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飢荒之最:全縣死亡過半 「滎經慘案」駭天下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04日訊】山河秀美、物產豐饒的滎經,在大躍進苦日子年代裡,卻淪入家家見浮腫、戶戶有死屍、村村斷炊煙,哀鴻遍地、餓殍遍野的人間地獄。即使在死人過千萬的四川,滎經慘案也成為震動全省的典型案件!燒餅歌,拆字謎,滿清皇帝,慈禧太后,璀璨中華文化就在這萬民垂亡之際,滎經縣又發生了當時舉國罕見的武裝搶奪國庫,開倉放糧,救濟饑民的所謂「反革命武裝暴動」案,成為當年罕見的政治事件!

一、人文神地說滎經

滎經古稱若水,地處四川盆地西部邊緣的雅安地區中部,距成都175公里,扼川滇、川藏線的咽喉。滎經土地資源豐富,全縣幅員1781平方公里,轄25個鄉鎮,當年人口6萬餘。

自古以來,滎經就以其文化底蘊厚重,而享譽歷史。滎經古為氐羌地,是羌彞等民族共居之地。滎經又為人文始祖顓頊帝的故里,春秋戰國時期屬於蜀國,公元前316年秦(文王)滅蜀國,公元前期223年秦始皇秦嬴政滅楚,遷楚王嚴(莊)道在此設縣,故稱嚴道縣;西漢時鄧通於此開銅礦鑄錢,「鄧氏錢、布天下」。此後各有廢興,但自古以來,都歷為郡縣治地,歷史悠久。

作為有2300多年歷史的古城滎經,這裡是令人景仰的人文神地:滎經有顓頊故里——六合壩。傳說中的「三皇五帝」中顓頊帝的老家就在嚴道。在滎經,至今有經歷千年風雨保存下來的四座古城,即嚴道古城(先後治所古城坪,今滎經縣城);靜冠城(位於六合清華村,相傳諸葛亮屯兵之地);鄧通城(位於天鳳鄉、寶峰鄉,相傳鄧通鑄錢集散地);孟獲城(位於石滓鄉瓦山,相傳孔明七擒孟獲地之一)。滎經為古代南絲綢之路和茶馬古道的重要驛站,大熊貓的故鄉。

滎經山奇水秀,資源豐富,有美麗的原始森林風光,有千年古剎、廟宇,還有名噪四海的南方絲綢古道。

山河秀美、物產豐饒的滎經,在大躍進苦日子年代裡,卻淪入家家見浮腫、戶戶有死屍、村村斷炊煙,哀鴻遍地、餓殍遍野的人間地獄。即使在死人過千萬的四川,滎經慘案也成為震動全省的典型案件!

就在這萬民垂亡之際,滎經縣又發生了當時舉國罕見的武裝搶奪國庫,開倉放糧,救濟饑民的所謂「反革命武裝暴動」案,成為當年罕見的政治事件!

二、「躍進衛星」釀大災

1958年8月底開始,滎經縣委領導全縣人民,開始大辦人民公社,大辦公共食堂,大辦鋼鐵,「跑步進入共產主義」。

1958年,滎經縣人口六萬多。至九月,全縣建起十多個人民公社,大辦起五百多個公共食堂,全縣人民被納入「吃飯不要錢」、「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的「三化」,即「生活集體化,組織軍事化,行動戰鬥化」的軍事化體制。

雅安原屬西康省,各級幹部大多為轉業的山西南下幹部。西康撤省併入四川後,雅安兩任地委書記何允夫、秦長勝都是山西南下幹部。他們拉幫結派很有名氣,只要講得山西話,就有希望得提拔。滎經縣委邢書記是山西南下幹部,大躍進以來,他一直是秦長勝書記親手樹立的「紅旗」書記。

在山高水冷的滎經縣,人們長期以林木和茶葉為主要經濟來源,糧食作物為玉米、薯類,水稻為一季中稻,畝產約二三百斤左右。但在大躍進年代裡,邢書記親手扶植的高產「衛星」,就達到畝產「萬斤」、「三萬斤」和「六萬斤」!滎經縣成為雅安地區大放高產「衛星」的「紅旗」縣。

大辦鋼鐵,滎經縣又成為雅安地區大放「鋼鐵衛星」的「紅旗」縣。全縣抽調二萬多勞動力,拆屋揭瓦,大建土「高爐」,上山砍樹,建窯燒炭。四個多月下來,全縣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被毀掉大半,僅留下幾處山大斷路的原始森林倖免於難。滎經縣因此換回「鋼鐵衛星」紅旗十幾面!

是年8月起,全縣農村青壯勞力全部開進「鋼鐵基地」,只留下一萬多婦女和老弱病殘耕作和秋收。秋收季節,勞力奇缺,大量糧食爛在地裡。

到了年底,地委開會落實國家徵購任務,邢書記又在會上大放「衛星」,說是五八年糧食產量比五七年翻番,由2800萬斤,增產到5600萬斤。實際上,當年糧食減產兩成多。

秋收不到兩個月,就出現浮腫病和餓死人情況。國家徵購任務又按「高產衛星」數字,任務「落實到社」。一些公社幹部向邢書記反映實際情況,遭到縣委高調痛批,一頂頂「右傾機會主義」、「落後保守」、「富農思想」的帽子壓下來,一桿桿「白旗」插下來,一車車糧食源源不斷運出去。滎經縣又一次奪得「徵購紅旗」,而全縣糧食幾乎全部被徵購殆盡。

五九年夏,所有食堂都斷了糧,社員拿草根樹皮塞肚皮。由於政策調整,夏糧收割,全縣糧食情況略有好轉,部分地區還給社員發放了一點救命糧。

廬山會議後,全國掀起「更大躍進」高潮,滎經縣又是「紅旗」縣!五九年全縣糧食總產才一千多萬斤,人均不到二百斤。而邢書記又是一番「更大躍進」的神吹,聲稱糧食總產比1958年翻一番。在「更大躍進」的大潮中,「躍進派」邢書記上調,得到提拔。大躍進中屢放「衛星」的饒青,接任了滎經縣委書記。他接下的是個爛攤子,但他繼承了前任風格,在一門心思「更大躍進」、「奪紅旗」的指導思想下,終於把這個爛攤子,鬧成個更大災難的深淵。

姚青上任,剛好趕上廬山會議後「反擊彭、黃、張、周反黨集團」、掀起「更大躍進」的政治運動高潮繼續來潮。一貫積極賣力的姚青,當此之際,正是如魚得水,大顯身手。

到1959年底,縣委初步摸底,是年秋糧大減產。姚青書記接著前任的高調報高產,大喊滎經實現了更大躍進,結果徵購指標比實際產量高出一倍多。姚青下令,先完成徵購,再安排生活,糧食收下來一律就地徵購,就地進倉,就地封存,然後上調。老百姓口糧、飼料和種子不管。但就這樣還是完不成任務。為此,他在全縣黨代會上提出報告:《乘勝挺進,在勝利的基礎上,再接再厲,繼續反右傾,鼓足幹勁,為奪取一九六零年的更大躍進而奮鬥》。不顧群眾大批死亡的事實,繼續大講大躍進、大豐收、大好形勢!

為了完成國家的徵購任務,按中央和四川省委的佈置,姚青親自掛帥,大搞起「反瞞產」運動。在老百姓大量餓死的情況下,縣委組織各級工作隊和工作組,下到社隊,大力施壓,以極其殘酷的暴力手段,開展起「轟轟烈烈」的查抄「後手糧」、「反瞞產」運動。

「反瞞產」運動的宗旨,用姚青的話來說,就是「不惜動用一切手段,要從社員家裡和社隊倉庫中把糧食搞出來!」為此,縣、社、隊各級工作隊、工作組和社隊幹部一起動手,開展起一場以暴力「催糧食」的「人民戰爭」。於是,縣、社大量調動武裝民兵,荷槍實彈,挨家挨戶搜查糧食。查出糧食,不僅當場沒收,而且還要毆打、懲罰戶主全家人。

據滎經縣委在「雙整」(整風整社)運動中的材料披露,在這場「人民戰爭」中,各級幹部對「不老實」的幹部群眾,使用了拳打腳踢、罰跪、揪頭髮、煽耳光、捆綁、吊打、人撞人、火燒、鋤把捅進陰道、刀砍、活埋等幾十種刑罰!

這場運動的結果,滎經縣委在「雙整」運動中總結說:「社隊倉庫基本掏光,公共食堂基本斷糧,社員群眾基本靠野菜為生」!

到1959年11月初,60%的食堂粒米不見,全靠紅薯、玉米摻野菜下鍋煮糊糊。五九年冬天開始,絕大部分公共食堂斷炊了!

為了體現人民公社和公共食堂的「優越性」,公共食堂奉命不得停伙,必須冒煙!於是,食堂將糠殼、紅樹藤葉(晒乾)、玉米秸稈、棉花殼等磨成粉子,摻上野菜、樹葉之類,號稱「吃飯技術革命」,煮成「麵糊糊」的稀「飯」,成年社員一餐兩湯瓢,老弱病殘則一餐一湯瓢。

到1960年初,全縣各公社的公共食堂,掀起了一場「吃飯技術革命」的「代食品」運動。據當事人回憶:「青菜、厚皮菜加糠麵就是最高級的食物了,可惜就是供不應求,剛到初冬就菜根菜芽都摳光吃盡了。食堂又從縣倉庫裡運來粗糠,加上玉米核核,經炒、炕後磨成麵,或者是用玉米殼滲上石灰水,浸泡幾天、搗茸,撈去粗纖維,過濾成粉,多是石灰沉澱物,加上米漿,做成米豆腐,一斤米能做18斤米豆腐。無論怎樣變著花樣吃,也總是解決不了飢餓問題,別的食堂還想出了新招,用人尿加清水,曬上兩週,待水中生出青苔,取名叫小球藻,就以這種尿水來充飢。我們食堂則把能走動的人派到山上去挖蕨雞根、粉葛根、牛馬藤、岩板花根來濾粉、和著糠吃。」

三、「滎經慘案」駭天下

1960年春,公共食堂大多停伙。

家家都開始死人了,開始還是今天這家死一個,明天那家死一個。先是死壯勞力和老人,隨即死的是那些想省下一口給娃兒吃的主婦們。到後來,死亡如瘟疫般蔓延開來,有的生產隊,一天就餓死十幾個。復順公社太陽灣生產隊,幾十戶人家幾乎死光。

不到半年,滎經縣餓死了一半人。有的公社書記向姚青匯報,請求開倉發放糧,遭到他嚴厲批評,說是帶頭鬧糧,是小「彭、黃、張、周反黨集團」,要嚴肅處分。

社員腫的腫,死的死,四鄉八野,盡是哭聲。逃難的人們流向縣城,流向外地。從各公社到縣城的路上,每天都有一路倒地的死屍;而縣城四街八巷,到處都是餓死者或乾枯、或腫脹、或發臭的屍體!姚青視而不見,自己和老婆天天開小灶,吃肉喝酒,直吃得紅光滿面!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曉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