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直播:话说过年

【新唐人2007年02月17日】热点互动直播(128)话说过年:中国的传统有什么样的意义?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我是主持人安娜。今天中国大陆已经进入年三十了,那么在此除夕之际首先祝各位新年愉快,万事如意。那么也同时向我们在海外尤其是在中国大陆的一些嘉宾朋友们送上我们最诚心的祝福。

今天我们是热线直播的节目,所以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646-519-2879。另外大陆的观众朋友也可以打我们的免费号码:179710-8996008663,您可以通过这些热线,向您在世界各地的朋友们祝福和拜年,同时也可以跟我们讲一讲您们当地是怎么过年的和当地的风俗。

那今天我首先向各位介绍一下现场的两位来宾。这位是“中国和平民主联盟”主席唐柏桥先生,唐先生您好。那么这位是《新唐人》特别评论员章天亮先生。章先生您好。

那首先先给您们两位拜年,祝您们新年一切都是非常如意。那首先我想我们谈起过年来大家都是有不同的这种感受,那各地的过年风俗也不一样,能不能请章先生先跟我们说一说,这过年是怎么来的?

章天亮:这个说来可能就话长了,因为过年的话在大陆过去的年是叫做“五谷大熟”,因为过去一到了秋收完了之后,到了冬天大家没有事情干了很多的帝王包括民间都要祭神,那这个时候实际上是对来年的一个祈祷,祈祷来年的五谷丰收。所以你看天坛有个殿叫“祈年殿”那么祈年殿因为年的意思就是“五谷大熟”的意思。所以这个实际上过年的传统是由来以久了。

主持人:那我们看到在去年《新唐人》晚会上有一个节目就是专门讲过年的,那那个年好像是一种“年兽”然后有一个和尚他就把年兽驯服,然后大家放炮,就是把这个年过去了,那这是不是一种就是在野的传说。

章天亮:对。这个应该是民间的一种传说。就是说过去中国正经过年,现在我们很多人觉得过年是一种娱乐活动,当然大家一块儿团聚,然后说一说吉祥话,咱们一块吃一吃然后叙一叙旧,那就是现在一个过年很重要的内容。在真正过去过年的话,就是祭神、祭祖,这个实际上是过年最重要的一部分。

主持人:那唐柏桥您觉得过年对您来说意谓着什么?

唐柏桥:这个刚刚章先生讲的很好。过年实际上从我们小的印象中,实际上就是除旧岁迎新年。这个岁指的是一岁一枯荣,就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大家很辛苦从春天到夏天到秋天到冬天,然后又有新的春天要来了,我们开始又会很忙,又有新的收成。

所以这个时候大家说好我们愉愉快快的休息一段时间互相祝福,所以后面辛亥革命以后,这个春节真的说春节两个字的来历是辛亥革命以后的事情。

以前叫“新年”或者叫“元旦”,辛亥革命以后,大概是中华民国要实行这个阳历,那就是公历,就是纪元,但是公历有个元旦,这个农历也叫元旦;所以公历也叫元旦就冲突了,就干脆改叫春节,因为它有立春的意思,所以这个春节是1911年开始的。

那么刚才章先生讲到这真正的过年那个时候应该主要是祭祖、祭神,所以说最早的时候应该追溯到殷商时期的时候,很早有三千年的历史。

主持人:那你说到春节很有意思因为我现在尤其是在海外听到各种各样的过这个中国新年的说法,比如说有说过春节的、有说过旧历年的、有说过农历年的还有过阴历年的,有各种各样的说法,那这个说法它有什么不同?有什么考究没有?

章天亮:基本都是从辛亥革命,特别是在中共夺取政权以后才有这种说法的。比如说农历就是很典型的例子。农历是1968年时候共产党规定的叫“农历”,在那个之前还有种说法叫“夏历”就是夏朝的那个夏,就是夏历是因为那个历法从那个时候来的。

中国人其实很重视历法就是说中国在进入文明的初期的时候就是五帝,史说开始的时候五帝,那个时候就开始很重视历法。那个时候对天文的观测到什么程度呢?在舜的时候就已经把一年二十四个节气就画出来了,而且当时知道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然后置一个闰年三百六十六天,那个时候对整个地球运行一个回归年的观念观测已经相当准确。

主持人:那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话说过年”那我们今天有两个热线号码,欢迎您打热线号码向您在各地的亲朋好友拜年,同时也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来跟我们讲一讲你们当地过年的习俗。那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也可以打我们的免费号码179710-8996008663。

那说到过年,我觉得我们都是每个人都是从童年过来的,都对自己童年的过年经历是非常难以忘怀的,您能不能说您小时候你怎么过年?

唐柏桥:这个想起过年就很高兴,所以平时我在这里谈话题的时候都沉重的,但今天我就觉得特别轻松我什么也不想准备,只想来大家高兴高兴。

因为我92年到了美国,其实严格讲91年就出国了到香港,到今为止,我今年才感觉有点过年的气氛,什么原因呢?两个原因:第一个今天晚上我来做《新唐人》的节目,我感觉到过年的气氛,因为平时我们不会谈这个话题,所以有很重的过年气氛。

第二个就是看《新唐人》晚会因为我预看过一次了就圣诞节看过,那个时候是西方人看的,那个心情…。

主持人:可是圣诞节那个晚会和现在是不一样的内容。

唐柏桥:圣诞节那个时候因为我也是说老实话也是最近这一、两年开始有过圣诞节的气氛,以前也是没有的,因为我觉得中国人来过总感觉不到西方人过节的气氛,但是这一两年开始有了,那么今年过中国农历年,因为到美国来很少人过中国农历年,所以我跟我太太,我太太也是从小在美国长大所以我们没这习惯。

但现在你看又谈话题又谈过年然后又看《新唐人》晚会,然后《新唐人》晚会现在成为一个海外一个最热门的一个话题,天天可以听得这种不同的话题,喜气洋洋的话题,所以我觉得到了西方有又过年气氛,这是高兴的一面。

但另外一面又有很伤感的一面,中国有句话叫做“每逢佳节倍思亲”这指的是那些离家外出,比方说从军,或者异地当官或者等等就是没办法跟家人团聚的时候,他一到了佳节的时候就会非常伤感,因为佳节按道理是应该跟家人团聚,很孤单。在现在社会上来讲的话我们你看就是海外游子,就在海外那个华侨,他们每到过年的时候他们想到根子,想他们的祖国、想他们的亲人。

因为我的话就更加特别了,我是流外人士就有家不能归的,现在海外很多人他是因为繁忙所以他们没办法回到国家去,回到自己国家,但是我是有家不能归。

所以从92年到现在已经十五年了,以前因为那种过节气味不浓,所以也就没有特别伤感了;现在今天过节气氛特浓的时候,一方面高兴另一方面又很伤感,这个非常矛盾,所以今天的感受非常强烈。

主持人:对,你说到这儿是如此,那我们《新唐人》的节目也得到了方方面面各界人士的支持,那除了在世界各地的一些人士参与我们的节目之外,同时我们也得到大陆一些嘉宾的支持。

那在此佳节之际,我想特别的向大陆这些曾经上过我们节目的这些佳宾致以问候,因为您们为中国人民真是做了很重要的事情,而且都是抛弃自己的荣华富贵,我们再用那个过去的话说,是非常不容易的。

那么这些人是高智晟律师、郭飞熊律师、孙文广教授、郑恩宠律师、胡佳先生还有严正学先生、陈光诚先生和高耀杰先生,另外还有很多在中国受到迫害的所有的人士,还有争取权益的这些人士,当然还有很多就是所有的中国人,在海外都是非常想念故乡。那么说到过年在想问一下章先生您觉得过年对您来说最难忘的是什么?

章天亮:你是说小时候吗?

主持人:小的时候、大的时候都可以。

章天亮:小时候过年的气氛还是应该来说比较重一点,因为那个时候比较穷,到过年的时候比较会有新衣服,然后可以放鞭炮觉得很高兴,然后小的时候娱乐活动也比较少,到了过年的时候就是在一块玩一玩也觉得很高兴。

到了成年以后,特别是在我离家以后就是过年的气氛慢慢地就淡了,我想不只是我有这个感觉,很多人他就把过年当做一个长假,就是普通的假日不是当做一个节日来过,是当做一个假日来过。

那么到了现在的话,我想可能很多人他们过年的这种感受已经远远不像古时候我们在这个电视上看到的,就是相互之间见面作个揖、拜个年、说吉祥话,这个过去很多。因为现在也不太像过去那样贴个门神、贴个对联,很多地方甚至连鞭炮都禁了,那么这个很多当然过年的气氛就不如以前。

主持人:是这样子。我记得我们小的时候也是好像是能有一大家人在三十的时候都是一般自己家人一起过然后要熬夜、吃饺子。还有很多就是可以玩的东西,尤其是小孩在一起就非常的高兴,可是好像现在中国这个过中国年的气氛是越来越淡薄了。

章天亮:是。因为它就是说很多过去正统过年的内涵已经没有了。过去我刚才谈到说过年因为跟祭神、祭祖是有关系的,所以过年他就感到仪式非常隆重,一但仪式非常隆重的话,就给你一个很严肃的感觉,这个“年”是一个非常大的节日。

过去“过年”从腊月就开始过年,过年一但进入腊月的气氛是一天比一天浓,到三十是一个高潮,然后再往下到元宵节的时候就结束。你看过去腊月份的时候到十二月初八,喝腊八粥,一旦你喝到腊八粥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年关已经近了。

这个腊八粥当时为什么要喝腊八粥?因为那一天是释迦牟尼成佛的日子,当时是为了纪念释迦牟尼成佛,就在十二月初八的时候喝一碗腊八粥。到了腊月二十三过小年,怎么说过小年呢?因为那一天是灶王爷上天的日子

主持人:现在的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了

章天亮:因为当时在灶台都要贴上一张灶王爷的像,灶王爷一天到晚监视这一家人的一年的活动,谁做了什么、说了什么都是一笔一笔的记着了。到腊月二十三的时候要上天,上天的话就要糖花祭灶,用一些糖果、瓜果、瓜子之类的祭灶王爷。祭灶王爷的时候就把灶王爷的像给烧掉,这个就叫做灶王爷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

这是一种祈祷,这也是跟中国人过去说的头上三尺有神明的概念是一样的。到了大年三十要请一张新的灶王爷像贴在灶台上,这一天就有很多活动,像祭祖、要祭祖的话都是按照长幼有序去拜祭这个祖先。因为中国人它有一句话,论语上孔子的那个书,论语上有一句话要“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追远”的话是对祖先的追思,他认为这种追思会对老百姓道德能够变得更加诚厚,所以你看他在祭祀祖先的时候,是一种道德包括反省自己。然后就接神,接神就很有意思、他就在院子里放一张天地桌、就放一些祭神的供果,那一天要接福神、喜神、贵神、财神、太歳神,要接这么多神。

主持人:哇!要接要接这么多神。

章天亮:对,这要很有讲究。然后初一、初二相连都有不同的风俗活动,到了元宵节的时候,正月十五。正月十五过去道教叫上元节,传说这一天是中天官大帝的生日,这一天是跟道家修炼是有关系的。

那么到了这个汉朝的时候,汉朝有一个皇帝就叫汉明帝就是刘庄。这个人他非常崇信佛,佛家的话,他很重视那个灯,这个灯象征光明。所以佛教在传的时候叫传灯,他传佛法就叫传灯,原来看的传灯录就叫传灯。所以汉明帝就下令说在正月十五那一天就叫全国放灯,就象征佛法大明的意思,就叫全国放灯,这句话就把元宵节变成一个灯节。所以你看从腊八开始就叫正月十五,这种中国风俗跟民间的信仰都是有关系的。

主持人:我觉得年轻的观众朋友一定对这个很感兴趣。主持人:我现在已经有好几位观众朋友在线上等候了,我们先接一下美国洛杉矶丁先生的电话,丁先生请讲。

丁先生:安娜主播好、唐先生好、章先生好,祝三位发财,事事如意岁岁平安。纽约时间晚了,各位精神可佳。我就跟三位分析一下这个,地支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我先讲一遍,我刚从其他电台听来的。

他是这样讲的,子跟老鼠配、丑跟牛配、寅跟虎配、卯跟免配、辰跟龙配、巳跟蛇配、午跟马配、未跟羊配、申跟猴配、酉跟鸡配、戌跟狗配、亥跟猪配,这样应该是对的吧!请你们帮我来分析这道理来源是怎么样。我今天第一次听到,我长辈也知道,但从没有听他们讲过,谢谢三位,祝三位新春愉快,发财、发财。

主持人:谢谢。我们现在还有一位是从希腊打来的,我们接一下希腊的查尔斯先生的电话,请您讲。

查尔斯:您好,大家过年好。在此首先在中国的新春佳节到来之际,我怀着沈痛的心情向在共产党执政期间,受共产党迫害致死的八千万人民,表示沉重的深切的哀悼。同时也向上帝宣言的祷告,虔诚的祷告,愿上帝给人类赐福和平、博爱、宽容,还有幸福自由与正义,愿上帝赐福这个地球。

共产党在执政期间,树立了一块光辉灿烂的牌坊,在此我要向胡锦涛先生很庄严的呼吁,是时候了!胡锦涛先生请你拆掉这一块牌坊,真正的为中国人民着想,把这一块牌坊拆掉,就像戈尔巴乔夫一样,好,谢谢各位主持人。

主持人:谢谢查尔斯先生。那我们也感谢查尔斯先生的祷告,也非常感谢您的祝福。那刚才那个洛杉矶的丁先生,他谈到了这个十二生肖天干地支的问题,您能不能讲一讲?

章天亮:中国人他在祭年的方式上跟西方人非常不一样,中国人因为时间关系的循环,它就是一个循环关系。这个未来也可能是过去,它是这样一种关系。所以在祭年的时候,丁先生只是谈到十二地支,其实它还有十个天干加上十二个地支,十二个地支和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相配。

>十二地支和每一个天干相配,这样配出来共有六十年就是一个甲子。一个轮回的概念,这个当然在设置的时候,有很多的想法。比如说那个子配鼠,因为当时在划分时辰的时候,一天划分十二小时。一天十二时辰、一年十二个月,这个东西都是跟地支相配的。

那比如说到半夜十一点到一点的时候,我们现在晚半夜十一点到一点的时候就叫子时。为什么?子时半夜的时候老鼠会出来,所以子就配老鼠,然后一点到三点的时候牛要反刍,它要把草吐出来再吃,真正牛的活动是在这个时候。所以丑要配牛、寅跟虎配、卯跟免配这都是有讲究的。

卯时的话就是早上、丑时是一点到三点、寅时的话是三点到五点,卯时是五点到七点。在古时候为什么叫点卯呢?就是来的人早上要点卯,因为卯时点要点名,所以这叫点卯。这都是很有关系的,它这个主要配的话是从时辰上来配,要配出十二个。

二零零七年就是丁亥年,天干的话是丁、地支的话是亥。所以就有人说,现在就有人说今年是金猪年,这个并不准确。因为按照五行来讲的话,丁是属火所以正确的说法今年应该是火猪年。

主持人:那这个十二生肖要说起来,我们今天小一时也说不完,那我们以后会请章先生单独的谈这个话题。那我们现在还有好多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先接一下中国大陆的孙文广教授的电话,孙先生过年好。

孙文广:我是山东大学的退休教师孙文广。借这个机会我要向海外的媒体,包括《新唐人》还有其他的一些传媒,能够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面坚持,利用你们的媒体传逹大陆听不到的声音,对你们表示非常的感谢。

主持人:谢谢孙教授。

孙文广: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我要对就是现在还关在监狱里面的中国大陆的政治犯,和那些因为宗教信仰自由而被关在监狱里的人,致以崇高的敬意和慰问,并向他们的家属致上问候。我相信没有千年不散的乌云,没有永远的冬天,中国的自由化民主的春天,不久就会到来。

章天亮:谢谢孙教授。

主持人:那我想这一天也不会远了。我还是对这个过年很有兴趣。刚才你提到比如说,过年的时候会写对联,我记得我小的时候还有见过对联,还有中间这个,我就不太懂这些,您能不能跟我们讲对联。

章天亮:横批联。

主持人:对,横批。还有贴门神。这有什么讲究吗?

>章天亮:当然这个讲究很多。每一个后面都有故事。后来的门神就是说的是秦琼与尉迟敬德,因为这两个人当时在唐太宗的时候,他们两个是著名的武将,唐太宗在战争期间有很多的人战死,那么当然有一些人就来找唐太宗麻烦,那么怎么办呢?

这等于是一些鬼魂来找唐太宗的麻烦,后来秦琼跟尉迟敬德就跟太宗说,今天晚上皇帝您好好睡觉,我们两个给您守夜。他们两个就站在门口,站在门口之后那些鬼魂就真的不敢来,不敢来了之后,这两个人就连续给唐太宗站了好几夜,那唐太宗就可以好好的睡觉。

但是那两个大将老不睡觉也不行,后来唐太宗怎么办呢?就找妙手丹青把他们两个的像画下来,画下之后就把画贴在门上,就起到这样的作用。

春联在五代的时候,有一个蜀国,蜀国的国王叫孟昶,他自己写了两笔字,“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贴在他的门上,这是中国春联的开始,那后来大家在过年的时候在门上贴吉祥话,什么“生意兴隆图四海”等等,再加一个横批,就变成了现在的春联了。

唐柏桥:这个春联、放鞭炮还有一个传话,这是我小时候父亲跟我讲的,他说你看那个春联为什么要红色?鞭炮为什么有的是红的?

因为在古代传说,“年”是一个不好的东西,怪兽,那个怪兽就是怕红,不敢见红,所以只要是过年的时候,你只要把红的东西往门口塞,鞭炮响,那个怪兽就不敢来了,就吓跑了,然后到大年初一大家就来庆祝,互相问好,说这个怪兽被吓掉了。

主持人:对。

章天亮:因为他是这样的,这也很有意思。就是说我们经常会听到一个词叫“太岁”,就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因为就是说我们刚才谈到,中国人记年的方式,就是六十年一个甲子轮回,第一年甲子年,第二年乙丑年,第三年丙寅年这样子下来,每一个年有一个值岁的神,就是这一个年由一个神来负责,这个神是最大的神,就是福神、喜神、贵神、财神都没有这个神大,这个神叫太岁。太岁是最厉害的,所以不能在太岁头上动土。

而且中国人过年他有这样的说法就是说每到过年,就是正月初一,这个年的时候风水就会变,就是过去那一年的风水就变成新年的风水,所以过去就说“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就是到了这个时候的话,风水就会变。在这个时候大家就会希望是愈变愈好,所以互相之间会说一些吉祥话。

主持人:我们现在有好几位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现在接一下纽约的杨女士的电话。杨女士请讲。

杨女士:安娜小姐、章天亮先生还有唐先生跟你们先拜个年。我看《新唐人》看了三年了,我非常感谢你们。祝你们在新的一年里更大的发展,使得更多的、更多的人和我们站在一起,我的儿子想讲两句。

主持人:好,请讲。

杨先生:你们过年好。在这里祝所有的华人过年好,没有什么特别的,刚才因为说到以前怎么过年,让我想起以前小的时候的一件事,就是原来在北京我们有一些民工,他们住在我们周围,我那时太小,跟一些大孩子过年的晚上,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事做,一边放炮、一边就去搔扰那些民工。

现在到美国来做民工,才会体会到当时真的是太不应该了,希望利用这个机会能对那些当初被我搔扰的那些人说一声对不起。顺便也祝他们过年好!谢谢你们。

主持人:好,谢谢。

唐柏桥:这位先生来美国来对了,能悟到这个。

主持人:那我们今天是热线直播的节目,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646-519-2879,大陆的观众朋友也可以打我们的免费号码,179-710-8996008663,您可以通过这些热线给您在世界各地的亲友拜年,或者来谈一下你们当地的风俗和难忘的事情,我们继续谈“话说过年”。

刚才我们看到一些今年在纽约的一些观众朋友对《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一些反馈,让我觉得这个晚会给我们在海外的中国人带来特别强烈的中国过年的气氛。那我想章先生您也看了,您能不能说一下您对晚会的感受。您觉得有没有过年的感觉?

章天亮:这个带来的气氛非常的浓,因为就是像我刚才谈到的,过年当然是一个很高兴的事情,这个晚会带给人很多愉快、这种感官上的愉悦,但是我想他这个晚会还不仅仅是这些,就像刚才我谈到过年,过去是祭神、祭祖,是反省自己然后生命的意义,包括对神的这种敬拜,在这个内涵本身在这个节目中得到了非常充分的表现。

这样的话我想就是说这些人我不知道,至少对我来讲的话,就得到远远不仅是一种感官的愉悦,更多的是这个节目带给我是生活的思考,有一种醍湖灌顶的感觉、给人净化,觉得心里头这一种喜悦跟被人强行逗笑的高兴还是完全不一样的,这是一种心灵的喜悦,这种喜悦是平和中带有的一种喜悦,不是那种很疯的那种高兴,非常不一样的。

主持人:那你说到这,我们看现在很多人过中国的新年都好像是一种娱乐, 大家出去玩,吃吃喝喝,都是这种,好像跟你刚才所说的有点不一样。您觉得呢?

唐柏桥:对,我刚才想补充他几句话,关于你刚刚谈的春晚,我有一个很强烈的感觉是以前的春晚,好像是1984年开始,那时候我们很狂热,每年看,后来我91年从大陆出来之后开始反感,因为他这道理很简单。

我觉得他那个有两个字来描写“媚俗”,现在愈来愈厉害,现在大陆春晚最受欢迎的节目,也可以说是无一例外的节目还存在,其实老百姓感兴趣的,每年春晚就是赵本山的小品,这个节目就表现出这个特点“媚俗”。

他就是把自己做为一个农民形象或丑陋形象,极度的夸张,就是自己取笑自己,然后这个媚俗就造成中国老百姓的认同,就是其实中国的整个社会在共产党的统治下,人都变扭曲了、人心扭曲,他都表现也是扭曲的,人格也是卑劣的,所以这个时候这个赵本山出来表演的时候,他们每个人都像看到他自己,感觉有强烈的共鸣,“我就是赵本山”。平时我不敢表现出来,讲假话,很俗。所以这种文化是极端的槽柏对中国人来说。

主持人:你说到这我想到了。

唐先生:《新唐人》晚会是截然不同,当然很多演员可能不是一级演员,或者是比方跳芭蕾舞在某个角度讲的话他不见得有那么样高的造诣,但是他整体上表现出来的精神和那种风格是远远的超出新年联欢晚会,这一点可能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到中国民主化那一天的时侯再拿这两个晚会来比较的时侯大家会看得到。

到了中国自由化以后,媒体也会报导对中国文化重新评价反思的时侯,再来看中国共产党搞的那一套。比方说那个时侯样板戏东方红,你看那专业也很专业,芭蕾舞很专业是吧,但是现在的人看会觉得恶心,那表现出一种什么样的风格,歌功颂德。你看北韩现在表现出一种什么风格是不是,从艺术角度看他也挺专业的,但是它的精神是一种很槽柏的东西,所以我觉得这个大家应该要注意的。主持人:我们现在又有好多位观众朋友在线上等侯,我们现在接一下北京胡佳先生的电话,胡佳您请讲。

胡佳:您好!我在。

主持人:您好!胡先生您先拜年。

胡佳:我家的线路总是被干扰,所以有可能我听不太清楚您的声音,但我就在这里给大家拜年吧!过去的一年,我们所有国内的朋友也是经历过一个起伏迭踏的过程,我一向认为意义大于过程,在这种交锋当中我们的时代也是在向前走的。

我对未来充满了信心,而未来这一年的话,我相信它带给我们的风和雨当中的收获是比去年会更多。所以在这里就是通过你们,通过电波把我们国内朋友的自信也传达给海外的朋友,传递给那些在海外长期支时和关注国内的维权,关注国内老百姓声音的海外朋友们,同时我也知道你们的电波可以覆盖到全世界有华人的地方。

那么我觉得在这个时代,我们全世界的华人应该同心,我们可以上对祖先下对未来的后代无愧于心。这个年代是如此的精彩,这个年代我们也能够有所作为,所以这是一个最好的年代,我希望大家珍重。按照中国的传统,我就是向大家道贺恭贺新禧、猪年大吉、合家平安,谢谢。

主持人:谢谢。那刚才胡佳先生这个新年感言是挺让人感动的,那我不知道您们二位有没有要回应他的,唐先生?

唐先生:对胡佳先生的话,我们俩是从来没见过面,但是我们有很多的电邮来往,可以这么说,也许胡佳先生现在还能听得见也可能听不见,但是我想这个声音至少会传给他。

我对国内的维权人士有一批人我非常的欣赏,可以说非常钦佩他们,甚至有一份很高的敬意,其中胡佳先生是一个代表,他可以说是一个领军人物之一。

从他关心“爱滋病”到谈“六四”问题,到不避讳自己成为一个民主斗士,民主的战士,我觉得这是一种人生境界升华,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而且现在支持他的人越来越多,所以我觉得对胡佳来说,他受过的苦难可能也是其他国内的维权人士很难以理解的。

所以我想胡佳先生说了一句话是非常非常准确的,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他说这是一个很精彩的时代,并不是说这个时代会歌舞升平,我们会活在这个时代我们能有所作为,我们能够改变这个时代,这是我们要珍惜的,我对这点也是深有感触。

可惜的是他要比我要幸福,因为他生活在国内,他能够发挥更好的作用,我们在海外只能做一些支持性的配合性的作用,所以当然我今天也表我的决心,以胡佳做为代表的维权人士、民主人士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他们的。

我们会去呼吁更多的海内外华人去支持他们、关心他们,所以在此我也藉这个机会除了向胡佳表示新年问侯以外,我也想向齐志勇、赵昕、许万平、刘贤斌等等这些朋友,也表示新年问侯,你们过去一年里面坚持不停的发出你们的声音,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我们在海外的人不会忘记这一点。

主持人:谢谢。那我们现在再接下一位北京的刘正有先生,刘先生您请讲,过年好。

刘正有:你们好。

刘正有:喂……,电话听不太清楚。

主持人:您说吧我们能听到您讲话。

刘正有:根本听不清楚,是不是干扰了?

主持人:那好吧,您再打一次,我们现在接下一位洛杉矶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您请讲,过年好。

张先生:您好,过年主持人主持的《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非常的好。我自己几乎每次都在看,我也在你们《新唐人》网站上主持人留言簿上我说过:安娜小姐是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主持人之一。在此向主持人安娜小姐祝贺新年快乐,也向两位嘉宾表示新年好。

我就谈谈我们这个年吧,我们中国传统的旧历年,其实在我们中华文化当中是最深刻、也是最能体现中国传统文化最近的一个时刻了。可是我们对这样一个新年被共产党的党文化被破坏的几乎殆尽了,尤其是经过了文化大革命,中国的传统文化被摧残殆尽。

所以我认为通过《新唐人电视台》和这些广大能人志士能够恢复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能够把我们新年的一种体现中国的传统文化的节日能够越办越好,我就在想共产党这个邪灵统治中国这么多年真是给中国人民带来很大的罪恶。

我说句现代话,我经常在想:我最爱听的歌曲,后来我想我以前最爱听的就是中央电视台放哀乐 ,中央电视台一放哀乐我就特别高兴,心里就充满了激动。

我就在想,共产党什么时侯能够退出历史的舞台那一天,我就期盼著这一天早日到来。我想那个时侯我们全世界的华人举国同庆,回到北京、回到中国去关心这个时刻。我是在做梦,我整天都在想这个时刻的到来,我希望这一刻这一天不会太远了,恢复我们传统的几千年的传统光荣的时刻不会太远,在此祝贺《新唐人》全体工作人员和主持人,还有广大观众新年好。

主持人:谢谢张先生,那我们接一下纽约何先生的电话,何先生您请讲。

章天亮:何先生您过年好。

何先生:好,安娜你是知道我的。

主持人:对,何先生。

何先生:你的节目我最爱听了,那么唐先生我就不能说我不认识你了,我常看到你了,你还在领事馆面前向中国领事馆抗议。那么章先生我就不要讲了更认识了。你记得去年一月二十一日在Radio City门口碰到你,你知道吗?

章天亮:对,第一次见到你,一听你说话我就听出来了。

何先生:你叫天亮,还一个叫天笑,天亮以后天就笑了。那么我叫什么呢?我叫天开。天开以后就天亮了,天亮了以后天就笑了,那么向你们三位拜年。

今天听到胡佳说话了,我向他拜年了,这个是很难的机会,但是我们不要忘记还有很多人在监狱里面不能够跟我们一起这样的快乐,我希望明年这些人和我们一起快乐。

章天亮:好,谢谢你。

何先生:昨天我碰到一个人叫薛槟,他是华盛顿《新唐人》电视台的,我在Radio City碰到他,我再次托天亮先生带话给东方先生,我喜欢听他每一次开场白。

主持人:谢谢何先生。

何先生:我昨天又托薛槟先生,他说他也认识东方先生。

主持人:何先生我想您肯定还有很多话要说,我们还有好多观众朋友在线上。

何先生:最后我讲几句话,我要祝福所有的中国人…… 

主持人:很抱歉,何先生掉线,我想一定是祝福的话。主持人:我们现在接一下北京的刘正有先生,刘先生请问您还在线上吗?请问刘先生听得到吗?喔,声音不太好。我们现在再接纽约的一位女士的电话,您请讲。

纽约女士:辛苦你们,我向你们拜个早年,而且向所有美国和外国的华人问候新年好,我希望你们新年愉快。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每一年的中国新年是我最恐怖、最痛苦的时刻!

你们知道我有什么状况会发生吗?不讲钱,就讲中国新年,年初一我都没有钱买菜,我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电视机看《新唐人》电视,现在跟你们讲过那么多次话,我都没有看过你们的电视。所以我希望(中共)那边不要再骂你们,说台湾给了多少钱给你们骂中共,不是!

我跟你们都没有见过面,我也没看过你们的电视,你们也没有给过一分钱给我,为什么我会讲这种话?因为我受的苦难是实实在在的,我现在比植物人还要惨,因为我有思想、我可以吃、可以走,但我什么都不可以做,我给它弄的很惨,难道没有人想知道吗?它弄得我那里都不敢去,搞得我那里都不敢说,因为我知道中共哪里都有卧底,包括美国政府,我能怎么样?为了我的生命安全,我要非常非常的小心。

主持人:刚才这位女士说到她现在在纽约的处境,您有没有什么话能够安慰她?让她也可以过一个好年。

章天亮:历史的未来永远不会属于那些违背天理的人。所以当时间每往前一步,它们这些杀人集团就离他们的末日更近一步,而我们就更走近自由一步。常人有一句话叫“守得云开见月明”,我想就像刚才另外一位打电话进来的观众谈到过的“不会有千年的黑暗”,总会过去的。

主持人:我们现在再接一位大陆的观众朋友李女士的电话,李女士您请讲。

李女士:安娜你好,还有二位嘉宾你们过年好,你们辛苦了。看到你们的电视非常感动,我们做为大陆同胞在恶党统治这么多年的各种人权的控制下,我们今天能够看到《新唐人》电视台,做为一个生命来讲,非常的愤慨也非常的高兴。长期以来,你们为大陆同胞付出很多的心血和代价,在此,我代表所有大陆的朋友们向你们拜年,向你们问好,道一声你们辛苦了!

主持人:谢谢您们,谢谢您们的鼓励。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话说过年》,我们今天有二条热线,一个是646-5192879 还有一个是为中国大陆朋友准备的免费号码,179710-8996008663,现在我们再接一下纽约的顾先生的电话,顾先生过年好!

顾先生:新年快乐!

主持人:您也是新年快乐!顾先生很简洁。说到过年,我记得过去的时候,好像过年的时候人们都会去庙里烧香拜佛,还有去道观,现在仍然有人去北京的白云观去摸石猴或去许愿等等,您能不能给我们观众友介绍一下,过年去庙里、道观拜拜的习俗?

章天亮:说到初一的习俗,其实过去初一很多人都到庙里去拜神,烧香还愿,这实际上是很有意思的一点。但中国在“文革”期间,包括文革以后的一段期间中国人不去拜神,换日本人去。因为像日本、韩国很多亚洲国家受中国儒家文化的影响非常深的。尤其是越南,越南从秦国就是中国的属国,秦始皇远征百越的时候,曾经把越南纳入中国版图,所以他们过年的习俗是跟我们一样的祭祖、祭神。

韩国人过年比较偏向祭祖,日本人则比较偏向祭神,中国人过去是神跟祖都祭。现在虽然很多人都到庙里去拜了,但是很多人不再像过去的人抱着一种很虔诚的心,他都是去求发财、去求消病、消灾,抱着这样一种心态去,现在很多人的心态已经跟过去拜佛的人不太一样了。

主持人:那现在我们再接一下何先生的电话,何先生请讲。

何先生:我念报上一段东西念给您们听,“您的想法努力的去做都能够实现,准备好去做一个赢家,最后肯定会成功的。”

主持人:谢谢。

何先生:这是我新作的“命运”,我希望大家都有这个“命运”。

主持人:好,谢谢何先生。那章先生请您给大家翻译一下好不好?这是何先生新作的“命运”,他说的。

章天亮:他说的很长,最后大概就是说:“你的想法努力的去做都能够实现,准备好去做一个赢家,你最后肯定会成功的”。

唐柏桥:有这个可能性。

主持人:现在过年的时候,大家都是把过年当作一种纯粹的娱乐性,像刚才章天亮先生也谈到了,包括去庙里边烧香,或者去拜拜也是为了祈求祛病消灾等等,那您觉得我们如何能恢复中华正统的过年习俗还有一些文化呢?

唐柏桥:刚才章先生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为什么会变成娱乐性呢?一方面是中共从1949年以后主张无神论,把过去一切有神的东西都摧毁,说成是封建迷信。所以这些东西在中国就不受欢迎,至少是被共产党禁止的。比如您去祭祖什么的,清明节扫墓都是非法的,我记得改革开放以前,我父亲叫我去扫墓都是偷偷摸摸的,那时祭神、祭祖都是政府禁止的东西。

但是现在慢慢地的恢复了,但是还没有完全恢复。因为这个政府在误导,你看现在的春节联欢晚会,有人统计过它的整个节目表演有三分之一以上都是在歌颂这个政府和这个党,另外有三分之二完全是在媚俗,请港台歌手唱的一些国语、广东歌,听起来也不知所云。

前年我跟一个朋友在交流的时候,说西方人为什么做事情会…就是中国人做的事跟美国人的做的事情感觉上做出的就不一样,为什么西方人做得很漂亮?我觉得他讲的很对,因为他也是一个很虔诚的基督教徒,他说有一点,西方人很多人做事是做给神看的;那在中国人来说,是做给人看的,更清楚一点说,是做给共产党、给政府看的。

但是他说西方人做事很仔细,我是做给上帝看的、给神看的,所以我必须尽心尽力去做,我不是在欺骗,我不是在欺骗别人,所以这完全就不同了。那我们中国人,中国传统的历史文化也是这样的,举头三尺有神明,中国人都是知道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也是做给神看的。所以一旦我们将来能恢复我们的传统文化,我们都做给神看的时候,我们做的很多事情也都会很漂亮。

比如今天的新唐人的晚会,我觉得他们就是做给神看的,所以他们可以做得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我觉得这一点是很重要的,我强调这个。

章天亮:你看共产党每到过年的时候它就搞一些活动,但它基本上是为共产党的统治来服务的,我们可以举个例子,很可笑,就是在文革以前,每到过年大年三十的时候,就要放“白毛女”,现在我们就觉得很可笑。改革开放之后虽然形式变了,从过去的“白毛女”变成现在的这个所谓的春节晚会,但它们的目的还是为了歌颂共产党,这个是一点变化都没有的。

所以我想中国人要想恢复自己的文化,必须恢复自己的信仰,因为实际上文化是为了表达一个人的价值观,就像你创作一首歌曲、写一部小说、拍一部电影,总有要表达的东西吧!那么你到底要表达什么呢?这就跟你的是非判断有很大的关系。

那么如果一个人一旦信神的话,那他表达的就是善、光明、纯善、纯美这样的东西。那如果你想表达的是对共产党歌功颂德,那就会拍出像“英雄”、“满城尽戴黄金甲”或是歌颂秦始皇,为暴政、为杀戮辩护这样的东西。

主持人:我们现在再接下一位晋先生的电话,晋先生请讲。

晋先生:我向《新唐人》电视台这些不辞辛苦的员工表示慰问,因为您们为中国大陆提供了另外的一种视角,提供了一种精神上的、灵魂上、智慧上的洗涤,可以说在大陆这种单向性灌输的社会里面能够获得你们这么一种资讯,对大陆人民有很大的帮助,对推进中国的民主进步也有很大的帮助,所以我作为一个观众非常的感谢您们。

主持人:谢谢您,晋先生,也祝您新年好。那么回到刚才我们那个话题,比如像您们刚才讲的从前的人过年的时候去拜神、去拜佛好像是一种很崇敬的心情,但是现在的人目的性很强,很功利性的。我觉得我拜神心里怎么想的,或者是我有什么样的想法,那有什么用,我能得到什么?所以我心里就是这么想,我明天要发大财,或者是我要怎么样、怎么样、我要把病祛掉,那对他有什么影响?

章天亮:您是说……。

主持人:有的人就会这样想,我的心里很虔诚又有什么用呢?

章天亮:这个很有意思,我记得我在大陆看过一个警匪片,黑社会的老大杀了很多人后,但他也是好像很虔诚,点了一柱香去拜菩萨和神像,当时我就在想这个问题,你说如果神要保护他的话,那些被杀的人怎么办?我们不用很聪明的,我们就笨想一下就知道,如果神是公义的话,他绝不会说,噢,你夸我一两句、给我上一柱香、贿赂我,没有这样的事情的。

主持人:那我们现在还有一位波兰的观众朋友,杨女士,那请杨女士说。

您好、过年好。

杨先生:您好、过年好。

主持人:哦!不是杨女士,杨先生您好!

杨先生:祝您们愉快。我想说一下,波兰人民脱离共产主义,也是因为当时它本国宗教的根基很深,他们才能够知道他们要做的是什么,要去维护的是什么?要维护自己,要为自己争取的是什么?所以波兰的道路是很成功的,所以如果中国有这个信仰根基的话,会有更好的未来,会有更好的光明。也希望中国在信仰上迈出一大步。

主持人:好,谢谢杨先生。那我们今天的节目快要结束了。还有一分半钟,您觉得今后恢复中国的传统有什么样的意义?

章天亮:只要恢复信仰、就会恢复道德;只要恢复道德的话、就会有一个很正的文化出来;只要一个正的文化出来,每个人就会生活在一个公平正义的环境中,那对每个人都是有益的。

唐柏桥:我也简单讲,我们首先从自己做起,首先要爱护我们的家,爱我们自己,然后我们要爱我们的国家。所以我借半分钟向我妈妈表示新年的问候,向她拜个年。因为我长期忘了我妈妈、忘了我家人,关心别人关心的太多,今天我借这个机会爱护一下我自己的家。

主持人:您还是个孝子。非常感谢二位今天跟我们一起做这个节目,也非常感谢观众朋友的参与和您的拜年,现在还有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没来得及接您们的电话,那我们也非常的感谢您们。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