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習近平黨內有代號?替身多 甘肅死者的最後時刻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5月26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日焦點:黨媒警告不准「躺平」,只許認命!或拉開中共倒台大幕,歐洲小國有種;昂山素季現身,託人帶話;《華日》公開質疑武毒所:3研究員早就染疫;英國要對共諜大抓捕;剛果火山差點滅城。

【吉隆坡列車同軌「頭對頭」相撞!213死傷】

最近世界有點不平靜,5月24日,馬來西亞吉隆坡又發生一起非常惡性的列車相撞事故。當地晚間8點45分,從吉隆坡一個輕軌車站出發的列車,與從另外一個車站出發的列車,在同一條軌道上相向而行,頭對頭正面相撞。

目前調查的初步原因是,其中一輛列車,沒有偵測到對面還有列車的信號,造成悲劇發生。其中一輛列車,是剛剛維修好的空車,沒有乘客,另外一輛列車載有213人,已知造成至少47人死亡,166人受傷,現場一片狼籍,一些乘客流著血倒在地上,另外一些受傷乘客在事發後驚魂未定,坐在列車內發愣。

【剛果火山突然大爆發!岩漿滅村 差點吞城市】

另外,我們昨天在要覽中給大家播放了畫面,但沒有細講。就是5月22日晚上,在非洲中部的剛果民主共和國的尼拉貢戈火山,突然出現噴發,按照當地人的話講,說是「無預警」噴發。岩漿是從半山腰撕裂的縫隙中噴涌而出,一路傾瀉,先是吞噬了附近的十幾座村莊,而後又很快威脅到附近一個有200萬人口的大都會區「戈馬」。

根據媒體的報導,很多火山山腳下的村民,沒有任何準備,就發現岩漿已快衝到家門口。還有好多人,是遠遠看到了被燒得通紅的天空,才知道火山噴發,於是趕緊逃跑。當地政府也是慌忙組織撤離。

而大城戈馬距離火山只有10公里左右,當時很多人傳言,說火山岩漿很可能會吞噬這座城市,於是不少人緊急出逃,但是造成了不少致命的車禍。根據事後統計,交通事故的死亡人數,比火山造成的死者人數還多。最終,至少八千人逃到了挨著戈馬的剛果鄰國「盧安達」。

但是,事情的發展並不完全像預期的糟糕。火山岩漿的噴發到了週日逐漸趨緩,到了週日晚上,基本上不再向前推進,人們得到通知,大多數人也很快回到家園,但是人們驚訝地發現,火山岩漿就停在戈馬城邊緣大約一百米的地方,而且岩漿流的厚度達到將近十米,約是三層樓的高度。這種高度如果進一步蔓延進戈馬市區,一定是滅頂之災。當地人只能感謝神明庇佑,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阻止住岩漿進入大城,造成更加悲慘的後果。

按照剛果政府的統計,已知有17人在本次噴發過程中喪生,還有上百人失蹤,不知身在何處。有的在火山腳下的村莊,已經整個被岩漿毀滅。

以上的災難,吉隆坡的,屬於是人禍,剛果的呢,是一場天災,但也有當地政府沒有及時預報火山噴發的責任在。不過這次噴發的尼拉貢戈火山,2002年就暴烈地噴發過一次,造成至少250人死亡,更有至少50萬人無家可歸,是非洲最活躍的火山之一。

甘肅馬拉松前6名只一人倖存 死者都在30公里範圍】

但相比之下,誰能想到,一場比賽,跑跑步就會死人呢!大家都知道我在說什麼事,就是我們昨天跟大家介紹的,甘肅馬拉松死亡事件。這場事故,根據輿論的評判,雖然直接原因是突如其來的天災,但是更多的是「人禍」,是一場本該避免的事故。而且這場事故的發生,讓人覺得匪夷所思,一個市政府辦的比賽,一個賽距並不是特別大的馬拉松,一個並沒有非常遠離人煙的比賽地點,卻一下子凍死了21個人。

這種事情,簡直放開伊隆‧馬斯克的想像,搬出莎士比亞的手筆,也是搞不出的劇情!這件事都驚動了北京,為什麼,我想他們也是覺得面子上掛不住,國際輿論影響太不妙,這已經成為世界越野馬拉松歷來的最慘烈、最大的災難,對非常喜歡在國際面前粉飾自己的中共很難堪,而且死亡的很多是國內馬拉松的精英名將。這個事件受到很多人關注,現在有更多細節出來,還有一些進展,我們再跟進一下。

在本次事件中凍死的選手,大多是第一波選手,就是跑在最前面的那些人,而且出事地點,距離比賽起點幾乎不超過30公里,所有人員死亡原因,都是被未預報的突然降溫和暴風驟雨冰雹衝擊,導致身體失溫,最後被凍死。

其中,跑在最前面的6名高手中,只有一個人倖存下來,叫「張小濤」,另外5人全部離世。他事後接受採訪,談到了他所見到的另外5個人的生命最後時刻。包括大陸的全國殘運會馬拉松冠軍黃關軍,還有中國超級馬拉松的一哥「梁晶」。

【黃關軍醫療事故致聾啞 家境清貧 馬拉松又遭凍斃】

黃關軍1歲的時候因為醫療事故變成聾啞人,長大後,跑步成了他的夢想,還希望告老還鄉後去教小孩子跑步。對於這次比賽,他準備的是一身全新的行裝,看得出他對這個賽事還是挺重視的。

張小濤回憶說,比賽過程中,黃關軍在第二個打卡點排在第四名,第三個卡點,張小濤超過黃關軍,當擦身而過時,張小濤還跟黃關軍打招呼,但是黃關軍用手指耳朵,示意張小濤自己是聾啞人。

而黃關軍本人其實生活並不寬裕,這場馬拉松的報名費1,000元,對他來說是筆不小的開支,而他如果能取得比賽冠軍,可以拿到15,000元,就算是亞軍也可以得到12,000元的獎勵。但是他自己卻很節省,以往他獲得的獎金獎品啊,都會給父母,而自己常常是只吃泡麵,2019年11月差點因為營養不良在馬拉松比賽時暈倒,後來去醫院花了119元,都在自己朋友圈網絡發了一句話,說:花了119元,還配了一個比較哀痛的表情。2020年9月,他跑步用的一雙鞋壞了,他也對別人說:鞋子壞了,好心碎,他不捨得買新的,後來是把穿壞的跑鞋拿去補了一下,繼續穿。就這樣一名選手,如果在本次甘肅馬拉松拿到成績,得到的獎金對他來說是不錯的幫助。

但是,5月22日白天,張小濤與黃關軍擦身而過之後,就再也沒見到他。5月23日凌晨兩點左右,救援隊伍在賽程的一段路上找到了黃關軍的遺體。有一個細節大家要知道,黃關軍是醫療事故造成的聾啞人,遇到這種事,都不能像別人那樣大喊呼救。

從他的經歷,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就是今年1月的大陸「墨茶事件」。巧的是,墨茶跟黃關軍一樣,都是四川人。兩人離世的案例雖然很不相同,但是卻都突出了一個類似的問題。墨茶是個網絡播主,還有一些人在follow他的頻道,卻在貧困潦倒中死去。

而黃關軍是跑步名將,也有一定公眾知名度,生活條件想必比墨茶還是要好的,但是相比社會的富裕階層,還是差很多。他此前就是因為自己是聾啞人,找工作也很困難,走上跑步之路,他還有好多夢沒實現,就這樣撒手人寰。

中共總喊小康社會,什麼脫貧扶貧,像黃關軍這樣一位在國內還小有名氣的運動員,還過著辛苦的日子,就更不要說更多普普通通的中國百姓了。這是黃關軍遇難後,他的身世給人們帶來的唏噓慨嘆。

【梁晶遺體不忍卒睹 張小濤生死邊緣獲牧羊人救助】

那麼另一位當天比賽跑在前6名的,就是我們昨天節目也提到的超馬一哥「梁晶」。他比賽當天在微信朋友圈發的最後一句話是:你看這風多大沙塵暴多大,擺設都吹倒了。那是他在賽前發出的。

梁晶最終也是被凍死,被發現時,器官已經衰竭,頭部有傷,膝蓋已經磨壞潰爛,看上去似乎都癟了下去。似乎是身體失溫前後,在跑動中多次摔傷所致。

那麼我們剛才說的,前6人中的唯一倖存者張小濤,是怎麼撿回一條命的呢。就是我們昨天跟大家說的那名當地的「牧羊人」。張小濤在途中摔跤十幾次,最後氣溫太冷實在跑不了了,自己在山腰披著自帶的保暖毯保溫,等待救援,那裡距離起點33公里,海拔大約二千二百米,但是沒等到救援隊,等來的是那位牧羊人。

牧羊人把他背到窯洞,這他才緩過來。而當時他前面大約幾百米的,就是梁晶、曹朋飛等人,都遇難了。他們大多都只穿著短褲。

【操辦馬拉松才22人 甘肅官卸責 電視竟重播開幕式】

事後人們追究事故責任,發現這場賽事的主辦方是甘肅白銀市委、市政府,承辦方是當地景泰縣,而賽事具體運作則是甘肅「晟景體育文化公司」。這家公司的職員只有22人,人員相當少,舉辦這樣大型的賽事是比較令人吃驚的,而且還是多次舉辦。目前這些機構大多是互相推諉責任,要麼就是不接電話。

有專業人士批評,這次賽事組織非常不專業也不合理。比賽線路難度很大,但是缺少補給站,相隔16公里才有一個,而且也只有兩個人在那裡提供飲水,沒有帳篷,事後救援也極其不專業。另外,往往越野馬拉松會規定要帶些強制性的裝備,比如保暖衣等等,但是本次比賽卻沒有這樣做。而且事前選手還要簽免責聲明,說出事了就「後果自負」。目前,主辦、承辦和運營公司,都在經受社會的譴責。

而甘肅白銀市的市長在事後發聲明時,把責任全部歸咎於「局部天氣突變」,這也遭到網友批評。更有甚者,當地的地方電視台在慘劇發生後,還在晚間新聞中,在重播新聞中復現了「比賽開幕式」的看上去還挺歡快的場面,被指冷血。

【四川「鐵達尼」樂園 竟要重現撞冰山 再談「黨文化」】

而類似的事件,最近還有個例子。大家都知道鐵達尼號,一百多年前在北大西洋撞冰山沉沒,造成一千五百多人遇難,至今是轟動世界的悲劇,當時那個年代,船上的有錢人和社會上流、紳士,很多把乘坐救生艇的求生機會讓給了其他人,這些事蹟,至今也在流傳。而大陸四川省卻有個主題樂園,2016年底就開始打造跟鐵達尼號一般大小的「豪華郵船」,說是郵船,但實際上沒有任何動力,不過裡面的餐廳、泳池、客房等設施,是完全保留了鐵達尼的原貌。而在這艘郵輪設計之初,卻被爆出,還曾計劃在這艘模型船上模擬「撞冰山」的場景,後來消息傳到國外,在抗議聲浪下才作罷。

這些事都不是偶然的,推薦大家看兩本書,一個是《九評共產黨》,一個是《解體黨文化》。看完後大家會發現,很多大陸社會發生的這些有違普世價值的細節事件,都是因為中共長期統治和灌輸、宣傳下,令很多中國人浸染了一種「黨文化」,就是「共產黨的文化」,這種共產黨的文化,其中一個元素,就是「漠視生命」。

最近,還有一件事得到了西方主流媒體的關注,此前都被他們視為陰謀輪,但是現在很多開始針對報導。

【《華日》公開質疑武毒所:3研究員早就染疫!】

《華爾街日報》5月23日發表了一篇文章,指出在中共公布的第一例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確診者感染的時間之前,中國科學院下屬的武漢病毒研究所有三名研究人員,曾在2019年11月,因身體不舒服去醫院查看,而且報導說,這是早前沒有公開的情報報告,令人注意的是,他們的症狀跟中共病毒的症狀相符,《華爾街日報》的報導直言,這進一步觸發了需要更全面調查,病毒是否從武漢實驗室泄漏的真相。

從美國現在的國務院公布的祕密報告,到美國的醫學專家福西,再到《華爾街日報》如今的報導,這些都意味著,美國和西方社會在進一步探究中共的責任。我看還有一篇報導,有一句話說得很直白,也很發人深省,說「只有消滅中共,才能消滅中共病毒」。

至少,現在遠離中共成了世界的一大趨勢。歐洲上週四投票表決,叫停談了七年的《中歐投資協定》,不管怎麼說,這對原本綏靖成癮的歐洲來講,是一個難得的舉動。

【立陶宛割席中共 被罵「小國」 卻曾率先退出蘇聯】

而在近日,歐洲的立陶宛也正式宣布,要退出中共跟中歐、東歐國家簽署的「17+1」合作機制。立陶宛政府還呼籲其它相關國家,一起退出這個合作機制,狠狠地打臉中共。這所謂17+1,其實就是中共想繼承前蘇聯的衣缽,把原本的「華沙組織」再建立起來,把原本在共產國際旗下的中歐、東歐,再搞到跟中共一起,17就是指的中東歐17國,那個「1」就是中共自己,名字換了,本質概念還是蘇共的老一套。

本來立陶宛宣布退出這就是一個大動作,結果中共的回應,無意間又炒作了一把,起了反效果。所謂「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受黨文化浸染的中共御用喉舌,張嘴就是共產黨那一套,不僅讓世界聽著奇怪,更讓人感到其囂張霸道的氣焰,真的是「不知道從哪來的傲慢」。

中共《環球時報》在回應立陶宛的聲明中說:請立陶宛離中共核心利益遠一點,找中共國這個大國拉仇恨,立陶宛這個「小國」不配,說立陶宛才區區三百萬人口,還不及中國一個城市,是「夜郎自大」的行為。

這就是中共對待國與國之間的口吻,真的不知誰是「夜郎自大」,我看中共是「夜壺自大」。不過這個立陶宛這麼有種,也不是第一次了,在蘇聯沒正式解體前,1990年3月11日,立陶宛就第一個宣布退出蘇聯獨立。此番立陶宛第一個腳踢中共,沒準也是打出「中共解體」的第一顆子彈!

【韓國兩邊通吃 會完美國立即向中共匯報】

相比之下,韓國就顯得很讓人失望。21日韓國總統剛訪問完美國,強調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回過頭來,就跟北京進行所謂緊密溝通。《韓聯社》報導說,韓國是為了向中共證明自己對華政策沒變,要繼續發展韓中關係。這被認為是兩邊「通吃」的行為。這是說到立陶宛,舉一個反例,韓國的做法在當前的世界環境下,是很罕見的,因為很多國家都在重新認識中共、反制中共。

【英國要抓捕高校共諜 好萊塢反思:中共已是「雷區」】

還比如,英國《每日郵報》報導說,英國外交部、政治保安處及稅務海關總署共同擬定了一份名單,全部是英國的高校中,涉嫌向中共暗遞敏感信息的人員,包括英國獨有的一些開創性技術,而這些技術可能會被中共拿去鎮壓異議人士,並且,中共和這些隱藏在英國大學裡的「間諜」、「英奸」,還建立了某種關聯。

隨著這份名單的出爐,一些涉事的英國大學也被曝光,包括牛津、劍橋這種頂尖名校。而報導指出,目前英國政府正在照單核實,然後會在未來幾週內,對這些大學裡出賣信息給中共的「間諜」實施大抓捕。

這是歐洲,在美國也有個例子。對中共卑躬屈膝的好萊塢,其行業內的主要雜誌之一《好萊塢報導》(The Hollywood Reporter),在5月19日刊登長篇文章,名稱是「從狂熱買賣到脫鉤:中共國與好萊塢羅曼史是否正式結束」,當中反思好萊塢跟中共的關係。

文章表示,中共屢屢侵犯人權,已經成了好萊塢的「雷區」。比如劉亦菲演的《花木蘭》,因為劉亦菲撐香港警察造成影片發行大受打擊,還有今年獲奧斯卡的華裔導演趙婷,則是因為不滿中共謊言治國的相關言論,招致中共對奧斯卡的封殺,等等這些事例,令好萊塢開始反思,跟中共合作到底值不值。《美國之音》在報導中提到,好萊塢權威刊物開始面對這個長期以來禁忌的話題,本身就是規則的一種改變。

就像我們剛才說的,遠離中共和認清中共已經成了國際的一個趨勢,這跟任何一個國家的推動都沒有太大關係,而是歷史的趨勢到了這個時候,這是必然,想必接下來,大家還會看到更多相關的事例。

【中共警告國人不准「躺平」 習黨內代號 替身多?】

但是就是這麼臭的一個黨,還有人想保它。也不只是習,還有他身邊那些,推動習選擇這條保黨之路的共黨高官。他們在文革中長大,滿腦子裝的都是中共極左的政治運動,對民主害怕,只想保黨。但是,一艘船註定要沉,站在船上的你,能托得住嗎?

最近,「躺平」成了大陸的一個流行詞彙,是說一些年輕人沒出路,乾脆自暴自棄什麼也不幹了,看似放鬆,其實是對黨官既得利益者堵死社會上升渠道的報復。結果我看到大陸有電視台播報了相關的新聞,但是傳遞的是官方「旨意」,告訴人們「認命」可以,「躺平」不行。

黨的意思就是說,你生在中國,就連選擇放棄、選擇自暴自棄的權利都沒有。難怪現在有些網上的年輕人,在對中共一些人表達不滿的時候,會說:祝你來世轉生,再做中共國的人。

而中共的習近平,因為走上這條保黨路,自己好像反而更加沒有安全感,對中共黨內看得很死。英國《經濟學人》5月22日撰文說,在當前的中國,公開批評中共領導人是非常犯忌諱的,任志強、蔡霞、溫家寶等等,這些紅二代、黨校資深教授甚至是前總理,都或是因為直接批評習近平,或是因為暗示諷刺,遭遇了不同程度的打壓或是噤聲。實在是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

《經濟學人》的報導說,因為恐懼現在的「文字獄」,很多人談到習近平的時候,都用「那個人」三個字代替,就連私人聚會,很多體制內的人也不提名字,或者乾脆不提「那個人」。

而就算你跟「那個人」長得像,也有麻煩。我們去年跟大家報導過,一位旅居歐洲的華裔歌唱家,因為長得跟習近平像,在國內社群媒體上註冊,遲遲無法成功。大陸江西省有個景區的官員,叫李君華,也是跟習長得很像。此外,還有其他一些人。也怪了,不知道為什麼,跟習近平撞臉的人還挺多。看來習近平找替身是很容易啦。

【世衛大會再拒台灣 昂山素季現身並託人帶話】

那接下來的時間,我們簡單關注兩件事。第一個,是5月24日,台灣加入今年世界衛生大會的努力再次受挫,因為中共的打壓,台灣已經連續5年未能進入大會,同時,世衛組織還否定台灣以「觀察員身分」與會的提案。參加世衛大會是單純的健康事務行為,無關政治,中共的打壓同時也是對人道的犯罪。這也再次證明,世衛現在成了中共的工具,川普(特朗普)政府此前帶美國退出世衛,是很明智的決定。

那麼另外一件事就是緬甸的昂山素季,自從今年2月緬軍奪權後,5月24日第一次在緬甸首都的法庭上公開現身,昂山素季的律師說,她的案件會押到6月7日再審。昂山素季公開露面大約三十分鐘,律師形容她身體健康,並且還托律師帶話出來,說自己的政黨「全民盟」是為人民創立,要跟人民共存亡。而緬軍政府此前是說,準備解散全民盟政黨,而昂山素季本人,則可能因為煽動叛亂罪等指控,面臨約十四年的刑期。

好,我在Telegram上的觀眾討論群是t.me/xwpajq_us,節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會員部分,我們全部轉到了網站YouLucky上,鏈接我已經在留言區置頂。也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那今天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會!

加入會員觀看獨家:https://ept.ms/2Re72pA
支持大宇:https://donorbox.org/dayutime
歡迎訂閱+打開小鈴鐺:http://bit.ly/PAJQsub

新唐人《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