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薩克猛料曝光 蘋果終局背後有玄機?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4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6月23日(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這兩天沒有什麼特別大的事情,但值得說一說的新聞其實不少。比如說,像有關病毒就有好幾條頗受關注的新聞,其中尤其以達薩克被《柳葉刀》(Lancet)除名的消息引人注目。

此外,隨著疫苗普及的面越來越廣,很多國家都開始變得輕鬆,認為疫情受控已經是遲早的事情,尤其美國,很多曾經非常嚴重的地區都在陸續解除禁令,全面恢復正常狀態。

這當然是值得慶幸的事情,但事實上,人類遠沒有到可以樂觀的時候。雖然部分地區疫情有所緩解,但疫苗並非萬能的解藥。我們看到現在至少有兩種疫情惡化的現象正在愈演愈烈。

還有,香港《蘋果日報》即將被迫停刊的消息,朋友們可能大都已經知道了。這個消息可以說基本在大家的預料之中,因為當我們看到港人抗爭的口號,從「香港人加油」到「香港人反抗」,再到「香港人報仇」,最後走到今天的「香港人珍重」,我們就知道香港這顆東方之珠已經徹底失去了曾經的光芒,正在滑入黑暗的深淵。《蘋果日報》的遭遇,只是這個過程中難以避免的一部分。

但今天我想從另一個角度來和朋友們討論一下《蘋果日報》受到的打壓,中共這次的追殺,既有虎狼之心,也有醉翁之意。

達薩克「迴避」實為「被迴避」】

我們先說說達薩克這位石正麗的老友。

就在昨天,英國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更新了中共病毒(COVID-19)委員會資料,同時發布一份聲明說:「柳葉刀COVID-19委員會將在其最終報告之前仔細審查SARS-CoV-2病毒的來源……委員會的技術工作將由獨立專家進行,他們本身並沒有直接參與受到審查的美中研究活動。皮特‧達薩克博士已經迴避了委員會關於調查病毒起源的工作。」

「迴避」這個說法本身有點模糊對吧,究竟是達薩克高風亮節主動申請迴避?還是應委員會的要求而「被迴避」了?

《柳葉刀》COVID-19委員會祕書處在針對自由亞洲電台查詢的電郵中回覆說:「委員會的相關技術工作將由獨立專家進行,而他們並未直接參與正受審查的美中研究活動,達薩克本人決定迴避有關病毒起源的工作。」

但我認為這不過是一番典型的外交辭令罷了。

我們都知道,《柳葉刀》在去年曾發表一份27名科學家聯署的公開信,聲稱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可能源自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說法為「陰謀論」。

然而在前天(6月21日),《柳葉刀》在最新聲明中改變了觀點,公開表示簽署這封信件的主要病毒學家之一、美國的皮特‧達薩克(Peter Daszak)未按國際醫學期刊編輯委員會的要求披露「競爭性利益」。

達薩克當即提交了一份聲明加以辯解,聲稱自己的報酬完全是以生態健康聯盟的工資形式支付,一副受了冤枉、滿臉不服的模樣。

結果第二天,他就態度大變很自覺地「迴避」了。所以,這是明顯的「被迴避」,很多媒體報導說他被除名,實際上並沒有冤枉他。只是《柳葉刀》目前還留著他這個COVID-19委員會成員的名頭,算是留了點面子。

《柳葉刀》的態度變化,可以說是一個標誌性事件。我們都知道,此前達薩克操弄的那份聯署公開信,在將「實驗室來源說」打成陰謀論這方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現在整體環境發生了扭轉,越來越多的證據浮出水面,以至於像法國《世界報》這類媒體開始公開質疑某些著名科學期刊是否充當了中共「有用的白痴」。

《柳葉刀》當然不想成為白痴的一員,他們切割達薩克,雖然方式比較柔和,但釋放的信號是確定的,就是對此前那份27人聯署的公開信進行了含蓄的否認,重新調整了自己的觀點立場,將實驗室來源和自然進化視為同樣有待證實的地位。

【猛料曝光 達薩克被揭參與敏感實驗】

達薩克面臨的問題和石正麗相似,就是不斷被挖出來的證據證明他撒謊。此前他曾經一口咬定說武毒所裡面沒有任何死的活的蝙蝠存在,結果被天空新聞公布的武毒所飼養蝙蝠的內部視頻揭穿。

他也曾經宣稱過自己從未參與過武毒所進行的功能獲得性實驗,包括石正麗也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的時候矢口否認,聲稱她的實驗室從來沒有做過、或合作過功能獲得性實驗。

但問題在於,早在2015年的一篇論文就顯示,石正麗和達薩克合作製造了一個嵌合病毒,由達薩克提供SARS病毒為骨架,石正麗提供她獨家擁有的菊頭蝠冠狀病毒的S蛋白,二者雜交出來的新病毒,嚴重感染了小鼠的肺部,成功實現了跨物種傳播。這個實驗,就是地地道道的功能獲得性增強實驗。

此外,就在今天凌晨1點過,達薩克自己也被人挖出他在2018年10月2日發出的一系列推文中,明確提到他與石正麗團隊在雲南蝙蝠洞中發現了一系列與SARS相關的冠狀病毒,而且這些病毒還包括了一些能夠與人體ACE2受體結合、並能夠在人源化小鼠SARS模型中實現感染並引發疾病的病毒。

達薩克這裡提到的「人源化小鼠」,大家是不是聽起來感到有點熟悉?沒錯,我們在此前的節目中曾經討論過,《名利場》這家雜誌前不久發表的獨家調查報導中就明確提到了,中共軍方利用基因編輯技術在2019年設計了人源化小鼠,同時石正麗至少進行過2種病毒的測試。也就是說,讓小鼠的肺部具備某種人類的特徵,然後測試其遭受目標病毒攻擊後的易感性、致病性等等。

從達薩克自己發出的推文看,石正麗用「人源化小鼠」來測試冠狀病毒的實驗還要更早。這種實驗,是不是也屬於「功能獲得性增強實驗」呢?

從推文可以看到,達薩克不僅是知情者,也是參與者,相當於病毒爆發一案的二號嫌犯。這樣的一個人居然成為調查團成員去調查一號嫌犯,說起來都是笑話。

【印度變種發威 英國解封急剎車】

說到病毒,我們再說說疫情。

現在美國的疫情大幅放緩,多地全面解禁,這讓很多在美國的朋友都產生了一種感覺,似乎這場劫難已經過去了,世界正在恢復正常,重歸美好。

但實際上我們還不能樂觀。起碼在我看來,目前至少有兩個不好的跡象。

一個是出現在英國。按照英國政府原定的解封三部曲,兩天前的6月21日就將進入第三步全面解封日。

但最近英國感染人數突然又開始不斷攀升,迫使英國政府將英格蘭地區的解封日緊急剎車,並推遲到四週後。

值得注意的是,英國疫情又上升有個重要背景,就是英國迄今已有近一半人口完成了兩劑疫苗注射,超六成人口注射了第一針疫苗。按理說,這已經非常接近群體免疫的標準,疫情似乎不應該惡化。

造成這種反常現象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Delta變異毒株的蔓延。這個毒株就是印度變種毒株的官方名稱,英國本土出現的變種毒株被命名稱為Alpha毒株。根據英國目前研究發現,Delta毒株比Alpha毒株的傳染率增加了約60%,感染者入院率也迅速翻倍。

英國衛生部門公布的數據顯示,目前在所有確診病例中,約有九成人感染的是Delta變異毒株;在因疫情死亡的患者當中,超過一半是因為Delta變異。

根據蘇格蘭公共衛生局在《柳葉刀》上發表的統計數據,在接種兩劑輝瑞疫苗至少兩週後,其對Alpha變異的保護率是92%,但對Delta的保護率則下降到79%;而牛津阿斯利康疫苗對Delta變異的保護率下降更多,只有60%。

【中共疫苗尷尬:抗體低到測不出】

第二個不好的跡象出現在中國。

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日前公布了一項研究報告,該研究主要是對照1,000名接種輝瑞疫苗及科興疫苗者體內的抗體水平,來測試兩種疫苗的有效性。目前已分析完成100人,根據這個樣本得出的結果顯示:輝瑞疫苗誘發接種者體內的抗體水平,遠高於科興疫苗。

報告沒有詳細羅列這兩種疫苗產生抗體的具體數據,但港大公衛學院教授、香港衛生防護中心「疫苗可預防疾病科學委員會」成員高本恩(Ben Cowling)給出了一個令中共極為尷尬的答案,他說接種科興疫苗者體內的抗體太低了,甚至低到檢測不出來,所以接種這個疫苗的人可能無法通過官方規定入境的抗體測試。

這對當前中國大陸的疫情來說,當然不是好消息,因為即便我們都知道中共對廣東疫情的播報上遮遮掩掩,但也不得不承認有部分病例確認了就是Delta變種。

廣東的疫情已經持續了有一段時間了,由於真實情況不透明,官方為了七一維穩又全面壓制,所以表面上看去似乎還顯得平穩。

但從廣東官方越來越嚴厲的措施,疫情越來越擴大的地理範圍,我們可以斷定廣東的疫情一直在持續加劇。到目前為止,廣東四大重點城市深圳、東莞、廣州、佛山全都採取了「軟封城」措施,都要求民眾非必要不得出城,若出城必須出示綠色健康碼和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才可以放行。

也就是說,當前的廣東是大陸疫情最受關注的地區。然而這個現象也有一個非常詭異的背景,就是廣東省衛健委主任段宇飛剛剛在一個月前的5月20日,舉行了疫情發布會。他在會上宣稱「廣東省累計接種疫苗居全國首位」,並進一步表示,為因應疫苗供應量不足的問題,包括深圳、東莞、佛山、廣州4大城市在內的重點區域將獲得優先施打疫苗的保障,而後才逐步推廣到二、三線城市。

所以大家看到了吧,這是一個極具諷刺也極為令人尷尬的結果:注射國產疫苗最多的地方,優先獲得疫苗的重點城市,恰恰疫情最嚴重。

這只能說明一個問題:中共的疫苗基本上就是兩針安慰劑,不但起不到保護作用,反而還讓接種者面臨嚴重不良反應的風險。

我們都知道,中共正在大力推行疫苗外交,把疫苗當武器在爭奪很多沒有能力研發疫苗也暫時得不到美歐疫苗的國家。這實際上讓相當大一部分地區的人們都認為,注射了中共疫苗後獲得保護了,大家可以恢復正常生活。

但這很可能是一個巨大的錯覺。剛才我們看到了英國的數據,連輝瑞和阿斯利康疫苗面對Delta變種病毒有效率都明顯下降,中共疫苗這種測不到抗體的水準就更不用提了。那麼一旦像Delta變種這樣的毒株蔓延開來,會是什麼局面呢?

【《蘋果日報》停刊 習近平測試美歐聯盟?】

好的,最後還有點時間,我們說說已經很久沒有提到過的香港。

由於香港警方近日連續抓捕「壹傳媒集團」的高層人員,以及凍結集團資金,導致香港「壹傳媒集團」在美東時間今天凌晨4點,更新了此前的聲明,宣布《蘋果日報》午夜起即時停止運作,週四(6月24日)出版最後一份報紙後即停刊。同時,《蘋果日報》網上版也將在同一天的凌晨起停止更新。

在《蘋果日報》被捕人員名單中,昨天新增了一個特別引人注目的人,就是長期撰寫《蘋果日報》社論的主筆李平,其真名叫楊清奇。

這是一個標誌性事件,代表著香港本土媒體集體進入一言堂時代,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從此不再有。媒體淪陷已成定局,那麼下一步在香港建設網絡防火牆恐怕也為時不遠了。

而就在今天還有一個重要的消息,就是被稱為香港國安法第一案的唐英傑案在今天首次開庭審理。

唐英傑是一名23歲的拉麵廚師,一年前他騎著摩托車,打著一面寫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旗幟,在香港的一個街區撞上了幾名試圖擋住他的防暴警察。

那時「港版國安法」剛剛公布實施才幾小時,所以唐英傑就成為第一個因國安法被捕的香港人。

這次庭審不僅是國安法第一案開審,而且有一個前所未有的突破性的舉動,就是香港司法歷史上首次決定不設陪審團。現場有美國、英國、德國、新西蘭等多國駐港領事到庭旁聽。

這個舉動和《蘋果日報》的停刊意義是一樣的,這標誌著香港法治的徹底終結。不設陪審團,實際上就等於香港的法院與大陸同質化了。

所以,言論自由的終結,以及司法獨立的終結,等於正式宣告了香港一國兩制的終結。

這是香港最黑暗的一天,而這一天明顯和最近G7、北約以及美歐峰會等一系列峰會公報有關。

在這些公報中,關於新疆和香港、台海等問題都有所表態,這是前所未有的。中共當時對此只是口頭反對了一下。

現在中共突然同時在言論與司法兩大領域動手,恐怕不是巧合,而是帶有很強政治考量的精心安排。

一方面,中共刻意選在七一之前終結一國兩制,明顯是要以凸顯香港「完成二次回歸」的方式來向七一獻禮,這是習近平需要的一大政績。東方之珠不發光了,在外界看來是巨大的損失,但在中共當前的極左政治邏輯中卻是一大政績:一個長期存在的反共前沿堡壘被消滅了,紅色統一的版圖上只剩台灣一個目標。

另一方面,這也是對G7等系列公報的一次測試。意思就是,你們不是都表態了要支持香港人權嗎?我就立馬打壓香港人權給你們看看,看看你們能拿出什麼招來應對。

換言之,中共需要測試當前這個反共聯盟的含金量究竟有多高,是空口說說而已呢,還是敢動真格。同時也要看看這個聯盟內部是否有不一致的聲音,可以讓中共尋找這個聯盟中的裂縫與突破口。

這就是我們說的,中共的醉翁之意。

最後,大家可能已經看到了,有美國媒體引述匿名官員的消息,聲稱沒有董經緯叛逃,這個美版的闢謠式報導究竟怎麼回事呢?我會在今晚新唐人的熱點互動節目中繼續和大家來討論,歡迎朋友們觀看,我們今天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