個局面有點形成了「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誰能占上風,明年的中期選舉將是一個非常有價值的觀察窗口。

新任情報總監否認中共干涉大選

接下來我們要說說昨天有關大選的另一個很重要的消息,就是拜登政府的國家情報總監公布了關於外國干預美國大選的報告。

這份報告只有15頁,根據新任國家情報總監海恩斯的說法,干預美國大選的罪魁禍首是俄羅斯,目的是為了阻止拜登當選。其次有伊朗、古巴和委內瑞拉等小國,但其影響力都很有限。而此前一直備受關注的中共,被認定為沒有干預美國大選。

也就是說,拜登政府的結論是,外國干預大選是有的,不過絲毫沒有大家都認為的中共因素,俄羅斯仍然是萬惡之源,而且拜登才是外國干預大選的受害者,如果沒有俄羅斯這些干預,拜登獲得的選票將會比現在更高。

這個結論有兩個重要的看點。第一個,報告聲稱在俄國總統普京知情的前提下,通過烏克蘭議員德卡奇(Andriy Derkach)與美國政治人物往來,提供關於拜登之子亨特的負面材料。

雖然報告中沒有點名哪些美國政治人物與德卡奇接觸,但根據此前相關報導,他在2019年曾與川普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見過面。

按照這個報告的結論,不但拜登的選票因為俄國干預而縮水了,拜登兒子亨特也是純潔無暇的,他那個硬盤門裡面的無數郵件、照片和視頻等等猛料,都是俄國人聯手烏克蘭人以及川普的人編造出來的謠言。

也就是說,這份報告同時將拜登父子的舞弊問題和腐敗犯罪問題洗得乾乾淨淨。

但報告並沒有提到,特拉華州那個電腦維修店店主艾薩克交給FBI的電腦硬盤是哪裡來的?FBI出具的收據是否偽造的?被曝光的那些與中共往來的郵件是否偽造?亨特的合伙人鮑布林斯基公開的關於「大人物」與華信集團的利益輸送等等是否捏造?如果是,俄羅斯是如何收買了所有這些人來「編造謊言」的?

所有這一系列的問題,公眾一直都沒有得到官方清晰的答案。

第二個看點,是報告聲稱中共沒有干預大選的說法,顯然與前任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的說法截然相反。

根據拉特克利夫在1月初遞交給國會的一封信的評估,他認定中共干預了2020年的聯邦選舉。

拉特克利夫在信中援引國家情報機構分析監督員巴里‧祖勞夫(Barry Zulauf)的一份報告表示,有關中共干預選舉的情報被中央情報局(CIA)管理層壓制,迫使分析人士撤回對這一觀點的支持。

祖勞夫的報告是在1月7號被提交到國會的,同時提交的還有一份情報機構對2020年大選干預情況的評估報告。

在報告中,拉特克利夫是這麼寫的:「根據所有可用的情報來源,根據始終適用的定義,並獨立於政治考慮或不適當的壓力,中華人民共和國試圖影響2020年美國聯邦選舉。」

所以,同一個情報機構,在短短兩個月內出具了結論截然相反的兩份報告,誰在撒謊,誰在編造,就是一個嚴重的問題了。畢竟這是美國最高級別的情報機構的官方報告,不是哪家媒體來源不明的新聞報導。

當然,對海恩斯的報告與拉特克利夫的報告差異問題,我相信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判斷。就我個人而言,由於海恩斯的報告在關於亨特拜登的部分過於腦洞大開,我更傾向於相信拉特克利夫的結論。

從另一個角度我們可以看到,海恩斯的報告徹底排除了中共干預美國大選的可能,如此一來,客觀上就為拜登政府將來與中共改善關係重修舊好預留了空間。原因很簡單,凡是被美國視為干預大選的國家,都將被視為對美國民主基石的攻擊,都將被視為敵對國家,同時也都將受到美國的制裁。現在拜登政府已經聲稱即將啟動對俄國的制裁。

拜登政府認定中共沒有干預大選,就意味著他不想將中共定義為敵對國家,也不想對中共實施制裁,未來互通友好的門檻就低了很多。這怎麼看都有點投桃報李的意味。

拜登:中澳關係改善是中美改善前提

說到拉低門檻,拜登政府這份報告並不是孤立的例子。就在昨天還有一條消息引起廣泛關注,就是拜登政府公開表示,中共與澳大利亞關係正常化是美國採取重大舉措改善美中關係的前提條件。

這個說法來自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太協調員坎貝爾(Kurt Campbell),他在接受《悉尼先驅晨報》(Sydney Morning Herald)採訪時表示,拜登政府已告知中共政府:「在一位緊密盟友受到某種形式經濟脅迫的同時,美國並不準備改善雙邊關係,也不打算單獨處理。」

坎貝爾還強調說,美國不準備採取實質性行動來改善(與中共)的關係,除非這類政策得以糾正,且澳大利亞與中國之間建立更為正常的互動。」

平心而論,拜登這個立場有點奇怪。為什麼說奇怪,因為任何一個政府要對某個國家採取友好合作還是敵對脫鉤,都是立足於自己國家的利益與安全,沒有說是立足於第三國的利益為出發點,哪怕這個第三國是盟友。

誰都知道,國際政治中,即便是盟友,在對待共同的對手時,其政治經濟軍事各方面的政策都會有差異,因為再好的盟友,國情民情也會不同,這是一個基本常識。

舉個例子,美國與中共關係惡化,這與中共人權迫害加劇,滲透瓦解美國,以及台灣問題等密不可分。澳大利亞雖然也在人權、經濟等問題上與中共對立,但澳洲就沒有像台灣問題這樣涉及雙邊最核心利益的矛盾。

所以,這是一個很清楚的結論,就是中澳關係的改善,要遠比中美關係的改善容易很多,這個門檻要低很多。

川普政府對中共發起反擊,是基於美國國家利益遭受中共重大損害為基礎,現在拜登一轉彎把球踢給了澳大利亞,意思是中澳關係改善了我們中美關係也就可以改善,實際上等於把美國利益受損的基點,在相當程度上偷換成了澳洲利益受損。這難道又是傳說中的國際主義精神?

實際上,這種胳膊肘向外拐的舉動,並不是正常的對盟友的義氣,而更像是拿盟友作藉口鋪墊,順水推舟就坡下驢與中共勾兌的小算盤。

美日聯合聲明:措辭空前強硬

與此形成對比的是,國務卿布林肯反倒在一步步展現對中共的強硬態度。

從昨天到今天,布林肯在即將與楊潔篪面談之前,接連放出兩個強硬信號,讓中共的應對有點亂了方寸。

昨天,布林肯與國防部長奧斯汀首次出訪海外,選擇了日本舉行外長加防長的2+2會談。會談結束後,雙方舉行了聯合聲明發布會,點名強烈批評中共的行為不符合現行國際秩序,對美日同盟及國際社會構成嚴重挑戰。

引人注目的是,日本在聲明中的措辭之強硬,可以說前所未有,凸顯了中日之間多年未見的對抗姿態。尤其日本在提到釣魚島及中共通過的《海警法》問題時,再次確認了釣魚島是規定美國防衛義務的《日美安全保障條約》第5條的適用對象,同時防衛大臣岸信夫還強調說,中共制定的《海警法》絕對不可接受,日本「決心以各種手段來保護日本的領土」。

中共制定的《海警法》之所以如此刺激日本,原因只有一個,就是該法允許中共的海警船在必要的時候可以率先使用武力。

也就是說,這是一個標誌,是中共要改變周邊現狀的突破口。今天中共可以對釣魚島率先動武,明天當然就可以對台灣島率先動武,後天也許就要對其它什麼地方動武。所以美日聯合聲明的表態也很明確,一旦中共動武,美日一定聯合反擊,這就是「空前強硬」這個說法的由來。

至於這個表態究竟有多強硬,我們只需要看看中共發言人趙立堅是什麼反應就能理解了。

昨天,趙戰狼在例行記者會上回答美日聯合聲明的問題時惱羞成怒,幾乎把他知道的貶義成語都用上了,什麼仰人鼻息、背信棄義、引狼入室、令人不齒等等,甚至大罵美日聯合聲明是「狼狽為奸」。所以,中共這樣的用詞都蹦出來了,我們就知道美日的這一拳打得有多重。

而布林肯還沒罷手,今天又宣布,因應中共對香港選舉制度的破壞,對24名中國內地以及香港的官員進行制裁,其中包括所有14位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這個制裁是值得說一說的,因為這是迄今為止,拜登政府對中共第一次有實質性意義的制裁行動,而非過去保留口頭的譴責與批評。雖然這14名中共人大副委員長在去年12月就已經受到川普政府凍結財產的制裁,但這次是擴大到了金融二級制裁,顯然與之前的口水戰不可同日而語。

中共的反應是可想而知的,趙立堅在今天記者會回應表示「堅決反對,已經採取必要反制措施」。什麼措施呢?他沒有明說,但不管什麼措施,在雙方高層官員即將會面之際,出現這樣的場面是有點不尋常的。

我們都知道,按照慣例,關係不佳的兩國舉行外交高層會晤之前,一般雙方都會多多少少做一點友好姿態來營造一點氣氛,避免會談搞砸,起碼可以維持一點表面的禮貌。

但現在從布林肯的表現來看,這種安排顯然是刻意為之,他似乎並沒有打算給中共留一點面子,不但不給面子,甚至還有一點下馬威的味道。他的目的就是告訴中共,美方並沒有那麼看重這次會晤,美方不怕搞砸,中方也不要指望可以利用這次會晤來重置整個美中關係

當然,嚴格說,布林肯的態度只是對中共步步緊逼的測試在作出回應,只是一種防禦。尤其針對中共在香港大打出手,布林肯再沒有行動的話可能會遭到民主陣營的質疑。但這畢竟是再次踩了中共認為的所謂紅線,所以我們就看到,拜登政府在對中共的戰略上出現了一種矛盾狀態,或者說是一種模糊狀態,不夠清晰。

一方面,在拜登這個層面多次釋放出留下餘地的信號,比較軟。另一方面在布林肯這個層面又處處體現出相當程度的強硬。哪個態度是拜登真實的一面呢?就我個人的觀察,這種差異性的背後,暫時還看不出有布林肯與拜登出現重大分歧的跡象,而更像是一種美國式的「紅黑臉」戰術,或者說,是拜登版本的胡羅卜加大棒政策。

也許拜登認為這種策略有彈性,也會有效,可以達到他說的「讓中共遵守規則」這個目標。不過,最終究竟是胡羅卜多於大棒還是大棒多於胡羅卜,恐怕我們還需要繼續往下看。

好,歡迎朋友們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另外,由於Youtube的一些限制,有些觀眾可能收不到新節目的通知。因此,請通過下面的鏈接留下你的Email,我們會在第一時間發郵件給您。讓我們保持聯繫!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大家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