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墓開放 菲律賓強硬嗆中共 習密謀大戰役?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06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4月5日,星期一;亞洲時間是4月6日,星期二。

今日焦點:江青墓對外開放,禁祭拜趙紫陽;菲國嗆擦槍走火,美中現新對抗點;杜特爾特借力打力,習近平將大撒幣?未核實打錯疫苗,港府稱事主同意;強打疫苗六大疑問,獨立記者原來是央視主播?

60秒看世界

4月5日,聯邦最高法院撤銷了第二巡迴上訴法院對川普(特朗普)的有罪判決。川普任總統期間,曾將在推特上謾罵他的7個人拉黑。這7人後來把川普告上法院,控訴川普違反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

日本外相茂木敏充5日打電話給王毅,表達了罕見的「強烈擔憂」。他要求中共停止入侵爭議海域,呼籲改善維吾爾人的人權條件,停止對香港的鎮壓。

4月5日,普京為自己連任掃清了障礙。他簽署法令,賦予現任國家元首再次尋求連任兩屆的權利。按照剛通過的法律,普京在2024年任期結束時,可以繼續參加總統選舉。如果連續獲勝,則有可能連任至2036年。

熱帶風暴「塞羅哈」侵襲印尼和周邊地區,掀起6米高的海浪。當地官員4月5日表示,塞羅哈引發的洪災已造成印尼東南部、東帝汶一系列島嶼至少160人喪命,許多人下落不明,還有數千人流離失所。

雲南瑞麗確診病例在持續增加。4月5日,瑞麗三個地區被調整為高風險區,另有6個中風險區。當局宣布,從6日上午8點開始,瑞麗市城區進行第二輪全員核酸檢測。

截止到美東時間4月5日下午2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人數56萬4,810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1億3,228萬4,949人,死亡總數是287萬1,146人。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

中共再出怪事,江青墓對外開放,卻禁止人們祭拜趙紫陽;菲律賓針對中共先發出「擦槍走火」的警告,隨後口風又表示不會引發戰爭,中菲之間會發生什麼呢?中共強制百姓接種國產疫苗,而香港卻出現打錯疫苗的怪現象。

江青墓開放 禁拜趙紫陽

昨天(4日)是清明節,很多人都趁著週末去掃墓。但是人們卻發現一個怪現象,習近平當局開放了江青墓地,卻封鎖了趙紫陽的墓地。

大陸作家高伐林在昨天(4日)的推文中表示,收到了一個帖子,說京城出現「怪事」。官方現在放任人們去祭奠江青,而祭奠趙紫陽卻被重重設卡,嚴禁任何人靠近。

今天(5日),前中共黨校教授蔡霞轉推了一位大陸網友的帖子,也表示趙紫陽墓不許人們祭奠,江青墓祭奠卻對人們開放。

帖子中表示,去北京昌平天壽陵園掃墓,順便去拜望趙紫陽。沒想到許多綠植堆滿了台階,下邊還攔上了擋板,看不出有上去的路。想從側面迂迴繞過去,卻遭到警察和便衣的攔截,說是「前邊修工程不得入內」。

當說明是去給趙紫陽獻花時,防護人員卻態度蠻橫,「除非他家人來或他們打電話來,否則任何人不准進入」。而且「完全沒有理由」。

趙紫陽是中共的前領導人,是中國改革開放的主要推手之一。他主持了八十年代後期的政治體制改革,平息了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左傾運動。因為1989年反對中共武力鎮壓學生和市民,被鄧小平罷黜下台。隨後一直處於軟禁狀態,直到病逝。

江青是毛澤東的第四任妻子,毛澤東是她的第三任丈夫。在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期間,江青被認為是忠實執行毛澤東旨意的「四人幫」之首。在毛澤東死後不久,她與張春橋、王洪文、姚文元一同被抓,並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後來又減刑、改判無期徒刑。1991年,江青自殺身亡。

網民「余心所善」引用了一句文革時期的話,「親不親,階級分。習總學得很到位,江青及毛左是他的朋友,紫陽及政改則是他的敵人。」

另一位叫希爾人的網民說,「是因為習澤東想搞文革,所以放任五毛去紀念江青。習澤東要鐵了心開倒車,所以反對趙紫陽這類改良派,更不可能讓人去紀念趙紫陽和胡耀邦。」

當局不僅不允許人們祭奠趙紫陽,而且當局已經通知趙紫陽的家屬,必須限期之前搬離富強胡同6號。據了解,這個趙紫陽生前居住了16年的四合院,目前主要是趙紫陽的女兒王雁南一家的居所。

獨立媒體人高瑜引述消息表示,目前趙家每個房間都在裝箱和打包。但估計在7月1日之前搬走的可能性不大。高瑜對自由亞洲表示,中共100周年之前「把一個前黨總書記弄得掃地出門,也不是一件臉上有光的事」。

八九學運領袖季風認為,習近平當局讓趙紫陽家屬搬離富強胡同,是在免除他的後顧之憂。因為富強胡同已經成了人們祭奠趙紫陽的地點。中共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所以就逼著趙紫陽家人搬走,就跟林昭墓是一個道理。

蔡霞在推文中寫道:中共當局怕誰、推崇誰一目了然。

可能「擦槍走火」 菲國強硬嗆中共

今天(5日)上午,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的法律顧問帕內若向中共發出了最強硬的警告。南海有數以百計的中國船隻「入侵」菲律賓海域,已經使中菲兩國的關係緊繃,可能會造成「擦槍走火」。

帕內若表示,中共違反國際法並侵犯菲律賓的主權,菲國不會被中共「捐贈中共病毒疫苗」的行動蒙蔽。中國船隻長期出現在菲律賓專屬經濟海域,「可能引發兩國都不願發生的擦槍走火」。雙方「可以就共同關切的議題和雙邊利益進行協商,但別搞錯,我們的主權不容談判。」

隨後不久,杜特爾特的發言人羅奎在一場記者會上呼應了帕內若的強硬。他說「對於我國領土或專屬經濟海域,我們一吋也不會讓。」

同一天,菲律賓外交部也表示,只要中國船隻停留在牛軛礁附近海域一天,菲國就會向北京提出外交抗議。因為這些船隻「公然侵犯」菲律賓的管轄範圍。

無論是帕內若、羅奎還是菲律賓外交部,他們的語氣都很強硬,這在杜特爾特上任以來是極為罕見的。所以菲律賓拋出這些強硬的說法後,立刻引起了外界側目。

不過當天(5日)下午,羅奎又發出了一份聲明,語氣上有了一些變化。羅奎在聲明中表示,杜特爾特希望兩國的友好關係可以化解紛爭。中國船隻出現在南沙群島牛軛礁附近,不會引發兩國的戰爭。但他也指出,杜特爾特支持國防部長羅倫沙納的說法。

羅倫沙納在3日和4日連續發表聲明,指出中共的海上民兵繼續駐紮菲律賓海域,表明中共「打算進一步占領西菲律賓海」。

羅倫沙納提到的西菲律賓海,指的就是南中國海。菲律兵稱牛軛礁為朱利安‧費利佩礁,位於其200海里專屬經濟區。但中方稱牛軛礁是中國南沙群島的一部分。

杜特爾特借力打力 習近平將大撒幣?

比較菲律賓上下午的說法,變化是挺明顯的,下午更像是軟中帶硬。這背後顯然有故事,只是外界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或許可以從一些現象來做一點分析,可能有兩方面因素。

對於菲律賓的表態,中共官方還沒有做出回應,這是一個比較奇怪的現象。如果是美國這邊有什麼針對中共的言論或動作,中共都會在第一時間做出一點回應。這是因為中共很緊張美國怎麼說、怎麼做。

但是菲律賓強硬也好,軟中帶硬也好,中共外交部門好像反應遲鈍了。只是中共官媒《環球時報》在今天(5日)有一個評論,表示菲律賓外長洛欽剛訪華。中菲外長「進行了卓有成效的會晤」,雙方強調要共同維護南海和平穩定。

胡錫進還表示,圍繞牛軛礁的事情,菲律賓「喊幾嗓子做做戲也就罷了,但切莫採取過激的冒險行動,因為那樣的話,菲方一定會吃虧的」。

胡編的這些話,帶有對菲律賓的不屑,又好像告訴菲律賓一些什麼。他說洛欽訪華的時候,雙方進行了「卓有成效的會晤」。卓有成效的會晤會是什麼呢?

大家知道,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這個人,給外界的印象一直不太穩定。他一會表現強硬,一會表現軟弱;一會親美,一會親共,似乎不容易摸准他的脈絡。

但實際並非如此。雖然他的表現有些飄忽,總體還是比較親共的。原因不言自明,中共會對菲律賓撒錢。比如2016年,中共在菲律賓撒了160億美元,幫助菲律賓優先發展教育。

杜特爾特似乎吃準了中共的撒幣外交,只要一對中共表現強硬,中共就會撒錢。就像中國民間的說法,「會哭的孩子有糖吃」。

這是一方面,杜特爾特可能是在向中共要錢,所以藉中共的民兵船隻停泊在牛軛礁,然後表現出一點強硬,目的是讓中共注意到。

另一方面,其實杜特爾特在國內是有一定壓力的。同在今天(5日),菲律賓反對派參議員漢迪夫洛斯表示,中共「頑固」勢力立即離開菲律賓經濟海域。她說「我們正面臨疫情,中國(中共)卻又來製造麻煩。」

漢迪夫洛斯這個說法,顯然是一下拋出了中共的兩大問題。這意思是說,中共在全世界傳播病毒這筆帳還沒清算,現在中共又來入侵。她的這個說法就是在嘲諷杜特爾特政府,對中共太慫了。

有反對派的批評,杜特爾特正好借力打力。表現出對中共的一點強硬,既可以讓反對派無話可說,又可以迫使中共拿錢。似乎也只有這樣,才更容易理解胡編說的中菲外長有「卓有成效的會晤」。那意思像是說,「不就是要錢嗎?已經都談好了」。

那麼如果中共撒錢,菲律賓會真的軟嗎?未必。

菲律賓不會真軟 美中出現新對抗點?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亞洲海事透明度倡議」負責人伯林認為,中共的手段「很陰險」。伯林對《紐約時報》表示,中共想通過長時間的脅迫和壓力,把東南亞人給擠出去。

伯林表示,中共先前的做法,就是在有爭議的南海海域建造人工島,然後宣誓主權。它現在的新策略是把大量的漁船停在爭議海域,「有效地無視他國的驅逐令」。

中共進一步侵蝕中菲兩國的爭議海域,反映出習近平在藉此試探拜登政府和南海周邊國家。而這也引發了菲律賓國內反對杜特爾特人士的強烈批評。批評認為中共對菲律賓主權聲索的漠視,反映出「杜特爾特討好北京的努力是失敗的」。

時事評論員藍述表示,國土安全涉及到國家的安危存亡,這是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可能忽視的問題。雖然杜特爾特親共,但他的反對派和菲律賓民眾是不可能答應的,美國也不可能對中共的「入侵」坐視不理的。

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2日表示,他已經和菲律賓國安顧問艾斯畢倫達成了共識,美菲將「繼續密切合作,因應南海的各項挑戰」。蘇利文強調,美國與盟邦菲律賓站在一起,共同維持基於法規的國際海事秩序。

藍述指出,人們都知道「奪地奪田,視死如眠」的說法。一個人會把自己的土地看得很重,而一個國家不論它大小與否,它也都會非常看重自己的領土。所以中共的民兵船如果長期停泊在爭議海域,很容易造成區域緊張。有可能南中國海會變成台海一樣,成為美中的對抗點。

打錯疫苗!港府推責任

今天(5日),香港傳出一樁奇葩事件,一名英國籍的男子竟然被打錯針,被接種了科興克爾來福疫苗。香港政府已經向媒體證實確有其事,並為此道歉了。

55歲的蘇格蘭人大衛‧阿拉迪斯患有白血病,兩週前他預約在觀塘曉光街體育館接種德國的復必泰疫苗,但是卻去了九龍灣體育館,被稀裡糊塗地注射了問題百出的科興疫苗。

這個奇葩的事件,簡直讓人無法理解。因為市民在抵達接種中心後,需要過幾關,才能接種疫苗。

官湧疫苗接種中心醫務總監郭寶賢在商台節目中表示,市民抵達接種中心後,要在接待處展示手機短訊,職員要檢查訊息是否吻合,包括接種地點、事件和疫苗款式等。等職員確認後,會將一個A5大小的資料夾交給接種者,裡面有所屬的疫苗資料。

等接種者進入注射區前,有人會向接種者單獨詢問,有沒有其它疾病等。並且要指明將要接種的疫苗款式,還要再次詢問是不是同意打這種疫苗。而且負責接種的職員也會再重複這些問話,得到確認後才會接種。

經過這層層把關,都確認沒有問題後,才會給接種者接種。而現在竟然出現這種問題,郭寶賢認為這是「相當地不小心,相當大意」。

不過港府強調,是經過事主同意才注射的。港府發言人聲稱,注射前醫護人員再次徵求了接種者的同意。隨後表示,「雖然疫苗是經接種者同意才注射,但對事件感到抱歉。」

我想問一下林鄭當局,如果你們預約的是德國生產的復必泰疫苗,到注射的時候會不會臨時同意注射大陸生產的克爾來福疫苗?推責任幾乎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了。這不是到菜市場買青菜,隨便接受商家的推薦,想換就換的。

那位阿拉迪斯對《南華早報》表示,本來是盼望接種疫苗能替他從血癌手中奪回一點點生命自主權,等恢復國際旅遊後儘快返鄉。事前跟主治醫生詳談後才決定選擇復必泰,因為復必泰比克爾來福有效率高一點。他表示接受化療會使疫苗有效率降低,再加上白血病也會導致效用降低。雙重減效下,自己不會受到多少保障。

阿拉迪斯介紹,當天他與友人出示了香港身分證之後,就獲准進入了接種中心。沒有任何人核查過有沒有預約,一點都不明顯。要是他們有核查的話,就會知道他們是沒有預約來九龍灣的。

阿拉迪斯說:「從頭到尾都沒有一個人跟我說『你來錯地方了』或者是『你打錯疫苗了』。就像是該有的(防錯)系統沒有存在似的。」

這種不負責任、草菅人命的事,最可能出現的地方應該是中國大陸。沒想到在中共全面接管香港後,香港蛻變得如此之快,現在幾乎分不出港府與中共的區別了。

中共強制接種 事出反常疑點多

疫苗的問題,目前已經成了中國大陸讓很多人頭疼的問題。今天(5日),中共衛健委公布數據,截止到3日,各地累積報告接種了1億3,667萬多人。

為了讓百姓儘快接種,當局的強制手段可謂是花樣百出。如果拒絕接種,那將是後患無窮。比如海南省萬寧市萬城鎮明確規定,拒絕疫苗的民眾將沒車坐,不能進入市場、超市和酒店,而且今後子女上學、工作甚至住房都會受到影響。

中共怎麼突然大發慈悲了?此前在疫情嚴重的時候,中共連個口罩都捨不得給百姓,而現在注射疫苗不僅給雞蛋、給麵粉,還車接車送。

事出反常必有妖,它越這麼強硬推動,越引起人們的懷疑。因為中共是不可能做賠本生意的。而不打疫苗就失業、停學、拒絕進公共場所等非人性的措施,究竟是什麼主意?為什麼要採取這些方法?

有一位網友對中國疫苗提出了六大疑問。其中第一個問題表示,據外電報導,中國進口了一億隻輝瑞疫苗,這些都用在什麼人身上,為什麼不公開?

據法新社、路透社報導,上海復星醫藥集團在去年12月16日表示,他們已經預定了不少於1億隻美國輝瑞與德國生技公司聯合推出的疫苗。

網友接下來繼續問:中國疫苗出口量遠大於中國人自己接種量,為什麼?中國疫苗在墨西哥、匈牙利兩國接種後,疫情不降反升,是不是疫苗質量問題?敘利亞和巴基斯坦領導人公開接種中國疫苗後都相繼感染病毒,全世界都知道,國內為何封鎖?各國接種疫苗都是國家領導人帶頭,電視公開,為什麼中共領導人沒見帶頭?國際通用做法是,大面積接種的疫苗必須有三期臨床試驗數據,但中國至今沒向世衛組織提交,為什麼?

這六大疑問,中共能給出合理解釋嗎?

北京豐台區的李女士說,「生命是自己的,誰也主宰不了,生命只有一次。你強迫或物質誘惑,你當官的為什麼不打?這些事誰都能看到。」

中共病毒受害者家屬、武漢居民張海對自由亞洲表示,「打疫苗和子女上學工作等等綑綁在一起,這是特別噁心的行為。」「大家都知道有進口疫苗,進口疫苗什麼人在打,老百姓都清楚。」

法國「獨立記者」?原是央視主播

最近這段時間,歐美國家就中共在新疆實施種族滅絕政策,對中共進行制裁。而中共為了洗白,自稱有一位法國「獨立記者」博夢,在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發文,《我的新疆:停止假新聞專橫》。

但法國《世界報》查詢法國職業記者證委員會的數據庫,根本沒有這個人的名字。然後中共聲稱這個人使用的是筆名。隨後《費加羅報》真的找到了這個人,不過她曾經是中共央視法語台的主播,2011到2017年住在北京。為了保護身分,《費加羅報》使用了化名。

博夢是一位40歲出頭的法國女性,住在法國西部薩特省。在《費加羅報》專訪中,她暗示CGTN「編造」記者身分,為的是傳播北京論調。博夢坦言,她現在對文章標題《我的新疆:停止假新聞專橫》感到後悔。

在博夢的筆下,新疆是「一片和諧」。不過有意思的是,她承認自己沒有進行新聞調查,只是描寫自己的「所見所聞」。而她的「所見所聞」,是來自於她當時的烏魯木齊丈夫。而這篇文章卻被中共拿來,當作回應西方指控的報導。

博夢坦承自己的文章「立場站不住腳」,怕被人看作是「被中共收買的可憐女孩」。而且擔心家人的安危,所以堅持必須用化名發表文章。

博夢表示,引發爭議的文章是她主動寫的,3月24日投稿,在3月29日刊登。《費加羅報》表示,「很湊巧,剛好就是歐盟、美國等西方國家制裁中共侵犯新疆人權的官員這一天。」

與網友互動

昨天(4日)有一位網友向我講了一件事,希望聽聽我對這件事的看法。他說趁著清明小長假,約了一些朋友出去玩。在一個景點,其中一個小夥伴買了一瓶飲料,只喝了一口,大家就離開了。

到了景區門口,一位老奶奶彎著腰,上來就抓住了那個同學手裡的飲料,老奶奶眼神裡充滿了無奈,顯然是想要那個飲料。網友介紹,那位老奶奶可能是一位乞丐,手上拿著一堆吃剩的羊肉串扦子。

這個突然變故,讓大家都不知道怎麼辦了。僵持了一會,同學還是把飲料給老奶奶了。事後那位同學說自己被道德綁架了,「給也不是,不給也不是。但是我就是很同情那位老奶奶。」網友問我,在國外人們對無家可歸的人是什麼態度。

一分為二的說,那位老奶奶「搶」同學的飲料,這種做法欠妥。但可能是老奶奶太口渴了?或許什麼原因。因為網友沒有太說明白,所以也不太好說。

但我覺得這位同學同情那位老奶奶,把飲料留給她,這是對的。對於同學有「被道德綁架」的感覺,我想這可能是因為處在大陸那樣的環境,可能是怕被人說閒話。我分析可能有這種因素。

其實在美國,如果幫助一些乞丐或流浪漢,人們不會有這種思想壓力,都認為這是很正常的,而且這種事情經常會遇到。如果人們不去幫助,反而可能受到人們批評。

我遇到過這麼一件事。前年冬天一個晚上,在地鐵口的背風處,有一個流浪漢身上裹著一個破舊的毯子,蜷縮在那裡。恰好在我出地鐵站的時候,看到一位白人,夾著一床被子給了那個流浪漢。

這就是人們的道德差異。其實在以前的中國,人們也願意幫助別人。很多中國百姓都有同情弱者、幫助窮人的心,人們都很善良,現在一些老人還保持著這種淳樸。

但是中共為了讓人們不注意它做的壞事,使勁把人們的視線往金錢方面引導,讓人們一切都以金錢為前提。慢慢地,人們不再願意幫助窮人了,甚至瞧不起窮苦的人,多數人都想自己怎麼過得好、過得舒服一些,甚至有人還為富不仁。

為什麼我們一再說中共敗壞人倫綱常、敗壞人類道德,就是這個原因。中共把人們變得對這種事情已經麻木不仁了,往往會視而不見。

我們在最近經常會談「人性中的善」,講一些人性中閃光的故事,就是希望能喚醒人們的善念良知。因為每個人的先天本性中都有善,只不過有人被後天的東西已經掩埋了。

每個人都有需要別人幫助的時候。假如我們在最需要別人幫助的時候,恰好有人對我們施以援手,是不是很開心?如果是別人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我們施以援手,是不是很有愛?如果每個人都這樣做,這個社會該有多好?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並儘可能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真相,對每一個人都至關重要。

中國人都知道一句話:遠親不如近鄰。因為鄰裡之間低頭不見抬頭見,打交道的機會很多。如果關係相處融洽,在生活中會有很多的幫助。有一個單親家庭的孩子,他的成長過程中,好心的鄰居傾注了無私的呵護關愛,像父親一樣對他鼓勵和教育。

在今天的會員區,我講為您講述科迪和瓊斯先生的故事。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

好的,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支持沐陽:https://bit.ly/supportmy
加入會員:http://bit.ly/InsightPlans
關注推特:@MuYangLee_XWKD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