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鶴之子斂財內幕被踢爆 20大爆料戰上演第一回合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20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5月19日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就在昨天,海外媒體接連爆出兩條獨家新聞,可以說都是堪稱重磅的消息。一條是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刊發獨家報導,說歐盟議會即將通過一項動議,正式凍結此前已經和中共初步達成的《中歐投資協議》。這對中共來說,無疑是其全球戰略的一大挫折。

另一條獨家報導來自《金融時報》,居然是起底中共副總理劉鶴的兒子,如何利用家族權勢大肆斂財的重磅內幕。這一外一內兩大爆料,顯然對中國當局都是極為不利的。

今天我們就重點來討論一下這兩個既沒有關聯,但實際上又有某種關聯的話題,看看其對中共,對當前的時局究竟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中歐投資協定凍結 重擊中共】

我們先看看《中歐投資協議》即將被凍結的消息。

這個消息是Politico的記者斯圖爾特(Stuart Lau)報導的,他說自己拿到了一份內部草案文件,顯示歐洲議會即將於明天提出一項動議,以投票表決方式,正式凍結先前歐盟與中國簽定的《中歐投資協議》。

為什麼要凍結這個協議呢?原因也很簡單,由於中共政府在今年早些時候因為新疆問題對歐盟立法者實施了「毫無根據和任意的」制裁,因此對中歐全面投資協定的任何考慮以及對歐洲議會批准的任何討論均已被合理凍結。這是這個消息的第一個關鍵點。

這份草案還有第二個關鍵點,就是該動議促請歐盟「處理中國事務時,與美國加強協調與合作」,同時強調歐盟在與北京往來時,與台灣的任何貿易協議「不應受到與北京協議的挾持」。

從目前透露出來的草案內容看,歐洲議會這次釋放了兩個重要的信息,也可以說是確立了兩個重要的原則:一個是經濟領域拒絕與中共進一步掛鉤,這將成為歐盟未來一個長期的政策基礎;另一個是確立了聯美抗共的原則。

這兩個原則,對中共的打擊都是重量級的。

關於這次的凍結,有一個重要的背景,這也是我此前的節目中曾經提到過的,就是在5月初的時候,歐盟委員會負責貿易的副主席東布羅夫斯基斯在5月4日表示,鑒於在相互制裁後中歐之間的「外交關係惡化」,實際上「已暫停」批准中歐投資協定。

當時歐盟發言人還發表了一份聲明,表示協議「批准的前景將取決於形勢的發展」。

這裡說的「形勢發展」,顯然就是指中共是否願意撤銷此前對歐盟的所有制裁,這是歐盟提出的審議投資協定的前提條件。

當然,以中共現在這種誰敢說半句溫和的話,誰就是漢奸賣國賊的「紅左」式政治正確,要讓中共主動撤銷制裁,下跪服軟,顯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所以,凍結投資協議是遲早的事情。

這個事情的影響可以說是巨大的。我們都知道,在去年底傳出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如期完成的時候,中共官媒和親中媒體是一片歡騰,「史詩級大利好」、「歷史性大突破」等讚譽之詞不絕於耳,大肆渲染這是中共打破美國封鎖,取得了極為重要的外交勝利等等。

而為了達成這個「外交勝利」,中共破例做出了出人意料的重大讓步。用歐盟主席馮德萊恩的說法就是:投資協定「為歐洲投資者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中國市場准入」。比如中共在製造業、醫療、金融、汽車等領域都全面開放,歐洲投資者在中國可以獨資經營。這背後最大的意義就在於,歐洲企業可以避免被中共控制,中方人員將很難盜取核心技術和經營機密。

而且,在中歐投資協定裡,中共還做出了許多讓步甚至多於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歐洲企業在中國能獲得比美國企業更好的待遇等等。

中共為什麼做出了這麼大讓步,還要大舉宣傳這是自己的重大勝利呢?原因也很簡單,中共做出重大讓步的目的,主要就是想把這份協定作為一個牽制拜登政府、實現中歐在事實上結成經濟聯盟的重要外交工具。

【中共全球戰略受挫3大影響】

我們都知道,中共高層一直對當前世界格局有個固定的判斷,就是蘇聯解體後的「一超多強」的單極格局,已經演變成為「多極並存」格局,實際上就是認為當今世界是中美歐三極鼎立的局面,多少有點歷史上的三國那種意味。

也就是說,中共並不認為美歐關係會成為事實上的盟軍,中共有機會分化美歐關係,促使歐盟保持一個相對中立的立場,即便不至於幫著中共對付美國,最起碼也不至於和美國一起夾擊中共。這個戰略,一直都是中共對歐盟外交的立足點。《中歐投資協議》的達成,就是中共的「機會」,就是中共初步達成這個戰略目標的標誌。

這是《中歐投資協議》對中共的第一個重大意義。

第二個意義,就是《中歐投資協議》的談判完成,表明了歐盟在當時還是把經濟問題和人權問題進行了脫鉤,這無疑是中共最願意看到的,因為中共在本世紀初的經濟暴富,很大程度就是得益於克林頓政府把貿易和人權脫鉤的政策。這個政策最終讓美國成了冤大頭,而現在換成了歐洲。

第三個重大意義,和日本有關。

我們都知道,日本自從福田康夫任首相以來,在「一個中國原則」問題上雖然保留了一點模糊空間,但實際上在與中共交往中是基本與中共保持立場一致的。而且一直到安倍政府,日本都謹守一個原則,就是不單獨、不率先公開抨擊中共。

但現在日本不但在台灣問題上單獨發言,包括新疆、南海、甚至中共網絡黑客等問題上都不斷單獨表態,用中共高層智囊時殷弘自己的話來說,就是日本已經「撕破臉皮」。

而在中共的地緣戰略敘事中,「西方」這個概念是被劃分為3部分的,一部分是主流西方,也就是歐美盟國,第二部分是「東部西方」,就是日、韓、印度等民主制親美國家,第三部分是邊緣西方,主要是第三世界一些親西方民主制國家。

我們從這個概念出發,如果說以日本和印度為代表的「東部西方」,事實上和中共已經撕破臉皮,那麼這次中歐投資協議如果被凍結,基本上可以說歐盟這部分「主流西方」也已經和中共撕破臉皮。

因為一旦這個協議被凍結,就意味著中共理想中的三足鼎立事實上已經變成兩極對抗,中共的第三極戰略就等於被廢了。而且同時也標誌著歐盟將重新把貿易和人權掛鉤,這無疑是中共外部環境加劇惡化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英媒爆料:劉鶴之子頂風斂財】

而對中共來說,雪上加霜的是,昨天同時也出現了內部的危機,而且危機的矛頭直接衝著習近平而來,這就是我們要討論的第二個重要新聞:劉鶴之子被起底大肆斂財。

這條新聞來自《金融時報》獨家報導,披露劉鶴的兒子劉天然在一家2016年成立的名為「天壹紫騰」的資本管理公司擔任主席。2017年4月,也就是劉鶴升任政治局委員的半年前,劉天然辭去了主席職位。第二年,在劉鶴擔任主管金融的副總理後不久,劉天然將自己的股份轉讓給了公司另一名高層。

從表面上看,這是因為中共禁止高官子女在其父母監管的行業,擔任管理要職,劉天然遵守了這一規定。但實際上,儘管劉天然辭去了主席職務並轉讓了股份,但他仍然在幕後操縱著「天壹紫騰」多起重大交易,其中包括多宗涉及互聯網巨頭騰訊和京東的交易,並獲利豐厚。

比如,「天壹紫騰」投資京東健康4,000萬元,現在升值到2.3億;2018年投資京東物流7,000萬元,現在升值到1.4億元;投資騰訊音樂500萬美元,現在升值翻倍等等。正是這一類幾乎包賺不賠的投資,使得「天壹紫騰」在短短5年內就迅速發展成管理資產規模超過100億人民幣的公司。

這是這篇獨家報導披露的第一個重要信息。

第二個重要信息是,剛才我們提到了,劉天然曾把自己的股份轉讓給了公司另一個高層,而這位高層的身分就比較特殊。此人名叫唐蒙(Tang Meng),此前在北京市國安部門及中共軍隊服役長達17年,僅僅在劉天然轉讓股份前半年才跨界進入金融公司工作。

我想朋友們可能都很容易看明白,這個唐蒙是一個有軍隊及祕密工作豐富經驗的人,一個執行力很強的人,但同時又是一個金融菜鳥,所以這樣的一個人來充當代理人或白手套是再合適不過的。

所以,這兩個信息合併起來,其指控就非常明確,也就是說,劉鶴之子劉天然屬於頂風作案,藐視中央,壞了習近平親自定下的規矩。

其實我們都知道,中共很多太子黨官二代都在金融領域撈金,哪個派別的家族都有,而且大家的手法都差不多。但問題在於,現在劉鶴的兒子被單獨拎出來曝光了,而且看起來事實確鑿,還造成了嚴重國際影響,這就不是小事了。

【爆料劉鶴 劍指習近平】

說到這次出口轉內銷的爆料打擊,我想可能很多朋友都會想起前不久也是有關劉鶴的一個傳聞,就是一度被媒體普遍報導的說,他此前中美貿易談判特使的身分可能被胡春華取代,由後者去和美國繼續談判。

這個消息最先是《華爾街日報》在5月12日「引述知情人士」率先披露出來的。無獨有偶,剛好就在同一天,習近平到了河南南陽視察,被發現陪同的副總理是胡春華,而不是以往慣常陪同習近平的劉鶴,似乎無形中為《華日》的報導提供了某種佐證。

一時間劉鶴失勢的說法甚囂塵上,以致商務部不得不在第二天公開出面闢謠,否認胡將取代劉。

胡春華到底有沒有可能取代劉鶴,可以說是眾說紛紜,各有道理。不過我個人比較傾向於可能性低。這主要是因為一方面中美貿易談判事實上早已陷入停頓,現在並無跡象顯示雙方將恢復談判,所以換人並沒有什麼急迫性。

另一方面,胡春華整個仕途從地方到中央,從來沒有任何外交方面的工作經歷,可以說完全就是一個外交菜鳥。讓他一上來就去和美國進行世界級難度的貿易談判,怎麼看都有點太過兒戲。當然,習近平近來經常不按牌理出牌,這種異想天開的動作也不能絕對排除,只是我們從常理看,其可行性是比較低的。

不扯遠了,我們把話題說回來,如果我們把這兩個消息放在一起看,很容易就會看到這是一個連貫的安排,先放風劉鶴不行了,還恰到好處讓習近平自己用視察疑似驗證了一把,然後再接著爆料,虛實結合,真真假假,明顯是一種非常專業的操作。

爆料劉天然,當然是為了打擊劉鶴,而打擊劉鶴,其矛頭當然是指向了習近平,因為劉鶴這幾年一直都是習近平的經濟國師,是習近平經濟政策的真正操盤手,又全程主導了中美貿易戰和談判。所以,打擊劉鶴,實際上就是打擊習近平的經濟政策,同時切斷習近平的左膀右臂。

這樣一來,就涉及到中共20大的人事布局了。

我們都知道,習近平現在全力以赴要在明年的20大完成連任目標,這個目標不僅僅是他一個人連任這麼簡單,而且附帶著一大堆重要的人事變動。所有這些安排,實際上在今年秋天的十九屆六中全會就要定盤,到明年開20大的時候,除了個別情況微調,基本不會有大的變動了。

劉鶴出生於1952年1月,明年將滿70歲,所以肯定是到站退休。在這個時候來爆他的料,對劉鶴本人來說其實已經沒有什麼實質性意義,但對習近平這個想要連任的,意義就非同小可。

尤其劉鶴還身兼中共金融穩定與發展委員會主任一職,這個職務使得他成為這次倍受關注的、習近平對馬雲旗下的螞蟻金服和阿里巴巴進行系列打擊的主要執行人。

這就有點意思了對吧,前不久我們看到一直都是習近平派系在對馬雲步步追打,從螞蟻金服IPO叫停到巨額罰款,從強制阿里系剝離媒體業務到湖畔大學停招除名,馬雲完全成為了當局整治互聯網巨頭的樣板工程,毫無還手之力。

而作為馬雲直接競爭對手的最大受益者,恰恰就是和支付寶相對應的騰訊支付系統,與和阿里巴巴相對應的京東電子商務。

如此看來,這一次的爆料,多少有了一點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的味道。如果整治馬雲是習近平親自部署親自指揮,那麼爆料劉天然就更像是針鋒相對的還擊。

當然,以習近平當前的權勢,客觀地說,要罩住劉鶴並不太難。早在19大前,習近平就已經遭遇過一次類似的打擊。當時是曾慶紅掌控的《南華早報》踢爆了栗戰書女兒女婿斂財內幕,雖然讓習近平很是難堪,但依然沒能真正撼動習近平,栗戰書照樣順利進入常委。

這次換了劉鶴作為突破口,究竟對習近平有多大殺傷力,目前還很難下結論。但有一點,這一次習近平面臨中美、中歐關係的外部巨大壓力,這是與19大相比最大的不同。這種內外夾攻之下,「時與勢」是否仍然一直站在習近平一邊,恐怕是值得我們吃瓜群眾好好看一出大戲的。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