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力軍被雙開 反習是主罪?他栽在哪個頭銜上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1日訊】觀眾朋友們好,我是橫河,歡迎大家來到《橫河觀點》頻道,今天是9月30日,星期四。

今天焦點:中央紀檢委宣布對孫力軍雙開並移交司法,指控兩大政治罪行包括武漢疫情反習,作為公安鎮壓維穩的主管,怎麼會犯中共大忌有組織地反習,他的四個頭銜分別起什麼作用?還有什麼真實原因?

下週開始會在中文影音訂閱平台上開節目,這裡的還保留,主要是維持頻道的經營。目前考慮可能在那裡做一些時效性不那麼強的,重點還是評論上。希望大家支持。

孫力軍被雙開和武漢疫情有關

中央紀檢委網站今天公布,對原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雙開處分並移交司法。十八大以後反腐倒下不少省部級官員,但十九大以後,全面反腐已經不再是中共的主要政治任務了,省部級官員基本上是正常更換,所以孫力軍案就特別引人關注,尤其是宣布他的罪行,是很值得推敲的。

總結一下,政治上主要是兩方面:

一、和武漢疫情有關的,「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一線擅離職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孫力軍是去年4月19日被宣布調查的,就是在疫情早期,那時候他是作為疫情中央指導組成員到武漢去的。

作為公安部副部長,去就是維穩,比如抓捕公民記者等。當時考慮有兩件事和他有關,香港反送中和武漢疫情,那時候就認為和香港關係不大,很可能和武漢有關。當時還有謠傳說他把武毒所的有關疫情起源的消息傳出來了。

這次紀檢委公告倒是證實和武漢有關,至少當時的傳聞有一部分是真實的了。至於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是什麼,很可能包括疫情早期的發生、發展和當局的應對措施,甚至可能有武毒所的部分資料,不一定是基因庫那一類的。

有組織的反習是極罕見的指控

二、和反習有關的。這次通告的內容中我認為主要和反習有關,尤其是這幾句話:「政治野心極度膨脹、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這明顯說的就是反習。

「在黨內大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形成利益集團,成伙作勢控制要害部門,嚴重破壞黨的團結統一,嚴重危害政治安全。」則是說他反習不僅是在思想言論上,不僅是發發牢騷而已,而是有組織地行動了。

對中共來說,黨內高層有組織地反對團體是最不能容忍的。而且「成伙作勢控制要害部門」。控制要害部門是公安部,這是中共維護統治最重要的部門,打江山是槍桿子筆桿子,坐江山是刀把子筆桿子,這裡刀把子就是政法系統,最主要的就是公安部;「成伙作勢」就不是他一個人,而是公安部門的很多人。

今年各省清洗政法系統,已經有好幾個省一級的原政法委書記被清算了,這應該不是偶然的。這一批罪名,都是屬於謀反類型的,放在一個人身上非常罕見,說明情況有多嚴重。

三、其它的一些罪名,就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可以套在任何中共官員頭上。舉例:「從未真正樹立理想信念」,中共官場上有樹立理想信念的嗎?「政治品質極為惡劣」政治品質不惡劣能在官場上混嗎?「生活腐化墮落,毫無道德底線,大搞權色、錢色交易;極度貪婪,大肆進行權錢交易,非法收受巨額財物。」

這不是中共官場常態嗎?這些就不說了。

孫四個頭銜 公安部國保局和26局(610辦公室)

回過頭看看孫力軍的職務和反習的指控。

孫力軍公開身分有四個:公安部副部長、公安部一局局長、26局局長和中央610辦公室副主任。

公安部副部長,他在6名副部長中名列第5,是非常低調的副部長。這個名字最早出現在公眾眼中應該是郭文貴事件中,國安部紀委書記劉彥平和郭文貴接觸後被FBI抓到栽了後,第二個試圖接觸郭的中共高官。

郭公布了和孫力軍的通話錄音,孫力軍才廣為人知,人們發現公安部網站公開內容中並沒有這個副部長。

之所以低調是因為他的第二第三個職務,公安部一局局長,一局政保局、國保局,是中共最主要的鎮壓工具,1983年以公安部政保局為主,加上中央調查部和軍隊的一些情報人員組成國安部,政保局留下一些老弱病殘,90年代陳煥芳當局長,借老公陶駟駒部長的便利重振政保局,真正的擴張是99年迫害法輪功開始的,很快超過原規模,成為公安部中實力最強的局。

這個局沒有任何服務功能,就是鎮壓,類似蓋世太保(政治警察)。1999年以來所有的迫害宗教信仰和政治異見人士、維權律師的都是這個部門,如迫害法輪功,和其它宗教信仰團體,709律師案等。公安部是政法系統權力最大的部門,而國保局又是其中實力最強的局。

至於26局,就是公安部內部的610辦公室,專為迫害法輪功組建的,局長是張越,河北政法王,現在坐牢,張越調到河北後,26局就沒有再任命局長,而是由一局局長兼任,本來就是一局分出來的,具體執行也是一局。2019年以後變成4局,比26局組建更晚的是27局反恐局,現在是6局。

2018年體制改革後,中央610不再獨立存在,領導小組及其辦公室只能歸中央政法委和公安部接管,實際上中央610和公安部26局合署辦公,黃明以後,中央610沒有任命新的主任,實際主持人應該就是孫力軍。

公安部實權人物怎麼反習

那麼作為公安部的實權人物,怎會反習?這還要從他的職位說起,國保和610系統因為迫害法輪功被江澤民授予了超出黨政機構和不受懲罰的特權,如周永康是政治局常委最後一名,權力卻是最大的,這就導致兩個結果:超級權力導致超級腐敗,對新主子不買帳,目中無人。新主子當然不高興,但沒辦法。

習近平掌握權力,最困難的就是政法系統,尤其是公安和國安。網傳雷陽案習近平確實想處理,這可以解釋為什麼當時喉舌都鼓譟要處理,但據說公安五千人簽名反對,表示處理公安就沒法完成維穩任務,而中共與人民為敵的本質決定了一天都少不了公安的維穩,只好不了了之。

被清算比例最高的被詛咒部門

但不是就算了,到時候還是要清算的,這兩年對政法系統正式動手了,倒台的官員集中在政法系統。

這裡雙方不存在誰正義的問題,不表示執行清算的就是好人,實際上在中央和省一級巡視過程中,對610的批評更多的是指他們鎮壓不力,懲罰壞人的不見得就是好人。

但並非背後沒有正義之手。這就是在武漢視察、反習後面的第三個因素:報應。作惡多端就會被報應。

公安和610系統的,周永康、李東生、張越都在坐牢,上個月則是中央610副主任彭波被開除黨籍,還要移交司法,江蘇省政法委原書記王立科雙開、山西省原副省長、公安廳原廳長劉新雲被雙開移交司法,而曾任遼寧省公安廳長政法委書記倒了兩個了,李峰和李文喜,退休多年都不放過,現在又加上一個孫力軍。

這個比例遠遠超過其它中央部委,也遠遠超過公安內部的其它部門,絕不是偶然的。對這些人的報應就是神的懲罰。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