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14)全美纽约最安全 忘却六.四曾特首表忠

【新唐人】新闻周刊(14)全美纽约安全 忘却六.四曾特首表忠

开场

姜:亲爱的观众朋友,很高兴又和您见面了。今天我要特别祝愿电视机前各位身为人父的朋友们,父亲节快乐。其实,父亲是一个沉甸甸的称呼。我想深为人父的观众朋友一定是深有感触,作为家里的顶梁柱,除了要撑起一家人的生活还要承担起教育子女的重任。在今天节目一开始我就先祝愿天底下辛劳的父亲们,节日快乐,身体健康。下面就带着我们祝愿开始今天的节目吧。

 

社区巡航

提要:全美最安全城市 纽约居首

姜:在给人的印象中,纽约好像是一个节奏飞快、种族众多、交通混乱,让人感到有些乱糟糟的大城市。在很多电影和小说中也总是把纽约描写成一个犯罪分子猖獗、一到夜幕降临就非常危险的地方。然而,根据本月美国联邦调查局公布的一份最新犯罪报告,2005年纽约市整体犯罪和暴力犯罪率持续下降,继续保持了全美“最安全的城市”称号。下面,大家就随我一起到纽约的街头去看一看,看一看纽约人自己是怎么说的。

 

街头采访:行人、市民、店铺等。

 

演播室

姜:据联邦调查局报告显示,在2005年,纽约市犯罪指数为每10万人涉案2680.2起。在全美25个大城市中,纽约市的犯罪指数排名最低。自2001年以来,纽约市的整体犯罪率已经下降了17.7%。资料显示,除了抢劫罪略有上升外,纽约市每一种类型的犯罪在去年都有所下降,其中下降幅度最大的依次是汽车盗窃(12.8%)、入室行窃(11.1%)、谋杀(5.4%)、财?犯罪(5.1%)、袭击(4.7%)、重大偷窃(2.5%)和强奸(1.1%)。整体犯罪率的减少更是超过了全国近3倍多。

 

演播室

姜:纽约治安状况的好转,和纽约的两任市长有很大的关系。上届市长朱利安尼和现任市长彭博都以打击罪犯手段强硬而闻名。彭博市长更是在今年4月份,发起召开全美市长会议,在全国的层面上控制非法枪支。目前,已有54个城市的市长加入。 彭博还表示,纽约市警局在实施“冲击行动”、设立实况犯罪中心后,打击犯罪成效显着,纽约警察局和纽约的警察们功不可没。接下来,我们离开纽约再到香港去看一下。

 

港台扫描

提要:吾忘“六四”─ 曾特首表忠

姜:香港行政长官曾荫权在今年“六四”17周年纪念活动之际,被爆出曾在17年前参加过一个声援89民运的晚会。在媒体追问下,曾荫权初则反应愕然,继而连番高调否认。事件在香港本地引起颇大的反响,当时在活动现场见到曾荫权的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反驳曾荫权的回应自欺欺人。有学者更批评曾荫权借回避“六四”向中共表忠,令曾荫权的诚信大受影响。

 

事件源于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在今年5月28日出席纪念“六四”的游行时,无意中爆出现任行政长官曾荫权当年任职政府高官时,曾偕同儿子在89年参加在跑马地马场举行的“民主歌声献中华”晚会活动,当时还和他打过招呼。但曾荫权和特首办公室在传媒追问下,多番高调否认,表示从没有参加支联会的任何活动,并辩称当天是到晚会现场附近的马会吃饭,碰巧撞到司徒华。司徒华反驳曾荫权的言论是自欺欺人,指当天有数十万人参加晚会,交通堵塞,曾荫权不可能到马会吃饭,更不可能吃完饭后不参加晚会却特地绕去现场。

 

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因为在马会吃饭的地方在另一边,在那个楼下,而我们“民主歌声献中华”是在草地上举行的。他吃了饭走了就走了,不会走过来我们这边草地上、露天的地方碰见我。那天我都是在演唱会场的现场,他不是在演唱会的现场是不会碰见到我的。

 

事件在香港引起颇大反响,不少媒体接连大篇幅报道。6月4日,更有市民在纪念晚会上向公民党立法会议员张超雄指证,17年前5月28日那天晚上他担任义工,确实在现场见到曾荫权出席。

 

香港立法会议员(公民党)张超雄:那位义工说他当日有份招呼曾荫权,他还印象很深的记得曾荫权带了儿子来,正如华叔(司徒华)讲的一样,他说当日的跑马地�面的情况曾荫权不可能顺道而来,因为人群很多,而他亲身见到曾荫权进来逗留了大约一个小时。这人是一个退休的公务员,他特地走来跟我讲这件事。

 

演播室

姜:对于此事香港城市大学专业进修学院首席讲师宋立功说,这件事有趣的地方就是曾荫权在第一次回应时表现愕然,其后才以没有参加支联会的任何活动来搪塞。但有趣的是,当时这个声援64的“民主歌声献中华”的主办方并非支联会,而司徒华的讲法又证明了曾荫权当日在现场与他碰面谈话。所以,宋立功推断曾荫权确实参加了“民主歌声献中华”的晚会。

 

香港城市大学专业进修学院首席讲师宋立功:我的推断是,我相信曾荫权是有参加过那个音乐会的。我的道理就是这样看法:首先,那个时候来说,全香港的市民都很关心北京正在发生的事情,香港人都很热血沸腾,都很希望能够为北京的学生出一分力,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道义就出道义。当时曾荫权作为公务员也好,我想大家都很关心这件事,所以对曾荫权来说,应该是有参加的。宋立功并指出,那时全世界都知道香港演艺界为声援学生爱国运动特地举办“民主歌声献中华”活动,而曾荫权当时是政府当中高级官员之一,处理殖民地政府很多机密事件,如非刻意参加,应该尽可能避免出现在现场。他相信曾荫权高调否认事件是为了向中共表忠,进一步洗刷他长期在中共心目中所谓港英余孽的阴影。

 

宋立功:因为90年的居英权问题,当时曾荫权是得到当时的港督卫奕迅的信任,委托他负责搞居英权。居英权是北京非常之不满的,就点过曾荫权的名,说他搞分化,配合殖民地政府。所以我的推断是时移世易,现在曾荫权做了特首,要向北京效忠。有人点起一件这样尴尬的事,就很难免会勾起北京对曾荫权的信任感,不得不打个疑问。因为,你初则参加“民主歌声献中华”,继则搞居英权,后来亦搞了许多的动作针对香港的左派人士,这也都是公开的秘密。这样就变成,曾荫权可能担心北京会怀疑他,更何况现在他还是保留了一个英国的爵士头衔。

 

香港时事评论员王岸然也认为,曾荫权刻意要和“六四”划清界线,是向中共表忠,争取连任特首。

香港时事评论员王岸然:曾荫权他现在是准备争取做特首,在这个时候出于一个功利的考虑,他不可能与“六四”这些北京当局很不喜欢的事情扯上关系,所以他的第一反应或者他的智囊给他的反应就是划清界限。

 

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比如说那个时候温家宝也陪着赵紫阳去天安门,去天安门广场看望那些学生,温家宝现在不是一样的做总理吗?有什么特别呢?他也没有受到秋后算账。

最新网上民调显示,相信曾荫权出席过当天活动的人占了6成。宋立功认为港人的“六四”情结始终未变,事件发展下去,将对曾荫权的诚信带来巨大冲击。

 

宋立功:大家都相信中共政府是做错了事的,所以大家都期望有平反这一天,这个心似乎没有怎么变过。无论香港人变来变去,这点也不会变。既然自己的特首曾经参加过“六四”,反而不敢承认的话,大家会对他的诚信真的有一个很大的怀疑。我想曾荫权现在的诚信,因为这一件事上来讲,起码现在来说是蒙上一个阴影。如果将来真的发觉有人举证,证明他是撒谎(讲大话)的话,我想对曾荫权来说,在政治上,今后民意的支持度,我相信是会急剧的下降,这是无可避免的一件事。

 

后事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这是新唐人记者潘在殊、梁珍在香港的报导。

摄影:李国雄、潘在殊等

剪接:李国雄

 

演播室

姜:香港人有句话叫做:有胆做,无胆认。至于事件还会有什么样的发展,我们在看。好了,下面咱们休息一下,来看几幅巧合的非常搞笑的照片。

 

======

E网穿梭

=======

 

财经风云

提要:大陆企业为何钟情香港上市

姜:欢迎继续回到我们的节目。近年来,中国大陆的企业纷纷寻求在海外上市,而香港证交所就成了大陆企业获取国际投资者资金的主要途径。今年5月,中国银行在香港进行97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募股。去年9月中国建设银行在香港融资92亿美元。大陆企业去年在香港的融资总额达到190亿美元,占了香港前十大首次公开募股中的9个。今年晚些时候,中国所谓四大国有银行中规模最大的中国工商银行也将在香港上市,预计融资额将超过100亿美元。大陆上市企业市值将占到香港股市总市值的40%。为什么大陆企业纷纷选择香港作为海外上市的目的地,而不在世界规模最大,最成熟,最透明的资本市场-美国上市呢?下面就来看看本台财经新闻组所作的分析报道。

 

2002年8月美国通过的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要求所有美国上市公司遵守严格的会计及披露条例,因此很多海外公司尤其是中国公司对在美国上市退避三舍。该法案实施后,全球最大的10笔IPO中仅有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China Life InsuranceCo.,Ltd.)选择在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募股。2004年,投资者在美国对中国人寿提起集体诉讼,指控该公司隐瞒了上市前的多项会计违规行为。中国人寿正在努力驳回集体诉讼,但本案仍悬而未决。

中国企业不愿意把自己置于美国严格的公司治理监管之下。在这样的背景下,香港成为了大陆公司上市筹资募股的首选之地。与大陆股市相比,香港股市多了几十年的运作监管经验。

 

演播室

姜:但是,香港却有一个大陆企业求之不得的缺点,那就是香港股市的监管机构没有权限来监管在这里上市的大陆企业。

 

香港股市的监管机构不能越过区分香港和中国大陆的那条法律和监管辖区线,这损害了它们有效监控大陆企业是否遵守香港法律法规的能力。而且,双方没有引渡条款,香港证券监管机构和执法人员无法向大陆企业的管理人士发出传票,要求他们到港接收质询。同时,大陆证券监管机构也不拥有相关的法律权限,无法帮助香港同行对在香港上市的大陆企业展开调查。例如,不能迫使某人接受质询或冻结银行账户。

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Commission,

简称:香港证监会)主席韦奕礼表示,截至目前,证监会针对香港上市的大陆公司的执法能力仍然很弱。

举例来说,香港上市的欧亚农业(Euro-Asia Agricultural Holdings Ltd.)是一家园艺公司,同时也投资大陆的房地产和主题公园。2002年因主席杨斌被控欺诈而崩盘。杨斌被大陆公安机关以涉嫌经济犯罪而逮捕,经过闭门审讯判处18年监禁。香港证券监管机构得不到与该案有关的任何文件,也没有人向他们通报杨斌被起诉的罪名。

亚洲公司治理协会(Asian Corporate Governance Association Ltd.)秘书长艾哲明

(Jamie Allen)说:“很多香港上市大陆公司的资产都不在香港,董事们也都不在。

香港监管机构管不了。这种监管矛盾很难解决。”

在这种情况下,监管机构如何履行职责,保证投资者的权益呢?

 

直到目前,中国的银行仍然无法回避内部根深蒂固的欺诈和腐败问题,从中国银行招股说明书《特殊事件》中就可见一斑。这部分提到的“黑龙江事件”是一起银行员工与外部人士合谋,骗取银行大约人民币4.3亿元巨款(合5,360万美元)的案件。这起事件一直持续到去年12月。招股书还提到三起银行经理因贪污腐败被判刑的案件。在列举38项风险因素时,中国银行强调了这类事件还有再次发生的可能。通读了招股书的投资者可能首次得知了该行信贷风险总监董乐明已经辞职的消息。去年2月份加入中国银行前,董乐明曾在汇丰控股(HSBCHoldingsPLC)效力30年左右。中国银行在招股书提到他的离职,但没有给出任何解释,董乐明也拒绝置评。这不免让人对中银的信贷风险也产生疑问。

新唐人财经新闻组综合报导。

 

演播室

姜:坊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世界对于中国的了解远远不及中国对于世界的了解。当然这里说的中国应该说是中共的体制更合适。那么由此看来,海外的投资人要想对中共有充分的了解进而做出明智的投资决策,恐怕还真是需一段时间。好了,下面再来看看本周国际方面还有那些其他大事件。

 

结束语

姜: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我们的节目也要和您说再见了。请告诉我们您的意见和建议,别忘了:newsmagazine@ntdtv.com

朋友们,我们下周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