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媒體誹謗里滕豪斯 或被起訴

大紀元專欄作家Diane Dimond撰文/曲志卓編譯

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剛剛被無罪釋放的凱爾‧里滕豪斯(Kyle Rittenhouse)的律師正在加班加點地梳理對這個年輕人的每一個誹謗性言論。在事實呈現在法庭之前所製造的每一條誹謗性評論,現在都被仔細審查,也都有可能被起訴。

誰有被起訴的風險?包括當時沒有總統豁免權的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在內的政界人士是第一批宣稱年輕的凱爾是伊利諾伊州民兵成員的高調人士。拜登刊登了一則譴責「白人至上主義者」的競選廣告,上面有一張當時17歲的年輕人的照片。幾位國會議員,如眾議員科裡‧布什(Cori Bush,密蘇裡州民主黨)接受了反里滕豪斯的「白人至上」口號。甚至在他無罪釋放後,眾議員阿德里亞諾‧埃斯帕亞特(Adriano Espaillat,紐約州民主黨)仍稱里滕豪斯是「再次逍遙法外的殺人犯」。

是的,政客們可能會因為「在他們的職位之外」發表的公開聲明而被起訴誹謗。里滕豪斯的法律團隊是否會走這條路,我們將拭目以待。

但媒體顯然是訴訟的主要目標。許多記者和電視評論員從一開始就宣布里滕豪斯有罪。儘管現成的視頻顯示,這個年輕人被追趕,擊倒,並在那個決定性的夜晚遭到暴力襲擊。槍擊事件發生後,攝像機還跟蹤了里滕豪斯,因為他立即向警方自首。

早在審判事實出現之前,MSNBC和CNN就經常重複里滕豪斯是「武裝治安隊員」、「國內恐怖分子」和「種族主義者」的論調。即使在判決後,MSNBC的一位主持人依然稱里滕豪斯為「這個殺人不眨眼的白人至上主義者」。在我聽起來,這像是誹謗。

不管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和其它媒體如何報導,里滕豪斯並沒有越過州界「武裝起來去戰鬥」。(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可能意識到法律責任,現在已經發布了更正。)里滕豪斯和他的母親住在伊利諾伊州附近的安提阿克(Antioch),但在基諾沙有一份工作,他的父親和許多親戚住在基諾沙。法律允許他攜帶當晚所用的步槍。

事實很重要。那天晚上襲擊里滕豪斯的三名男子,每個人都有暴力犯罪歷史,他們是白人,而不是黑人。正如思想開明的人在審判中了解到的那樣,凱爾並不是媒體所聲稱的惡棍。他是一名救生員,是一名敬業的警察學員,正在為成為一名緊急醫護技術員(Emergency Medical Technicians)和護士做準備。在致命的槍擊事件發生之前,他在外面清理噴塗在公共建築上的淫穢塗鴉。這聽起來像是恐怖分子嗎?

太多的報紙都重複了那些關於里滕豪斯的錯誤說法,這裡無法一一列舉。這些虛假的描述在社交媒體和公眾意識中如同海嘯一般。Facebook,所謂的言論自由燈塔,屏蔽了任何同情里滕豪斯的帖子。

「我們已經將基諾沙的槍擊事件定為大規模謀殺,並正在刪除支持槍手的帖子。」Facebook當時表示。任何帶有「還凱爾自由」字樣的帖子都被屏蔽了。當你聽到Facebook的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聲稱他的平台不審查內容時,請記住這一點。

在被污染的輿論法庭上,這個孩子沒有機會自證清白。基諾沙法院能夠組織一個公正的陪審團,真是個奇蹟。

有罪媒體的捍衛者可能會用「言論自由」來為自己辯護。有趣的是,有些人可以如此堅定地接受一項受憲法保護的權利——言論自由——而忘記了另一項權利,即自衛權。

2019年,來自肯塔基州的高中生尼克‧桑德曼(Nick Sandmann)被幾家主要新聞媒體指控,在華盛頓特區示威活動中對抗一名印第安男子。CNN、ABC、CBS、《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和其它媒體將他們錄製的對峙錄像描述為,由一名戴著「讓美國再次偉大」帽子的明顯種族主義青少年所挑起的對抗。完整的視頻顯示桑德曼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

桑德曼最終起訴了七家媒體,要求賠償超過8億美元。在庭外和解後,他現在被認為是一個千萬富翁。桑德曼最近寫了一篇專欄文章說:「腐敗的自由派媒體誹謗,就像他們誹謗凱爾‧里滕豪斯一樣。如果他決定起訴,我極力贊成。讓媒體承擔責任。」

這似乎是控制政界媒體無法無天的暴徒的最佳方式。

作者簡介:

黛安‧戴蒙德(Diane Dimond)是一位作家和調查記者。

原文Kyle Rittenhouse Is Now Due Another Sort of Justice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