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国】辛灏年: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什么

【新唐人2005年8月21日电】(新唐人电视台英国记者站报道)马克思主义在《共产党宣言》中宣称:“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早在一九零三年这个幽灵就随着它的读物被介绍到了中国。 一九一九年苏俄十月革命后,这个幽灵又以共产党的面目被引入中国,中华民族长达半个多世纪的苦难从此开始。

【林丹】毛泽东说:“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 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随着越来越多历史真相的被披露, 共产主义的谎言早已被揭穿,认识到共产党的邪恶本质的人们,纷纷退出邪恶政党. 但有些人却认为马克思主义的“经”是好的, 只是被共产党给念歪了. 真是这样吗?在今天《透视中国》的特别节目中, 我们将继续为您介绍辛灏年先生二零零五年访英系列演讲《驱除马列, 还我中华》的第二部分《马克思主义究竟是什么》,让我们一起来分辨一下马克思主义这本“经”究竟是好, 还是“歪”。

辛灏年】我们只知道“马克思主义是指导我们事业的理论基础”, 这是毛主席说的话。可是我今天想讲的是马克思主义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今天要斗胆在社会主义最早出现的英国的土地上, 谈一谈一个中国普通知识分子的看法。

马克思主义到底是什么东西? 大家不要以为我受过社会主义的害, 我们遭遇过马列的苦,所以我今天就要带着一个逆反的心理, 非要来批马克思主义不可。说心里话, 在中国大陆像我这样对马列没有好感, 对社会主义没有好感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想批判马列, 曾经批判马列, 和为批判马列送上了无数条性命的也太多了。当我们在摸索和探索的过程当中, 在思想灵魂上摆不开马列的侵扰和纠缠的时候, 我们都曾经想认识过它。可是我们在这个“遍为马列”的环境里,有的时候是很难认识清楚它的。经过这么多年中国大陆人民的反思, 经过这么多年中国知识分子的追求, 我们终于对马列有了如下几个基本的认识。

马克思主义是一个错误的思想发展

【辛灏年】第一, 我个人认为, 马列是一个错误的思想发展。首先是因为马列和它的子孙们说: 马克思主义是批判了空想的社会主义,才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原理的, 所以我讲的第一点就是, 马列是从空想社会主义到暴力共产主义。

那么,什么是马克思嘴巴里的空想社会主义呢? 实际上是和平的社会主义。是因为英国的社会主义者们、法国的社会主义者们曾提出过两条通向共产主义的道路: 第一条是希望和平地进入社会主义。第二条则希望劳动者和资本家联手, 以建设一个理想的人类社会。可是马克思非要说它是空想的社会主义, 因而要主张用暴力革命的方式, 阶级斗争的方式, 无产阶级专政的方式,推翻所谓资产阶级共和国, 推翻资产阶级革命, 来建立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 并且只有这样一个社会才能够叫作是社会主义。

马克思主义诞生以后这一百五十多年, 世界发展的历史已经充分的证明了一条道理, 就是 深受了马克思社会主义革命原理之毒害的我们几代的东方人, 今天都知道我们曾经经历过的

那个社会主义是暴力的共产主义, 不是和平的社会主义,更不是资本家和劳动者在“联手建立一个所谓的理想社会”。所以从这个观念上来说, 从共产主义的标准上来说, 这是一个错误的思想发展, 它把一个和平的社会主义, 变成了一个暴力的共产主义。

第二, 我要说的是我自己的一点理解, 就是马克思主义既然想要拿出个主义来, 就得有一套理论, 得有它的理论基础。我以为,它是把黑格尔的帽子里的东西, 装到了费尔巴哈的靴子里面去了。我不是个哲学家, 这只是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朴素的理解。

我认识到一个问题, 黑格尔讲的是绝对理念。他说, 人间的历史,就是他的绝对理念在人间的辩证运动。也就是说, 人类世界的所有一切的发展变化都是黑格尔在他绝对理念里里面规定好了的。我称它为黑格尔的帽子, 因为它是天上的 。但费尔巴哈却批判说, “黑格尔的绝对理念就是上帝的同义语”。他指责黑格是唯心主义, 而他认为﹕上帝是人类按照自己的生活经验和影子制造出来的;他相信物质第一,精神第二;他相信现实的人的生活才是真实的, 黑格尔讲的不是真实的。

我想提醒大家的是,马克思干的是什么? 马克思要搞的是一场人间的革命啊!人间的革命是不能讲天上的道理的, 人间的革命必须把天上的道理变成地上的道理。这样一来,他就要学着黑格尔,硬把人类历史的发展说成是拥有“五大阶段的历史规律”。于是,黑格尔说, 历史是绝对理念在人间的辩证运动;马克思则说, 人类历史发展有五大阶段, 是按照所谓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这样排下来的,最终必然走向共产主义。所以我才说它不得不赞成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思想基础, “接过了费尔巴哈踩在地上的靴子”, 却把黑格尔戴在头上的那个绝对理念帽子里面的东西,拿过来硬塞进费尔巴哈的靴子里面了。这表面上看它是唯物主义的,实际上, 它是费尔巴哈哲学的黑格尔化即唯心化。

第三, 大家都知道共产党所说的黑格尔哲学的合理内核, 就是一个辩证统一关系。黑格尔认为,一个事物有它发展的过程, 即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由渐变到突变的过程, 由形式和内容的改变到性质和本质的改变的过程。它把这个变化的过程看作是辩证统一的过程,同时还要有一定的条件,才能够促成这样的转化。马克思承认了这个转变的基本道理,却强调转化的一切过程都源于斗争、也就是绝对的对抗。而且不论是在变化的过程之中, 还是在相对静止的状况之下, 它都必须由对抗和斗争来解决问题。他把黑格尔的辩证统一的所谓合理内核, 变成了他自己的“绝对斗争和对抗”的理论基础。

大家要知道这个东西太重要了, 一旦把辩证统一的转化过程,全然地变成了对立和对抗, 甚至是绝对的对立和对抗,这就构成了阶级斗争的思想基础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基础。即暴力革命、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治理论。于是,在革命成功之前要用暴力,要用斗争, 在革命成功以后, 还是要用暴力, 来实现专政。也就是既用革命来夺取政权;又要用革命来维护政权。大家看一看世界上所有的共产主义国家, 那些已经灭亡的, 还没有灭亡的,哪一个不是这个样的? 别忘了, 它是从黑格尔那里来的, 是马克思把黑格尔有关事物辩证统一的转化过程之理论,变成了只有在绝对斗争和对抗的条件下才能实现这一转化的错误理论发展。

至于第四点, 我想不多讲了, 因为大家都知道, 就是错误的剩余价值理论和绝对的分配要求。英国的社会主义者们在早期就提出过所谓的劳动价值论;所谓劳动者制造出一个产品,而这个产品的价值就是劳动者的劳动所拥有的全部价值, 其他价值都不算。马克思就是在这个本来就不正确的劳动价值论基础之上,把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的“物与物的关系”,变成了所谓阶级社会里面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人与人的关系”。直到用政治斗争的概念来取代经济发展的规律, 结果是什么? 结果就是政治凌驾在经济之上, 政治必须是挂帅在经济之上,政治操控了整个经济和经济的发展。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经济都搞得一塌糊涂, 什么道理? 就是它以“人与人代替物与物”, 以“政治代替经济”。我想这一点, 大家都知道了。今天的年轻人比我理解得深刻得多。

我们想一想, 从以上四个方面而言,你说马克思主义是不是一个错误的思想发展? 也许原来在欧洲产生了这个社会主义思想、这个辩证法的思想、这个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这个所谓的劳动价值论的时候, 它也许可能达到一个比较正常的顺利的发展, 可在马克思的思想领域里面, 他却把它们不论是对的, 还是错的, 都引导向了一个非常的或绝对的错误的地步。 不要小视理论呦, 没有这个理论, 就没有阶级斗争;就没有无产阶级专政, 就没有暴力革命这样一个思想的链条的出现。这是我讲的第一点。

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倒退的历史要求

【辛灏年】第二点, 我想讲的是, 马克思主义是一个“倒退的历史要求”。错误的思想发展, 一定是和历史发展本身背道而驰的。大家想一想十七世纪到十九世纪的欧洲是个什么状况? 我们在初中读物理的时候, 大家都学过“参照物”这样一个概念。看一个物体是不是处于运动状态,我们一定要找一个东西去参照它。比如火车和站台的关系,因为站台往后去了,我才知道火车在往前走。

那我今天也给马克思主义找一个参照物, 就是要认识到十七世纪到十九世纪的欧洲是个什么样的状况? 什么样的发展?在向哪里发展?显而易见的是﹕政治上,正在废弃专制走向共和。应该说,今天全世界的民主主义的制度都是从英国革命、法国革命来的;都是从十七到十九世纪欧洲在政治上的民主进步、即推翻专制走向共和的艰难过程中建立和发展起来的。

可是,十九世纪中期马克思主义所提出来的《共产党宣言》,它说的是什么呢? 它说要实行无产阶级的专政。当时整个欧洲,特别是西欧正在摆脱专政走向“民主”, 马克思忽然亮出旗子来﹕说我要搞无产阶级的“专政”。1926年, 我们的先贤梁启超先生说过一句话: 什么无产阶级专政,资产阶级专政, 凡是专政都不是好东西,也都不是新东西。所以,它才是一种倒退。

在座的朋友都比我年轻了, 我们在一九六零年饿得很痛苦的时候,看到生产大队的大队长手里拿着一个瓢子――他愿意在谁的碗里多舀半瓢粥, 谁就多吃半瓢粥。他说这个人思想表现不好,今天就不给他吃, 他那一瓢粥就倒到别人碗里或者他自己碗里去了。我请问这个无产阶级它掌握了这么大的一个权力, 这个权力可以给你吃, 不给你吃;给你喝, 不给你喝;给你学习,不给你学习;给你上大学,不给你上大学;这个无产阶级还叫无产的阶级吗? 它可是拥有了全社会的财富和政治权力呀。所以无产阶级一旦专政起来比哪个阶级都厉害。

所以我才会说, 十九世纪整个欧洲、特别是西欧,都在向着民主的方向发展,但马克思却要提出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 那他到底是在顺着欧洲历史发展的进步方向走呢? 还是试图在欧洲进步历史发展的道路上实现倒退呢? 它当然是倒退的嘛! 这是在政治上。

在经济上, 自从英国共和革命成功 – 一六零八年光荣革命之后, 英国的工业革命发生, 整个社会化大生产在全世界开始蓬勃地发展起来了。在这个状况下,整个欧洲的经济正在试图冲破封建专制权力的束缚, 冲破封建行会的束缚, 冲破权力对于经济的控制,在明确要求保护私有制的前提之下,走向自由的经济发展。即我们今天所讲的自由市场经济的发展。

然而,就在整个欧洲都在经济上朝着自由的市场的方向去发展的时候, 马克思忽然来了一个要“消灭私有制”, 要实现“社会主义的公有制”。 我想请问大家,十九世纪的马克思所提出的消灭私有制,和提倡社会主义的公有制, 到底是顺着欧洲经济发展的方向向前走的? 还是逆着欧洲经济发展的方向倒退的呢? 当然是倒退嘛!相较今天中国共产党搞的改革, 虽然它搞的不是真正的自由市场经济,但它也在说自己搞的是所谓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这就从反面说明,马克思在经济上追求的正是倒退嘛!

十七世纪到十九世纪, 在欧洲还有一个非常响亮的口号, 叫人性解放, 叫个性解放。我们今天普世的人权价值从哪里来的? 那是与欧洲人民的艰难奋斗分不开的,是与为人权, 为个性的解放的奋斗分不开的。可是马克思说什么? 十九世纪的《共产党宣言》和马克思的一系列著作强调的是阶级性,强调的是无产阶级的阶级性和无产阶级的集体主义。以所谓集体主义和阶级性来压迫个性的解放, 来摧残人性的觉醒,实际上就是在强调封建性,因为只有封建才特别地强调等级,也就是强调阶级。大家看, 它是进的还是退的? 是顺着欧洲发展的方向走的? 还是逆着欧洲发展的方向倒退的?

十九世纪前后的欧洲由于文艺复兴的关系, 在文化上、思想上产生了多元化, 各种流派的艺术, 各种风格的文学都表现出著作家、艺术家们丰富的创作才能、创作风格和创作个性。可是,马克思提出的无产阶级、共产主义一整套革命理论, 要求的竟然是一元化,因而在文学艺术上则要求坚持所谓“无产阶级的美学原则”。列宁更发展了它, 它把无产阶级的美学原则解释成为“党的组织和党的文学”。毛泽东更加发展了它, 指示“无产阶级文艺必须为无产阶级的政治服务”。

中国从来就没有希腊式的传声筒, 中国几千年来,绝大多数文人既不为统治阶级唱颂歌, 也不会为某个阶级利益服务。可是马克思在十九世纪提出来的这个文学艺术即思想文化活动上的单元化,跟欧洲十九世纪正在进步的文化多元化相比, 到底是向前走的? 还是向后退的呢? 当然是倒退的嘛!

我想你们可能没有我感受更深吧, 我因为在文坛待过, 那种强迫你只准写这个,不准写那个;反右不能写, 文革不能写;饿死人不能写, 打死人更不能写的日子不好过啊!。能写的是什么呢? 能写的一定是要对它有所歌颂的, 有所肯定的才行。

所以从以上四个方面来看, 我说马克思主义, 它是一个倒退的历史要求。它在政治、 经济、 思想、 文化、人性和个性的解放等等方面所提出的东西,都是和欧洲的总体的历史发展方向背道而驰的。

马克思主义是一个邪恶的政治链条

【辛灏年】错误的思想发展产生了倒退的历史要求, 倒退的历史要求也就必然要产生一个邪恶的政治链条。为什么说是邪恶的呢? 暴力革命, 阶级斗争, 无产阶级专政这三者链接在一起,就真的是太邪了,也太恶了!说实话, 暴力革命不是马克思发明的, 自有人类历史以来到今天为止,暴力都存在,甚至于曾经有过甚嚣尘上的时代。不论东方和欧洲,杀人以固权, 杀人以夺权都是一样的,不分彼此。因此单单说马克思主义是暴力革命,那是说不倒马克思主义的。而阶级斗争这个概念,也是从英国产生的, 也不是马克思最早的发明的。

但是,可怕的是在于, 马克思用近代科学的一些所谓的知识, 将暴力革命、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加在一起, 让它成为了一个链条, 一个政治链条。大家想想看, 它的结果是什么? 结果就是,革命前为了夺取政权而要采用暴力革命, 而暴力革命的政治来由就是要搞阶级斗争;革命后为了维护政权还要划分阶级,然后再根据阶级斗争的需要来进行暴力镇压,即一部人永远要镇压另一部分人。

我羡慕你们啊, 你们真是我们中华民族最幸运的一代青年人啊。我高中毕业明知自己是考不取大学, 我天天晚上还在那用功啊 – 那不过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罢了。为什么呢? 因为我成分不好, 成分不好是上不了大学,更别说留学了。其实,稍有年纪的朋友都会记得, 这个暴力革命、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可怕链条是怎样的将人心掌控在铁链之下, 锁链之下,掌控在那巨大的专制的机器之下的。

马克思主义是一个新兴的专制势力

【辛灏年】一个邪恶的政治链条必然产生一个东西, 那就是在整个世界, 特别是欧洲和后来的东方许多民族和国家在正要或走向民主共和的历程中, 出现了一个崭新的复辟势力, 也就是一个新兴的专制复辟势力。为什么说它是新兴的? 因为它打着革命的名义,打着共产主义的名义, 描绘著共产主义的美好的前景和理想, 吸引了那些涉世不深的青年知识分子。

然后, 它进行了一场把世界上一些国家、特别是我们中国一九一一年共和革命所创造的共和成果彻底推翻的“革命式复辟”。使我们中国人民在一九四九年以后丧失了一九一一年就已经得到的思想、文化、信仰、结社等等方面的自由。直到五十年之后, 当中国出现了一个炼功的团体 – 法轮功的时候, 竟然连炼功强身的自由都没有。有人问我辛灏年 你是一个专家学者为什么要支援法轮功? 我回答得很简单, 因为“我们同命运”, 他没有信仰的自由,我没有思想的自由;他没有炼功的自由,我没有写作的自由;我们同病相怜,生活在同一个专制统治的铁板之下。大家想一想看,它是个什么势力呢? 如果在共和没有诞生之前, 它就是一个专制势力;在共和已经诞生之后, 却由它推翻了共和重建了专制, 那它就是复辟势力, 就是专制复辟势力嘛。

我为什么在写作《谁是新中国》这本书的时候, 对“革命与复辟”这五个字, 想了足足有五年。在中国, 共产党年复一年地教导我们, 今天要防止资本主义复辟, 明天要防止小生产复辟, 后天又要防止什么复辟, 所以在七十年代初期,我们这一代青年, 在背后就说过﹕共产党就是封建专制复辟。只不过这个专制势力, 因为它是打着革命的名义才迷惑了不少人,使得很多人“错把复辟当革命”。而我称它为新兴的专制势力,是因为这个专制势力是在共和国已经诞生之后, 共和革命已经成功之后,又重新和全面的复辟了专制, 所以我才称它为新兴的专制复辟势力。

这就是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一些很基本的、也很初浅的理解。在我们认识了这些基本的东西以后, 我们就可以说,马克思主义真的是与这二百年人类的追求背道而驰的, 与一百年来中国人民对共和的追求是背道而驰的。

为什么要驱除马列

【林丹】马克思主义一词最早出现于十九世纪六十至七十年代, 当时是作为贬义词被使用的, 直到一八八三年马克思逝世后, 马克思主义一词才开始被用于褒义. 无独有偶, 列宁主义一词开始也是由其反对者作为贬义词使用的. 一九二四年一月列宁病故, 俄共中央在发表的《告全党和全体劳动人民书》中第一次正式提出了“列宁主义”.一九二四年六月, 在共产国际第五次代表大会上, 首次把马克思主义与列宁主义, 合称为马列主义. 在了解了马克思主义的本质后, 让我们再来看看马克思主义,以及继承和发展了它的列宁主义是如何在思想,政治和文化上对中华民族进行侵略的。

【辛灏年】作为一个中国人, 作为一个中华民族的普通的儿女, 为什么要说驱除它呢? 我有三个见解, 一是因为马克思主义对我们进行了疯狂的思想侵略;二是马列对我们进行了倡狂的政治侵略;三是马列对我们进行了可怕的文化侵略。

我必须说明我并没有想把我们自己的责任都推给它。我也承认, 当一百年前马克思主义从日本绕到中国来的时候, 我们中国人正处在一个比较落后的状况下, 在政治经济各个方面都处于比较落后的、求变的历史关头。刚刚剪掉了辫子、脱掉了长衫、梳出了洋妆,、穿上了西装的中国当时的知识分子们, 是换了衣服还没有换心。这些换了衣服还没有换心的中国知识分子们, 他们有对进步的追求, 他们有救国的愿望, 可是对于欧风美雨, 对于从西方渐渐吹到东方的各种各样的思想、主义和革命理论, 真的缺少判别和鉴定的能力和水平啊。

今天在座的年轻朋友,你们今天看这些问题觉得很简单, 可那个时候多难啊! 不知道西方哪些是好的? 哪些是坏的? 甚至于认为凡是西方来的都是好的。因为人家的船坚炮利打败了我们。我们一心要求变革, 却分不清西方的什么思想才是近代西方的真正文明进步思想;西方的哪一种革命是适合我们中国人民走向共和的革命;西方的哪一种文化可以和我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相结合;西方的哪一种思潮实际上是和我们祖国正在复辟倒退的思潮一拍即合的。我们分不清啊! 正是因为分不清, 它才有了对我们进行思想侵略的契机。

马列对中国的思想侵略

【辛灏年】我今天不想和大家讲资产阶级到底革命不革命, 我正在研究这个问题。可是不管资产阶级革命不革命, 马克思都要把那个曾经推翻了封建、创建了共和的革命定名为资产阶级革命。都要把那个推翻了封建、建立了共和的国家称之为“资产阶级共和国”。这个思想等于是﹕我承认你,是为了推翻你。

马克思的主体理论就是否定资产阶级革命, 否定资产阶级的共和国。无产阶级革命推翻资产阶级的共和国,这是马克思主义政治上的最高目标。这种思想恰恰是在中国满清之后 – 辛亥革命爆发并创建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 – 大中华民国创建之时,东渡到了中国。

我跟大家说一句心里话,在一百年前, 讲民主,讲科学, 是很少有人懂的, 因为那是需要一些知识基础, 历史知识的。可是你忽然告诉我们中国的老百姓, 告诉中国正处在共和革命艰难関头的一些知识分子们说,我们搞共产主义革命成功了, 我们就能大碗喝酒了, 大块吃肉了;我们就人人都能够过上人间天堂的幸福生活了。 于是他就会和中国的《桃花源记》、就是和中国儒家知识分子在历史上的那种思想追求一拍即合。

当是,正是辛亥革命之后中国的民主力量,处在遭遇形形色色专制势力反扑和颠覆的时代;正处在中国人民创建了共和、要捍卫共和而感到无比艰难的时代;正处在袁世凯公然复辟帝制、张勋公然复辟满清、北洋军阀“假共和之名义以行专制之实”的时代。就在这时,忽然来了这么一场革命, 而且它告诉我们﹕它在俄国胜利了, 俄国人民人人都走上了天堂, 过上了共产主义的生活, 人人都能吃上土豆烧牛肉了。你想, 对于一个以传统农业社会为基础的, 百分之九十以上人口是农民的中国, 它的诱惑力, 它的激发中国人民传统思想的能量, 它对于解开中国知识分子痛苦追求的本领, 该有多大呀!

在思想上, 它一下瓦解了我们中国人民走向共和的艰难的历程思想;它瓦解了我们对民主科学的艰难的反复的探索和追求。它把一块牛排放在我们面前说,只要干共产主义革命就人人平等了,……。这与中国两千多年的农民革命和农民起义思想、行径一拍即合。

这种思想侵略,它的可怕之处就在于, 它瓦解了共和思想自身的免疫力, 它把我们走向共和的革命队伍瓦解了和分解了。它分解出了一批仍然坚持要走民主科学之共和道路的仁人志士;它又分解出了一批要走共产主义道路、反对所谓资产阶级革命和资产阶级共和国的思想的知识份子。它把我们的辛亥革命说成了是软弱的资产阶级革命, 它把我们的大中华民国――亚洲的第一个民主共和国, 说成是资产阶级的共和国, 是必须推翻的, 是必须推倒的。 于是乎在这种思想侵略之下, 一股崭新的专制势力, 一股要推翻辛亥革命的成果、毁灭中华民国的这样一种专制势力, 在中国历史儒家文化的温床上, 在知识分子彷徨苦闷的追求中, 在小知识青年的狂热的革命心理上, 在广大农民要过好日子、上天堂的那一种普遍追求中, 突然迸发开来了。

这种思想侵略对于中国人民百年走向共和的进程, 对于辛亥之后中国革命与复辟之反复较量的时代, 该是多么的可怕。 所以有人说, 共产党打败了国民党, 我说, 是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知识分子们, 骂倒了自己的大中华民国。 真的, 这是个事实, 是一种很可怕的思想侵略的恶果。

马列对中国的政治侵略

【辛灏年】 第二, 它把思想侵略变成了政治侵略。 在中国的国民革命为了捍卫辛亥革命成果, 为了捍卫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的时候, 在中国人民在共和思想的推动和指引之下,推翻了袁世凯复辟帝制、解决了张勋复辟满清,、正在和北洋军阀企图恢复专制的军阀混战进行殊死较量的时候, 苏俄在一九二零年八月在中国建立了中国共产党, 并且已经建立了临时中央。 在中国开始宣传共产主义革命, 它把中国的共产主义革命和中国的国民革命截然的划分开来了。 它说, 中国的共产主义革命才是进步的革命,已经创造了共和并且正在捍卫共和的中国国民革命才是“反动的和倒退的”。它以混淆两个不同性质革命的界限为手段, 混淆了两个革命的根本分野, 造成了中国国民革命阵营的可怕分裂。苏俄命令中国共产党员全部加入国民党, 全部走进中国国民革命的阵营, 以暗中诱发共产革命, 企图把中国国民革命引向共产革命的方向, 这是它的第一个罪行。

第二个罪行, 它制造了中国的国家分裂。 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创建了大中华民国。一九二七1年到一九二八年的北伐重建了中华民国南京政权, 使得辛亥之后十七年的混乱的历史阵痛, 在革命与复辟的反复较量之后, 终于平息,民主力量终于获得了很伟大的胜利,使中国初步走向了和平和统一。 结果,史达林直接命令并派人来到中国, 重新要求共产党趁著 “九一八”日本帝国侵占我国东三省的关键的国难时期, 在全中国发动暴动, 两个月后的十一月七日,在中国建立了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

什么叫苏维埃? 苏维埃在汉语里面是什么意思? 在俄语里面SOVIET是工农兵代表大会的意思。但在中国是什么意思? 中国的汉语词典里找不到苏维埃这三个字联成的词。但是,前苏联却命令中共以苏维埃的名义,在我们中国人民国难当头的时候建立了第二个中国。并且在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创建的宪法第十四条中公然宣布: 中国境内的各少数民族, 各个地区都有权力脱离中国和独立建国,或去参加现在世界上那个最民主的联邦。它没有说出口来的那个联邦,就是苏联――他们所谓的工人阶级的祖国。谁分裂了中国? 谁率先制造了两个中国? 是史达林命令的中国共产党啊!它在中国人民走向共和、建设共和的艰难历程中, 制造了中国的国家分裂, 致使今天的中国仍然处在海峡两岸分治分裂的状况之下。祸首是谁? 就是是史达林领导的中国共产党。

第三个罪行, 它制造了我们卫国战争的分裂。一九三七年全面抗战爆发到一九四五年这八年的过程当中, 中国共产党不抗战却在扩张。中国虽然赢得了反对法西斯战争的胜利,虽然赢得了大中华民国伟大卫国战争的胜利, 可是一九四五年当日本宣布投降的时候, 经历了八年艰苦抗战的中国已经变成了两个政权, 两个国家。在所谓的国统区, 挂的是孙中山先生的画像, 飘扬的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大中华民国国旗;唱的是“三民主义 吾党所宗”的国歌。可是在共产党的所谓解放区, 挂的是马克思和列宁的头像, 飘扬的是苏联镰刀斧头的党旗, 唱的是 “英纳雄纳尔一定要实现” 的国际歌。这个歌的主人们是没有祖国的, 也是不要祖国的。

大中华民国对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使它成了联合国的四大创始会员国之一, 三大宣言发布国之一。可是中华民国已经被不抗战、假抗日的共产党分裂成了两个政权,两个国家。

第四个罪行, 就是打着革命的旗号以复辟专制,制造种种残暴的专制罪行。列宁有过一句名言, 叫作“以革命的名义” 。我很小的时候就看过这部电影, 列宁在那里讲演, 说的是在革命的名义下应该如何如何。然而,直到今天,我才真正地理解了在革命的名义下, 偷吃扒拿都是有道理的。在革命的名义下什么罪行都可以犯, 因为我是在“革命”。 所以他把一个实际上的新兴专制势力, 一个新型的专制复辟势力, 在革命的名义下美化起来了。使得我们的人民在一个漫长的时间里面不能够认识到, 它不是革命的,它是专制的,它是复辟的,它是倒退的。

各位留学生朋友, 和在座的朋友们, 我们中国人, 我们大陆的这几代知识分子, 几代的青年今天终于认识到了我们错把复辟当革命了。我们是被拿掉了八千万颗脑袋, 流出了无量的鲜血,才在这一场革命名义下的专制复辟的灾难之中, 慢慢的苏醒过来。马列就是用这样一种政治侵略, 制造了我国近代史上面的四大混乱。 即国民革命的混乱,国家分裂的混乱, 卫国战争的混乱, 和错把复辟当革命的混乱。

马列对中国的文化侵略

【辛灏年】第三, 马列对我们进行了文化侵。 它用“反封建”这一句话,就把我们几千年的历史和文化全部否定了;它用资产阶级思想, 资产阶级的精神污染, 资产阶级的自由主义、自由化, 杜绝了我们中国人要谦虚地去学习世界近代真正的文明进步思想, 和文明进步文化。它把西方的那个真正走向了共和、真正走向了繁荣、以及创造了那个繁荣共和的思想, 看成是精神污染, 看成是资产阶级的糟粕,要拼命地去杜绝它。 这样一来,我们中华民族, 我们中华儿女, 对上则不能继承祖宗, 对世界则不能继承优秀的思想文化, 从此被共产党阻挡在倒退的死港之内。这种文化侵略,这种思想上的侵略, 它造成我们中华民族的族权被剥夺。这个族权,就是我们民族求传承和求发展的正当权力。

中华民族在发展到了三、四千年以后终于出了个孙中山, 他推翻了满清, 结束了两千年帝制,在亚洲建立了第一个民主共和国。我们中华民族要适应时代潮流的发展, 要在这个世界的大潮之下也建立自己的共和国 。 可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这个族权, 由于马列的公然侵略, 由于中国马列子孙在马列思想的左右下, 推翻了我们已经建立的共和国, 阻断了我们正在艰难进步的共和进程, 使得我们的国家在这样一个历史的艰难的过程当中, 让我们的民族的族权被人剥夺掉了。 剥夺了族权, 就等于剥夺了我们独立建国的权力和民主建国的权力;剥夺了我们传承中华优秀文化的权力, 剥夺了我们发展中华民族明天的权力。

大家想想看,历史上曾经何等辉煌的中华民族, 这一百年特别是这五十多年, 我们到底在人心目中是个什么形象啊? 我们的族权被剥夺了, 我们的传承权和发展权给阻断了, 同时又剥夺了我们的文化权, 就是我们继承祖国民族优秀文化的权力。

所以,马列入侵, 才是在思想上侵略了我们, 在政治上侵略了我们, 更在文化上侵略了我们。使我们中华儿女――当代的中华儿女,上不了解自己民族的辉煌历史发展, 不了解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和她的成就;下不了解我们前辈创建大中华民国的光荣历史,不了解大中华民国曾经怎样传承民族文化和推进共和进步的艰难历史。它使我们失去得太多,以致使得我们忘记了了自己是谁的儿女和子孙,甚至反转来跟着共产党一起来否定自己的民族历史和文化,将一切的罪行对推到我们祖宗的头上。更于不知不觉之中,继续地做着马列的子孙。不是科学地自责, 而是自己诬蔑自己;不是善意地批评自己的民族, 而是自诬我们民族具有不可改变的劣根性;不是批判我们自己文化中不好的地方, 而是“共云亦云”地辱骂我们的中华文化是愚昧文化……。

可怕的文化侵略,就是这样地将我们的一些中华儿女,变成了我们民族的“敌人”。这样的文化侵略,它的危险,难道还不足以引起我们的警惕吗?而这一切,都是马列对我们实行文化侵略的罪恶结果。所以,唯有做中华儿女, 不做马列子孙, 我们才能重新对自己的民族历史和民族文化产生发自内心的深爱,才能对自己的民族历史和民族文化进行饱藏着真爱的批评,才能够使我们的中华民族重新获取传承和发展的真希望。 谢谢。

【林丹】在下次《透视中国》的特别节目中, 我们将继续为您介绍辛灏年先生二零零五年访英系列演讲《驱除马列,还我中华》的第三部分《反思民族历史,找回民族的自尊》, 请您注意收看.

点击进入
透视中国Youtube官方网
新唐人透视中国栏目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