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西郵件爆雷病毒疑「被設計」 習要戰狼變臉「裝羊」?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03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6月2日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美國白宮頭號傳染病防疫顧問福奇有麻煩了,而且是大麻煩。

病毒溯源的問題上,我們都知道福奇最近這幾天態度突然出現了大轉彎,正常情況下我們會猜測在他那個圈子裡一定是發生了點什麼。

福奇力主對病毒是否源自實驗室進行徹底調查,一度引發中共黨媒破口大罵,說他是小人,說他背叛了中國科學家……這些說法有些奇怪,我也在節目中和朋友們簡單討論過。


福奇郵件門爆雷:病毒有序列疑「被設計」?

誰都沒想到的是,福奇真正的麻煩會是他的郵件。對任何關心美國新聞的人來說,郵件是個好東西,它幾乎成為所有政治風雲人物共同的最大的一個坑。希拉里跳下去了,亨特‧拜登跳下去了,現在輪到了福奇,福奇也跳下去了,而且現在還是自由落體急速下墜的過程中,還沒觸底,暫時還感覺不到猛烈撞擊那一刻到來的劇痛。

美東時間6月1日,《華盛頓郵報》和《Buzzfeed》兩家媒體,根據美國《信息自由法》申請獲得美國傳染病學專家福奇大量電子郵件內容,時間跨度從2020年1月至6月,披露了福奇在應對美國疫情時的處境,和他與很多人往來的關係。

這個福奇版本的「郵件門」剛一爆出來,大大小小的媒體以及無數的媒體人都立即開始在這堆長達886頁的文件中,仔細過濾挖掘信息。

到目前為止,我看到至少已經有郵件顯示,在病毒來源的問題上福奇、一位名叫安德森的專家、石正麗親密的合作者達薩克,以及世衛組織和中共CDC等等,被發現有聯手掩蓋真實信息,蓄意誤導公眾的痕跡。

在這上千份郵件中,當前被挖出來最受關注的信息,來自美國斯克里普研究院的病毒免疫學專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G. Andersen)寫給福奇的一封郵件。

這封郵件有兩句非常敏感的話,一句是這麼寫的:「在系統發育樹上該病毒看起來完全正常且表明蝙蝠是病毒的儲存載體。該病毒的不尋常特徵只占基因組一小部分(<0.1%),人們必須仔細觀察所有的序列,才能發現其中一些特徵可能是經過設計的。」

另一句是這樣寫的:「Eddie、Bob、Mike和我都發現基因組與進化理論的預期不一致。」

很顯然,這裡的Eddie、Bob等人應該是安德森團隊的同事,也都是這個領域的專家。

這封郵件為什麼如此重要?就是因為安德森本人對病毒來源的態度——他是堅定聲稱病毒來自自然進化的專家代表之一。

去年3月17日,安德森作為通訊作者在大名鼎鼎的《自然》雜誌發表了一篇論文,標題就叫「SARS-CoV-2的近端起源」。在這篇論文中,安德森是這麼說的:「我們回顧了通過基因組數據的比較分析可以推斷出SARS-CoV-2的起源……我們的分析清楚地表明,SARS-CoV-2不是實驗室構建體或故意操縱的病毒。」

安德森寫給福奇的郵件是什麼時間呢?是在去年1月31日。也就是說,安德森最開始是發現了中共病毒基因組有一小部分具備很不尋常的特徵,而且是他的團隊的一個共識。但不知為什麼他在一個多月後正式發表的論文中,對這一點隻字不提。

昨天有美國的媒體人馬上就這個問題採訪了安德森本人,他依然堅持說自己相信病毒是自然進化的,但對自己郵件說法與論文說法為什麼不一致,他避而不答。

多方勢力聯合掩蓋病毒真相?

這當然是非常奇怪的一個疑點。作為一位科學家,明明發現了病毒有「不尋常特徵」,這個特徵不符合進化論的預期,而且看起來像是「經過設計」,儘管一時半會還無法對其下一個明確的結論,但起碼這是值得重視、值得追查真相的一個重要突破口對吧。這是任何做科研工作的人必須具備的最起碼的素質和職業道德。

然而我們看到的事實是,在昨天郵件曝光之前,無論安德森還是福奇,對這一點從來沒有提到過。從安德森那篇論文來看,他明顯是採取了選擇性陳述事實,也就是避開了對「自然進化」不利的事實,只挑選了對該觀點有利的事實來發表。

這種態度,我就只能說「呵呵」,這種論文的科學價值我也只能說「呵呵」。

澳大利亞天空新聞的主持人、調查記者莎莉‧馬克松就毫不客氣在推特上怒斥,說「這是一次大規模的掩蓋」,同時也毫不客氣要求福奇辭職。

為什麼說福奇掩蓋?因為我們都知道福奇公開承認,他批准了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給予數十萬美元的資金援助。儘管他同時辯稱,這些資金與武毒所進行的「獲得性能研究」無關,但又被人挖出他在2012年就曾經說過,雖然功能獲得性研究有引發大流行的風險,但其好處大於風險。

一句話,福奇知道武毒所在做功能獲得性研究,他也知道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有疑似「被設計」的序列特徵,但他依然批錢資助武毒所,依然對中共病毒可能源自實驗室洩露發表否定意見。

這就是大眾質疑他掩蓋的原因。

與此同時,郵件中還被挖出福奇曾經安慰中共CDC主任高福,說「我們將共渡這道難關」。也被挖出達薩克——就是那個與武毒所親密合作發表過二十多篇論文的專家——他也發郵件感謝福奇,說:「一旦這場大流行病結束,我期待著當面感謝你,並讓你知道你的評論對我們所有人是多麼重要。」

達薩克這麼一個非常敏感的人物,他本人與石正麗合作發表與蝙蝠冠狀病毒有關的論文就至少有3篇,而且還是福奇資助武毒所的具體執行人,就這麼一個重要的嫌犯,居然成為世衛組織武漢調查團的主要專家之一。

為什麼天空新聞那位莎莉說這是大規模掩蓋,我想朋友們就不難理解了吧。難怪昨天下午美國參議員湯姆‧科頓立即發推,只寫了一句話:「福奇有一些問題要回答。」

也就是說,福奇恐怕很快又要到參議院聽證會去接受靈魂的拷問了。至於最終會是什麼樣的結果,我們姑且拭目以待吧,但我們可以隱隱感覺到,有一場新的大風暴似乎正在醞釀成形之中了。

習當局重整大外宣 戰狼轉向「裝羊」

下面我們來討論一下習近平當局最新的大動作。

5月31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進行了第三十次集體學習,主題就是加強中共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習近平主持學習並發表了重要講話。

當然,以習近平的地位,他現在隨便說點什麼都會被稱為重要講話。不過這次的講話,從內容上看,的確可以說是比較重要的,最起碼,這次講話意味著,習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戰狼外交,恐怕要開始進行調整了。

畢竟,在現在這個幾乎人人都有打狗棒的年代,以為靠著齜牙咧嘴亂咬一氣就能橫行天下,是有點侮辱大眾智商對吧。

按照央視報導的新聞,習近平在這次講話中談到了很多要點,我簡單歸納一下大概有這麼幾點:

1. 要以加強頂層設計的方式來構建一個龐大的中共話語權體系,重新塑造中共這個黨組織的形象,當然也包括了中共推行的一整套制度是如何的好,如何的妙,中國共產黨是如何的偉光正。

2. 要用這個大外宣體系來全面推廣中共的世界秩序新方案,包括了習近平念念不忘的人類命運共同體,以及一整套的什麼多邊體系、中共方案、中國故事等等。

3. 要立足5千年深厚文化來全面闡述中共的發展觀、文明觀、安全觀、人權觀、生態觀、國際秩序觀和全球治理觀。

4. 這也是最關鍵的一點,要求注重把握好基調,既開放自信也謙遜謙和,努力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中國形象。

這幾個要點,其實再濃縮一下,用我們都很熟悉的概念來說,習近平希望大外宣現階段要重點做的工作是:1. 讓國際社會承認中共的偉光正地位;2. 讓國際社會接受中共領導的極權制度模式,接受中共領導;3. 絕不能把中共和中國分開,要深度捆綁一起宣傳;4. 戰狼現在需要把獠牙收一收,裝出點像羊那樣謙遜可愛的模樣來。

為了達到這個目標,錢可以加大投入,方式可以不擇手段,而且還要納入各級黨組織親自抓的工作範疇,納入政績考核標準等等。

這樣看起來,這應該就是習近平上任以來,第一次這麼系統地、大規模地重建整個大文外宣系統的一場運動了。我們過去曾經說過,習近平在大陸事實上是發起了新一輪的「柔性文革」運動,本質和文革沒什麼差別,只是外在形式上沒那麼暴烈,顯得相對溫和,波及的面沒那麼廣,波峰波谷的上下震盪沒那麼劇烈而已。

這個講話,實際上就是習近平要把這場柔性文革的野火,燒到國際社會上來,開始正式複製黏貼所謂的「中共模式」了。這和過去單純為了改善中共形象的宣傳是不同的。

發動信息戰 國際版「柔性文革」?

為什麼習近平當局選擇現在來推動這場運動?首先有兩個重要的背景必須說說。

第一個背景是這次中共政治局會議,專門邀請了復旦大學教授張維為,來給政治局委員們講課、出謀劃策,談中共如何提升國際傳播能力。

張維為這個人,我想大家可能都比較熟悉了,號稱是習近平的幾大國師之一,靠反美揚名立萬,在大陸網民中有「野生國師」之稱。

張維為是習近平深信不疑的「東升西降」這套理論的狂熱鼓吹者之一,此人有一大本事,就是即便他滿嘴跑火車說美國經濟不行了,不和中共合作這個冬天都熬不過去等弱智理論的時候,他都會帶者滿臉真誠、不容質疑的表情,經常會讓很多觀眾不由自主開始懷疑自己的智商:是不是我自己才疏學淺,跟不上張國師高屋建瓴的節奏?

也就是說,張維為有一種像習近平鍾愛的網絡寫手周小平那樣的特質,可以將各種荒誕不經毫無常識的說法用不容質疑的、誰懷疑誰腦子就有病的方式表達出來。這個人基本上就是一個教授級高配版的周小平。

習近平讓這個人給政治局講課,說明他就吃張維為這一套。這包藥讓他堅信自己正走在即將實現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康莊大道上,而不是外界普遍認為的四面楚歌的困境。

同時,也說明政治局內恐怕不少人並不認同習近平這種嗨到不行的高妙理論,所以逼得習近平下令讓張維為來給政治局統一餵藥,而且藥不能停,必須催生出解決方案來。

所以,我們就看到了這個大外宣計劃的出台。

中共國際環境空前惡化 王毅突然放軟

另一個背景是中共當前國際環境的空前惡化,這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最標誌性的事件就是中歐投資協定的凍結。

這個事件對中共的衝擊之大,可能遠遠超出一般人的想像。除了我們此前的節目中披露李克強和商務部分別想運作意大利和法國來解凍,外交部長王毅也放低身段,拿出「王公公」的黏糊勁兒,一口氣會晤了波蘭、塞爾維亞、愛爾蘭和匈牙利四個歐洲國家外長,希望大家都對中歐關係出現的困難要「冷靜反思」,來消除所謂的「疑慮和誤解」。

當然,儘管習近平可能並不承認當前有什麼四面楚歌式的困境,但他強調「加強和改進國際傳播工作」,這種表述的本身就說明了他對大外宣工作的不滿,說明他認為大外宣工作力度不夠大,而且很多地方犯了錯,所以才需要「加強和改進」嘛。

也就是說,習總親自拍板的戰狼外交沒有錯,錯的都是下面這些執行的人水平太差。

王毅突然放低身段態度轉變,顯然和習近平的態度轉變密切相關。

看明白了這兩個背景,我們就可以得出一個結論:習近平對疫情重創世界各國的效果是非常滿意的,因為他非常認同張維為那套「疫情改變了世界格局,正在加速向東方傾斜向中國傾斜」的說辭。所以,習近平認為需要加速這個過程,所以他要對全世界發起一場龐大規模的信息戰,要充分將疫情打擊的戰果擴大,營造一個「風景這邊獨好」的假象。

所以,我們可以斷定,未來的中國,將會對一切負面新聞進行更為嚴厲的封殺,要讓不但中國人,還有全世界的人,都只看到中國人的生活是如何的美好。

屆時可能會有更多的像「蠟筆小球」那樣的文字獄出現,也會有更多的大V、五毛、粉紅等湧入到推特、臉書或YouTube等地方來講各種紅色故事。

而就當前的焦點而言,病毒溯源剛好成為中共「講好中國故事」的一個致命短板。現在我們看到國際社會主流媒體都在深挖這個「中國故事」,這也是一場輿論風暴。而習近平的信息戰,剛好和這場風暴形成了一個對沖。

過去北方有句話,說「牽驢拔橛子」,意思就是有人把驢偷走了,但也有傻瓜跑去拔橛子背鍋。眼看七一馬上就要到了,習近平要把這個百年黨慶變成為自己貼金的堂會,實際上就是一種拔橛子的行為。

也許,這場病毒溯源的風暴,註定會成為習近平拔橛子後必須承擔的代價之一。究竟是東風壓倒西風,還是西風壓倒東風,我們不妨慢慢看。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