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層再現路線之爭 習李兩個司令部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6月12日訊】近來在中國的政治舞台上,隨著李克強出場戲份的增加引來了諸多如李上習下的猜測。自從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期間北京高層出現兩個不同的聲音以後,如今在新冠疫情席捲下的中國似乎高層權力中心再次出現了兩個不同的聲音。

一個是出自黨的系統,一個是出自政府系統;一個是以經濟為中心,另一個是政治為中心。是清零還是要穩定經濟?這兩個截然矛盾的對立面顯然無法調和。霧裡看花,習李到底唱的是對手戱還是雙簧?5位專家爲你牽綫走出撲朔迷離。

中共總理李克強5月25號主持了一個十萬人大會,要求恢復經濟和穩住經濟大盤,這與中共目前由習近平親自指揮和部署的「動態清零」的總方針背道而馳,有基層官員隨後對彭博社表示,由於習李兩人的政策不同,下面的官員感到無所適從。

據彭博社報導,李克強在這次大會上警告說,中國經濟目前的困難在某些方面和一定程度上比2020年疫情受嚴重衝擊時還要大。李克強說,中國必須避免第二季度經濟萎縮,如果不能以一定速度持續增長,中國將付出巨大代價,將面臨漫長的經濟復甦道路。

大紀元資深編輯與主筆石山先生近日在新唐人《菁英論壇》節目中發表評論說,中共高層提出來兩個不惜代價,一個是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清零,防止疫情,另外一個是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穩住經濟大盤,結果經濟也是不惜代價,清零也是不惜代價,各自的政策都包含了使對方的側重點可能成為代價之一,所以就有可能導致在具體操作上生出來很多很多的矛盾。石山先生說,中共歷史上也曾經出現過這種類似的情況,就是說大的方向雖然相同,但是側重點不一樣的時候,他們也會發展出來你死我活的路線鬥爭,比如說在五九年到六一年這個三年大饑荒之後,在一九六二年的所謂七千人大會其實就出現類似這樣的情況。

石山先生表示,那個七千人大會不但是毛澤東同意的,而且是毛澤東自己主持的,但是劉少奇在做報告的時候,他沒有按著報告讀,而是做了一個口頭講話,最後提出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結果後來他的口頭報告,據說是引起毛澤東十分不滿的一個原因。石山先生指出,劉少奇的報告裡面也談到,包括毛澤東的三面紅旗、人民公社一概都是肯定的,但是呢,他只是在一些具體的措施上,在一些下情上達的一些渠道方面,他要做一些改變,使基層不能欺騙中央,下面出事中央可以知道,但是就算是這樣,最後也引起了非常大的問題,導致後來整個文化大革命其實就跟這個事情相關。

對此,資深評論人士橫河先生對《菁英論壇》表示,中國的政治結構和其它國家不一樣,中共是一個並行的兩個系統,一個是黨的系統,一個是政府系統,這兩個系統其實在很多時候,它的利益是不一致的,有很多時候是有衝突的。橫河先生說,這兩個系統,一個是堅決要清零,一個是堅決要把生產搞上去,把這個經濟大盤搞上去,這兩者實際上是絕不相容的,你要清零,就把上海一停就停兩個月,你怎麼把生產搞上去?所以下面的官員才會無所適從,因為他們知道這兩者不可能同時都執行,一定要有所側重,那麼側重哪一面,這對各級官員來說,其實都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事情。

橫河先生還舉例說,說到兩個頭的問題,中共軍方的這些高級將領們,最擔驚受怕的是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四年這段時間,二零零二年的時候,江澤民把黨權和國家政權移交給了胡錦濤,但是軍權沒有交,又延了兩年。橫河先生說,從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四年,所有的軍方官員都緊張地不得了,因為他們不知道該聽誰的命令,這倒不在乎是誰的幫派體系的人,因為一旦這兩個人的命令不一樣的時候,你聽了任何一個都可能倒楣,所以到二零零四年,江澤民最後把這個軍委主席交出去的時候,說全軍都鬆了一口氣,因為確實是你只能聽一個的,現在中共基層官員就面臨這樣子一個問題。

時政評論自媒體人唐靖遠先生對《菁英論壇》表示,習近平想把病毒清零,可以說是癡人說夢,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從我們建立這個現代醫學、現代免疫的這個概念開始,到目前為止,世衛組織公開宣布已經真正清零根除掉的病毒,只有兩個,一個是天花病毒,一個是牛瘟,而這個牛瘟它只是在牛身上傳染,是不傳染人的,真正唯一的在人際傳染的病毒,被清除的就只有天花病毒。唐靖遠先生說,這個天花病毒從人類社會發現它、認識到它,到最後被徹底地根除掉,花了三千多年時間,所以現在這麼一個強大的病毒出來才一兩年、兩三年,你就想把它清理,這根本上就是癡人說夢不可能的事情。

唐靖遠先生指出,習近平自己把這個事情搞糟了,本來是一個政策問題,防疫是一種政策,發展經濟也是個政策,這兩個政策究竟哪個為重?它本來是在政策上可以有一定的彈性空間的,但是習近平自己把這個清零絕對化,把它高度政治化以後,就把一個政策問題變成了一個政治原則問題,結果最後演變到現在,清零就變成了一根政治紅線,變成了兩條政治路線的一個分水嶺,一個分界線。

中國時政評論人士,《北京之春》雜誌名譽主編胡平先生對本期《菁英論壇》表示,李克強現在強調不惜一切代價穩住經濟大盤,有可能變成一個信號,一個社會上廣泛的信號,結果大家所有這些人就會歸到那個旗下去了。胡平先生說,因為他不可能打出別的旗號,不能一開始旗子就打得那麼鮮明,那你根本就沒有立足之地了,就像當年華國鋒那個時候,鄧小平一派提出要什麼實踐啊,討論實踐是不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看起來是個高度理論性的問題,但這裡頭暗含著,背後就是兩派政治勢力的象徵。胡平先生表示,現在這個疫情問題、動態清零問題和經濟發展問題引起這麼大的爭議,李克強這個十萬人大會引起這麼多的關注,那當然就是它背後集結了一些不同的聲音、不同的反對力量,所以這個也是大家為什麼對這件事這麼關注的原因。

網路雜誌《縱覽中國》的主編陳奎德博士對《菁英論壇》表示,可以想想前一段時間,這多年來習近平上台,證明了李克強哪有這種權力,哪有這種風光,召集全國性規模的十萬人大會來下達指示,而且會議還沒有習近平的參與。陳奎德先生表示,這個事情很明顯,中間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起碼是政治局常委肯定同意的,或者甚至是元老有人也說話了,所以才有前一段時間這個中央辦公廳發文件要警告元老等等,所以目前的情況很顯然,這個權力鬥爭不光是在宮廷內部,而且已經溢出宮廷之外,已經公開化了。

新唐人、大紀元推出的新檔電視節目《菁英論壇》,是立足於華人世界的高端電視論壇,該節目將彙集全球各界精英,聚焦熱點議題,剖析天下大勢,為觀眾提供有關社會時事和歷史真相的深度觀察。

本期《菁英論壇》聚焦李克強召開十萬人大會的政治事件,剖析中共高層內部分裂的新跡象,全部內容,敬請線上收看。

《菁英論壇》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