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帥「單獨」受訪否認性侵 3大疑點凸顯闢謠穿幫?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2月21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2月20日(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彭帥「單獨」受訪否認性侵,三大疑點穿幫;假記者身分曝光,忘了問一個關鍵問題;李田田被抓案、玄武抱摔案與王力宏離婚案之間,有一種內在聯繫。

在這個週末,中共的大外宣系統再次協同運作,拋出了彭帥的系列照片和視頻,試圖再次證明彭帥「安全且自由」。

我知道可能有一些朋友對此已經有點審丑疲勞,但我們還是要先簡要地和大家說說這件事,因為這一次的闢謠在形式上有了很大的變化,而且很可能意味著在冬奧之前,關於彭帥現狀的風暴大體上要告一段落了。

【彭帥「單獨」受訪否認性侵】

就在昨天,《環球時報》的大外宣記者陳青青在推特發布了1段7秒的視頻,畫面顯示彭帥面帶微笑,與中國籃球協會主席姚明在交談。

視頻同時附上了英文說明,聲稱自己從朋友處得到了視頻,是彭帥在當天上午參加在上海舉行的「國際雪聯越野滑雪中國城市之旅」活動時拍攝的。

同一天,新加坡《聯合早報》放出了獨家視頻,顯示該報記者非常精準地在這個滑雪活動現場堵住、或者說「偶遇」了彭帥,並現場進行了短暫的視頻採訪。彭帥在採訪中回應了4個要點:

1. 她用加重語氣的方式聲稱,說從未說過、寫過任何人性侵她,聲稱「性侵」這個說法是外界的扭曲解讀。

2. 她表示早前寫給國際女子網球協會(WTA)主席西蒙的信,因為她英文很差,所以是她本人用中文寫後,其他人翻譯的,寫信「完全出自本人的意願」,而且翻譯後的意思與她中文原意幾乎沒有差異。

3. 她強調自己沒有受到監視,並且「一直都很自由」。

4. 她表示說,現在沒有網球比賽,而且受疫情影響,所以自己暫無出國的打算,還反問記者「我現在出去是做什麼」?

與此同時,此前曾經出現在彭帥「北京聚餐闢謠照」現場的中網贊助商丁力,也在同一天發布了彭帥在上海滑雪巡迴賽現場的幾張照片及自己與彭帥、姚明等人的合影。

這一波的所謂闢謠操作,大體延續了此前的套路,也就是官媒記者加私人朋友的方式集體出面,以刻意營造闢謠真實可靠的氛圍。而這一次與此前還有三大不同,第一點是首次出現了海外大外宣媒體的參與,第二點是彭帥首次單獨對著鏡頭說話了,第三點是彭帥離開北京出現在了外地上海。

《聯合早報》是新加坡的報紙,我們說它是大外宣,不僅是因為該報報導立場一貫親共,這是盡人皆知的,同時也是因為該報是唯一獲准可以在中國大陸部分地區公開發行的海外華文報紙,這種免檢待遇,本身就已經說明了一切。

【3大疑點凸顯闢謠穿幫?】

那麼,我們應當如何來看待官方安排的這一齣新戲碼呢?

首先,這一波操作事實上是在針對WTA主席西蒙此前的兩大訴求進行了間接回應。

我們都知道,西蒙此前的兩大訴求,一個是要求彭帥要能夠獨立地不受干擾地說話,包括可以自由出國;另一個是要求對彭帥遭性侵事件進行透明調查。

所以,這一次彭帥受訪的4點信息,包括離開北京去上海運作,實際上都是圍繞這兩大訴求在進行回應,針對性非常強。

其次,這次闢謠的時間有點奇怪。大家可能都看到了,本來這個週末王力宏離婚事件意外大爆炸,其內幕之勁爆,幾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連《人民日報》和中紀委都出面發文攪和到這對夫妻隱私裡面大打口水戰。

這本來對已經明顯降溫的彭帥事件是有利的,中共文宣系非常擅長用這類帶黃色的隱私祕聞來轉移大眾視線的焦點。

但奇怪的是,這次彭帥闢謠居然反其道而行之,主動和王力宏搶起風頭來了,似乎唯恐大眾忘記了彭帥,一定要出來刷刷存在感。這種不正常的操作,我覺得只有一個合理的解釋,就是彭帥的上海之行是早就安排好的,相關人士只不過是按照彭帥事件處理小組的計劃在執行而已。

第三,中共官方特意安排了官媒記者、外宣媒體及彭帥好友這麼三管齊下的方式來闢謠,明顯是多角度、多層次證明彭帥安全自由的專業化操作。但這種安排有點不打自招。

什麼意思呢?不知朋友們有沒有注意到,截至目前為止,所有大陸一方發出的帶官方色彩的彭帥闢謠信息,一直都不是媒體,而是官媒記者個人名義發出來的。從CGTN的沈詩偉,到胡錫進,再到現在的陳青青,全是記者個人名義發布而媒體不發布。

這說明什麼?只能說明官方對彭帥的嚴格封殺令依然在執行中,所以只能以官媒記者個人名義來打擦邊球,既能達到官方闢謠的實際效果,但又避免了官方媒體直接來報導彭帥。

此外,那個一直跟在彭帥身邊的丁力更奇怪。如果說彭帥在北京出席網球活動,多少與中國網球公開賽相關,丁力作為贊助商出現還算靠譜的話,為什麼彭帥遠走上海參加一個滑雪的活動、一個與網球沒有任何關係的活動,他也寸步不離一直跟著?

要依我個人對中共運作方式的了解,我基本可以斷定這個丁力應該是彭帥問題處理小組的成員之一,負責以彭帥朋友兼民間人士的形象來處理相關事務。

【假記者真實身分曝光】

好的,接下來我們再簡要說說彭帥受訪內容本身的一些奇怪之處。這也從另一面反映出,這個彭帥問題專項處理小組的能力令人堪憂。

首先最奇怪的一點,就是《聯合早報》採訪彭帥的這位女士,被發現其身分並非記者。

沒有記者證的銷售代表對彭帥進行採訪

在《聯合早報》這條獨家報導中,註明了寫文章及攝像攝影都是一個叫「顧功壘」的人,但根據顧功壘本人在微博註冊的帳號顯示,其身分為「新加坡報業控股助理副總裁兼新晨業管理諮詢(上海)總經理」。

這裡的「新加坡報業控股」就是《聯合早報》的持有人,而新晨業管理諮詢公司是《聯合早報》的廣告營銷方。《聯合早報》的官方網站對其介紹也顯示,顧功壘多年前曾做過編輯,但5年前就已經轉入廣告營銷商業部門,目前相當於《聯合早報》駐上海的銷售代表。

所以,這是一個沒有記者證的銷售代表對彭帥進行了一次「偶遇」式採訪,而彭帥居然也沒有詢問或驗看一下這位陌生女性的記者證,直接對著鏡頭就侃侃而談。她身邊本來走在一起的那麼多朋友也沒有一個人上來幫忙抵擋一下疑似狗仔隊的跟蹤挖料式採訪,大家瞬間都躲得遠遠地任由一個不速之客追問彭帥反覆強調過的、希望得到尊重的個人隱私問題。

我想稍有常識判斷力的人都能看出來,這次令人驚喜的邂逅恐怕不那麼簡單了吧。

彭帥強調沒說過及寫過被性侵 即承認與張有不正當關係?

其次,彭帥在受訪的時候,很強調自己沒有說過及寫過被性侵,但她並沒有否認那條爆料微博是她寫的,只是說外界扭曲解讀了,顧功壘也非常精明地避開了這個問題不提。

即便如此,這對中共來說同樣是非常尷尬的。因為就算彭帥否認了性侵,但她依然承認了自己與張高麗有不正當關係,要用中紀委反腐通告中常用的一個詞來說,就是「通姦」。

因為在中紀委2018年修訂執行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中,第135條明確規定:「與他人發生不正當性關係,造成不良影響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

也就是說,彭帥這個視頻採訪雖然否認張高麗違犯國法,但等於再次指證了張高麗違犯黨紀,這同樣是應當對張高麗進行調查處置的,否則習近平不就等於公開向全世界宣布「我們的反腐就是選擇性反腐」嗎?

彭帥說自己自由 為何不能在自己微博帳號上說?
最後一點,彭帥雖然否認自己受到監控,說自己是自由的,但卻一直沒有解釋為什麼她不能在自己的微博帳號上來澄清這些說法。她承認自己給WTA的西蒙寫了中文郵件,說自己英文很差,CGTN的翻譯版本與她原意沒什麼差別。但像《紐約時報》等媒體早就報導過,彭帥在15年的職業生涯中早已熟練掌握了英文等等。

總之,由於此前彭帥身邊一直有人在,被外界質疑其無法單獨發聲,這次就精心安排了一個彭帥「可以單獨說話」的場景。我們都知道,中共可以有無數的手段來讓彭帥這麼一個原本就比較粉紅的運動員配合黨的需要來不斷自我打臉。所以,無論是威脅還是利誘,彭帥同意這樣的安排來繼續演戲,從本質上來說,不過是另一種形式的電視認罪。

當然,有朋友可能覺得,彭帥不過就是一個想要名分而不得,才拿爆料來洩憤的高官情婦,她自己都願意配合中共為黨的維穩事業效力了,你們為什麼還一直為她說話?多為張展等這樣的人發聲不是更好嗎?

其實,就我個人的角度,我覺得彭帥事件演變到現在,彭帥本人與張高麗那些事情的原委是什麼,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中共自己把彭帥事件變成了一次如何將黨的醜聞進行全面造假、掩蓋並以此在國際社會塑造自己正面形象的全過程展示會。

從彭帥事件中看清中共是如何的下流、無恥、狡猾而又愚蠢,這對我們每個人來說,才是重要的。

【3大熱點事件暗藏內在聯繫】

好的,接下來我們要說說這兩天都很火的幾條新聞,其表現形式雖然大相逕庭,但都存在著相似的內在邏輯,或者說聯繫。

首先一個是最近這幾天一直都倍受關注的上海震旦職業學院教師宋庚一事件,還在持續發酵。

湖南省永順縣砂壩鎮學校的前教師李田田,因為此前在微博公開支持宋庚一,結果也遭到當局殘酷打壓。昨天,李田田在微博朋友圈發出緊急呼救,說她連續兩天被永順縣教育局和公安局登門威脅,對方以「精神有問題」為由,要求她「住院打針治療」,她不但失去工作,還可能失去自由。

而今天最新的網絡信息顯示,李田田已經被強行關押在當地精神病院。

第二個事件,是18日在湖北武漢舉辦的一場搏擊比賽上,在「拳擊規則」下,中國選手玄武對陣日本前WBO(世界拳擊組織)蠅量級世界拳王木村翔時,卻使用抱摔將對方砸在拳台上,木村翔的助理隨即衝上擂台宣布退賽,玄武則洋洋自得地披著五星旗繞場宣示自己獲勝。

這件事情引發業界輿論大譁,因為賽前合約寫明了是使用「拳擊規則」,並且兩人上場時都穿戴著拳擊裝備。儘管裁判張旭聲稱臨開賽了他才被口頭告知對決方式改為「中國功夫VS日本拳擊」,但木村的助理堅稱自己是比賽開始後才得知規則變更。

而玄武本人對自己破壞規則的行為不但不以為恥,反而引以為榮,他在賽後將比賽視頻發到網上,同時發帖稱「中國打日本還需要規則嗎?他不死我睡不著覺」,並稱批評他的網友都是「漢奸」。

第三個事件,是這個週末引爆娛樂圈的歌星王力宏離婚大戰事件。王力宏被前妻李靚蕾5,000字長文大爆其婚內出軌、招妓等諸多不堪內幕,導致王力宏一直以來的「優質形象」坍塌。

結果王力宏被動之下一度發起反擊,不但否認自己對婚姻的不忠,反而表示自己的婚姻都活在恐懼與勒索中,還被李靚蕾索討6.6億新台幣巨額贍養費等等。而非常引人注目的是,王力宏在文中特別指出,李靚蕾擁有一個日本名字叫「西村美智子」。

很顯然,王力宏的公關團隊是想借大陸「仇日」這個東風,來為自己增強一點戰鬥力的。

【中共為何煽動仇日?】

這三個事件雖然各自孤立發生,但我們卻從中可以看到一個共同的關鍵詞,就是「日本」。在現在的大陸,只要沾上了「日本」這個詞,似乎一切敗壞的、無恥的,甚至是涉嫌違法的行為,都會變得無比地正義、高尚、永遠正確。

震旦學院那個學生,為了50萬獎金精心剪輯視頻去告密,本來已經涉嫌誣告犯罪,但其依然理直氣壯地表示自己是反日愛國,是為了民族大義,還因此被中共黨媒親自為其洗地,說他是「吹哨人」而非「告密者」。

這個玄武明明是地地道道地不講武德,用修改規則來欺瞞日本選手,要是用過去江湖中的話來說,就是武林敗類,用的是典型的下三濫招數,其人還要自封抗日愛國青年,聲稱打日本不需要規則。

如果這是在戰場上,或者是簽下了生死文書的擂台賽,那的確不需要規則,取勝就是唯一的規則。但這是國際拳擊賽,拳擊規則是整個國際社會共同制定並認可的。我們說句笑話,你說中日是仇家,所以我們對陣日本選手不需要規則,那麼日本選手是不是也可以下次直接掏出槍來把你撂倒在台上?你自己說的不需要任何規則嘛。

就是說中共長期的反日仇日宣傳已經讓「愛國反日」變成了一張萬能遮羞布,一切作奸犯科、無恥下流的事情都可以披著「愛國反日」的外衣公然大行其道、招搖過市。

就連王力宏離婚這樣純粹屬於個人家庭隱私領域的事情,都在想利用反日情緒來做文章,似乎只要前妻有一個日本名字,自己一切出軌、亂性的種種劣跡就可以自動洗白了,自己不但無過,反而還隱隱有了維護民族大義的榮耀了。

這個荒謬的現實背後其實是中共的仇恨教育刻意製造的結果:對日本只管去恨就對了,不需要理由。

我們可以看到,當前中共的仇恨教育還不止是日本一個,主要的起碼有三個對象:日本、美國和台灣。這三個對象有什麼特點呢?

在中共的洗腦灌輸中,中國過去為什麼過得不好,那是因為日本侵略欺壓,是軍國主義;中國現在為什麼過得不夠好,那是因為美國制裁打壓,是霸權主義;台灣為什麼不願意和大陸一起在未來過上更好的生活,那是因為要鬧獨立,是分裂主義。

歸納起來就是一句話:中國人一切不幸的根源,無論過去現在還是未來,都與當政者無關,都是美日台這些境外勢力造成的,你們只管放心大膽去恨,自有黨媽給你們撐腰。

中共為什麼要對李田田這樣的人進行擴大化鎮壓?為什麼公然把一個涉嫌犯罪的告密者粉飾為愛國英雄?其實中共壓根不關心南京屠殺究竟死了多少人,中共關心的,是「必須無條件恨日本」這個宣傳的權威性不能受到任何質疑與挑戰。

中共心裡非常清楚:如果大眾真的理智起來了,發現沒有仇恨日本、美國及台灣的理由了,那麼只會有一個結果,就是大眾只會有一個仇恨的對象,那就是造成中國人不幸的真正根源——中共。

最後有一件事情需要跟朋友們提前說明一下,我準備從這個週四、也就是12月23日起休假一段時間,到明年元旦過後的3日再回來和大家一起繼續討論時事,請大家保持關注,我們一起在新的一年中繼續前行。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