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電子戰爆光 習放風連任底定?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8月16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8月15號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這個週末非常熱鬧,值得我們關注的、非常有意思的新聞不少。我們剛剛和大家討論分析了習近平北戴河會議就連任問題的攤牌,而且從公開的跡象看,習近平雖有阻力,但並不足以阻擋他按照既定計劃一步步走下去。結果昨天傍晚,《華爾街日報》就出來獨家爆料了:習近平正在擬定11月出訪並與拜登進行面對面會晤的計劃。

傳習近平11月訪問東南亞

報導引述了熟悉籌備工作的知情人士透露,中共官員正在制定習近平11月訪問東南亞,出席11月15號到16號在印尼巴厘島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峰會的計劃。

之後,習近平預計將從巴厘島前往泰國首都曼谷,出席兩天後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簡稱APEC)峰會。不止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準備工作內容之一,就是為習近平和拜登在這兩個峰會之一的間隙進行可能的面對面會晤。

報道說如果該計劃成行,這將是習近平近三年來的首次國際出訪,也是他在拜登就職後與拜登的首次現場會面。由於相關準備工作仍處於早期階段,可能會有所變化。目前中美雙方的官方都對這個消息不予置評,不肯定也不否定。

當然,這也非常有可能是習近平成功連任後的首次出訪。雙方都在進行出訪準備工作,最起碼表明了習近平對自己在今年秋季將舉行的20大上力壓反習勢力獲得連任,是充滿了信心的,或者說,他在儘量表現出這種信心。

這樣的一個消息被放風出來,我想很多人可能就看到了兩個關鍵:一個是北戴河會議剛結束,消息人士立馬出來放風,顯然是要暗示,習近平在北戴河會議已經涉險過關,剩下這兩個多月的時間內,已經基本不會有什麼大的變數,所以習近平可以放心大膽的啟動連任後的首次中美面對面峰會了,這與我們對北戴河會議的分析基本上是一致的。

另一個關鍵就是,相信朋友們都還有印象,差不多一個月前,《南華早報》也曾經踢爆獨家消息,說習近平對歐盟德法意西四國首腦發出邀請,請他們於11月一起在北京會見國家主席習近平。

這就很有意思對吧,我們可以看到兩個爆料都暗示習近平將成功連任,都是以國家主席身分會見重要外國領導人的方式來放風,而且時間都是在11月,20大剛剛結束之後。區別只不過在於南華早報的爆料,是說習近平想利用歐洲領導人朝見的方式來為自己營造一種加冕的氛圍,而《華爾街日報》的爆料,則是說習近平與拜登在第三國面對面會晤釋放自己篤定連任的信號。

對美國平起平坐,對歐洲居高臨下,這大概就是習近平為自己成功連任後預設的一個定位。

這種區別的背後,凸顯了《南華早報》爆料與《華爾街日報》的不同。《南早》趕在北戴河會議之前提前曝光,實際上是為了達到「見光死」的目的,也就是蓄意破壞掉習近平的這番祕密安排。

《華日》的爆料緊接著在北戴河會議結束後,看起來更像是習近平自己主動放風,其客觀效果就是想讓人覺得他已經在北戴河搞定了連任大事,這對他在20大的安排反而是有利的。因為這種風聲一旦放出來,新一輪的站隊表態恐怕馬上就要開始,兩個月後馬上就是七中全會,徹底定下最後的人事方案,任何想保住自己的烏紗帽甚至想更上一層樓的人,已經沒有了太多可以模糊猶豫的空間和時間了。

「共同富裕」又要開始加速了?

除了外交層面的放風,內政層面習近平同樣也有動作。今天頭號黨刊《求是》雜誌發表了習近平號稱很重要的文章,題為「全黨必須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文章堆砌了大把的黨文化用語,其實核心想說的就是一句話:共同富裕政策是重要政治要求,急不得也等不得。

也就是說,習近平曾經淡化不提了相當一段時間的共同富裕,又要開始加速了。這也是一個旁證,相當於習近平表態說,自己正在開始擼袖子了,就等著10月過後就要甩開膀子加油幹了。

至於習近平是不是在北戴河真的大局已定,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從理論上說,也許還存在變數,但起碼反習勢力未能全面阻止習近平推進他的加速行動,應當是一個客觀的事實了。

當初在《南早》爆料之後,中共外交部立馬高調闢謠,說這是子虛烏有。但針對《華日》就習近平出訪的求證,這一次外交部卻來了一句雲山霧罩的話,說「中國支持印尼和泰國作為這兩個會議的東道主,並願意與各方合作,推動會議取得積極成果」。

這種不同的反應背後,其蘊含的不同的信息,我想大家都看到了。

習近平這次想要面見拜登,就我個人看法,除了放風大局已定,這背後還有兩個原因,一個是中共歷任黨魁新官上任,例行都要拜會美國總統以穩定自己位置,實際上就是一種變相的「拜碼頭」,目的是尋求美國的支持。

現在中美關係降至冰點,習近平上門求見服低做小,顯然是有難度了。選在第三國見面,至少身分上不掉價。

另一個原因是,他很可能想利用當面會談的方式,試探一下拜登的底牌,尤其在台海問題上。這一次佩洛西訪台,拜登的表現是讓習近平滿意的,在中美軍事較量中挨了一記悶棍的習近平,需要摸清拜登對介入台海的決心究竟有多大,這直接關係到習近平連任後什麼時候會將入侵台灣提上議事日程的問題。

中美電子戰 中共吃一大悶虧

說習近平這次吃了暗虧,又是來自《南華早報》的獨家爆料。

就在昨天,《南華早報》引述中共軍事消息來源和國防分析師指出,在佩洛西訪台前後,美中兩國在台海上演了一場偵察和電子戰領域的龍爭虎鬥,而中共吃了一大悶虧。

中共央視此前一度公開聲稱,說搭載佩洛西訪台國會代表團的那架「波音C-40C」行政專機,自8月2號從馬來西亞吉隆坡飛往台灣途中,中共海軍和空軍在多個地點對該架飛機進行了「完全的追蹤和監視」,國防大學教授孟祥慶更口沫飛濺的聲稱,此舉如何強烈「震懾」了美方云云。

但中共軍方消息來源向《南早》說了實話,這次共軍的追蹤行動實際上是失敗的。儘管中共拿出了去年才首度公開亮相、號稱擁有最先進電子戰能力的殲-16D多用途戰機和配備主動相控陣雷達的055大型導彈驅逐艦等,試圖追蹤佩洛西的專機,但全都被護航佩洛西的美軍里根號航母打擊群實施了強烈電子干擾而成為了瞎子和聾子。

在這次電子對抗的暗戰中,共軍幾乎所有電子作戰設備都未能良好運作,而號稱與美國「阿利・伯克」級性能相當的055驅逐艦,還被發現其聲稱可達500公里雷達搜索範圍,實際上存在大幅注水的情況。

這場電子戰一直持續到了佩洛西離開後的台海軍演。在中共軍演的第2天,美軍就調派了至少7架偵察機和早期預警機在台灣海域附近,其中包括了3架P-8A海神式巡邏機和1架U-2S高空偵察機,同時配備了6架KC-135空中加油機作為後援。

熟悉軍事裝備的朋友們可能知道,P-8A是美軍最新型的反潛巡邏機,這顯示中共有出動了潛艇。所以中美之間的暗戰不僅在海面和空中,其實也包括了水下。

反過來,中共追蹤不到美方的目標,並不等於美方也追蹤不到中共的目標。中共在軍演期間從未向外界透露發射了多少導彈,但台灣政府和日本都公開點明,中共發射了11枚導彈,5枚落在了日本的專經區,這說明台日都對中共的導彈是全程監控的。

這其實並不奇怪,美軍從冷戰時期和蘇聯就在玩這種遊戲,只不過從過去近距離的潛艇、戰機的追逐,變成了現在遠距離的電子對抗。這次佩洛西訪台和中共隨後的軍演,可以說提供了一次難得的機會,讓雙方都可以檢驗一下對方的電子戰能力。

從南華早報的這個爆料來看,這一次的較量顯示中共和美軍在電子戰領域仍然有不小的差距。我們都知道,這不僅僅是單純的漲誰志氣、滅誰威風這個問題。就海峽雙方而言,彼此都清楚未來一旦開戰,首先開打的不會是小粉紅幻想中的兩岸萬箭齊發對射導彈,而一定是先打電子戰,這是美軍從海灣戰爭開啟信息化戰爭以來就定下的金科玉律,也就是要想拿到制空、制海權,必先拿到制電磁權。

所以,這一次中共和美台雙方小試牛刀,已經初步得到了一個電磁空間單向透明的結果,在這種電子環境下,即便中共真的想要對佩洛西做點什麼,也是無能為力的。不要說擊落佩洛西,哪怕中共只是想去遠遠伴飛一下,撈點面子回來,都找不著對方的蹤影。

所以,從這個角度看,小粉紅們還真是有點錯怪了當局,不是共軍不想「雖遠必誅」,而是遠不遠都沒辦法誅,連望機興嘆都做不到,只能是真正意義上望洋興嘆,只在此洋中,雲深不知處對吧。

而更有意思的是,中共這種丟臉尷尬的底牌,居然又是被《南華早報》給翻出來了,這等於是給中共剛借軍演吹起來的「壯我軍威」氣球,結結實實扎了一針。此外,這樣的一個一邊倒結果也告訴了大眾,中共的電子戰水平和美軍至少存在一代以上的差距,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共想要入侵台灣對決美日台,其結果恐怕比現在的普京還慘。

這其實也是我們所說的習近平連任的變數之一。習近平現在很多的政績,很多的籌碼,其實水分巨大,甚至是相反的,是靠做翻案文章把失敗改編為成功,硬生生製造出來的。這本來是中共的慣性,就像把失敗大潰逃的長征改編成北上抗日的神話一樣,在黨內誰都不會認為有什麼不正常。

但《南華早報》一再衝著習近平拆台,尤其曝光共軍的電子戰能力,讓全世界都看到中共至少短時間內仍然不具備可以拒止美軍和日軍介入台海的能力,這就使得習近平在國際社會發出的威脅,包括馬上又要進行的新一輪軍演,都成為了一個笑話。一個底牌被人看穿的人,其實是沒辦法下注的。所以我想如果習近平真的要和拜登見面,恐怕意味著中宣部的宣傳又要從「上甘嶺式」轉換為「黃河絕戀式」了。

習近平連任的策略,是靠「挾危機以令諸侯」,在連任成功之前,他需要炒作一定程度的危機來強化自己的控制力,也利用「非常時期」需要「非常措施」來為自己的連任尋找合法性。一旦連任成功,適當放軟對外的敵對姿態,階段性修補主要的外交關係就成為一種必然。

美國商務部推出的系列禁令

好的,剩下的時間,我們要和大家簡要說說美國商務部在週末才推出的系列禁令,尤其是針對EDA的禁令,究竟是怎麼回事。

在上個週五,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BIS)在《聯邦公報》中披露了一項新增的出口限制禁令,對具有GAAFET(環繞柵極場效應晶體管)結構的集成電路所必需的EDA/ECAD軟件、以金剛石和氧化鎵為代表的超寬禁帶半導體材料、以及燃氣渦輪發動機使用的壓力增益燃燒(PGC)在內的四項技術實施了新的出口管制。

這幾項技術都是非常先進的高端製造技術,其中金剛石和氧化鎵等半導體材料是電動汽車、可再生能源和5G通信等應用的理想材料;而渦輪增壓燃燒技術是直接應用於火箭和高超音速飛行器系統的關鍵技術。

當然,這些禁令中最受外界所關注的就是針對EDA軟件的出口管制令。

EDA是芯片IC設計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屬於芯片製造的上游產業,涵蓋集成電路設計、布線、驗證和仿真等所有流程,被行業內稱為「芯片之母」。EDA軟件本身的全球市場規模不足一百億美元,這個數額不算大,但如果沒有了EDA,全球所有的芯片設計公司都會直接停擺,其直接影響的是至少5000億美元的半導體產業,可見其敏感性。

這個軟件市場目前也是由美國三巨頭壟斷:Synopsys(新思科技)、Cadence(楷登電子)和西門子EDA(Siemens EDA)。它們在中國市場占據了超過95%的份額。

目前不少大陸媒體報導中單純將這一事件解讀為「斷供EDA」,甚至將禁令範圍指向全部EDA工具是很不準確的說法。

在美國商務部的新聞稿中明確提到,出口管制是「特別針對GAAFET晶體管結構的ECAD軟件」,而GAAFET技術是未來半導體尖端製造工藝向3nm及更先進節點邁進的基礎。

根據業界的普遍預計,3nm工藝的芯片要明年才會大規模量產上市,目前衝在最前面的是三星的芯片。而台積電和Intel則準備採用這種GAAFET技術來大規模量產2nm芯片,時間預計是在2025年末。所以GAAFET可說是尖端製造工藝的未來。

而中共的芯片製造能力,到目前為止,真正能夠成熟量產的也僅限於14nm這個級別,有報導說中共低調量產了部分7nm芯片,即便有,那也是屬於利用彎道超車手法搞出來的少量特供產品而已,並不具備真正的商業競爭力。

所以,美國的這項禁令,並沒有對現有的芯片技術斷供,而是著眼於未來的提前斷供。也就是說,短期內(大概在2026年以前),這項禁令暫時不會表現出太大的威力。但基於芯片設計12-18個月更新換代的周期,我們會在未來1-2年內就看到該禁令在事實上造成的影響,因為一旦中共接近3nm芯片的時候,相關技術的上下游就會提前做出反應以規避禁令風險了。

基本上,只要禁令維持不變,那麼理論上說,中共的芯片製程技術在相當長的時間之內,只能維持在5nm甚至7nm這個級別停滯不前。

可能有朋友覺得,中共一向靠盜版山寨發家,美國禁止了軟件中共繼續搞個盜版不就可以了。中共的這個看家本事也許在其它領域還能奏效,但EDA不行。因為即便你用盜版軟件設計出了芯片,也沒有廠家敢接單,因為新版的授權和代工廠是同步的——誰接了盜版的單根本就瞞不住,只能等著被制裁。除非中共真有本事把整個芯片產業完全國產化達成內循環——我不認為這是中共可以完成的任務。

退一萬步講,即便大陸國產軟件廠商真的有這樣的潛力達到「三巨頭」的水平,還面臨著兩個巨大的問題:一個是需要很多年的時間,別人已經在玩5G了你還在為自主研發出了一個大哥大而沾沾自喜。另一個是需要面對「三巨頭」已經豎起的巨大專利壁壘,你想沿著前人的足跡去努力就能追尋夢想嗎?沒那麼便宜的事,你可能不得不自己去直面慘澹的人生,去正視披荊斬棘自己開路的淋漓鮮血。

這項禁令的影響,不僅是斷了中共研發芯片的未來,而且也等於斷了各大芯片廠在中國的未來。什麼意思呢,我們都知道三星、台積電、海力士在中國都有芯片生產中心,目前維持中低端芯片生產是沒問題的。

但若干年後,當更新換代逼近禁令門檻的時候,軟件和技術斷供就意味著這些大廠必須去美國建廠才能繼續生產了,這等於迫使整個行業自動「去中共化」。

總之,這項禁令的著眼點是在未來數年以後,這反映出美國的確是在以10年競爭的關鍵期在制定計劃,我相信這樣的措施只是個開頭,隨著中共越來越毫不掩飾的張牙舞爪,這樣的禁令只會越來越多。長跑的競賽,往往要到中後程才會看到越來越明顯的差距。中共的專家公然喊出來,早點下手搶下台積電,至少說明了它們心裡對自己究竟擅長做什麼,還是有幾分自知之明的。

好了,今天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