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龙和城管=成管配合的很好

【新唐人2009年4月23日讯】作者:凤来仪

成龙说,“有自由好还是没有自由好……真的我们现在已经混乱了、太自由了,就变成像香港现在这个样子很乱,而且变成台湾这个样子也很乱,我慢慢觉得,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

可是怎么管呢?成龙没说明白,我也不敢乱猜,正迷惑著,国家行政学院出版的《城管执法操作实务》,立刻就来解惑了。

首先,这本书提出了“相对人”的概念,这个概念非常好,里面包含了两层意思,第一,明确了对象,是城管执法的宾语。比如,城管殴打了小贩;城管成功击倒了两名壮汉。小贩,壮汉,在这里,就用“相对人”来加以明确说明。第二,确定了被执法者的种族,这是个形而上的问题,比如纳粹德国在屠杀犹太人前,就要宣称其是劣等民族一样,名不正则言不顺,“相对人”这个概念,也可以理解为,和人相对,那就不是人,既然不是人,当然没人权。

其次,这本书非常关爱执法者的心理健康,要求在执法过程中:“整个活动过程要做到心态平稳,毫无杂念,不可慌乱,不要考虑会不会把相对人弄伤了,要达到忘我的状态。”众所周知,城管也是人,不排除其中还残留着些许人性,打了妇女小孩没收了别人的吃饭工具,万一产生不良情绪,就不河蟹了。因此,忘我状态,才能保证心理永远健康,勇往直前。

再有,这本书以人为本,充分考虑到被打者的面子问题。在书中强调:“注意要使相对人的脸上不见血,身上不见伤。周围不见人,还应以超段快的连环式动作一次性做完,不留尾巴。一旦进入实施,一定要干净利落不可迟疑。要将所有力量全部用上。”有句老话,打人不打脸,因为只要是个人,就有个自尊心,吃点闷亏没关系,真要伤了面子,那就是大事了。看历史,看现实,这种例子比比皆是,比如清代中英谈判,我们什么亏都可以吃,但对方使者必须下跪,因为这是个天朝面子问题么。现实的例子我就不举了,怕河蟹。不仅如此,让舆论抓不到把柄,这也从侧面说明了,我们的舆论监督越来越有效。同时,我们还告别了过去那种在公堂上就打的人死去活来的黑暗时代,现在进步了,打脸不挂花,打身看不出伤。这一切都充分证明了,我们是在意舆论的,我们也是注重形象的。

成龙大哥提出了我们需要管理的命题,这本书解答了如何管理的问题,所以管理者,就叫成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