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部警察暴打访民 无锡拆迁再添冤魂

【新唐人2009年12月15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报道)沈阳访民到北京公安部上访被几名警察拳打脚踢致昏迷,鼻梁被打断。第一次上访就遭此毒手的伤者表示:想不到国家最高权力执法机关像旧社会的衙门。此外,继成都唐福珍因强拆自焚而死后,无锡拆迁又添一冤魂。

北京公安部星期一发生警察集体追打访民事件,在公安部上访的二百多名访民看到了打人的全过程。排了一天队等待接访的辽宁访民闵加良被警察强行推开后,欲上前理论,接着就有4、5名警察集体冲上来殴打,过程中,闵加良鼻梁被打至骨折,血流满面,120救护车半个小时后才赶到。而110警察却在两个小时后姗姗来迟。

当天下午,闵加良的弟弟闵加昌对本台表示:我们就是正常反映我们在安徽省怀宁县受到暴徒的故意伤害,怀宁公安行政不作为及违法办案情况。当时公安部接访的几个领导就讲我这个没有伤害鉴定,你不在受理范围内,你们回去,我们不管。公安违纪我不找公安部,去找检察院能有用么? 然后我们要往里进,他就往外推,推的时候有个警察就先动手打了闵加良头部一下,我们紧著往出拉拽,他们就追出来打,最后将闵加良当场被打到鼻孔穿血,人当场处于昏迷,然后我立即打110报警,连拨4次,每次都接通,110就是不出警。我打120也打了3次,最后120在时隔半个小时才来。

闵加昌还表示,在救护人员抬昏迷的闵加良上救护车时,要求公安部的保安帮手抬一下,但保安们都向后退,生怕鲜血沾到他们身上。

被打的闵加良正在医院检查,他鼻梁被打至骨折,嘴角被打破,他对本台表示,上午他们来排队的时候就看到警察打一个六十多岁的访民,当时那个老访民头被打几下之后就退后蹲下,想不到下午他又遭此毒手。他说:“作为公安部,国家最高的职能部门,应该是替老百姓说话的,不然设立这个机构干什么,让咱们这么远好几千里地跑这里来投诉,从早晨冻到晚上,结果事情没解决还把我们打了,你说谁能理解呀?你是人民的公仆,不是像过去的衙门,说打人就打人,还有没有公理了?我们报警打110,两个小时都没过来,到医院才过来。你公安部要求下边公安局5分钟出警,10分钟到场,你们怎么两个小时都不出警?”

而在江苏无锡市因为执法机关的野蛮拆迁致使一位54岁的袁年生死亡。事情发生在11月30日,当地拆迁办人员强行把躺在床上的袁年生连拖带拽的从家里拖到车上,之后强拆了房子,在外面赶回家的儿子袁宸也被拖到车里连踢带打,当房屋被拆除后,两父子才被释放,情绪激动的袁年生找区里拆迁办主任讨说法后胸口发闷被送到医院抢救,医院诊断为因情绪激动导致血管闭塞,住院9天之后死亡。

死者儿子袁宸表示,父亲到死那天还情绪激动地抓着他的手说着拆迁的事。袁宸说:“12月9号他还在跟我讲拆迁的事情,越讲越气,然后就抓着我的手说他胸闷,吊点滴的时候突然之间昏过去了,当时就没有抢救过来。”

本台记者星期一致电拆迁办主任陈国荣,他表示:“具体情况有我们专门成立的工作小组,他们在那边处理的,具体情况你问他们吧。”

但是袁宸表示,他们家属根本不知道什么专门小组。他说:“到今天已经是第几天了,我可以保证说他没给我任何回应,都是我们去找他的,我根本没见过小组的成员,这都是他说的,如果他说什么小组给我做了什么回应,他拿张什么单子,给我讲什么消息,那我也高兴,说明他们的确在做工作。”

而当局目前就想尽快将尸体火化,袁宸表示决不能让当局毁尸灭迹。他说:“他们意思说想等我人火化掉,我说这不可能的,人火化掉之后,就等于他们毁尸灭迹。而且我根本不知道人怎么会从太平间跑到火葬场去的。”

这是成都唐福珍自焚后短短半个月内的又一起因拆迁引起的死亡事件。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