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博士當城管 富裕中產一夜返貧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4月24日訊】前幾天,北京市朝陽區,公示了兩批今年的公務員考試計劃錄用名單,讓人有點吃驚的是,名單上一水兒的985高校和頂尖專科學校,而且95%以上的,還都是碩士和博士。甚至,就包括名聲不太好的基層街道的城管崗位,名校碩士也是「標配」,而且還有北京大學的博士。

當然,這背後的一大原因,並不是中國的高等教育太過普及了,而是中國太過嚴峻的失業潮。同時,失業潮帶來的,還不只是新生就業競爭的殘酷,還造就了一大批背上新債的苦主們。那我們今天就來聊聊這些內容。


就業「壓力山大」 北大博士當「城管」?

據《中國基金報》報導,在朝陽區公布的名單中,大屯街道計劃錄用的一名「城管隊員」,來自985高校中國農業大學;朝外街道計劃錄用的兩名「城管隊員」,都是碩士,一名來自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另一名來自中共培養外交官的外交學院;崔各莊地區的「城管監察崗」,則吸引了一名來自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的海歸碩士;更厲害的是酒仙橋街道,招聘的「城市管理執法崗」,計劃錄取一名北京大學的博士。

報導中說,從招考要求看,這些崗位基本都是「鄉鎮街道基層」崗。比如:朝外街道的城管隊員,工作內容是「負責城管職責內的行政執法工作」,學歷要求是「本科及以上」,專業要求則比較寬泛。

有好奇的網友查詢了一下,發現這位北大博士的本科是山東大學,學習的是物理學專業。也因此,有不少人推測說,北大博士搶著去當城管,應該是看上了北京市戶口和公務員編制,因為北京現在自己的高學歷人才過剩,外地的畢業生要想留在北京工作,就只能去街道占位了。

事實上,現在的情況確實是,社區招聘都在向年輕化、專業化的方向發展,北京社區的招聘條件,都要求是40歲以下、大專以上學歷。而且,對一些人來說,北京是中國的政治中心,從基層做起,走從政這條路,或許是一個發展機會,所以,也不排除一些年輕人,確實願意當社區公務員。

不過,博士生搶著當城管,更大的原因,應該還是因為就業難。今年夏天,中國將要迎來創紀錄的大學畢業生,人數將達到前所未有的1,076萬人,比2021年多出160多萬人,據說還有80萬學生計劃回國工作,這麼大的數字,就業壓力實在是太大。

而且,雪上加霜的是,現在中國的經濟形勢仍然在每況愈下,裁員潮也是一波接著一波。

比如,最近有社交平台「小紅書」的員工爆料說,公司這一輪整體裁員20%,各個部門都有波及,被裁人員中,應屆生和試用期員工比較多。另外,阿里巴巴旗下的研發機構「達摩院」,近期也傳出將要裁員三成的消息。

看來,互聯網這一波海嘯式的裁員大潮,直到現在仍沒有結束。

大家知道,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中國的互聯網大廠,就不斷在傳出裁員的消息。進入今年第一季度,阿里、騰訊、京東等電子商務巨頭,也都因為大幅裁員接連登上了熱搜。

而且,其中的京東人事部,還玩了一把自以為是的幽默,把裁員信稱為是「畢業須知」,並恭喜被裁掉的員工順利從京東畢業,結果是引發員工不滿,一名京東員工就嘲諷說,「十年獻京東,一紙遭畢業」。

然而,大舉裁員的還不僅僅是互聯網企業,在中共對多個行業的嚴管政策之下,教培行業,房地產行業都遭到了重創,也早就開啟了裁員大潮,再加上疫情封控的影響,失業的人就更多了。

根據「智聯招聘」2021年底發布的《互聯網行業人員流動情況調研報告》,受訪者本人在2021年遭遇裁員的有25.1%,其中受訪人中被裁員占比最高的三大行業,分別是教育行業(69.1%)、房地產(50%)和電商(47.8%);然後是生活服務類和高科技行業。生活服務類行業,指的是旅遊、酒店、餐飲外賣等行業,而高科技行業則包括雲端運算、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等。

目前,建築建材、房地產,還有互聯網、教培,以及接觸性服務行業的招聘人數都在下降,而這些行業,原本是吸納就業人數最多的行業。

而就業情況,在進入今年以來,也沒有好轉的跡象。

官媒新華社報導說,幾家招聘機構表示,今年1、2月份,就業市場總體平穩,但是3月份之後,求職人數大幅增長,但是招聘需求,則是掉頭向下,不少企業不但招聘放緩,甚至是減員裁員,這說明3月份的經濟形勢更加惡化。

中共統計局的數字也證實了這一點。數據顯示,16到24歲城鎮青年調查失業率,從1、2月份的15.3%,上升到了3月份的16%,是近5年同期最高值。另外,3月城鎮調查失業率升到5.8%,創下了2020年6月以來的最高紀錄,也打破了中共失業率低於5.5%的目標。

然而,3、4月份原本是就業增長的關鍵月份,被稱為「金三銀四」,關鍵月份就遭遇市場低迷,可想而知,全年的就業增量,也不可避免地會受到影響。

在去年底時,中共號稱的「靈活就業」者就已經達到了2億人,在這種情況下,目前的失業率還在不斷攀升,可見中國就業市場的情況有多糟糕。

所以說,今年,對中國的求職者來說,也將是非常艱難的一年。在目前沒有選擇的情況下,能夠端上一個「鐵飯碗」、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可能是眾多畢業生的渴求,總比去送快遞、送外賣要穩定一些吧,更不用說是一份正當的公務員職位了。這樣看來,也就難怪名校畢業生、高材生都要搶著當「城管」了。

事實上,高校畢業生的「就業風向」早就開始變化了,《21世紀經濟報導》今年初的報導就曾提到,近兩年,越來越多的畢業生,又重新傾向於進入「體制內」。

我們以清華大學為例,在簽了三方就業的畢業生中,民營企業的吸引力,自2013年持續攀升,在2019年達到最高點後,2020和2021年都在大幅下滑。相反,事業單位,像是高等院校、科研單位的吸引力,在過去兩年中大幅提升,同時,進入黨政機關的畢業生比例,也在2021年大幅上升。

這說明,在就業寒冬之下,公務員、事業單位工作的穩定性,越來越受到年輕人的青睞。尤其是公務員,更是成為200萬人爭搶的「香餑餑」。

當然,這也和中共的政策導向有關,中共這幾年一直在搞國進民退,打擊民營企業,畢業生們也自然要務實了。

富裕中產陷困境 10年奮鬥恐歸零

不過,比畢業生更苦的,還是那些被裁員或者是減薪,但是卻背著沉重債務的人。

比如,《南華早報》在19日報導,一位在某家顧問公司擔任業務經理的40歲廣州男子,雖然有份體面的工作,名下也有兩棟房產,但是現在收入減半,每月的薪水只有1萬元人民幣,然而他的家庭總債務,卻達到了350萬。

現在,這位先生每個月要償還2.5萬元的債務,但是他和妻子的月薪加起來,也不夠還的。夫妻二人每日犯愁,雖然也想過賣掉房子,但如今市場需求低迷,也找不到買家接手。

這位男子說,奮鬥了10多年才算是躋身富裕的中產階層,如今卻面臨著和中產階層沾不上邊的危機。

這還只是遭遇了減薪,那些雙雙失業的家庭,日子就更難過了。所以說,中國的所謂「中產階層」水份太大,以前就有人調侃說,只要生一場大病,就可以摧毀中國的中產階層;現在看來,連生病都不用,減薪就可以做到了。

當然,這其中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國居民的家庭負債率太高,因為房地產在資產中的占比過高。根據中共央行2019年的調查數據,中國城鎮居民家庭,每戶平均總資產是317.9萬元,其中住房占比將近七成。

而對眾多家庭來說,房地產,是名義上的資產,實際上的負債。按揭是中國普通老百姓一生中背負的一筆最大負債。

據「第一財經」報導,房地產研究機構克而瑞的數據顯示,截至去年末,中國按揭按揭餘額超過38萬億,從2015年至2020年,居民槓桿率飆升,從40%增長到62%,居民槓桿率超過200%的城市達到20個。

而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長張曉晶等人也指出,房地產是居民部門槓桿率風險的關鍵所在,房地產在居民總資產(非金融資產與金融資產之和)中的占比,大約是1/3。

另外,中國的住按揭款總額,遠遠大於家庭年收入。《中國家庭金融調查報告》公布的數據顯示,戶主年齡在30至40歲之間的家庭負擔最重,住按揭款總額,平均為家庭年收入的11倍之多。所以,一旦資金流斷裂,就面臨著斷供危機。

如今,受到疫情和行業監管政策的影響,很多貸款人出現了收入下降,甚至被裁員而失去收入,這都讓一些居民的家庭現金流開始緊張,再加上一些貸款人還遇到開發商爆煲、樓盤無法交付的情況,讓不少借貸人產生了「斷供」的念頭。

2022年剛開年,就有消息傳出,說有20萬名房主因棄房斷供遭到四大行起訴。

但是,斷供的後果是非常嚴重的。所以有律師警告說,千萬不要擅自斷供,一旦斷供就會面臨合同違約,產生相應法律責任,影響徵信,甚至連房子都可能被收回。

那麼,沒錢還按揭,要怎麼辦呢?中共官媒新華社在4月7日報導說,包括工商行、交行、建行等在內的五大國有銀行表示,對受疫情影響的個人住按揭款客戶,提供延長貸款期限等服務支持。

其中,建行還表示,截至今年3月末,已累計為大約100萬戶、超過4,300億元的按揭,提供了延後還款服務。也就是說,不能按時償還貸款的,一個建行,就至少超過了100萬戶,說「斷供潮」來臨,真是一點都不誇張。

不過,「第一財經」報導說,實際的銀行按揭延期政策,可遠沒有那麼寬鬆。

首先,銀行會嚴格把關申請人的資格。

其次,大部分銀行所說的延期,都不是指延長整個還款周期,而是允許客戶在寬限期內暫不還款,大多是1至6個月;寬限期過後,需要一次性償還之前的所有本息。也有的銀行,是要求寬限期內只還利息,但是後續每個月要還的本息都會相應增加。

也就是說,延期還款,並不能減輕借貸人的還款壓力。

但是,在目前房市低迷的情況下,貸款人想賣房,也賣不出去,更極端的情況是,由於房價跌得太低,房子被銀行沒收拍賣後,也還不上銀行貸款,也就是雞飛蛋打之後,還要被銀行追債,還是會被列入失信人名單中。

尤其在中國,住按揭款與房地產開發貸款之和,占到了全部銀行貸款餘額的1/4以上。然而,現在隨著房地產企業的持續爆煲,加上更多家庭又被迫房屋「斷供」,中國金融系統的風險也在不斷加大,這也意味著,中國現在面臨的經濟困局,不僅是風雨飄搖,更可能是一場即將到來的山呼海嘯!

財商經濟研究所
策劃:宇文銘
撰文:李松筠
編輯:蔚然、宇文銘
剪輯:曲歌
監製:李松筠
訂閱財商天下https://bit.ly/2XuEbjP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