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中共犯三起群體滅絕罪 應受制裁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秋生翻譯)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10日訊】帕特爾:大家好,歡迎回到《卡什角》(Kash’s Corner)!今天焦點:中共獲得群體滅絕的自由通行證;普京是否在利用烏克蘭作為轉移注意力的手段?

楊傑凱:卡什,本週我們在國際舞台上看到了很多正在發生的事情。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表面上,這看起來像是要對即將在中國舉行的奧運會進行外交抵制。我對此有很多想法,你有什麼想法?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

僅外交抵制北京冬奧不夠

帕特爾:嗯,你問我對中國的想法?我不認為我們有足夠的時間讓大家了解我對中國的看法,但是説到外交抵制,那是什麼?讓我們從基礎的東西開始講起。我們美國,作為一個政府將不會派遣任何官員到中國參加只有幾個月的時間就要召開的2022年冬奧會。

所以那又如何?這有什麼大不了的?我認為這是當前政府採取的一個半拉子措施,半拉子的半拉子措施,應對中國對美國所做的一切。外交抵制只不過是沒有國會議員,沒有參議員,沒有內閣官員,沒有代表,沒有大使,當然沒有總統或者副總統會去北京,去出席中國的冬奧會。

楊傑凱:這表達了什麼?

帕特爾:我認為這等於根本就沒表達多少態度,所以我稱它是一個半拉子措施,我認為這對中共太過有利了。在我看來,這對中國(中共)沒有產生任何真正的影響。冬奧會仍在繼續,每個國家仍然會出席,中國(中共)仍在損害美國、損害美國人民和美國利益。

中國仍然有現代化的集中營。美國公司仍然在這些集中營所在地區或周邊地區生產產品,或在制裁此類行為的同一個政府的要求下生產。我就在想,如果我們美國應該是自由世界的領導者,為什麼我們美國人要忍受這一切?對中國(中共)和習近平採取的這一手段非常軟弱無力。

中共犯了三起群體滅絕罪行

楊傑凱:好吧,我要在這個基礎上再進一步。我的《美國思想領袖》節目剛剛邀請過一位嘉賓羅伯特·德斯特羅(Robert Destro),他是美國國務院民主、人權和勞工事務局(DRL)的前任負責人,曾在川普政府時期任職。我們談到……很明顯,眼下在中國正在發生三起群體滅絕事件,對吧?當然,一起是針對維吾爾人的群體滅絕,這是大多數人都知道的。

但是同樣的事情,本質上講非常類似的事情發生在藏族人身上已經很長時間了。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法輪功修煉者身上。一起群體滅絕就足以讓人意識到,你正在面對一個嚴重的問題,你很難一秉誠意地與一個本質上正在實施群體滅絕的國家或政府打交道。

帕特爾:我認為這是問題的核心,因為關於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從國家安全的角度談論中國製造的很多其它苦難和問題——但是在這個問題上我們談論的是人的生命。我們談論的是人類資本,我不確定什麼時候政府可以認定(中共)在某個領域的群體滅絕行為,更不用說你提到的三個領域了:維吾爾人、法輪功修煉者、藏族人。

而且這並不是昨天才開始的。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很多很多年了,幾乎沒有人因為他們的群體滅絕行為而指責他們。

我記得在川普執政後期,當時我們還在任上,我們終於制裁中國政府並且以官方形式譴責他們針對中國西北地區的維吾爾人實施現代種族滅絕、建立現代集中營,包括與之相關的其它問題,比如強迫維吾爾人與中國人和其他中國官員結婚,試圖有效地逐步消滅中國政府認為基本上不應該存在的種群。

我不知道在世界上還有其它哪個地方,我們會接受這樣的政權。當然,在非洲、歐洲、中東和東南亞,或者任何我能想到的地方都不會。然而出於某種原因,我相信,我們幾乎給了中共一張對這些人犯下這些暴行的自由通行證。

而我們會說,「好吧,感謝你們主辦奧運會,我們將派出我們的……美國要派出運動員去北京。」我認為這屆政府和我們的對華政策完全脫節。群體滅絕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在我看來,我認為這是需要解決的最嚴重的問題,僅次於中國(中共)對美國造成的國家安全問題。

楊傑凱:的的確確。讓我震驚的一件事是,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我一直在想1936年納粹德國在柏林舉行的奧運會。對希特勒來說,這是一次高明的大規模宣傳。我的曾叔祖父實際上是那屆奧運會的國際奧委會成員。

帕特爾:哇!

楊傑凱:所以它是近在咫尺的事件,對吧?那個時代,我們不知道,西方根本也不知道,他們知道德國實行種族主義,知道他們對猶太人的立場,但是不知道1936年之後會發生什麼,但它使之成為可能。基本上講,我們是將要給他一個自由通行證,對吧?現在,有些事情確實已經發生,我們其實知道中國發生了一場,甚至是三場,群體滅絕,我們知道的。

帕特爾:是啊!

猶如希特勒 中共把奧運會當作宣傳機器

楊傑凱:說到運動員,1936年發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傑西‧歐文斯(Jesse Owens,取得1936奧運會男子100米、200米,跳遠和4×100米接力金牌)無疑是黑人,也是1936年奧運會上最成功的運動員,因為他站到了頒獎台的最高處,我記得是四次,因此自然而有力地駁斥了希特勒的本質上的雅利安人至上政策。

但是,與此同時,對於那些正在觀看奧運會比賽的美國人來說,他們本來可以為此感到自豪,對吧?然而,當時的情況是,希特勒的宣傳機器正在利用奧運會為希特勒樹碑立傳,以及證明納粹的一整套政策的合理性,這和中共今天所做的事情非常相似。你可以確信,他們沒怎麼關注傑西·歐文斯贏得的那些獎牌。

帕特爾:沒有。

楊傑凱:他們在編造自己的敘事。

帕特爾:而這正是中國(中共)想要做的,他們把奧運會當作一台宣傳機器,一面舉辦奧運會,一面進行大規模屠殺,一面損害美國的安全利益,無論是在南中國海,還是通過他們的情報機構,或者通過干涉我們的選舉過程,或者通過干擾美國在海外的能力,即針對美國駐世界各地的大使館。

我相信,中共和剛剛獲得終身權力的習近平已經把與美國對抗作為一項首要任務,尤其是在本屆政府上台期間。

不管是好是壞,不管你喜歡還是不喜歡運動會,我知道各個政治派別、各行各業的人都會觀看奧運會,人們誠然會這樣。這是運動們花費一生努力來參與的活動,想要像傑西·歐文斯那樣能在世界舞台上代表他們的國家。

希望美國運動員到中國採取反中共立場

它不能代表一切,但是這是你在體育界所能獲得的最高榮譽之一,同時你還能代表自己的國家參賽。比賽一開始就會成為國際新聞。

我不知道這一次在中國是否會出現一個傑西·歐文斯式的時刻,但是我同意你的觀點,如果我們的運動員,美國運動員,能參賽並且就我們談到的發生在中國的群體滅絕事件向中國人呼籲,那就太好了。

當然,如果我們的一些美國運動員在中國採取反中共立場,習近平的政策不會對他們不利並逮捕他們。這也許是我們最好的做法,因為在外交層面上,本屆政府不願意這麼做。

本屆政府不會走到那一步。這就是為什麼我說,我認為外交抵制是一種軟弱無力的舉動,表明美國目前對中共的態度是多麼的不溫不火。我支持你(的立場),我希望我們的運動員,如果他們去,他們應該去,而且目前聽起來似乎他們會去,我們會採取反共措施,也許他們會像很多人那樣,佩戴(顔色)絲帶或徽章(來表達關注或傳遞信念)。也許他們會對像耐克這樣的美國公司呼籲,這些公司支持中共的反美、反民主措施,並從中獲利。

楊傑凱:我要提一件事,我實際上看到了這一點,你說的反中,我認為這是反中國共產黨,實際上是親中國人的。

帕特爾:你說得對。

楊傑凱:對,這很耐人尋味,也很容易上當,這是最大的一個(謊言),你可以稱之為宣傳,因為在我看來,中共已經得逞了。他們一直在向中國人民和世界混淆,說中共就是中國,中共是你的母親。

帕特爾:絕對是這樣。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www.youlucky.biz/atl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