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借古喻今習自爆凶兆 黨媒急補鍋有2大原因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4月29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4月28日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在一週前,我曾經做過一期節目討論了習近平博鰲論壇的講話,我說他是逞強的背後實際上在示弱。一轉眼,習近平前兩天去了廣西考察,然後特意前往紅軍長征湘江戰役紀念園並發表了一番被黨媒高調翻炒的狠話。

儘管黨媒拚命渲染紅軍的湘江戰役是順利突圍、革命成功的轉折點云云,但實際上我可以肯定地說,習近平這次的湘江講話,用中國過去的老話講,是大凶之兆。今天我們就先來討論一下這條新聞。然後我們會繼續討論另一條和習近平有關的新聞,就是馬雲被邊控繼續接受調查。

習近平視察湘江 自曝處境困難

按照中共黨媒的報導,正在廣西考察的習近平是在北京時間25日前往桂林市全州縣才灣鎮的紅軍長征湘江戰役紀念園參觀,當然同時擺了一個花籃在那裡算是例行搞了個儀式,隨後又去了湘江戰役紀念館參觀。

在此過程中,習近平發表了被新聞媒體重點報導的講話,嚴格說是放的狠話。這話大意是這麼說的,說湘江戰役是決定中國革命生死存亡的重要歷史事件。中國革命能成功的奧祕就是革命理想高於天,在最困難的時候堅持下去,這樣才能不斷取得奇蹟般的勝利。

然後他借古喻今強調了一句,說我們對實現下一個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就應該抱有這樣的必勝信念。困難再大,想想紅軍長征,想想湘江血戰。

隨後新華社迅速發表了一篇題為「第一觀察|習近平為何如此重視這場關鍵一戰?」的文章,在第一時間對習近平這番講話進行解讀,歸納起來就是2點:

1. 偉大的鬥爭需要理想信念和大無畏的犧牲,
2. 必須確立黨中央的正確領導。

看起來,新華社的記者編輯對習近平的講話估計品出點什麼味兒了,所以這篇解讀文章明顯有補鍋的用意。

什麼意思呢?

我們先看習近平這番話本身的含義。他這番話實際上表達了兩層意思:

首先,他提到了要在最困難的時候堅持下去,而且是要在生死存亡的關頭堅持住。剛才我們提到了,習近平自己公開表達了這就是要借古喻今的,所以,他等於無形中透露了自己當前真實的處境,是處於一個極其艱難的時刻,否則他不會跑去湘江。如果他覺得自己志得意滿勝券在握,他肯定會去南京長江參觀渡江戰疫紀念館之類了。

其次,他說我們要實現諸如偉大復興之類的目標,困難再大,就想想湘江血戰。表面上看,他是在給大眾鼓勁打氣,但實際上他暴露了自己的想法,就是他在提醒自己,現在困難很大,要多想想湘江血戰。他這番話,等於是在給自己鼓勁打氣。


外交大失敗 日歐選邊站

大家看到了吧,他這番狠話顯然與幾天前的背景落差很大。在博鰲論壇他雖然喊話不要脫鉤,但整體上仍然是自信滿滿要繼續否定美國,構建自己那套命運共同體的。而且他去湘江之前,才在海南三亞出席了海軍三型主戰艦艇的入列交接儀式,這三艘艦艇分別是中共最先進的戰略核潛艇、驅逐艦和第一艘兩棲攻擊艦,很是炫耀了一把肌肉。

這個落差恰恰說明,習近平表面的高調強勢,其實是做給人看的,他在湘江的這番狠話,才是真正體現了他內心的自信不足,這可以說與最近他和國際社會的心理戰受挫有直接關係。

習近平的戰狼外交,源於王滬寧為首的一幫智囊給他吹風,說現在必須展示力量與強勢,才能懾服一部分在中美之間態度搖擺的國家,才能讓這些國家相信他說的「東升西降」是一個事實。

但現實顯然給他潑了冷水,大批原本態度模糊的中間地帶國家不但沒有倒向中共,反而都集體站到了美國那邊,其中表現最為突出的就是日本和歐洲。

日本自從與中共建交,就一直小心翼翼在中美之間踩平衡,多次被中共煽動反日情緒、包括在極為關鍵的稀土供應上被中共卡脖子擺了一道都保持隱忍。

但這次習近平戰狼外交造成了一個極其嚴重的後果,就是日本終於獲得了戰後七十多年來日思夜想的「成為一個正常國家」的機會。

如果單純從地緣戰略角度看,這完全是一個災難性的外交大失敗。要知道,日本是近代史上唯一一個兩次重創了中國的國家,從文化上說,日本是最了解中國的國家之一,而且日本現在是公認的全球最具軍事潛力的國家。這個鬆綁一旦達成,習近平原本想要圍魏救趙的策略就完全變了味,變成了中共可能面臨兩線作戰。

根據日本共同社的報導,日本菅義偉政府正在討論動用自衛隊介入台海的法理依據,而且按照「台灣出事」的嚴重程度,將自衛隊的軍事行動劃分了3個等級,分別是支援美軍、基於集體自衛權動武,以及依個別自衛權動武。說白了就是單純後勤支援、協同美軍作戰和單獨全面開戰三種模式。

之前我們分析過,習近平為什麼在中印邊境選擇了大幅讓步退出拉達克爭端,就是為了避免兩線作戰,好集中精力搞定南海台海。現在等於是日本替代了印度的角色,而且是一個遠比印度更難對付的狠角色。

而被中共視為鼎足而立的第三極歐洲,過去一直是中共「分而治之」的重點,但現在情況也在迅速惡化。繼中共和歐盟、英國爆發制裁戰後,英國2017年新服役的大型艦母伊利沙白女王號戰鬥群首次大型駐外行動,就選擇了在南海進行自由航行並出訪日本和韓國,國防大臣華萊仕公開說,這是為了彰顯英國決心解決今後該地區安全問題的挑戰。

這不僅意味著英國將維持美英聯盟軍事介入台海,而且英國航母戰鬥群還將加入南海舉行的17國聯合軍演。這17國之中,包括了中共一直視為中間地帶的法國、新西蘭、阿聯酋、丹麥、希臘和韓國等國家。雖然這種軍演的政治意義大於軍事意義,但卻凸顯了中共想要拉攏中間派的失敗。

所有這一切,都只不過發生在短短的2個月內,我想可能近代國際關係史上幾乎找不出這麼愚蠢的外交戰略,習近平的確可以說是總加速師這個稱號的絕配。

大凶之兆 習近平借古喻今錯位

習近平為什麼走到了今天需要經歷一把湘江血戰的地步?不讀書是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因為不讀書,所以才會被王滬寧、鄭永年、胡鞍鋼、金燦榮這麼幾個二杆子所謂的「國師」忽悠得神魂顛倒,真的以為自己可以成就千古一帝的霸業。

他處處自比秦始皇,以為可以重演一次連橫擊敗合縱的歷史,但他連大秦最基本的遠交近攻都搞不清,無論遠近,一概大打出手。所以他這個不讀書,和「劉項原來不讀書」這句詩裡面的劉邦項羽還不一樣,他更像是秦二世那種不讀書。

秦二世被趙高公開指鹿為馬,都意識不到危險將至,就是因為不讀書失去了對常識的判斷力。習近平被王滬寧等人指鹿為馬,活生生把迴光返照理解為盛世中興,同樣地是意識不到危險將至。

而且他這個不讀書還反映在他對自己要借古喻今掉包的湘江戰役本身都沒搞清楚,結果是發了一通似是而非的言論,無形中露出了大凶之兆。

為什麼這麼說呢?

我們都知道,湘江戰役是中共長征逃亡途中損失最大的一次慘敗,紅軍從戰前的近9萬人銳減為3萬人,官方黨史都不得不含糊記錄說「湘江一戰,紅軍損失過半。」

習近平拿著湘江戰役借古喻今,實際上就等於自己承認遭遇了史無前例的慘敗,這要對非常重視各種讖緯符兆的中共來說,對只能永遠偉光正從一個勝利走向另一個勝利的中共來說,無疑是非常不吉利的兆頭,這是其一。

第二呢,湘江戰役是由當時的中共中央總書記是博古(秦邦憲),其實際軍事決策人是共產國際派來的德國共產黨軍事顧問李德。這一戰的慘敗,一直都被中共黨史定性為中共中央左傾冒險主義的重大失敗,所以事後的遵義會議上博古、李德等人都遭到清洗,毛澤東才因此而趁機上位掌權。

也就是說,湘江戰役實際上是促成了中共內部的一次政變契機,代表共產國際任命的博古被推翻,最高領導人換人。

所以大家看到了吧,為什麼我們說習近平拿著湘江戰役來借古喻今是大凶之兆,從這個過程來看,湘江戰役並不是代表了什麼走向革命勝利的關鍵一戰,恰恰相反,是代表了左傾路線導致中共現任最高領導人下台的一次慘敗。

如果按照習近平借古喻今的本意,他是想把現在自己面臨四面楚歌的困境比喻為湘江之戰,那麼他就等於默認了自己就是博古和李德。因為湘江一戰就是博古、李德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失敗了就只能問責下台。而當今中共戰狼出擊、四處點火的戰術也是習近平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所以他必須對此負全責。

所以我才說,不讀書的結果就是,習近平大談湘江,以為可以把自己比擬為毛澤東,但實際上就湘江戰疫的對應關係而言,他真實的對應是博古加李德。

剛才我說新華社趕快跟進解讀文章來帶風向,就是這個原因。黨媒裡面雖然充斥了各種廢柴和流氓,但也不全都是酒囊飯袋,總還是有那麼幾個了解點黨史常識的,眼看一尊把自己套住了,所以趕快幫著洗地解套。

馬雲被擴大調查的3個原因

好的,接下來我們簡要說說《華爾街日報》昨天關於馬雲的一條獨家新聞。

這篇報導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說,中共正在調查馬雲是如何讓他的螞蟻金服集團(Ant Group Co.)在去年快速獲得了股票上市的批准。

報導說調查重點將放在批准這筆首次公開募股(IPO)交易的監管機構、擁護這筆交易的地方官員,以及將從中受益的大型國有企業。不僅如此,這項調查還涉及到了馬雲與這些國家中堅分子、甚至一些國家領導人的關係。

在調查結束之前,馬雲將不能離開中國,也就是說他已經被邊控了。

嚴格來說,從去年螞蟻金服IPO被緊急叫停開始到今天,馬雲被查就已經不是新聞。但在螞蟻金服被剝離,阿里巴巴也被罰款之後,習近平仍然不打算放過馬雲,很顯然就不是割民營企業韭菜這麼簡單了。

首先,這次的調查波及到了審批流程和監管機構等國家機構,這實際上是在調查馬雲身後的政商利益網絡,馬雲只是線頭,習近平要順藤摸清所有隱藏在他身後的大瓜。毫無疑問,與馬雲關係密切的江澤民家族、劉雲山家族和賈慶林家族等等,恐怕都會涉及。

其次,無論官方為調查找了多少金融安全的冠冕堂皇的理由,我覺得一個最根本的原因是,螞蟻集團利用擁有超過10億用戶的支付寶(Alipay),從計劃認購IPO的五家公募基金的散戶投資者那裡迅速籌集了近90億美元。

這種新穎的融資模式意味著什麼?如果換個角度,這幾乎意味著馬雲利用金融服務大數據打造了一個隱形的第二央行,這是一個有著巨大金融操縱力量的資源,而且掌控在與習近平對立的高層派系手中,這當然令習近平睡不安枕食不甘味。

這次螞蟻金服的IPO號稱全世界最大的一次IPO,預計融資規模將超過300億美元,習近平當然不能容忍對手在他極端困難的時候,就在他眼皮底下玩一次海底撈。

第三,中共當前正在力推的數字人民幣,一直都被習近平視為取代美元體系的終極大殺器。但實際上目前其效果很差,一大客觀原因就是數字人民幣面臨著已經占據市場壟斷地位的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競爭。

所以,官方的產品出來了,這些民營企業自然就必須讓路,不讓路,那就查到你讓路為止,這是中共多年行之有效的合法搶劫。

另一方面,中共也需要通過數字人民幣徹底剝奪民眾手裡每一塊錢的隱私權,這是監控的極致形態,中共當然不可能讓這樣的資源被支付寶瓜分掉大部分的蛋糕,這不僅事關習近平念念不忘的金融安全,也事關數字極權體系的安全。

所以,馬雲被調查實際上給所有大陸的企業家再次上了一課:無論你是不是真的姓趙,無論你認為自己的含趙量有多高,你都註定只是極權的提款機,差別只不過在於提款的早晚而已。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裡,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