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佳琦被封陷致命悖論 李稻葵坐實「金融削藩」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6月07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6月6號(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這個週末最大的輿論焦點,毫無疑問就是海內外對「六四屠殺」33周年的紀念。在上次的節目中我和朋友們分享了我自己的一點「六四」記憶,以及自己是如何看清中共散布彌天大謊的過程。我看到留言區有很多朋友也都分享了自己在「六四」期間的親身經歷,非常真實也非常感人。

正是無數這樣的故事和經歷,塑造了中國人的集體記憶,儘管這記憶在中國大陸遭遇了空前、可能也是絕後的嚴酷封殺,但這種記憶將永遠留在中國人的心底,並注定將在某個時刻、某個中共料想不到甚至我們自己也預料不到的時刻突然爆發出來。

還是那句老話:你可能在所有的時間欺騙一個人,也可能在某個時間欺騙所有人,但你永遠無法在所有的時間欺騙所有人。對中共來說,它們瘋狂地想要達到這個目標,想要證明自己一定可以做到在所有的時間欺騙所有的人,這種邪惡到極致的瘋狂使得它們在大陸對「六四」的封殺達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程度。

但中共最大的愚蠢就在於,它們似乎永遠不懂相生相剋、物極必反這樣一個簡單的真理,它們越是瘋狂地想要把欺騙做到極致,卻不知道反而會給它們想要隱瞞的真相做了最大、最有效的宣傳和推廣。

【蛋糕引發「血案」 李佳琦被封殺】

這就是我們今天想和大家來討論的第一個話題:李佳琦直播被封殺事件。

上週五(6月3號)晚上,大陸直播帶貨領軍人物之一的李佳琦,在一次網絡銷售直播過程中,向數以萬計的觀眾展示了一款和路雪(Wall’s)多層冰淇淋蛋糕,隨後該直播突然中斷。

李佳琦在當晚直播中斷後,迅速在微博發帖稱發生了「後台技術故障」,希望大家稍等。但在兩個多小時後,他再次發文道歉,表示當天的直播無法繼續。在此之後,李佳琦沒有再發布任何情況說明,而且他也連續缺席了預定在週六、週日的直播活動。

不僅如此,到昨天為止,在淘寶搜索「李佳琦」「李佳琦的直播間」關鍵詞發現,淘寶內已沒有李佳琦的名字及相關的任何產品,李佳琦直播間已消失,大概率被封殺了。而最新的信息顯示,李佳琦連在豆瓣都遭到了封殺。也就是說,李佳琦這個年產值相當於一家中型上市公司的「直播帶貨一哥」在瞬間就被「敲冰」,恐怕從此淡出江湖了。

給李佳琦帶來如此巨大麻煩的原因顯而易見:他當時展示的那款冰淇淋蛋糕造型類似一輛坦克。而6月3號正值「六四」天安門屠殺事件33周年前夕,不管他是有心還是無意,監管部門認定他踩了絕不能碰的政治高壓線,所以必須將他斷網冷凍。

李佳琦被封殺事件給大陸網絡帶來的震動是現象級的,無數對「六四」事件不甚了了的80後、90後以及00後群體,都在各個平台瘋狂挖掘李佳琦被突然封殺的原因,有人甚至開玩笑說,本來誰都沒有注意到的那麼一個畫面,結果鬧到現在變成了半個微博都在討論為什麼封殺李佳琦,也等於半個微博都在討論「六四」。

更有意思的是,甚至有大陸人士發帖,說公司組織所有員工緊急開會用PPT科普了各種書本上沒有的歷史事件,目的是因為當前的輿論環境極其敏感嚴峻,大家為了避險,都需要了解哪些事件是雷區。

而在李佳琦停播的評論下方,幾乎全是「這件事沒啥敏感的」和「你怎麼對這件事這麼不敏感」的熱烈討論。儘管誰都不提「這件事」究竟是什麼事,但實際上大多數人都知道「這件事」究竟是一件什麼事,而很多原本不知道這件事是什麼事的人,也都迅速被科普,知道了原來曾經發生過這麼敏感重大的一件事。

到現在為止,包括《華爾街日報》、BBC、彭博社和CNN等媒體都在報導李佳琦被封殺事件,一小塊冰淇淋蛋糕引發的直播事故,結結實實演變成了一場血案,一場國際輿論風暴。

李佳琦事件及其引發的風暴,讓所有人——無論是粉紅還是粉紅嘴裡的反賊——都有了一個非常明確的共識:你可以不關心政治,但政治隨時會來關心你,而且一旦政治關心了你,就不會再有人關心你了。

這聽上去有點像繞口令,但實際上我們會發現,李佳琦事件帶給我們最大的一個啟示,就是我們會看到中共體制陷入了一個自己製造的悖論怪圈:它們窮極一切手段想管控民眾的輿論和思想,但沒想到反而是這種極端的管控手段本身成為了讓民眾衝破禁錮的契機與導火索。

為什麼我們一直說中共體制已經走進死胡同,是一種完全不可持續的體制,就是因為中共這種體制最終的宿命就在於:它們一定自己搞死自己。

在李佳琦事件中,一個最大的悖論在於:如果一個生活在大陸的人想要完全不觸碰任何政治禁區,確保自己的絕對安全,他就必須違反當局的意願和禁令先去了解所有的政治禁區。也就是說,他必須先讓自己不安全,然後才有可能獲得理想中的絕對安全。

而站在中共的立場,它們不會告訴你發生了一件事,而且也不允許任何人告訴你這件事,就像允許你夜裡開車但不允許你開燈一樣,你遲早都會撞上障礙物並因此受罰,於是你必然會因此而知道這件事,而且會連帶讓很多人都知道了這裡有個雷區。也就是說,你和其他人遲早都會知道這件事,而這恰恰與中共的初衷相反,這就是中共最不想見到的。

【中共特色悖論:粉紅大V被封殺】

這個悖論,其實在李佳琦事件之前已經發生過一次,而且當事人還是一個知名的粉紅,這就是「賽雷三分鐘」被封殺事件。

今年5月18號,以「揭露境外勢力」出名的愛黨粉紅博主「賽雷三分鐘」(以及矩陣帳號「賽雷話金」)在微博、知乎、B站等平台,被官方全面封殺。

封殺的原因也很簡單,他直接照搬翻譯了YouTube博主的視頻,目的是要揭露西方媒體如何「抹黑」偉大的祖國,但這段視頻中夾帶了一閃而過、不到半秒鐘的坦克人畫面。就這么半秒鐘,讓這位粉紅大V直接就被敲冰封凍至少一年。而且更令人瞠目結舌的是,很快他就被大批更粉紅的小粉紅攻擊為「臥底」或「隱藏的50萬」。

表面上看去,這是一個極其典型的拍馬屁拍到馬腿上被一腳踹到廁所遺臭萬年的例子,是又一個專打反革命的造反派迅速反轉被打成反革命的例子,但其實這背後體現的依然是相同的邏輯悖論:作為愛黨愛國的粉紅大V,你為什麼要去了解黨不允許你了解的事情?你說你是為了替黨辯護、替黨宣傳才去了解的,目的就是不讓其他人了解這件事的真相。

但更紅的粉紅根本不會買帳,它們會說如果人人都這麼想這麼做,那不就等於人人都知道了這件事的真相了嗎?而這就是黨不允許的,所以你的行為和反賊沒區別。

我們簡單點用一句話來總結,就是:「你如果一直都不辱華,說明你私下裡對辱華的所有敏感點都瞭如指掌,因此你已經辱華了,而且是嚴重辱華。」

於是乎,在這樣的一個悖論邏輯之下,我們看到不少針對李佳琦事件將其定性為境外勢力破壞並在微博大肆批判,表示要「永遠相信國家、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正能量帖文,結果也被刪除了,還有類似的一些「正確引導方向」內容也都炸了。

我相信對文革稍有了解的人,會對這樣荒誕的一幕非常熟悉,因為無數造反派瞬間變成反革命被押上刑場或送入大牢的時候都是這麼喊的,說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衛毛主席,我是冤枉的。他就始終想不通為什麼自己一夜之間就會反轉成為了反對毛主席的反革命分子。

這就是我們說的中共最典型的「七傷拳」模式,也就是「自己搞死自己」模式。在這個模式之中,中共總是極盡一切可能清除掉任何可能造成不穩定的因素,但這種清除行動卻會造成一個巨大的勢能積蓄,就是穩定因素的標準越來越高,定義越來越苛刻的時候,它們等於把越來越多原本屬於穩定或次穩定範疇的因素等全都升級變成了不穩定因素,也就是說它們等於自己在不斷製造不穩定因素。

這個模式不僅僅存在於言論管控範疇,我們簡單拓展一下思維就會發現,中共在防疫問題上的清零模式,在經濟領域的監管風暴模式,同樣是相似的邏輯,同樣是相似的悖論。

李稻葵放風:監管風暴緣起政治因素】

上週五,也就是6月3號,清華大學經濟學者、曾經以「中國封城兩年人均延壽10天」而聽取罵聲一片的李稻葵教授,以視頻方式出席「大華私人銀行2H 2022投資論壇」活動的時候,語出驚人,他在談到互聯網監管時,公開以金融科技巨頭螞蟻集團為例,聲稱這家公司的上市之所以被最高層叫停,是因為被發現在上市前已有許多政府官員及親屬都牽涉其中。

他說,在這個過程中,螞蟻集團造成了很大的政治影響,甚至影響到了一些城市的黨委書記人選,還來了一句「這真的會嚇到最高層領導」。然後他強調說,現在這些互聯網公司對政治的影響「已經為零」,高層的擔憂也已被打消,相信投資者將恢復對這些公司的信心。

這很有點放風的味道對吧,然後我們就看到《華爾街日報》在今天就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報導說,中共監管機構將結束對網約車巨頭滴滴和物流平台滿幫集團、在線招聘公司看準網等三家公司持續一年的調查,準備最早在本週解除對它們增加新用戶的禁令。而這三家公司的移動應用在國內應用商店也會重新上架,最早也是在本週。

當然,對這幾家企業來說,結束調查也是有代價的,這個代價就是兩條:1. 這三家公司將面臨經濟處罰,對滴滴的罰款相對較高,其它兩家公司則相對較輕。2. 這些公司必須向中共政府轉讓1%的股權,並讓政府在公司決策中發揮直接作用。

也就是說,這明顯是有序的安排,先放風政治影響已經清零了,然後再放消息提供證據,證明監管風暴的確已經結束了。而政治影響被清零的最大原因,就是這些公司事實上完成了國有化進程,無論這些公司過去姓張還是姓王,現在統統一律都姓習了,自然也就安全了。

李稻葵的講話明顯帶有強烈的奉命安撫味道,他首先證實了此前的監管風暴根源是政治因素,也就是我們反覆討論過的「金融削藩」。是因為當局認為這些互聯網巨頭已經成為獨霸一方的政商混合體,在某些方面威脅到了當局的權力。大家注意這裡的關鍵詞:這裡提到的「威脅」是否真實存在不重要,重要的是當局認為存在威脅了,就必須打擊。這是當局為了政治可以犧牲經濟的又一個典型例子。

第二,這系列操作從一個側面反映出當前經濟的惡化遠超一般人想像,以至於當局不得不公開承認監管風暴只是政治因素,並且現在已經結束,意思就是當局的監管風暴不是要在經濟上走回頭路重回計劃經濟,而只是為了政治安全的臨時性措施。這說明習近平在黨內受到的壓力極大,因為這等於變相放軟認錯,承認打擊過重,所以現在不得不又把燒餅翻過來烙,重新刺激經濟恢復。

第三,李稻葵這番話也告訴了我們,中共的監管風暴造成中美金融脫鉤的後果嚴重,當局已經無法承受,所以不僅在中概股上市問題上對美方大幅讓步,同意進行底稿審計,而且李克強5月18號考察雲南時喊話支持平台經濟、數碼經濟在境內外上市融資。

現在,習近平當局又出面喊話互聯網企業的政治影響已經清零,這是明顯對內外都進行安撫,想要恢復外資和市場信心。

這種手段有用嗎?我想效果恐怕是非常有限的。中共的先捉鬼後放鬼的手段用過無數次了,這是體制基因帶來的。即便這一次的監管風暴結束了,重新恢復刺激經濟,下一輪的風暴一定還會來,只是誰都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落在誰的頭上,這種巨大的不確定性,恰恰才是外資逃離、國人對經濟前景喪失信心的根源。

而更重要的是,螞蟻、滴滴等巨頭企業因為涉入了政治而遭整肅,這個信號很清楚,當局希望這些企業隔絕政治,不允許沾染政治。但反過來,這些企業如果真的隔絕了政治,它們根本就不可能達到現在這樣可以影響大陸經濟的規模。誰都知道,在大陸做企業如果不與各級政府和權力聯姻,任何企業都不可能做大。

而且,政府對這些企業參股1%的本身,就是要求企業必須介入政治,絕不允許企業完全隔絕政治。

大家看到了吧,這就是我們說的悖論,這與李佳琦是不是相似的邏輯?你過問了政治這就是「商人干政」,必須打擊,你不過問政治不給政府股份,這就是意圖脫離政府監管大搞「無序擴張」,你照樣挨鐵拳重錘。

這種既要你服從政治,又要你不能參與政治的「既要……又要」模式,與當局想要通過清零來確保絕對防疫安全,但卻反而因為清零帶來了嚴重的社會不安全是一回事。

這種悖論無所不在,已經貫穿了中共統治系統的上上下下所有領域,中共自己根本就無法解決。這就是中共的政策反覆出現鐘擺,翻著白眼吐著白沫在兩個極端之間左右抽瘋的體制性根源。這種抽瘋是不治之症,將一直反覆發作直到把中共抽散架了為止。

好的,今天我們就暫時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