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美政府就董經緯發話 又有兩高官出逃?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5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日焦點:美國政府就董經緯發話!含重要信息;傳又有兩高官出逃,有一人帶4千比特幣;拜登要約習近平對話,說「是時候了」,擬派人訪華;廣州可怕變種,14秒感染;港府強逼停刊,蘋果社論成熱搜。

鄧小平三十多年前承諾香港什麼?回顧當年影像】

1984年6月,鄧小平對香港政治家「鍾士元」說,北京除了派軍隊到香港,不會派官員到那裡去,軍隊也不會干預香港內部的事,這是不會改變的,50年不變,我們說話算數。

後來到了1990年,鄧小平在接見香港富商李嘉誠的時候,也做出了類似的當面承諾。

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到今年7月1日,剛滿24年,連50年的一半還不到。共產黨不僅變了,而且還變得相當徹底。去年7月1日前後,《國安法》進入香港,到現在差不多一年過去了,香港發生了多大變化,大家都看得很清楚。

在即將步入新的所謂主權移交的周年之際,也是中共殭屍百年的忌日到來之前,香港的標誌性刊物《蘋果日報》,也被共產黨強行逼停,又給了港人一個「驚喜」。過去古代的君主,如果有什麼大型慶典,什麼喜事,都是大赦天下,搞一些「與民同樂」的活動。現在的共產黨反其道行之,在百年慶典前,繼續為禍眾生,不求同樂,只求屈服者跪舔、異議者噤聲。

【香港政府強逼《蘋果》停刊 威脅:再去抓100人】

繼6月17日,香港警察在《國安法》進港後第二次大舉闖入香港《蘋果日報》大樓後,香港保安局並凍結了跟《蘋果日報》相關的三家公司的資產,致使《蘋果日報》直接陷入財政困難,其實就是要逼迫《蘋果日報》關門。在多名公司高層被捕,香港紅色恐怖日益猖獗之際,《蘋果日報》董事會6月21日開會商議,以6月26日為線,決定《蘋果日報》在香港的存留或暫別。而21日當天,《蘋果》在社群媒體上的「九點半新聞」已經定下停播,不少相關剪輯人員即刻告別了崗位。但是仍有很多《蘋果》員工表示,願意等到最後一刻。

但是繼續留守會發生什麼,誰也不知道。黎智英的前顧問Mark Simon最近對「自由亞洲」說,至少3名香港《蘋果日報》員工確認,報社在6月17日之後又收到不明來電,恐嚇著說,香港警察還會再去一次《蘋果日報》大樓,抓100個人!這完全是流氓手法,先砸了你的場子,抓幾個人,然後再用各種方式,暗示著威脅你離開,相同的戲碼我們在電視劇上也能看到很多。因此Mark Simon在採訪中形容說,共產黨是「流氓治港」,香港再無法治可言了。

不過,《蘋果日報》的很多從業者,具備著香港人為正義抗爭的勇氣,頂著巨大的壓力,不僅選擇堅持留守,而且繼續說著他們要說的話。就好像是面對突然闖入的一夥凶神惡煞、揮舞刀斧的強盜,還能鎮定地發聲。

【《蘋果》的最後一篇社論 在大陸火了 說了啥?】

6月22日,《蘋果日報》的「蘋論」專欄主筆,筆名為李平的「楊清奇」,又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題目是「不要天快亮還尿床一泡」,諷刺那些在黑暗時代,在強權壓制下,晚節不保的文人名士。比如,文中提到了馮友蘭和葛劍雄。

馮友蘭是著名的哲學家,先後在國民黨和共產黨底下做事。他1934年就出訪蘇聯,隨後回國宣講蘇聯見聞和馬克思哲學,被國民黨當局抓捕審訊,隨後很快轉向,加入國民黨為國民黨做事。1949年中共建政後,馮友蘭又主動致信毛澤東,說自己過去為國民黨講了所謂「封建哲學」,自己要改造自己,學馬克思主義,對中共極盡獻媚之能事。但是到了文革,初期還是被關入「牛棚」,不過到了1973年,他被四人幫看中,又當了四人幫的筆桿子,成為「梁效」的寫作顧問。而「梁效」是當時北大清華一些文人的集體「筆名」,發表文章的主要內容就是「批林批孔」,1976年四人幫失勢前,馮友蘭還寫詩,把江青比作「武則天」,討她歡心。很快,四人幫垮台了,「梁效」寫作班子被清算,馮友蘭又成了被調查對象,遭中共當局長期關押審查。馮友蘭這一生,空有文才,但常常是見風使舵,也總是陰溝翻船,成了忠誠正直之士的反面教材。而他一生的經歷,也印證了中共內部各派你方唱罷我登台,這種你死我活的權力爭奪。

在《蘋果日報》專欄主筆楊清奇看來,馮友蘭後來完全成了四人幫的御用寫手,這是他在學術界十分尷尬的一筆記載,因此被選進了「天快亮還尿床一泡」的晚節不保的樣本。

而楊清奇舉的另一個人的例子,離我們時代更接近了,是復旦大學的教授葛劍雄,他在中共大陸此前一直是比較敢言的,但是葛劍雄最近開始為習近平的歷史虛無主義站台狡辯。楊清奇認為,葛劍雄的這種轉變,同樣是「天快亮還尿床一泡」的典型。

楊清奇在文章結尾提到:黑暗總有過去的時候,人類終將回歸文明,因此,無論知識分子、傳媒業者、政治人物、巨商富賈,身處這樣黑暗的年代,都應經受起智慧和良知的拷問,不要天快亮了,還尿一泡在床上,貽笑歷史。

他的這篇文章流傳很快,文章標題「不要天快亮還尿床一泡」,在中國大陸的網絡上也成了熱門的話題。

而楊清奇本人是大陸福建人,畢業於復旦大學,現年已經55歲了。寫完這篇文章後的第二天,6月23日,楊清奇在家中被香港警察逮捕,理由是「串謀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共產黨安全罪」。

中共的這一系列操作,表達的態度很明確,就是要除掉香港《蘋果日報》,他們希望這份報紙消失得越快越好,極盡施壓。

【26年《蘋果》停刊 最後印100萬份 港人深夜排隊】

高層領導和主筆接連被抓,留在《蘋果日報》的人也無時無刻不被威脅,資金也被扣了,無奈之下,《蘋果日報》在6月23日下午宣布,決定提前停刊,24日出版最後一份實體報紙。而最後一份《蘋果日報》的出版物,將不晚於6月26日推出。

其它的平台,包括《蘋果》的網頁、手機軟體、臉書、IG、YouTube等等大量的《蘋果日報》數字平台,悉數在24日停止更新並移除。

而在24日凌晨,最後一次刊發的100萬份報紙,成了讓香港市民要徹夜排隊等待的、最隆重也最傷感的告別禮。香港很多地點的報攤外排起長隊,人們就為了等待購買這最後一刊報紙,基本上報紙剛拿到書報攤,就被很多人買走。

在《蘋果日報》大樓內外,從23日入夜後到24日凌晨,支持《蘋果》的市民,與站在大樓高層平台上的《蘋果》員工,以手機燈光和口號長時間互動。根據現場朋友說,樓內的《蘋果》員工甚至一度唱起了《願榮光歸香港》。他們都沒有暴力的展現,也沒有激憤的口號,只是在依依不捨地互動中,表達著對彼此之間的默默鼓勵!

香港《大紀元時報》的推特上還分享了一個細節:《蘋果日報》執行總編林文宗走出大樓,向外面的市民表達感謝,他說23日晚上10點多就聽到大家在樓下喊支持蘋果,覺得很感動,因此雖然現時非常忙碌,但還是要走出來跟大家說一聲:多謝香港人。

而最後一版《蘋果日報》的頭版標題是:「港人雨中痛別 我哋撐《蘋果》」。

《蘋果日報》是1995年6月20日創刊,當時創刊的社論中寫道:我們屬於香港。我們要辦的是一份香港人的報紙。不怕九七後情況有變嗎?我們怕。但我們不願意被恐懼所威嚇。我們更不願意被悲觀所蒙蔽。我們要積極樂觀地面對未來,因為我們是香港人!

一位香港觀眾KKC給我寫信表達了他的感受,他說:24日的晚上,在IG的社交媒體充斥著蘋果道別的帖子,其實《蘋果》不只是一份報紙,他們亦是守護著香港的文化,有人情味,感情和良心,有很多將會失傳的本地傳統工藝,都由各記者們一一用紙筆,拍攝的手法記下來,目的就是保留香港的文化。例如《蘋果》旗下的果籽曾報導,一名香港年輕的英俊男子,不怕辛苦,傻傻堅持,只為了傳承做腐乳的傳統手藝。類似報導令他明白,人不只是為了金錢利益而生存,而是為著對理想的一份浪漫,對自己愛的一份執著為生活。這位觀眾最後說:香港人這段時間忍氣吞聲,就是為了重光的一天,他希望香港《蘋果》可以重新開辦,也希望香港人加油,台灣人防疫,守護本島加油。祝全世界有良心的人健健康康!

【記協批中共搞「寒蟬效應」 外界憂《國安法》重判】

香港記者協會對香港《蘋果》被強逼停刊的事件表示極度痛心,他們發聲說:這次事件恐怕在香港新聞界引起「寒蟬效應」,現在什麼都不報最安全,因為大家都不知道,共產黨的紅線在哪裡。好多被捕的民主派人士和媒體人,都還沒有被定罪。

然而,現在臨近共黨的百年慶祝,又適逢《國安法》進港差不多一年了,中共會否藉此時機「殺敵立威」,外界都在關注。

去年《國安法》剛進港的時候,香港23歲男子唐英傑,騎著插有「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旗幟的摩托,被逮捕,成了《國安法》的第一個被告,受到的指控是「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及「恐怖活動罪」。唐英傑如今已被羈押了快一年,6月23日,他的案子正式開審。當日法庭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口號被指暗含「港獨」意味,鼓吹所謂「領土分離」。外界擔心,港共要重判相關受《國安法》起訴的人,既是給中共百年「獻祭」,也想在香港達致「紅色恐怖」的效應。

而這種紅色恐怖,在大陸已經存在幾十年,中共似乎對這種恐怖統治的手法相當滿意,在慶祝殭屍百年時,更是變本加厲。北京城風聲鶴唳、異常緊張。

【黨慶近 買刀實名制 學生看「紅劇」學會「造反」】

我在前幾期報導中,跟大家提到北京鳥巢地區有大批軍警進駐,參與黨慶維穩,光運輸這些人就動用了大約220輛巴士,當時只是給大家看了一張平地上拍的照片,可能您沒什麼感覺。我們再看這個高處俯拍的畫面,大家看得就更清楚了。運輸軍警的車輛布滿街道和廣場、停車場。

而在天安門廣場,目前當局正在進行慶典的一些布置工作,天安門附近販賣刀具的店商告訴媒體,他們的刀具都是在公安備案和特批的,現在購買還要實名制。在美國,雖然有控槍爭論,但是人們買賣槍枝,甚至在一些州攜帶槍枝都很自由,也沒聽說政府會如此風聲鶴唳!而在中共國,買刀都要嚴管,不知道之後是不是,人們乾脆不能買刀,每個居民小區,統一開闢一處作為切菜的地方,刀都在欄杆上拴住,你不能帶走,每家都去那裡切菜。以現在的趨勢,我看這種事情並不是沒可能出現的。之前有去過新疆的朋友說,新疆有的地方已經是這樣了,人家不能有刀,要切東西,統一到一個地方去切。

可是,歷史上任何恐怖統治,都有終結的一天,沒有強權可以長久,就算你的爪牙武裝到牙齒,草民們連根木棍都不讓摸,最後該改朝換代,那還是得換。而且,激發民眾抗爭鬥志的,有些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

比如中共為了慶祝百年,今年3月開始播出一部中共主旋律電視劇,叫「覺醒年代」,結果大陸不少學生在微博上分享說,要借鑑《覺醒年代》中的所謂「革命前輩經驗」,團結起來向各自學校施壓要權利。比如現在的「集體喊樓」就是一種,今年6月以來,河南科技大學、湖南湘南學院、湖南第一師範學院等等多所高校,都因為宿舍缺少空調,夏日高溫難耐,而集體在宿舍喊樓,向校方抗議。最近在江浙、山東等省份爆發的學生抗議本科降級為專科也一樣,都是一種群體團結起來抗爭的事件。就都有可能受到中共主旋律電視劇裡,那些早年中共顛覆別人的辦法影響。

為此,湖南省官方下發文件,提到《覺醒年代》等電視劇致使高校學生,轉發效仿「革命前輩經驗」,導致群體事件,「輿情串聯風險不容小覷」。

【習跟航天員通話 表情很怪 中共高壓統治傷人傷己】

難怪江派外宣媒體「多維網」在6月23日的報導中,在提到習近平跟神舟十二號載人飛船上的3名宇航員通話時,刊登出的習近平照片表情非常奇怪,是那種硬生生擠出來的笑容,似哭非笑的感覺。

當然這可能是江派「多維網」在故意整習近平,但是習能露出這種表情,想必也是心中萬般愁悶,濃情化不開。誰讓你選擇保黨的路呢,這個黨就是個「是非簍子」,誰抱著誰倒楣。

其實我們反過來看,全國各地中共的打壓是越來越緊、群體事件越來越多、民間不滿已經爆發的和正在醞釀的,也像是一顆顆定時彈,排著隊等著爆。這種高壓,不只是人民受不了,長此下去中共自己的「皮囊」也是承受不住的,也就是說,這種高壓是雙刃劍,反過來也會傷到中共自身。

就像北京那一輛輛運載軍警的大巴車,那麼多人被運進去,難道只是防老百姓?不止是,實際上也是在防它中共內部的人,防政敵。因為現在有太多不測,叛逃的也多,國際壓力也大,局勢對中共並不妙。

【又有兩高官出逃?!對台作戰軍官 省情報處長】

台灣「信傳媒」今天引用了一則郭文貴的爆料,提到說今年以來,中國大陸還有兩個中共的高官外跑,地位都很顯赫。

一個是在福建省的,共軍對台灣作戰的高官,今年4月出逃,他跟家人先坐船到台灣,而後又去了琉球,輾轉到了塞班島,後來又轉到了另外一個地方。而這名高官帶出來的,竟是中共對台作戰的所有信息,根據目前的研判,覺得共軍侵台是有確確實實的計劃的。

另一個出逃的人,是中共某個省的安全廳「情報處處長」,今年3月出逃,目前是在歐洲的一個國家,受到了該國高級別的「證人保護」。他帶出了大量機密信息,還可能包括阿里巴巴在貴州省數據中心的情報,而此人出逃,沒有帶現金,而帶的是比特幣,帶了多少呢,帶了4,000枚比特幣。

我之前的節目中也跟大家分享過,就是中共高官都知道給自己留後路,但是可能之前他們還想等到中共大廈傾倒之際,逃出來,現在還想享受享受特權。可是現在呢,很多官員可能看到一個情況,待在中共體制裡風險太大,除了從上到下的政治算計、陰晴變幻無常,造成出逃,也還有政敵之間的較量,但也不排除,真的有認清了中共體制的。反正現在就是這麼個時候,大家都在往下跳,中共現在也就是騙騙小粉紅,和底層黨員,高層的看得一清二楚。咱們大陸觀眾還得冒險翻牆,他們想了解中共現實根本不用翻牆,對他們來說,他們是特權階層,外界信息很容易就能看到。而且那些黑暗的事,我們外界還得分析分析、推測推測,他們自己是親身經歷,所以啊,在中共內部具有一定職位的、高層的人,還會有人想跳船,一定的!

【出逃嚇到中共 發文恐嚇滅全家 美國回應董經緯事件】

中共也害怕啊,那個習近平不是最近總強調永不叛黨嗎?中紀委發表回顧顧順章叛逃事件的文章,當年中共是殺了顧順章全家,給他滅了門。大家覺得這是中共隨隨便便在這個時期講故事玩嗎,肯定不是啊,就是因為有重要人物出逃,可能還不只一個,而且在體制內有示範作用,中共是想以此對內部進行恐嚇,就是這樣。

不過呢,有關中共國安部副部長董經緯出逃的事,美國政府這邊突然發聲了,發出的是一個比較令外界困惑的聲音。

6月22日,美國媒體SpyTalk報導說,美國政府一名要求匿名的官員給他們寫信,接觸他們,對SpyTalk等媒體關於董經緯出逃一事的報導,做了回應。

這名美國政府官員說:我們想糾正你們的報導,說中共國安部副部長出逃到美國是「不準確」的。欸?不準確!那難道他沒出逃嗎?這位美國官員繼續說:他也不能確定或者否定,董經緯到底在哪?這就很奇怪了。按照SpyTalk的報導,這名美國政府官員是想暗示,董經緯不在美國,人還在中國,可是又不明說,說自己也不清楚他到底在哪。這裡面的文章可很大,這就說明,這種事他們想讓美國媒體SpyTalk去「意會」,很可能董經緯是在美國,只不過現在的美國政府有所顧慮,不想對外承認,但是又不敢否定,那否定了以後被外界證實了,那他們不就是下不來台了嗎,所以給出了這樣一個很糾結的說法。

其實,很簡單,現在董經緯的事鬧得這麼大!他中共知道這個利害,不止海外在關注,體制內也想搞清楚董經緯在哪,他就讓董經緯在一個近期的、可信的、在北京的某個場合公開亮個相就完了嘛,但是至今沒有,就說明這裡面肯定有問題。

【拜登打「迷蹤拳」 準備跟中共對話?派員訪華】

SpyTalk引用了一名專家的話,解釋了美國政府這樣做的兩個原因。這位專家名叫Robert Manning,是一名頂級的亞洲問題專家,給美國兩黨政府工作了超過30年。他說,一來呢,拜登政府想避免額外刺激,因為美中雙邊關係持續緊張;二來呢,是考慮到美國國內的政治,想避免共和黨在追究中共武漢病毒所責任的問題上,發起大規模行動,避免被共和黨指責,比如說,指責他藏匿掌握實驗室病毒洩漏信息的中共叛逃者。

而6月29日,將是G20峰會,在意大利的馬特拉市(Matera)舉辦。根據英國《金融時報》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拜登認為,現在是時候要跟北京展開對話了。此前很長一段時間,美中雙方一直是冷冰冰的,很少講話。這個拜登還打算,最近跟習近平進行今年以來的第二次通話,還在白宮內部商討,想派國務卿布林肯或者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在今年晚些時候出訪中國。這個時候出訪中國,不知道拜登打什麼主意,希望不要出現第二個「基辛格」。

【G20在即 美中外長無意會面 廣州14秒傳染!】

此外,先前有消息說,美中兩國外長,布林肯和王毅,計劃在G20峰會上會面,但是已經被美國政府否定,稱雙方並無在G20上的會面計劃。而布林肯本人,目前已經出訪歐洲,他此行公開的目的之一,是要繼續凝聚歐洲盟友的力量,一起來對抗中共。

而目前,中國廣東的疫情依然嚴峻,大陸《新京報》報導,廣州的病毒傳播速度驚人,還舉了個例子,稱在今年5月21日,在廣州的第三代接觸者與第四代接觸者,僅僅用了14秒就完成了傳播。當時他們是在一間廣州的餐廳,根據監視錄像顯示,兩人同去洗手間洗手,其中第三代接觸者黃某在洗手間內沒有戴口罩,只跟第四代接觸者魯某近距離接觸14秒,就把病毒傳播給對方,造成感染。

中共病毒的變種的確恐怖,而這個病毒的真相,在大陸掩蓋得又最嚴重,其實中國人受共產黨迫害是最重的,也是最需要知道真相的。

好,今天我們就先說到這。我在Telegram上的觀眾討論群是 t.me/xwpajq_us,節目信箱是 xwpajq@gmail.com,還有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dayuus.com。也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那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會!

加入會員觀看獨家:https://ept.ms/2Re72pA
大宇會員網站:dayuus.com
支持大宇: https://donorbox.org/dayutime
歡迎訂閱 +打開小鈴鐺: http://bit.ly/PAJQsub

《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