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戰赤龍(4)許青平來訪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21日訊】第四章:許青平來訪

終於要見到了表姨絮叨過的表哥曾經的物件,吳怡青還是擺脫不了女人的八卦、好奇,一路猜想著這位神祕「女神」的狀態。

在邁爾密城區一間古舊咖啡廳裡的隔間,臨窗坐著一位東方女郎,濃密的黑髮盤了一個髮髻搭在後腦勺,鵝蛋臉白皙猶如銀月,挺直小巧的鼻子,像鑲嵌在銀月上的一塊白玉。

一身灰色套裝,幹練雅致,勾勒出挺拔窈窕的身材。

當吳怡青走近桌子時,女子轉過頭,站起身來,摘下鼻樑上的墨鏡。

吳怡青還是驚歎那雙眼睫毛很長下眼睛的美麗,但不得不說歲月留下了痕跡,眼角已經有了細微的魚尾紋。

在吳怡青愣怔的片刻,女子開口了,依然是一口清亮好聽的普通話:「你好,吳怡青吧?我是你表哥的同事,許青平。」

「嗯!是我,我知道你。」吳怡青微笑著上前和許青平握手。

聽到吳怡青的後半句,許青平臉色一滯,一絲恍惚的憂傷顯露出來,但很快轉變成熱誠的微笑:「坐吧!說起來我也是你的表姐呢。」

簡短地寒暄、自我介紹之後,則是令人尷尬的冷場。大概接下來的話題很難開口,但是許青平還是顯示出職業女性的果決。

長長的睫毛一揚,露出犀利、清澈目光:「怡青,我來這裡的目的相信你也猜到了,就是為你表哥而來,他不是失蹤,而是出逃。」

「他為什麼出逃呢?」吳怡青也不甘示弱,一句話反問過去,又讓氣氛尷尬起來。

「哎!說起來話題很長,不是一句兩句說得清楚,或者說我根本無法說清楚,我們還是談目前狀況吧。」許青平調整了語音,繼續把談話轉移到主題上來。

「你表哥的出逃,不是他一個人的問題,而是牽連到一系列人的問題。你表姨,你也知道,其實被軟禁在家。而一直提拔他、支持他的許副部長,也是我的叔叔也被停職檢查了,還有他的下屬老李、小孫、蔡嵐全部被隔離審查。以後就是審查通過,基本也是調離目前崗位。」

「那你來這裡想從我這裡瞭解什麼呢?我對表哥現在的情況一無所知啊。」吳怡青避開許青平的感情牌。

「嗯!我知道短時間內,你不可能聯繫上你表哥,但相信你表哥一定會聯繫你,因為他是孝子,需要從你這裡瞭解他母親的狀態。」許青平果然是南粵省安全部門的情報處長,一句話把實質問題揭示出來,讓吳怡青退無可退。

「那你想我做什麼呢?」

又是一陣沉默,「我想你做一個溝通的橋樑。」許青平直視著吳怡青的眼睛。

迴避開許青平灼人的眼神,「你所說的橋樑,目前還是假設,不知道表哥是否聯繫我。就是聯繫我了,需要溝通什麼呢?」

「我想你知道你表哥面臨的處境,體制內有人以他為仇人,是要他性命的,他面對的是國家機器的追殺。當然也有其他勢力想以他為用,可那是叛國叛黨的行為,會身敗名裂,遺臭萬年的!」許青平急切表達出自己的憂慮。

「哼!什麼叛國叛黨,遺臭萬年啊!」吳怡青輕蔑地反詰。

許青平臉色很難看,被吳怡青的輕蔑口氣噎住了,顯然瞭解吳怡青作為一個出國多年知識分子的政治態度。

「好了,怡青,我們不爭論那些政治問題了。首先是保證你表哥的人身安全。」緩和了口氣,許青平建議道。

「怎麼保證啊?我想你是無法保證的。」

「嗯,我是沒法保證。這就需要你這個橋樑的作用,將事情轉圜一下。」

「說吧,你們需要什麼?或者說需要表哥怎樣做才不去追殺他。」吳怡青決心探求他們的底線。

「第一:不去投靠敵對組織、勢力。第二:不能將所知機密洩露。這是高層保證他以及家屬人身安全的條件。」顯然這是許青平來到這裡的目的,也是通過高層所獲得的初步保證。

「嗯!我知道了。如果說有機會聯繫上表哥,我會傳達。」吳怡青心裡有所安慰,看來他們對表哥顧忌很多。

正事交代完,許青平的臉色顯得很疲憊,眼神透著憂傷,好像忘記了自己是一個殺伐果斷情報處長的身分,回歸一個普通女子的情緒狀態。

吳怡青同情地望著她,想瞭解一下她和表哥過去的經歷。

可是咖啡廳一陣騷動,四五位身穿中情局制服的精壯漢子圍攏過來,領頭的卻是那個嬉皮士打扮的雷諾。

雷諾走到許青平面前,亮出自己的派斯,嚴肅地對站起身的許青平說到:「許女士,你涉嫌以不恰當身分對美國公民質疑、審問,我們依據美國法律對你進行二十四小時的拘留調查。」

許青平恢復了職業女性的從容、幹練的原貌,「請問你有何證據懷疑我質疑、審問美國公民啊?」許青平微笑地詢問雷諾。

「明人不說暗語,你的身分是中國南粵省安全部門情報處長。」

「那又怎樣呢?我目前是以一位遊客的身分,獲得美國駐廣州大使館的簽證的。」許青平依然鎮靜地回答道。

「可是你卻違反了遊客的身分,對一位美國公民進行案件審問。」雷諾不依不饒。

「這你要問這位美國公民了。」許青平戲謔地把手指指向吳怡青。

吳怡青有點尷尬地站起身來,面對雷諾期盼的眼神,吳怡青迴避開說道:「雷諾探員,許女士是我的親戚,我們只是聊家常。」

雷諾有點惱怒地瞪了吳怡青一眼,回頭正色對許青平說道:「好吧!希望你在美國逗留期間,保證不從事違反遊客身分的事情。」

「好的,我保證。雷諾警官。」許青平微笑地做了一個OK的手勢。

「收隊!」雷諾無可奈何地扭頭帶人走出咖啡館。

許青平含笑說道:「謝謝怡青。」吳怡青低頭沒有回應。

在有點尷尬的氣氛中吳怡青和許青平分別了。吳怡青不願意參合到這涉及兩國情報部門的爭鬥中,但是為了表姨、表哥的安全,她必須為許青平說話。

在車庫取了車子,吳怡青駕車向另外一個約會地點出發。一個相識多年的中國異見分子、海外民運組織頭領早上打電話,約她在他家別墅會面,商談一下一個自媒體頻道的贊助問題。

吳怡青多年來以自己的資金贊助多個民運社團的活動,所以接到這個邀請就答應了贊助的請求,順便過來瞭解一下這個頻道的節目安排。

在一個郊外的獨立別墅外,吳怡青停了下來,按響了喇叭。一會門自動打開了,吳怡青駕車進去,在停車位停好車。

一位儒雅的六十多歲老者迎了出來,一身名貴的西裝,讓老者氣度不凡。「小吳,你還真準時啊。」笑吟吟地向吳怡青伸出手。

吳怡青在多個社交場合見過這位老者,知道他是一本著名反共雜誌的主編。「吳老邀請,我這個小字輩能不快馬加鞭趕來啊。」吳怡青也隨和地開著玩笑,和老者握手,一塊走進會客廳。

兩人坐下,老者親手將一杯茶端到吳怡青面前,笑呵呵地說道:「先喝杯茶,我們再談正事。」

吳怡青站起身接過茶杯,又坐了下來。「吳老,你們這次開辦頻道,準備募集多少資金啊?」

「哈哈!看你真是急性子。喝茶,不著急,多了多用,少了少用,沒有特別要求。」吳老先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飲了一口。

吳怡青也隨著端茶喝了一大口,「吳老,這麼多年,您為海外民運費心費力,真是辛苦了。」

「哪裡!哪裡!都是大家夥捧場啊。」

吳怡青突然感到眼皮沉重,頭腦暈暈乎乎,隨即歪頭倒在桌子上。

不知過了多久,吳怡青才費勁地睜開眼睛,聽到一旁有人說:「她醒了,醒了。」就看到眼前一個光亮的圓球在左右擺動。

吳怡青意識模糊,好像在一場夢裡,沉睡很久才醒來。旁邊一個男人的聲音詢問著:「你和你表哥關係好嗎?」

吳怡青腦海裡浮現出小時候,表哥和她一塊上學,一塊回家的情景。表哥攔著那些頑劣的小孩,讓吳怡青快跑,自己獨自一人和三四個小孩打架。

吳怡青心裡一陣緊張回答道:「表哥對我很好。」

「那你什麼時候最後和你表哥聯繫的?」

吳怡青又想起昨晚和表哥那場神祕的通話,舔了舔乾澀的嘴唇,剛想開口說道。

「轟隆!」一聲巨響,門被爆破打開了。

待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點閱【暗戰赤龍】系列文章

作者戟楓郵箱:jifen6603@gmail.com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