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整人後被整 雲南第一書記走上絕路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11月22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

1962年,雲南省委第一書記閻紅彥,先告發、後揭批、再誣陷,三管齊下,成為毛澤東打倒習仲勛的「炮筒子」。但到了文化大革命,閻紅彥成為挨整對象,最後自殺身亡。他是「文革」中唯一一個「自殺」的中共上將,也是第一個「自殺」的省委書記。

本期節目,我們就來回顧這件往事。

接一通電話後 閻紅彥自殺

據中共黨史記錄,1967年1月8日凌晨1點,中央文革小組組長陳伯達給時任雲南省委第一書記閻紅彥打電話,要他接受造反派的批鬥。

陳伯達說:「你不要像老鼠一樣躲在洞裡,去見見革命群眾嘛。你的命就那麼值錢?你沒有了命,我負責賠你一條命。我可以給你立個字據,你不要膽小,不要養尊處優,當老爺當慣了,見不得風雨。鬥過一次兩次就怕了?十次、八次也不怕。這就是中央的意見。」

閻紅彥激動地回答說,「文化大革命這樣搞,誰高興?」「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當時,在中央文革小組支持下,雲南造反派已多次批鬥過閻紅彥,並且抄了他的家。就在四天前的1967年1月4日,造反派頭子要求閻紅彥參加在昆明檢閱台廣場召開的批判省委「資產階級反動路線」大會。但閻紅彥沒去。

為保護閻紅彥,那天下午,時任昆明軍區司令員秦基偉,把閻紅彥祕密送到昆明市一個軍事基地——小麥峪,讓他在那裡暫避風頭。

造反派找不到閻紅彥,就向中央文革小組報告。之後,陳伯達就撥通了閻紅彥的電話。倆人通話時發生激烈爭吵,而且除了陳伯達,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毛澤東妻子江青也在電話裡指責他。

這讓閻紅彥感到前所未有的巨大壓力。放下電話後,他走到隔壁房間,對雲南省長周興說:「殺我者,陳伯達、江青也!」

當晚,閻紅彥服下幾十片安眠藥。第二天早上,祕書叫他起床時,發現他已經死了。

陳伯達、江青為什麼要逼死閻紅彥?他們是代表誰的?

閻紅彥早年兩次得罪毛澤東

1958年,毛澤東樹起「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三面紅旗。雲南緊跟毛的戰略部署,搞了不少極左的東西,結果餓死很多人,13萬多邊民紛紛越境外逃。

中共黨史中說,1961年5月10日,閻紅彥根據自己的調查,給毛澤東寫了一封信,對毛提倡的人民公社「一大二公」表達了不同意見。毛表面上批示「此信寫得很好」,並發文要各地「參考」。但是,毛暗暗記下了這件事。

在1962年9月召開的八屆十中全會上,毛澤東提出,階級鬥爭要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並且決定「以階級鬥爭為綱」,在全國農村開展一次「社會主義教育運動」。

然而,閻紅彥認為,雲南沒有像其它地方那樣颳單幹風,也不存在生產、生活和市場混亂問題,因此不需要提「以階級鬥爭為綱」。

1962年12月21日,雲南省委批轉省委宣傳部的「關於今冬明春在農村中進行社會主義教育的意見」,提出「不需要『以階級鬥爭為綱』」。

文件發出後,很快就受到中共西南局和中共中央追查。1963年5月,毛澤東在杭州會議上就這個文件點名批評閻紅彥。閻紅彥不得不作檢討。

新帳舊帳一起算 閻紅彥文革挨批鬥

1966年5月16日,「文化大革命」爆發。在中央,劉少奇、鄧小平被當成黨內頭號、二號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打倒。在雲南,閻紅彥就被當成劉、鄧的代理人,新帳舊帳一起算。

據《閻紅彥的最後歲月》一文,1966年10月,閻紅彥到北京參加中央工作會議,會上有人說「鄧小平在淮海戰役中動搖,企圖後撤」。作為鄧小平的老部下,閻紅彥站出來反駁,而中央文革小組顧問康生,很快把他列入「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黑名單」。

1966年11月中旬的一天,江青在北京召開大會,指責「昆明文化大革命還是死水一潭」、「局面沒有打開」、「保皇派還在保護走資派掌權」、「要求中央文革增派力量,趕赴昆明,徹底扭轉局勢」。

在江青煽風點火下,昆明造反派像打了雞血一樣,熱血沸騰,他們呼啦啦占領了省委大院,一次又一次批鬥閻紅彥。當年閻紅彥反對人民公社一大二公的信、要求雲南不要搞「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文件等,都被翻出來,成為他反黨、反毛的重要證據。批鬥有時從早晨8點一直持續到晚上8點,他不能吃一點東西,喝一口水。

昆明軍區司令員秦基偉將閻紅彥藏起來之後,造反派到處找,甚至揚言:「哪裡抓到閻紅彥,就地槍斃。」

1967年1月7日晚,秦基偉說好到小麥峪看望閻紅彥,但到晚8點左右,秦基偉托祕書捎去一個紙條,說:情況有變化,我不能來了,我的處境很不安全。

秦基偉的祕書向閻紅彥彙報了昆明軍區大院被衝擊後的一些情況;接著,閻紅彥的祕書王銀山報告說,葉劍英元帥從北京來電話,問他:「閻紅彥現在什麼地方?安不安全?」王銀山回答說:「電話不保密,不好告訴你。」葉劍英又問:「他身邊都有些什麼人?」王銀山回答:「祕書、夫人、司機、警衛員都在。」葉劍英說:「要說服造反派,不能抄閻紅彥的家。」王銀山說:「家已被抄了。」葉劍英嘆了一口氣,掛斷了電話。

閻紅彥聽完這些,站起身,在屋子裡踱了幾步,說:「葉帥也管不住了。」

當晚1點,閻紅彥又接到陳伯達的電話,他絕望至極,只好一了百了。

1967年1月14日,中共總理周恩來主持召開各大區和省委書記會議時,稱閻紅彥的死是「叛黨自殺」。

閻紅彥揭發高崗

很多人都說,中共是一部「絞肉機」,只要加入其中,不是你害人,就是人害你。

閻紅彥被活活整死了,他是無辜的嗎?並不是。他也整過別人。

閻紅彥和劉志丹、謝子長、高崗、習仲勛等,都是中共陝北根據地的創建人。1935年10月,毛澤東率中央紅軍「長征」到達陝北時,只剩不足8千人。正因為有了陝北根據地,毛才有了一塊立足之地。

劉志丹和謝子長在1935年、1936年相繼去世後,毛澤東把高崗當成陝北根據地的代表,在大會小會上經常讚揚高崗,還任命高崗為中共西北局書記。

閻紅彥長期跟高崗過不去,1934年7月,他被派往蘇聯,1935年12月回到陝北,對高崗被重用很不以為然。在閻紅彥看來,只有已死的謝子長和他本人,才是陝北根據地的代表。所以,他多次想把高崗拉下馬。

據《閻紅彥的雲南文革:從管湧到潰堤》一文,1942年,中共開展延安整風時,閻紅彥開始揭發高崗,說他在一次戰鬥中貪生怕死,臨陣脫逃。但毛澤東不相信閻紅彥的話,對他很冷淡,也不重用他。

1945年7月,在中共召開的解決西北歷史問題會議上,康生代表中共中央宣布:「高崗是西北的革命領袖,今後不准任何人反對。閻紅彥反對高崗是錯誤的。」

後來,高崗繼續被重用,一度官至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府副主席、軍委副主席、國家計委主席;而閻紅彥直到1959年,才成為雲南省委第一書記。

閻紅彥是打倒習仲勛的急先鋒

閻紅彥對陝北根據地的另一個創建人——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也心存妒嫉,也找機會向習仲勛發難。1962年,習仲勛因為小說《劉志丹》被打成「反黨集團」頭目,從此挨整長達16年,這與閻紅彥有直接關係。

據《小說<劉志丹>冤案始末》一文,1962年7月,閻紅彥從雲南到北戴河開會期間,收到小說《劉志丹》送審稿,他在簡單看了看之後,就認為有問題,寫信給作者李建彤,阻止出版。李建彤沒理會,之後,小說在《工人日報》等報刊上連載。

閻紅彥在8月中旬看到後,立刻向中共中央文教小組副組長康生作報告告發。

9月8日,中共八屆十中全會預備會議上,閻紅彥在西南組發言時,首先提出小說問題。他揭批說:在當前國內國外的氣候下,各路人馬都藉機出來鬧「翻案」,小說《劉志丹》就是在習仲勛主持下完成的,目的是利用宣傳劉志丹宣傳高崗。

閻紅彥還誣陷說,習仲勛是《劉志丹》的第一作者。

閻紅彥的接連發難,得到康生的附和。在毛澤東講話時,康生寫了一個字條說:「利用小說進行反黨活動,是一大發明。」

閻紅彥、康生的看法引起了毛澤東的重視。在毛的主持下,習仲勛等被打成「反黨集團」,之後,升級為「彭(德懷)、高(崗)、習(仲勛)反黨集團」、「西北反黨集團」。

習仲勛被打倒後,受株連迫害的幹部、群眾達6萬多人。

好的,我們今天就先說到這裡了,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再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