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除「刑不上大夫」?習近平開連任籌碼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1月15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月14號(星期五),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數據穿幫!天津驚現「人為擴散疫情」?精準封控露底,掛「清零」羊頭賣「共存」狗肉?習近平放狠話,疑開出連任價碼。

在此前的節目中,我們曾經和朋友們提到過中共的一個慣常模式,就是它們總是把小事捂成大事,然後再集中力量辦大事。等把大事辦成了喪事之後,它們再來把喪事辦成喜事,最後以「多難興邦、幸虧有黨」來結束。

這個看上去非常荒謬而真實的演化鏈條,曾經在「大國戰疫」的「武漢圍城」一戰中得到了淋漓盡致的展示。我相信朋友們雖然從未見識過習近平的全過程民主,但都見證了武漢代價巨大的全過程清零。

現在,這個模式很可能要在天津乃至北京重演了,至少我們目前看到的跡象顯示,天津正在「把小事捂成大事」的社會主義特色大道上大步流星地趕路。

【天津河西區核酸檢測造假

就在昨天,天津河西區官方微博發布了一條通報,說:「河西區第二輪大篩結果出爐:全部陰性!」然後還很有點示威意味地在後面加注了一個「#天津硬剛奧密克戎」的標籤。

但令人意外的是,就在這條帖文的下方留言中,連續5條都是不同的網友在指出同一件事:河西區官微在撒謊。其中兩位網友說自己所在的整個小區都沒做二篩;一位明確指出河西區的富滿里社區也全都沒檢測;還有一位表示自己的社區起碼還有好幾百人都沒檢測;而最後一條留言更勁爆,說「騙誰呢,我們隔壁樓棟有陽性,整棟樓都被帶走了。」

不出意料的,這些評論很快被刪除然後關閉了評論功能。所幸被手快的網友截圖進行了保存。

這個信息雖然一閃而過,但可信度很高,因為留言的不是一個兩個人,而且還點明了其中一處地點。從信息本身看,至少讓我們看到了天津所謂硬剛奧密克戎的防疫措施中兩個重要關節點:一個是天津的全員核酸檢測很可能正在重複當前剛被大眾口水淹沒的金域公司檢測模式,也就是說大規模造假,未經檢測就一概出具陰性報告。

另一個關節點是天津河西區明明已經爆發疫情,但卻公然造假進行掩蓋,然後私下裡祕密轉移隔離密接人群。

這是我們目前看到天津疫情數據造假的第一個證據。可能有朋友會質疑說,你這靠著網友幾條留言就說天津政府涉嫌造假,誰知道這留言是不是境外勢力為了抹黑中國在故意混淆視聽啊。

【天津政府疫情數據疑雲】

好的,下面我們就來看看天津政府自己給出的數據存在什麼樣的問題。

1月12號,天津市召開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聲稱,截至1月12號下午2點,天津市共報告陽性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137例。

但到了今天,《天津日報》又報導說,截至1月13號下午2點,天津市本輪疫情共報告本土新冠肺炎疫情確診病例126例。也就是說,從12號下午2點到13號下午2點,過去了整整24小時,天津的陽性病例不但沒增加,反而還減少了11例。

我們再查查天津衛健委發布的通告就可以看到,1月12號0—24時,天津市新增41例本土確診病例;13號0—24時,天津市新增34例本土確診病例,加起來從12號0點到13號24點這48小時內,至少新增了75例確診病例。

這就很清楚地顯示,雖然《天津日報》的報導數據只是截至到13號下午2點,但從12號到13號這兩天病例數一直呈現2位數增長這是肯定的,怎麼可能出現病例總數倒退減少的結果呢?

諸如此類露出的馬腳我想其它各區的數據可能都還有,限於時間緊張,我來不及去一一搜索查證了。

【金域公司硬槓許昌公安不尋常】

天津河西區還沒檢測就提前宣布全員核酸陰性,這個操作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剛剛引起軒然大波的鄭州金域公司「人為擴散疫情」大案。

非常有意思的是,這個案子被許昌公安通報之後,廣州金域公司總部當天就發表了一份聲明,聲稱經公司調查,網絡上流傳的「主動傳播病毒」、「丟失樣本」、「偽造數據」、「隱瞞數據」等情況都不存在,這些都是謠言,對於惡意造謠傳謠者,金域公司將保留依法追究的權利云云。

我們之所以說有意思,就是不得不感嘆鍾南山果然神通廣大,就在案發當地的許昌公安局都還在繼續調查之中,還沒查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呢,遠在千里之外的廣州金域就已經在不到一天之內查清了所有案情並得出了結論。

這強大的破案偵查能力起碼甩了許昌公安幾百條街,簡直就等於在公開說許昌公安這幫人都是吃乾飯的,居然被幾條謠言耍得團團轉。

這就有點不尋常了對吧,一家做核酸檢測的公司,居然大馬金刀地對千里之外的公安機關查案公開指明方向,這份霸氣和自信從哪裡來的?這恐怕不僅僅是因為有一個掛了一條大金鍊子的鍾南山在後面這麼簡單。

為了清零達標 核酸檢測數據造假來自政府

我們從剛才談到的天津的例子就可以看出,為了清零達標,核酸檢測數據造假的源頭往往來自政府。儘管我們不排除核酸檢測公司個別員工在海量樣本的工作壓力下可能存在瀆職的行為,但更多的情況恐怕是檢測公司在配合政府的指令行事的。

大家可能都看到了西安的例子,孫春蘭一到了西安,就下令1月4號24點前必須清零。據說西安當地流傳孫春蘭一句經典的話,說誰要是說做不到,那就立即換能做到的人來做。

在這種壓力下,不造假才是不正常的。金域公司敢公開給許昌公安指明辦案方向,其底氣很可能就來源於此:咱這可是奉旨造假,你今天敢查我,明天說不定就有人查你,不行就看看到底是誰查誰。

我們此前就和大家討論過,這一次京津地區的疫情爆發,中共很可能採取「外鬆內緊」的模式,就是表面上通過數據造假來營造一個疫情平穩受控的假象,暗地裡採取西安的社會面清零模式集中隔離高風險人群,然後吸取西安教訓、嚴控民間輿論,最大限度封殺一切可能洩露真相的信息。

換句話說,中共很可能在這一次冬奧會期間進行一場豪賭。什麼意思呢,當局很可能不會針對北上廣深等一線超大城市公開宣布封城,而是改以所謂「精準封控」的局部封鎖,努力維持一個疫情始終局限於少數地區的假象。

我們都知道,奧密克戎現在橫掃全球的態勢已經充分顯示了這種毒株極其強大的傳染性。但這個毒株的感染症狀普遍輕微,絕大多數病例要麼沒有症狀,要麼如同普通感冒,很多人還沒怎麼察覺就已經過去了。

這一點,很可能被中共利用,也就是暗地裡加大封控力度,但表面上繼續維持一個較低的封控規模,始終不公開超過某根紅線。反正奧密克戎絕大多數症狀輕微,疾控部門即便大規模造假也不容易穿幫。

只要熬過冬奧會不出現大規模集中爆發,當局照樣可以在事後宣布:清零模式成功經歷了奧密克戎的嚴峻考驗,再次證明特色社會主義中國或又成為最大的贏家等等。

上海疫情升溫 「精準封控」暗藏什麼算盤?】

我們可以再看看上海的例子。上海從1月11號傳出疫情,12號就迅速登上大陸熱搜第一。但比較反常的是,上海本地媒體卻鮮有報導,上海官方也只在13號晚公布了5名感染者,聲稱都是境外輸入無症狀感染者的密切接觸者。

隨後上海被爆出來多個小區、餐飲場所、大型購物中心等都被封控,其名單已經開列了很長一串。就這樣的封控規模,說只有5個病例,就很難讓人不起疑心。要知道,上海與河南禹州等地不同,禹州是以「寧可錯殺全城百萬,絕不放過3例陽性」而聞名全國,但上海一向是以所謂「智能排查、精準封控」作為城市噱頭在宣傳的。

可能朋友們都看到這條新聞了,說上海這5例陽性都出現在一個地方,就是靜安區靜安寺附近的愚園路228號,是一家奶茶店。出事之後,上海當局只單獨將這家僅20平米的小店列為「中風險區」,周邊都正常營業。一時之間,該店以「史上最小中風險區」火遍網絡,多家官媒發文稱讚上海此舉「彰顯科學精神」,不搞擴大化,不搞一刀切云云,顯然是將其當作了「精準封控」的樣板工程。

我們都知道,一家20平米的奶茶店是不可能住人的,店裡這麼多天人來人往的顧客群早就不知播散到什麼地方去了。現在單獨把這麼一家店面封控了,並無實質上的醫學意義,更多的是一種作秀姿態。在這種姿態的背後,恐怕打的就是我們剛才討論的算盤。

明修「清零」棧道 暗渡「共存」陳倉?

也就是說,所謂「精準封控」的背後,不排除當局在明修「病毒清零」這條棧道的同時,實際上在暗渡「病毒共存」的陳倉這條道。為什麼金域公司這麼有膽色敢和許昌公安局硬剛?為什麼天津河西區敢在「金域播毒」案發之際仍然肆無忌憚偽造數據?其有恃無恐的本錢恐怕就在這裡。

畢竟,如果北上廣深等招牌城市在冬奧會期間全面封城,無論政治代價還是經濟代價都難以估量。習近平要的只是掛出清零模式這個羊頭,他並不關心實際上賣的是狗肉還是豬肉。就像他曾經掛出了「全過程民主」的羊頭一樣,至於賣的究竟是什麼肉,反正都是《人民日報》說了算,它們說是什麼肉這就是什麼肉了。

剛才我們說了,中共在進行一場豪賭,鐵了心要把小事捂到底。只要不露餡,再多的奧密克戎感染都可以說成是季節性流感而蒙混過關,清零模式依然可以以「最大贏家」的名頭在江湖上揚名立萬。

萬一真的捂成大事了,感染爆棚了,紙包不住火了,也沒關係,修改一下「清零」定義,把與病毒共存重新定義為特色社會主義的「全過程清零」即可,這種乾坤大挪移的遊戲,當局已經玩得很high很順手了,絲毫不會有任何心理障礙或精神負擔。

【廢除「刑不上大夫」?習近平開連任籌碼】

好的,最後還有一點時間,我們來簡要說說習近平最近的一系列反腐動作。

習近平反腐現在幾乎可以說都算不上什麼新聞了。但這兩天因為孫力軍被正式起訴,同時還出面電視認罪、現身說法。加上黨媒營造反腐輿論聲勢,拋出了一系列的文章,尤其提到了「刑不上大夫」這個敏感話題,所以還是值得我們關注一下。

1月10號,中共公安部在新聞發布會上再度點名孫力軍,稱肅清孫力軍流毒影響是「重大政治任務」、「重中之重」。

12號,中紀委網站發表題為「以雷霆之勢清除害群之馬」的文章,點名2021年落馬的政法高官。孫力軍等政法系落馬高官再被拎出來晾晒了一遍。

13號,中共最高檢察院公布,孫力軍以涉嫌受賄、操縱證券市場、非法持有槍枝3宗罪,由長春市檢察院向長春市中級法院提起起訴。

同一天,中紀委國監委官網發布消息說,電視專題片《零容忍》將從1月15日開始在央視一套播出,其中將有三個「大老虎」現身說法,而孫力軍在其預告片中現身。

14號,也就是今天,《人民日報》在其頭版發表題為「『窯洞之問』的答卷人」文章,再度大談「自我革命」,並引述了習近平曾經放出的狠話:「對那些在黨內搞政治團伙、小圈子、利益集團的人,要毫不手軟、堅決查處!」

此外,文章還罕見喊出了「打虎拍蠅,哪管『刑不上大夫』」這樣的話。

我們以前討論過,毛澤東當年和黃炎培的窯洞對話中,毛澤東聲稱跳出中國歷史上治亂興衰周期律的答案是建立民主制度,這不過是毛澤東在日本即將戰敗投降之際放出的欺詐謊言,放在今天顯然已經不好使了。

所以,習近平現在借用「窯洞之問」這箇舊瓶,裝上了自己的一點新酒,就是他最近反覆強調的所謂「自我革命」。這話要映對到當前,說白了就是他要廢了鄧小平那套束縛,重訂黨內幫規,尤其在反腐問題上可能還要大打出手。既然叫做革命,那當然就不是請客吃飯了,而是要流血鬥爭的。

所以,這次黨媒喊出哪管『刑不上大夫』,就有點不尋常。

眾所周知,習近平在19大以後,反腐就明顯降了規格,重新回到了胡錦濤時期的反腐最高上限不超過部級官員這根線,如此一來,副國級以上官員等於都有了「刑不上大夫」的免查金牌。這在當時是習近平為順利修憲而與黨內達成的妥協。

現在黨媒明說要廢掉「刑不上大夫」,顯然說明習近平有點壓力山大了。從拋出孫力軍起訴到黨媒喊話,當然都是有序安排的一套組合拳,習近平明顯是想借孫力軍來立威,同時在兩會前警告對手:如果還要繼續鬥下去,他習近平就不惜廢掉免死金牌,先來一把「自我革命」,看看誰在嫌自己命長。

所以,這個話等於是習近平向黨內開出了籌碼:讓我連任,可以繼續「刑不上大夫」;不讓我連任,我就掀桌子然後擼起袖子加油幹,葷的素的都一鍋煮了。像毛澤東當年一樣,打爛半個中國再來重新建設也在所不惜。

這當然是比野蠻女友更加野蠻的捆綁對吧,但黨內一干鄧小平時代的遺老遺少毫無辦法,因為只要他們想保黨保自己身家富貴,沒有勇氣脫離中共,那就只能被習近平與黨牢牢捆綁在一起去衝向懸崖。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