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暗號、走密道,上海人吃飯吃出「逃犯感」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6月24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週五(6月24日)的《新聞大家談》。我是扶搖(主持人)。今天嘉賓為時事評論員、資深中國政經分析師秦鵬,美國應對中共當前危機委員會委員林曉旭博士。

今日焦點:接暗號、走密道,上海人吃飯吃出「逃犯感」;魔幻國花式促銷,小麥大蒜換新房,不買就是有「惡意」?追責變頂包!河南紅碼事件,新通報再激民憤。

【河南「紅碼事件」 追責淪為「頂包案」?】

今年4月中旬,河南省多家村鎮銀行毫無預警地關閉了線上取款和轉帳功能,導致儲戶無法取款,金額涉及近400億人民幣。一些儲戶維權無果,計劃去河南省會鄭州溝通情況,卻發現自己的健康碼突然變成紅色,人一到鄭州就被帶走。

6月中旬,這起用健康碼「維穩」的事件體曝光,引發中國網民的持續憤怒。

6月22日,鄭州市紀委監委發布問責通報,拋出5名涉事官員。其中,鄭州市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疫情防控指揮部社會管控指導部部長馮獻彬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政務撤職處分,他的副手張琳琳被給予黨內嚴重警告、政務降級處分。另有三名官員被處以「記大過」或「記過」處分。

通報稱,這些官員「法治意識、規矩意識淡薄」,「造成嚴重不良社會影響,是典型的亂作為」。

這份問責通報,是在紅碼事件被報導、引發大量關注的一個多星期後才發的,看得出官方在拖延,但不得不給公眾一個「交代」。

曉旭,您看了這份通報有什麼感覺?您覺得處置合理嗎?(參考:一是棄車保帥,把查處範圍限制在鄭州市的級別,不牽涉更高級官員。二是避重就輕,把事情定性為亂作為,極力淡化違法犯罪性質,以內部處分來結案。

【官民擔責「雙軌制」 鄭州通報激民憤】

通報出來後,不但沒有平息民憤,還激起了更多的憤怒和質問。問題出在哪兒呢?我們先來看對於普通民眾冒用綠碼或隱瞞紅碼,官方是怎麼處置的。

沒錯,官媒一遍遍以嚴厲的,甚至是恐嚇的語氣報導,說這是「違法犯罪活動」,涉事者被拘留、判刑。但是同樣的事,政府人員以更惡劣的方式針對普通民眾去做,卻只是黨內處分,不用承擔法律責任。

有人說,「沒有對比,就沒有悲哀」,對官員們的通報是一種,對普通民眾的通報是另外一種。這個結果是無法接受的。

秦鵬,在中共治下,特色「雙軌制」並不稀奇,像退休金雙軌制、醫保雙軌制等,包括官民犯罪,承擔的後果也是雙軌制。之前官員違法了,只被給予黨內處分的並不罕見。在這個體制下,大家似乎對這樣的事情習以為常了。為什麼這次事件會激起這麼大的反應呢?《新聞大家談

【遍地「老大哥」 誰洩漏了儲戶信息?】

還有一點,就是通報中沒有說,鄭州方面是如何取得這些儲戶的個人信息的。

根據官方消息,共有1,317名村鎮銀行儲戶被賦紅碼,其中包括871名沒去鄭州的儲戶。

大陸媒體「第一財經」也發了一篇文章,說有儲戶很疑惑,自己之前沒跟鄭州市打過交道,鄭州市有關部門是如何掌握他們的信息,並且精準地將他們的健康碼變成「紅碼」的呢?是誰向這些部門提供信息?

3. 曉旭,您能回答他們的疑問嗎?他們為什麼能被「精準」針對?您預測接下來,各種防控碼會給中國人帶來哪些麻煩?(1. 銀行出事,政府維穩,官商勾結。2. 觀點參考:前往鄭州維權的儲戶一落地即被賦了紅碼,大數據太精準了,遲不賦早不賦,你一到鄭州就賦;張三不賦李四不賦,只有儲戶才賦……你看,時間、地點、人物這三要素都齊全了,這紅碼賦得,準確不?

這個大數據不僅精準好用,而且一個地級市的政法委副書記就可以隨意使用,說明大數據不再高高在上,簡單易用了。對於大數據這個領域來說,河南紅碼事件說明了什麼呢?說明大數據越來越先進了,不僅能精準的想給誰賦紅碼就給誰賦紅碼,想針對誰就針對誰,而且還簡單易操作。

上海怪像 吃飯吃出「逃犯感」】

還有一條消息,和中共的所謂防控政策有關。

上海6月1日聲稱已經逐步復工復產,餐飲店卻仍然不准恢復堂食。但是,上海民眾想念堂食的感覺,各餐飲店再不能堂食也撐不下去了。於是,就出現了「偷著吃」的「堂食游擊隊」。

根據網上消息,一些餐廳在窗戶上貼了牆紙,從外面看一點光亮都沒有,就像廢棄了一樣,以此營造出「沒有營業」的假象。

也有店家把店址選在最隱蔽的地方,減少曝露的風險。有微博網友介紹說,「店家派出一個接頭人,帶領我們穿過幽暗的小巷、破敗的停車場、陳舊的貨梯,終於從後門進入飯店,裡面燈火通明坐滿了人,甚至還要排號」。

有網民發帖說,「飯吃到一半,老闆娘衝上來把燈全關了,讓我們別出聲,防疫辦的人在下面。」網友嘲諷說,「我就是吃個飯啊,又不是吸毒。上海真的太魔幻了。」

也有網民拍了一張照片,顯示自己在「偷偷堂食」的時候,忽然發現外邊有防疫人員走過。照片中,靠窗的顧客看上去很緊張。

對此,網上一片熱議。有人說,現在上海「吃飯吃出了逃犯的感覺」;也有人說,「只感到深深的悲哀」。

擁有上百萬粉絲的網絡作家雷斯林Raist發文說,其實現在偷偷摸摸的不只是堂食,上海各行各業都逐漸開始用「黑話」來交流。比如,某健身房門口寫著大大的「不營業」,但到了門口,教練會偷偷告訴你,趕緊進來,然後把門關上。

曉旭、秦鵬,您看到這些消息有什麼感想?

民間自發的經濟活動偷偷反抗防控政策,是不是直接打臉中共「既要堅持清零,又要復甦經濟」的說法?

【小麥大蒜換新房 救房市怪招頻出 有用嗎?】

近期,中國多地政府和開發商使出各種匪夷所思的樓房促銷招數,引發海外主流媒體關注。

我們和大家分享幾個例子。比如,廣西玉林市「買房送工作」,當局出台通知稱,將向購房者提供上萬個就業崗位,尤其針對農村人口,吸引他們進城;在河南商丘市民權縣,有營銷海報顯示「小麥換房」,最高可抵16萬房款;在河南開封市杞縣,也有營銷海報顯示「大蒜換房」 ;在江蘇連雲港,有開發商推出買房送一頭200斤土豬。

秦鵬,小麥換房、大蒜換房、讓農民進城買房送工作。感覺農民被盯上了,成了目標客戶。為什麼會這樣呢?

另外,今年3月以來,中國溫州、江陰、鄭州等15個城市陸續推出房票安置政策。被徵收房屋的人,得不到現金賠償,只能拿到「房票」。比如你家房子被徵走了,獲賠100萬,那麼你只能拿到面額100萬的房票,然後再拿房票去買新房。值得注意的是,房票有效期最長才12個月;而且新房價格通常高於賠償價格,所以你還要自掏腰包,去補巨額差價。

曉旭,在這輪樓市鬆綁大潮中,「房票」引發了廣泛的關注。您怎麼看「房票」?

還有,今年5月以來,有將近10個城市鼓勵「一人買房全家幫」的公積金政策。簡單來說,就是你買房,你的父母、配偶、子女都可以提取他們的公積金,幫你交首付、還房貸等。可以說,以前是買一套房掏空6個錢包,現在是進一步壓榨,掏空6個人的公積金,以實現「債務恆久遠,一貸永流傳」。

觀察人士認為,在大背景下,後續的官方調控還會更多。

秦鵬,開發商和各地政府這麼絞盡腦汁賣房,有可能重振樓市嗎?

【不買房就是「惡意」?小心落入洗腦圈套】

關於各地賣房的怪招,還有一條消息。

6月17日,山東省青島市西海岸新區薛家島街道辦事處發布通知,稱在6月底之前,每個合作社要完成不少於2個網簽新建商品房。各社區要及時摸排、報告居民的購房意願。

「通知」還要求,「凡惡意不買房,如查到銀行有巨額存款,一律提醒談話。」

疫情管控以來,在中共的一言堂下,中國民眾越來越容易被貼上「惡」的標籤。

從所謂的「惡意返鄉、惡意出境、惡意入境、惡意退休、惡意就醫、惡意討薪、惡意不生育」等,到如今的「惡意不買房」。

曉旭,中共有關「惡意XX」的說法剛出來的時候,很多中國民眾很反感,但漸漸地好像習慣了,有時候開玩笑或怎麼樣,也會套用這種說法。同時,官方越來越誇張,只要不符合他們心意行為的就說是「惡意」。這是不是中共的又一種洗腦、恐嚇方式?大眾怎樣才能認清中共的宣傳才是惡意的?

《新聞大家談》製作組

網絡收看方式:

新唐人網站:https://www.ntdtv.com/
新唐人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user/NTDCHINESE
大紀元新聞網:https://www.epochtimes.com/b5/nf1334917.htm
支持新唐人:https://www.ntdtv.com/b5/donation.html

新唐人大紀元《直播節目》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