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保?譚德塞變臉2大因素 左媒也轉向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1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3月31號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首先推薦大家關注我們的新平台YOUMAKER 優美客,鏈接已經放在節目下方的文字描述中。這個平台的總部位於美國,它為我們提供了一個自由發聲的機會,將來我們會把新的節目第一時間放在這個平台上。 另外,由於受到言論的打壓,有些觀眾可能會收不到新節目的通知,因此,也請把您的Email通過節目下面文字簡介中的鏈接留給我們,我們會發送郵件給您。

上次節目我們才專門討論了世衛即將出台的報告,以及美國兩位重量級人物再次將病毒來源矛頭指向了武漢病毒所。原本我是計劃今天和朋友們聊聊其它時事的,但誰都沒想到的是,世衛總幹事譚德賽,那位名滿天下的「譚書記」突然變臉,對世衛報告涉及實驗室泄漏的部分發表了出人意料的言論,讓無數人跌碎眼鏡,其中當然也包括我這個吃瓜群眾。所以,今天我們還是要繼續和大家來討論這個突發事件。

譚德塞變臉:武漢實驗室還需調查】

就在昨天,世衛組織正式發表了此次病毒溯源調查的初步報告,報告主要內容我們上次節目已經和大家分享過了,這裡不羅嗦。

報告公布以後,世衛總幹事譚德賽在面向成員國代表的發布會上表示,報告中所提出的一系列問題,需要通過進一步的調查研究來找到答案,他說「在世衛組織看來,所有的假定仍然都在考慮範圍之內」。

所有假定,當然就包括被報告結論為「極不可能」的實驗室來源之說。

然後譚德賽就說出了讓幾乎所有人跌碎眼鏡的評論,他聲稱:「專家組還走訪了武漢的多家實驗室,並考慮了病毒因為實驗室事故而進入人群之中的可能性。但是,我認為專家組所進行的評估不夠廣泛。仍然需要通過更多的數據和研究,來達成更加強有力的結論。」

譚德塞同時表示說:「儘管專家組認定,實驗室泄漏是最不可能成立的假說,但針對這一點仍然需要開展更多的調查,可能需要派遣額外的工作組,並涉及相關領域的專門專家,我願意派遣這樣的工作組。」

我相信絕大多數人聽到這樣的表述,可能都會和我一樣感到意外,因為譚德賽此前一直都被嚴重質疑與中共互通苟且,一直在聯手操縱世衛組織為中共病毒來源和隱瞞疫情問題洗地遮掩。

譚書記的這番話,顯然沒有和習總書記保持高度一致,相反是高度的不一致,而且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這甚至已經超出變臉的範疇,接近於翻臉了。

這個突如其來的變化背後,究竟發生了什麼呢?

首先一個因素,是這份報告的內容。我們都知道報告實際上是在為中共洗地,但作為全世界最權威的衛生組織,如此煞有介事專程前往中國調查後出台的報告,吃相有點太難看了。

調查組的成員組成不用說了,中共專家和世衛專家一半對一半,而且世衛專家的名單還要事先送中共審批同意。在調查過程中,所有的材料都是中共一手提供,世衛專家提出要求調查疫情最初爆發時的174例病人資料,都被中共斷然拒絕。

更搞笑的是,專家組在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調查從進門到出門只有3小時,除去穿戴設備耗費一小時左右,專家們能做的就是和武毒所工作人員進行談話。這份報告附帶的記錄顯示,工作人員向專家組保證,研究所內沒有處理任何可能與導致新冠疫情的病毒密切相關的病毒,且所有工作人員都經過了安全操作流程培訓。

這完全就是笑話。因為這等於警察去了殺人案犯罪現場,對頭號嫌犯進行問話,然後就回到警局提交報告說,嫌犯向我們保證,他沒有任何可以殺人的凶器,而且他受過凶器可能傷人的常識教育。所以,調查結論就是該嫌犯「極不可能」作案。

如果現實生活中哪個警察是這樣辦案,我相信所有人都會說,這個警察要麼有問題可能和嫌犯暗地裡有勾結,要麼就是這警察智商不及格完全不適合做這種調查工作應立即開除。為什麼我們說這份報告的吃相太難看,這就是原因之一。

另外一個原因是,報告洋洋灑灑寫了一大堆,但實際上你會發現沒有給出任何答案。包括原始病毒株是什麼,有沒有中間宿主,病毒如何從動物到人跨物種傳播,病毒又如何在人與人之間發生高度傳播等等,所有最關鍵的問題,一個都沒有得到答案。

這是一份沒有任何明確的病毒關鍵信息的情況下,卻明確給出了病毒極不可能源自實驗室答案的報告。

更加荒唐的是,報告將病毒通過中間宿主傳播給人列為「非常可能」,但專家組卻拿不出任何動物實體證據,證明病毒是在哪種動物身上產生並傳播給人的。尤其在嫌疑最大的華南海鮮市場,根據中共自己提供的樣本數據,該市場所有動物的採樣病毒檢測都呈現陰性。

我再重複一遍,大家沒聽錯,所有動物樣本檢測都是陰性的,但專家組依然根據這個事實得出了動物傳人「極有可能」的結論。

相反的是,被認為嫌疑最大的武毒所實驗室,那裡有上萬份蝙蝠樣本,包含了至少400多種冠狀病毒,其中至少50多種可能會直接感染人,至少有9種是中共病毒的近親。這麼多確鑿的事實完全可以支撐我們將實驗室確定為最大的嫌犯,但專家組卻無視這些事實給出結論是「極不可能」。

簡單點說,沒病毒的地方,被視為極有可能發源,而有大量病毒的地方,被視為極不可能發源,整個邏輯顛倒。

【自保?譚德塞變臉2大因素 左媒也轉向】

剛才囉嗦了這麼多,我其實就是想說明一個問題:正因為這份報告漏洞百出吃相太難看,所以譚德賽即便有賊心也沒有賊膽敢公開支持報告,這是他「變臉」的原因之一。

其次,譚德賽的表態實際上早有徵兆。在世衛報告正式發表的前一天,也就是3月29號的時候,他就已經公開聲稱:「所有的假設都擺在桌面上…值得進一步完整的研究」。

而在他這個表態之前,我們可以看到美國一個反常的現象,就是此前一直將病毒實驗室起源眾口一詞指為陰謀論的左媒,現在開始轉向了。

比如CNN連續採訪了前CDC主任雷德菲爾德和國務卿布林肯,不但借雷德菲爾德的口把矛頭指向了武毒所,更對布林肯追問追責中共的問題。另一家左媒《新聞週刊》(NEWS WEEK)也發表長文,以諷刺但又論證翔實的口吻痛批參與世衛調查的達薩克這種偽專家,說他們不停散布各種動物販賣或冷凍食品傳播的理論,但卻對最大的病毒攜帶者——武毒所的研究人員視而不見。

要知道,武毒所的研究人員每年都要往返雲南的蝙蝠洞和武漢之間好幾次,直接把大量新冠病毒從偏遠的山區帶到了大城市,這是為什麼疫情在武漢集中爆發,而從雲南到武漢沿線卻沒有任何疫情的最好解釋。因為如果病毒是通過動物販賣到了武漢,從蝙蝠洞到武漢近2000公里的沿線,一定會呈現樹枝狀的多點爆發。

左媒如此華麗轉身,也是很不尋常的,因為此前我們都知道左媒一直把實驗室起源貼上了「陰謀論」標籤,誰要在臉書或YouTube發個相關視頻一定會被刪除甚至銷號的。所以,這個轉變的背後,可能與左媒為了大選集中力量打擊川普有關,也可能與美國最近獲得了新證據有關。

這背後究竟發生了什麼樣的故事,我們暫時沒法確定,只是我們看到的客觀事實是左媒的轉變和拜登政府的轉變是一致的。

昨天,美國國務院30日在網站上發表聯合聲明,簽署這份聲明的國家包括美、英、澳、加、日、韓、捷克等14個國家,聲明指出,14國共同支持對疫情起源進行透明、獨立的分析和評估,不受到干擾和不當影響,科學訪問團應該在做出客觀和獨立的建議與發現的條件下工作。

很顯然,中共將冷凍食品傳播理論硬塞進調查報告的做法,有點犯了眾怒,因為這意味著中共可以根據需要甩鍋給任何一個與中國有出口業務的國家,而美國是風險最大的一個。

所以,國際社會的壓力,同樣將傳遞給世衛組織的譚書記。譚書記敢和川普對著幹,是因為他知道川普守規矩不會亂來,但現在美國是極左當道,左派整人從來下手狠辣,譚書記如果真的讓中共把髒水潑到了現在的美國身上,他還真的有可能吃不了兜著走。

所以,儘管網絡上很多朋友調侃說,譚書記是缺錢了需要藉此暗示習近平續費,但我覺得更大的原因恐怕是譚德賽需要自保了。

從另一個角度看,從武漢疫情爆發後軍方接管武毒所至今已經一年多過去了,關鍵的證據要麼被銷毀,要麼被轉移藏匿,恐怕早就剩不下什麼了。譚書記現在突然正義凜然地要求調查實驗室,也許更像是對習近平的一種提醒,意思就是:我這處境哥們你也看到了,實在不方便公開給你擦屁股。反正時間也過去這麼久了,你們該打掃的善後的也差不多了,就算再派個調查組來,你們也不難應付,多調查一次,反而可以進一步替武毒所解套。

所以,這個調查遊戲並沒有太大實質意義,只要中共還在,就永遠不可能讓國際社會到武毒所去進行任何真正意義上的獨立調查。美國政府的重點,應該放在追責上。因為一個道理很簡單,無論病毒是源於動物自然爆發,還是實驗室泄露,疫情擴散覆蓋全球最大的責任人,是中共蓄意隱瞞疫情造成的。

這是中共自己都沒法否認的,李文亮上央視的那條新聞已經永遠不可能被刪除抹殺了。所以先把這部分罪責做實了,其它的可以從長計議。

【中共專家的詭辯術】

好的,最後還有一點時間,我們說說中共一方對譚德賽的回應,從這個回應中我們可以看到中共這些所謂的專家,是怎樣的一種邏輯混亂和語無倫次。

就在今天,世衛組織中共病毒溯源聯合專家組的中方組長、清華大學教授梁萬年對中方沒有提供足夠的原始數據的說法,公開這樣回應:「我以為這個問題的假設或者理論是不成立的。」

梁萬年聲稱,有些數據,按照中共的法律是不能帶走、不能拍照的。但是在武漢共同分析時,「數據庫、資料都是在一起做的。比如說涉及到病人隱私的,需要病人知悉同意的一些數據,這是法律的規定,這一點也是國際上的一個基本規則。」

同時,梁萬年還對譚德塞的說法進行了回應,聲稱「這是我們科學家的事情」,調查數據充分不充分,「是科學家來說,是歷史來說」,言下之意就是你譚書記只是一個官員,不夠格稱為科學家,所以沒有權威性。

我想可能不少朋友聽到這裡都會笑了,的確,中共的學者就是這麼流氓,他們的確有這種大庭廣眾之下瞪眼撒謊而面不改色的本事,的確有這種不以為恥的自信。

首先,梁萬年一上來就在混淆概念。中共拒絕提供原始數據,這是世衛專家寫在報告裡面的一個客觀事實,梁教授居然面不改色地說這是一個「假設的問題或理論」,讓人感覺中共拿得出手的頂級專家缺乏最基本的名詞概念培訓,連起碼的什麼是事實,什麼是理論都傻傻分不清。

其次,他強調說有些資料根據中共法律不能帶走不能拍照,這是典型的答非所問。問題的關鍵是中共拒絕提供原始數據,換言之,專家組成員根本看不到原始數據,沒看到和帶不走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概念,也就是說,這些帶不走的數據和世衛專家所說的原始數據並不是一回事。

第三,他說有些數據是涉及病人隱私,必須尊重人權,因此沒法給。也就是說,只要病人不開口,哪怕是擁有強大專政機器的中共政府也只能望洋興嘆,徒喚奈何。但梁萬年卻沒法解釋,為什麼專家組無法接觸最初發病的病人,而只能由中共來代言。

最後,他說調查數據充分不充分,是「我們科學家說了算」。這聽上去似乎沒毛病,但問題在於,提出調查數據不充分的人,也是科學家,譚德塞只是根據科學家的反饋在重申這個事實。無論從專業資格還是國際學術成就、聲望等等,國際社會有大批甩梁萬年幾十條街的科學家都在質問中共為何拒絕提供數據,梁萬年有這個資格用一個「我們」把他們全部代表了嗎?

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到中共的專家也好,官員也罷,都有一種非常奇怪的「代表欲」,動不動就要代表這個代表那個,那芮成鋼這麼牛哄哄的一個人,也都只敢說代表亞洲。現在梁萬年一出口就要代表全世界,一點不客氣就把自己定位成為芮成鋼的2.0版本。

下一次如果習近平親自指揮、親自表彰的鐘南山要出面,恐怕必須得說自己代表太陽系了,否則你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梁萬年就代表了地球,習主席的面子往哪裡放啊?那可是政治問題對吧。

好的,歡迎朋友們訂閱、點贊和分享我們的頻道。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