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不斷 揭中國人染疫2大陷阱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9月21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金掃描」。我是金然。

今天焦點:貴州恐怖大巴同路人命懸一線,披露當晚與地獄擦肩而過;中共危機處理手段再秀下限,傳媒界大腕兒站出來三大反對;拉薩封城藏人陷絕望,爛尾樓方艙比監獄恐怖;十幾億人被中共忽悠清零,金刀直入揭露兩大驚天陷阱。

上一集我們剛剛聊過拉薩的疫情,週二,《紐約時報》以《拉薩連續封鎖一個月,居民罕見發聲求援》為題,報導了拉薩的情形,文章中用了「那裡的情況已經變得讓人十分絕望」來形容。

文章裡提到一位叫溫燕(音)的人,她和男友還有四名室友,週一被命令集中隔離,儘管他們最新的檢測結果都是陰性,他們仍然被送到隔離中心———一個還沒完工的公寓大樓。公寓裡的衛生間簡直無法直視。

這就是溫燕他們被隔離的公寓房間,再看看這個隔離中心厠所的骯髒程度,髒水遍地,即使是監獄也不會如此不堪吧?

不僅環境惡劣,溫燕說,因為沒有吃的,他們和一些工作人員發生了衝突,結果被毆打。溫燕在微博上分享了她被隔離的照片後,第二天,她住的隔離中心的官員就來要求她刪照片。

貴州載有隔離人員的大巴翻車 輿論大譁

與此同時,貴州一輛載有非陽性隔離人員的大巴翻車,造成27人死亡、20人受傷的新聞,引起全球強烈關注,瞬間衝上熱搜。我們先來看看官方是怎樣處理這一事件的。

事發之初,官方絕口不提事故發生原因與乘客身分,而是忙著在第一時間把那些質疑巴士是隔離轉運車的報導下架。當天下午,貴州官方雖然鬆口承認巴士為隔離轉運車,但將原本衝上微博熱搜榜首的相關話題,降溫、退出熱搜榜。

看來這次事件的熱度太高,影響太大,於是第二天,官方就有説法了。

發生事故的貴州雲岩區的三個官員被停職檢查,裡面也有一位是隔離轉運工作組的組長,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被停職的原因被定性了——重大交通事故。既然是交通事故就和防疫問題沒有任何關係了。而在同一天,管理交通事故的貴州省應急管理廳到事故當地召開大會,那麼部署的是什麼呢?

並不是檢討防疫方式問題,而是傳達和貫徹中央和省領導關於疫情防控和安全生產指示批示的精神。於是在全球華人都在關注的焦點時刻,傳來了這樣的消息:事故發生後,貴州大巴事發當地的隔離轉運還在進行。

18日深夜,網民爆料,貴陽的朋友接到電話,當晚又要被轉運隔離。為求證確認,大紀元的記者撥打了貴陽市衛生健康委員會的電話,但沒人接聽,再打,乾脆被掛斷了。

有人發帖透露:「有朋友下午接到電話,準備去隔離,想著今天發生這麼大的事,應該不會吧。晚上接到電話,還是要去。」

有網友就趕快提醒:「一定要拒絕,拒絕半夜上車,他們要拉人喊他們白天來。」

這位網友不但告知這是花果園一期發生的事,而且指出來「不是哪一個社區,今天好多社區都在繼續」。

網民爆料:「從貴陽轉運出去的,有的要八九個小時,大巴中間不停,沒法上廁所,憋不住的老年人只能用塑料袋在車上解決。車上不准開窗戶,也不允許開空調,非常悶熱。」

當事人:我們今天配合政府防疫工作,然後在車上困了七個小時了,大家要上廁所,現在把人關在車上不准我們下車,我們要上廁所。七個小時了。

有人可能覺得官方這樣一意孤行,如果再出現這種轉運中的死亡事件他們可怎麼下台。那你是低估了中共的手段,也高估了它的底線。

在官方公開「道歉」的同時,一個網絡留言透露了官方的終極解決方案:「這事之後,我們這兒隔離的要求全部簽免責聲明,如果轉運途中發生事故,不負責任。」

她驚險錯過貴州大巴

雖然,事件已經過去兩三天,但更多貴州巴士慘劇的細節不斷流出,當地一位女士在微博發文,自稱是出事巴士同一批隔離者。因為上了另一輛車,與死神擦肩而過。

這位女士在微博中寫道:17日晚9點多,通知已經在家靜默了十幾天的居民去外地隔離。她出示自己的核酸陰性結果,希望能夠和孩子居家隔離,但遭到拒絕。

凌晨1點多,她和兒子都穿上防護服坐上大巴出發了,她往窗外一瞧,發現已經有3輛巴士停在三橋馬王街的路邊,更讓人想不到的是,警察說,還沒聯繫到可以接受他們這些人的地方。「這一停就是3個多小時」,後來看到幾輛巴士已經先行離開,其中就有翻車的那輛。

不要以為所有貴陽人都面臨著同樣被拉走的危險,中國的任何一個城市你似乎都可以發現一方特殊的「淨土」,這不,早在4天前,貴陽的6個小區就成功申請為「無疫小區」

中共省委家屬們居住的西湖路街道的6個小區成為貴陽市的世外桃園,區內吃喝玩樂一應俱全。難怪人們感嘆:病毒們還是欺軟怕硬嘛,繞著走的。

「財新網常務副主編高昱」發文喊「三反」

貴州巴士慘劇發生後,輿論一片譁然,網路上隨即熱傳署名「財新網常務副主編高昱」在微信的發文,喊出了「三反」的口號。

高昱曾在2020年疫情剛剛爆發的時候,去封城中的武漢做過報導。他在朋友圈中說:因為極少數人可能感染新冠而去世,就硬拉上13億中國人一起陪綁。到現在還有人拿著《人民日報》的文章說,中國人口基數大,哪怕重症率死亡率只有萬分之一,13億中國人就會有13萬人死亡,你能為這13萬人負責嗎?

高昱是這麼回答的:是呀,每年死於車禍的人比死於新冠的人多得多,你為什麼不禁止開車?貴陽沒有因為奧密克戎死一個人,卻將3萬人強制集中隔離。該醒醒了!

他説的三個反對是:堅決反對全民核酸!堅決反對清零防疫!堅決反對閉關鎖國!

大家有沒有想一個問題:為什麼全世界其它各個國家都在解封,這兩天,拜登宣布美國的疫情大流行已結束,連世界衛生組織的譚德塞都表示:戰勝疫情的「終點線」已在眼前。但為什麼中國大陸的疫情卻遍地開花,此起彼伏呢?

其實世上的很多看似複雜的事,如果真能冷靜下來,用常識其實都能解答。

中國疫情不斷原因:全民核酸方艙式隔離

要讓我看,其實很簡單,中國的疫情居高不下的原因從表面的常識來分析就是因為:全民核酸和方艙式隔離!

大家聽聽是不是這個理:病毒專家是認為,這個病毒主要是通過空氣飛沫和密切接觸傳播的,對吧。

那麼你強迫性的一個城市接一個城市的全民集中測核酸,是不是在強迫大家聚集在一起密切接觸,人人雖然都戴著口罩,測核酸的時候要不要都摘口罩,是不是每個人都要大張著嘴,有毒沒毒反正都在空氣中散一圈?然後,前邊人散在空氣中的東西,後邊那人緊接著摘口罩,吸進去,然後捎帶再把自己的口氣也散一圈吧?然後,後邊又跟上吧?那麼一天一次甚至一天幾次地測,難道不是逼著所有沒病的人和那些陽性的人密切接觸共呼吸嗎?這次不陽,只要天天測,總會陽的。

另外,你覺得你戴的口罩兒就真的乾淨管用嗎?

就算你的口罩兒沒問題,你覺得你測核酸的棉籤乾淨無菌嗎?

再説現在的方艙式隔離就更要命,看看死了的貴州大巴上的人吧,都是陰性無感染的,卻要去和陽性的人混住,還美其名曰:隔離。這不是逼陰為陽,又是什麼呢?我説這種隔離確實是在清零,只不過是清的陰性的零罷了。

而其它國家為什麼疫情漸漸在消失?説簡單也簡單,就是因為人家沒有學中共在自己折騰自己,所以才能真正地清零了。

看到一張這樣的圖片說:你我都在大巴上。其實,也對也不對。你我都可以不在那輛大巴上,即使上了那輛大巴,只要你明白真相,真心要下,也還是有機會下車的,只不過時間真的不多了。

好了,這次的「時事金掃描」就聊到這兒。下期再見。

新唐人《時事金掃描》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