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鄭州死亡隧道3謎團 颱風「烟花」逼近江浙滬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5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7月23日星期五,亞洲時間是7月24日星期六。

今日焦點:北隧道車子清空,發現4具遺體?大巴裹黑布出隧道,加長車運遺體?知情人透驚天數字,死亡隧道仍有三謎點;回憶逃生經歷,中年男子又哭了!鄭州洪災4主因,歸根結底是人禍!烟花襲江浙滬,196個警報頻傳。

60秒新聞

24日下午,吉林長春市淨月區銀豐路472號一家物流倉庫發生火災,造成14人死亡、12人重傷,14人輕傷。起火原因目前還不清楚。

中共市場監管總局24日發布公告,對騰訊2016年收購中國音樂集團一案,作出50萬元罰款處罰,並要求騰訊30天內解除獨家音樂版權等。

美國司法部22日發聲明稱,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工程學兼職教授石怡池,參與向中共非法出口有軍事用途集成電路的計劃,被判入獄63個月,罰款30萬美元,另外還要賠償美國國稅局36萬2698美元。

美國國務院23日聲明表示,26日至29日,國務卿布林肯將訪問印度新德里和科威特的科威特城。布林肯將重申美國對加強夥伴關係的承諾,在共同優先事項上合作。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23日報導,拜登將任命卡羅琳·肯尼迪出任美國駐澳大利亞大使。現年63歲的卡羅琳是前總統肯尼迪唯一在世的孩子,她曾在奧巴馬第二任期內,擔任過美國駐日本大使。

截止到美東時間7月24日下午1點,全球新增確診中共病毒人數68萬5080人,總確診人數達到了1億9405萬4146人;單日死亡9375人,累積死亡總數是416萬0217人。

下面進入今天的話題。

今天還是繼續說鄭州水災的情況。京廣北路隧道裡面的車子已經全部都拖出來了,據稱有二百多輛。但是死亡人數當局還沒有更新,而民間的消息非常驚人。我有幾個認為非常可疑的地方,提出來跟大家一起思考。
一位從隧道逃生的中年男子,對著攝像機講述了自己逃生的經歷。講述中他又落淚了,此前他已經哭過了2次。驚心動魄的經歷,他可能終生難忘。

京廣北路隧道車全數拖出 發現4具遺體

河南鄭州市政府今天(24日)下午確認,京廣北路隧道內的車子已經全部拖出來了,據稱共有二百多輛,暫時停放在路邊。目前整個河南省因災死亡58人,失蹤5人,其中56例死亡是在鄭州,另外兩例分別在開封市和漯河市。

鄭州市城管局副書記李平表示,經過3天的抽水搜救,在京廣北路隧道已經拖出了逾200輛汽車,「第一批車有265輛,現在剩餘四五輛」。隧道內的積水下降到1.2到1.5米時,目測已經沒有其它被困車輛。

當局在新聞發布會上介紹,從21日下午開始,18台抽水機一字排開,按每小時3000立方米的流量一直不停地抽水。預計京廣中路隧道和京廣南路隧道今天會打通,京廣北路隧道在今天有望完成抽水。

京廣北路隧道是鄭州市南北交通大動脈,全長1835米,雙向共6條車道。中新社報導,京廣北路隧道內「越往裡走水越深」。順著水面望去,洞內一片漆黑,一眼望不到頭。報導中指出,京廣北路隧道內積水最深的時候「大約有13米」。

報導指出,京廣路隧道是鄭州市京廣路上多個隧道的統稱。包括京廣北路隧道、京廣南路隧道和淮河路隧道等。其中位於市中心的京廣北路隧道途徑鄭州火車站等車流量密集區域,在非雨季時也經常出現交通堵塞的情況。

至於人們最關心的傷亡人數,以及隧道內是不是還有遇難者,當局表示遇難人數正在核實中。澎湃新聞引述李平的說法,搶險中發現4具遺體。至於還會不會有遇難者遺體,現在無法確定,「還不敢說一定沒有」。

大家注意,當局在通報死亡數字的時候,隧道內還有1.2~1.5米的積水。當這部分水抽乾後,遇難者的數字會不會擴大,我們還需要繼續關注。

死亡隧道仍有三謎點

但就目前來說,當局通報的死亡數字已經嚴重令人質疑了。有幾個可疑的現象說出來,供大家參考,然後大家自己分析,看看會得出什麼樣的結論。

一、京廣隧道戒嚴?

一位網友在推特上爆料,由於這次傷亡太過慘重,整個京廣隧道相關工作已由中共軍隊接手,地方救援人員完全撤離了。

昨天(23日)上午10點,「鳳凰衛視胡玲」在微博上表示,「我們記者一夜的守候直擊~鄭州京廣隧道全部戒嚴,不允許拍照拍攝~警察,救護車,以及大巴車⋯⋯今天,怎麼也應該更新通報人數了吧~」

這段文字發出來後,遭到了大量小粉紅的謾罵攻擊,說她「胡編亂造」「戒嚴個屁」、「這貨就等著死人」等等。有網友注意到,胡玲的這條微博很短命,不長時間就被刪除了。

有一段影片中顯示,警察在暴力驅趕附近圍觀的人群。而且隨後京廣路隧道附近軍警遍布。「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防群眾靠近拍攝傳播」,外人很難接近,即使是失蹤者的家屬。

另外《中國青年報》昨天(23日)報導,當天上午,中共部隊第83集團軍「楊根思部隊」官兵到達鄭州市,將會到京廣北路隧道。有一張圖片顯示,京廣路隧道處出現大量全遮蔽的軍車。

我沒在現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戒嚴了。但是根據中共以往的做法,的確存在著這樣的可能。

大家知道,鳳凰衛視已經越來越「紅」了,素有「香港央視」之稱。而胡玲是經過微博認證的鳳凰衛視首席記者。按道理說,她作為鳳凰衛視的記者,應該知道是在吃誰的飯。換句話說,她不太可能去「抹黑」中共。

二、消息封鎖嚴密

今天(24日)早上滑手機,我注意到3份網絡截圖。一個上面寫著「關於河南等地遭遇強降雨一事,將報導重點轉移到災後重建。未經許可,不擅自發布人員死亡畫面,不渲染悲情色彩,不關聯翻炒舊文。涉及人員傷亡,財產損失的統計數據,要嚴格依照權威信息。」

另一份截圖是「緊急通知」。要求京廣路隧道轄區辦事處挨家挨戶沿街走訪,告知人們「不私自接受國外媒體採訪」。還特別要求工作方式,「切不要用短信威脅通知,請挨家挨戶口頭通知」。

第三份截圖是來自大陸律師劉曉原的推文,據說是北京某媒體人發的消息。截圖中表示,一上午接到河南某部或某市網信辦3個電話和4個微信,要求他們「為河南的大雨洪災、鄭州的救助多點讚,少質疑,最好是不要質疑」。

這位媒體人怒罵,「點尼瑪的讚啊,作為一級地方政府官員,這麼大的事情發生,死了這麼多人,還尼瑪想捂呢?還要求別人給你點讚呢?!你們想過死去的亡靈嗎?想過那些死者家屬多麼痛苦嗎?」

事實上《新京報》引述京廣路隧道附近商家表示,親眼看見醫護人員將遺體裝進灰色袋子中運走,現場有家屬趴在隧道旁的泥水中放聲大哭。

這些不同消息源,在相互佐證一個問題,當局已經嚴控各種消息了。只允許官媒和大陸媒體報導「正能量」和「權威信息」,不允許報導中共不喜歡聽的「負面消息」。

什麼是「權威信息」呢?當然是官方通報或新華社通稿。當局說啥就是啥,說死幾個就死幾個,多死一個都不行。

不過當局雖然控制非常嚴厲,但是這個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總有一些「小道消息」會流傳。就像當局通報的死亡數字,目前僅僅從京廣隧道發現4具遺體,就嚴重受到人們質疑。

三、究竟死亡多少人?

今天(24日),當地網友傳出幾段影片,都是關於清理京廣隧道的情況。

第一段影片是白天拍攝的。畫面中顯示,一輛黃色的車正在從京廣隧道往外拖拽一輛綠色頂棚的公交巴士。有在現場的網友表示,隧道裡面的「大巴不少」,「都是裹著黑布」出來的。

為什麼要裹著黑布呢?是不是大巴裡面有遺體呢?有網友認為,是當局在轉移遺體。

第二段影片是在夜間拍攝的。一輛打著雙閃的加長掛車正在緩緩行駛,掛車裡面裝載著疑似白色的什麼東西。因為拍攝距離比較遠,所以我從視頻中看不清究竟是什麼。不遠處也有一輛打著雙閃的車,停泊在那裡。

網友表示,「深夜裡,已有數輛加長掛車從隧道裡拉死難者遺體出來。」

第三段影片也是夜間拍攝的,顯示在京廣路隧道有不少渣土車。這些車都有一個共同特點,車廂都蒙著綠色的篷布。網友表示,「什麼情況,懂的都懂。」

有一位居住在京廣路隧道附近的網友,發帖表示,「22日凌晨三點打撈出一百多人,當天下午封鎖現場,有幾輛大巴車出入,事情遠比想像中嚴重得多。」

帖子中描述,20日下午5點,也就是被淹的當天,隧道中的車輛都是正常行駛。「不是雨下來淹的,管道倒灌,中間車輛根本跑不及⋯⋯死亡人數三位數打步。」

帖子中還表示,「隧道4點多公里,是有幾個出口,京廣路隴海路最為嚴重。離出口近的能逃就逃了。這個隧道基本是必經之路」,「雨天又堵車,基本是車挨車」。網友「去現場看過幾次」,「能看到的車應該都沒人,主要是中間⋯⋯」

這位網友最後特別補充了一句,「官方肯定不會如實說,大家自行感受下吧。」

還有一個消息,說是一位參加救援的拖車司機透露,京廣隧道已經發現了6300多具屍體,而且目前還不是全部死亡數字。消息稱這名司機已經無法再繼續工作下去,臨行前警察扣留了他的手機。

所有這些消息,我都不能獨立證實。但綜合起來分析,的確是很令人心疑。我說過,處理事情越不透明,人們的好奇心就越重,各種猜測就越多。

我知道,中共一定會隱瞞真相,就像對六四屠殺的隱瞞一樣,它會把殺了一萬多人,說成「沒死一個人」。我不知道中共對這次的河南洪災會隱瞞多少數字,但它肯定會隱瞞,如果不隱瞞真相,那就不是上天要滅的中共了。

憶逃生經歷,他又哭了⋯⋯

在這場中共製造的人禍當中,關於京廣路隧道的各種消息和不同說法都有。有一位叫吳強的中年男子,與自己妹夫和司機幸運地逃生了。整個過程是那麼的短促,情境令人心驚,以致他說著說著就哭了⋯⋯

【原聲視頻】

女子:這裡頭不是有個人,你看。我的天啊!

吳強:我當時真的是很絕望。

女子:危險啊,咋辦啊,咱去救救他吧。

吳強:一想起水的場景,就不由自主地一哆嗦。我們準備從(京廣隧道)出口出的時候出不去,前面車就堵死了。有這麼一點水,很淺很淺就這麼寬往下流,順著隧道邊齊邊往下流。一條地漏一樣的水,下去就流進去了。我們想著還沒有事,結果那水就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我印象當中十分鐘也沒有,水大概就這麼深了,水大概有20公分了,然後就是越上越寬,越上越寬。那時候就已經感覺到危險了,感覺到危險的時候,我們就把車天窗打開了,我們就爬到天窗上。

當時我們商量的是什麼呢?三個人,我和司機就同意讓我的連襟先走,他會游泳他先走。他快出去沒出去的時候,司機讓我再走,他說你也走,你們兩個孩子都還小,你先走。

我說那不行,我把你丟下來,這算啥?對吧?你不會游泳,我說把你放在這裡你更怕。反正我跳下去頭頂是在水裡的,我沒想到那麼深。結果一跳下去的時候,我根本腳都到不了地,又爬上車。我是一米七五、七六的啊,我想那水至少應該在兩米了已經。

他(連襟)也沒力氣,他嗆了兩口水。然後反正是我一會叫他一聲,我一會叫他一聲,我就看他人還在不在。因為我聽到他抓到什麼東西「咔嚓」一聲斷了,折了的聲音。他用手去抓牆,抓不住啊,那牆是光滑的抓不住。後來好不容易讓抓著一根什麼管子的邊上,抓住了管子了,然後人沒有被沖走。

他(連襟)就在離洞口還有幾米遠的時候,他就一直向上面的人群呼救嘛,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就這樣一直喊。我說你別喊了,保存體力。

車先是來回漂,一會漂到西邊,一會漂到中間,然後車頭一步一步往下沉。大燈自己就打開了,後備箱又自動打開了。自動一彈開,水就灌得就快了。噌一下,水就灌進去,車就下去了。

那時候我們也就剛好抓住橋架了。後來我們三個就互相鼓勵,等於前面有一個人,把不會游的放中間,我在最後,我們就這樣一步步的,就這樣往上爬。每抓一步,手還要稍微試一下結實不結實,你一抓滑了或是抓斷了,或者中間堅持不住一個人,人就沒了,人直接就沖(隧道)裡面去了。

女子:這不這裡頭有個人,你看!哇!我天啊!那是從車裡邊跑出來了。危險啊,咋辦啊?咱去救救他們啊?

吳強:鑽出來以後,剛好它那個上面有一根管子。我們是抓住那個,如果沒那個也不行了,就那一根管子。我們出來以後,就二三分鐘就填滿了。我覺得一個小時都不到,個把小時吧,(隧道)整個灌滿了,就這麼快!

當時我們上來的時候,我們的車應該是最後一個。反正我能負責任地說,我們三個在水裡往南出口出的時候,那時候水面上是沒有人的。是沒有一個人呼救,就我們仨。

唉呀~想想就恐怖,太恐怖了!你真不知道死亡來臨的時候,人是多麼的恐慌!唉啊~不敢提,前兩天還哭了兩場。說出去很丟人。因為我的老家是在江蘇,小時候就會游泳。如果說在鄭州馬路上被淹死的,是不是很搞笑的事情?

我們出發前,那時候已經下雨了。那你為什麼不能判斷一下,下這麼大雨為什麼出去?因為根據我們經驗判斷,我在鄭州是二十年了,我想在鄭州生活的人,沒有人有那種意識。

為什麼呢?咱打個比方。我車買全險的時候,我偏偏沒有涉水險,別的什麼都有。連玻璃險都用,劃痕險都有,偏偏沒有涉水險。因為我覺得用不上這東西。

從四點多開始堵,我們應該是,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五點多脫險的。沒記錯的話,那東南角上是一個鐵路局的單位,我們在會議室住了一晚上。後來我這個連襟因為上吐下瀉,喝了髒水,後來我們又來到了二樓,我們三個人。在二樓的乒乓球桌上躺了一夜。

就是人感覺累。等到中午睡了一會,醒了以後就是渾身疼。一直到現在肌肉疼,可能用力過度吧。

不瞞大家說,聽他講述的時候,我的心也很緊張,甚至聽他嘆息的時候,我的眼淚也奪眶而出。無論看過什麼樣的驚險大片,都不會有這樣的驚心動魄。用我們老家的說法,吳先生他們三個人,回到家應該燒高香。

和那些不幸罹難的人們相比,吳先生他們三個人是無比的幸運,拼盡了全力,最終逃離了死亡邊緣。

但是我必須指出來,吳先生似乎還在認為是天降大雨,淹沒的隧道。但實際上我們在前面的節目中已經談過了,有太多的證據表明,這不是天災,是純純粹粹的人禍。是因為上游水庫無預警洩洪,加上天降暴雨,才有那麼快的水流淹沒隧道。

鄭州水災四大主因 歸根結底是人禍

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對法廣表示,鄭州出現特大水災,主要有四方面的因素。

他說首先是鄭州的城市建設規劃只注重水景的美,忽略了河流的排水功能。鄭州花費了534億修建海綿城市,及那個鄭州的母親河賈魯河修建得很漂亮,但賈魯河的排水能力卻並沒有受到重視。

其次是常莊水庫的無預警洩洪,完全違背規章,而且洩洪的規模遠遠超出了周邊河流的承載能力。

第三是鄭州的水資源管理人員,也像中國其它地方一樣,犯了同樣的錯誤,也是1975年的錯誤。因為河南省是傳統缺水省份,所以管理人員只重視蓄水,不重視排水。

第四就是信息不透明。比如習近平7月22日說河南各地出現內澇,河流超載,個別水庫出現潰壩。這些消息,在習近平發表這些言論之前,外界根本無從得知。

這是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先生的觀點。其實這四點,說來說去,都是人的因素。城市建設忽略河流排水功能,是誰忽略的呢?當然是中共官員。

常莊水庫無預警洩洪,且不說洩洪水量有多大,僅僅是無預警,就足以證明拿百姓的生命如同兒戲,視生命如草芥。如果決定無預警洩洪的官員家屬也在水庫下游居住,他們會不會這麼做呢?

水資源管理人員重視蓄水,不重視排水,同樣是中共官員的疏失。作為水資源管理人員,蓄水排水同等重要,這是無庸置疑的,如果這些都考慮不到,還要這些所謂的專業人員幹什麼?

至於信息不透明,就是說人們不知道水情如何。那是誰在管控信息呢?不是中共嗎?不是那些中共官員嗎?

所以說,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說,鄭州這個內陸城市發生特大洪災,都是徹頭徹尾的人禍。那麼中共會追究嗎?如果追究,會追究到哪一個層級呢?會不會只拋出幾個小的替罪羊呢?

煙花襲江浙滬 196個警報響不停

最後我還要提醒一下江浙以及上海一帶的朋友,颱風「煙花」正在逼近,請大家要特別注意。

有網友給我發來視頻,受烟花的影響,浙江已經出現了洪水。視頻中顯示,水勢很急,相當危險。也有當地民眾在微博上開始求助了,市民擔心不要出現河南一樣的情況。

浙江氣象預報稱,烟花將在當地時間明天傍晚到晚上登陸,預警停留30個小時。隨後烟花「有可能在花東地區迴旋」,一直到29日,都會有暴雨、大暴雨等級的降水,估計風力也會十分猛烈。

目前浙江已經發出了129個預警,江蘇各地發布了47個氣象災害警報和預警信號,上海各地發布了20個預警。

所以我再次提醒大家,在這種多災多難的年份,大家需要處處留意,格外小心,以免發生意外。另外我還要再提醒大家一點,不管您是否相信,一定要保持心地善良,這是萬能的良方。

《真實中國》畫展

接下來在《真實中國》畫展這個板塊,還是先展示一幅與鄭州洪水有關的畫作,這是一位大陸朋友創作的。畫作名叫「歷史上的今天,當今下的歷史」。作者表示,是根據那篇不怕查水表的微博爆料創作的。

畫面的上半部分,描繪的是納粹德國時期的場景,反映的是納粹士兵聽從指令,正在走向深淵。下半部分是地鐵5號線,就是鄭州被水淹沒的那條地鐵線。

這列地鐵也在向深淵行駛,乘客都在驚恐萬狀地喊救命,但是司機說,「上面沒下命令,不能停啊!停車我飯碗沒啦!」

「歷史上的今天,當今下的歷史」(《新聞看點》觀眾提供)

這幾天關於鄭州的消息非常多,所以不需要過多說明,大家都能看懂這幅畫所表達的內涵。

第二幅畫作是一位台灣朋友創作的,名字叫「滅絕CCP,人人有責」。畫面上有中共鐮刀斧頭的標誌,和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攪在一起,但是被封禁了。

作者表示,中共的所作所為令人髮指,很噁心,想起來就想嘔吐,像是寄生蟲一樣。寄生蟲是體內寄生,而中共是寄生在別的國家,寄生在全球,中共所在之處,千瘡百孔。

作者表示,希望這幅畫能提醒大家,必須對中共嚴加防範,就像對待寄生蟲一樣,必須下藥將它清除,直至滅絕。這件事,需要全世界共同努力,每一個人都有責任。

感謝兩位朋友的精采畫作,把眼下最真實的中國呈現了出來,也揭露了中共的無恥和邪惡。我希望大家都來參與這個活動,這是在用畫筆講述事實真相,是在救人,也是在記錄歷史,非常有意義。

大家的作品請寄送到我們的爆料郵箱xwkd2017@gmail.com。我在節目中會進行展示,然後上傳到優樂客網站。大家如果想看以前的作品,可以到優樂客網站去觀賞,為您喜歡的作品點讚(真實中國:繪畫徵集活動 | 優樂客 YouLucky)。

另外,大家在投稿的時候,請介紹一下您的畫作內容。因為我發現,有一些作品畫得很好,但是有一些創作元素,我們不能準確把握作者的用意。所以需要大家做一些說明,這樣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作品所表達的意思。

如果您的作品是在別人作品之上進行的二次創作,請一併說明原作出處。這樣既是對原作者的尊重,也避免我們出現侵犯版權的問題。

******************
夢,對許多人來說充滿神祕。有些人在夢中遊歷天堂、地獄,有些人通過夢預知未來。除此之外,夢還能帶給人們靈感,進而改變世界。今天人們所學的許多科學知識,其實都歸功於夢的啟發。

在今天的文化看點,跟大家聊聊天那些著名科學家們的夢。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我們的會員網站的網址是http://muyangshow.com,還有一個http://youlucky.biz

以上就是我們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新聞看點,請別忘記點讚、訂閱,同時幫我們把這個頻道轉發出去,讓更多有緣人看到我們,聽到我們的聲音。感謝您的幫助與收看,再會。

加入會員觀察獨家:https://ept.ms/3wsLpkk
沐陽會員網站:http://muyangshow.com
支持沐陽:https://www.youlucky.biz/mu-yang-about
歡迎訂閱+按小鈴鐺:bit.ly/SubscribeNewsInsight

《新聞看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