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在老太太身上挥拳维稳的中共官员

【新唐人2012年12月3日讯】18大要召开前的2012年10月31日近中午,我正在世界公园汽车站等车,突然被太阳宫派出所的5名国家机器从四面围住,塞进后备箱里。我不知道我犯了什么罪?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事?

只知道警车一直在开,后来是颠簸的盘山路。很长时间后,车停下来,又过了一会儿,听到有人说,“让她出来吧”。这样,后备箱被掀起,命令我下来,已经是下午了。这是昌平与门头沟交界的地界儿,荒山深处的一座孤立的二层建筑。

长途颠簸,我想在地面上站一会儿,说不行。并簇拥着我,上楼左拐到尽头的一扇门里。是一个客厅,一个走在前面的人指著最里面的小门说,进去吧,这是给你预备的。这种格局,与几年前和平街东南角的曾关押过我和法轮功的那处地下室极其相似。一套多居室的大套间。一共13个人,我将面对这13个国家机器的“专政”。

房间里有玻璃窗户但是是死安装,绝对不可能打开,这是专门为我选择的房间。留下两个人看押着我,其余的11个人到餐厅吃晚饭去了,然后他们换人吃饭。唯独我,依然没有人理睬,我还是早上吃的饭呢。

我的外屋,就是大客厅,有自动麻将机,有扑克, 有电视,有烟有花生、瓜子,这一大帮人各自抒发着各自的情感,夸赞这里环境的优雅,正准备欢乐通宵呢,并且已经有人在那里洗牌抓牌了,正催促他人快点儿呢。

我关上门准备睡下了,这一关门不要紧,这13个国家机器不玩儿牌了,不娱乐了,开始砸门、开始国骂,直到将这四星级的泰国风格的门砸坏并冲进来。立刻把我反剪双手摁倒,猛烈击打我的头,然后里外上下翻了个遍,搜走了相机、手机、MP3、皮带。相机没收了卡,手机、MP3还给我后不能再用了,只有皮带还能用。

我在被打后、失去知觉前,曾拚命挣扎扭动,回头看到了那张“分局领导的脸”,那张狰狞罪恶的“脸”。当然我得到的依然是更猛烈的暴打同时说“你看什么看,我就是流氓”!“我弄死你个老屄,大不了我这份儿差事不干了”。紧接着我被捆住,又开始打,打我的头。再后来我就不知道了。

当我有了知觉的时候,是有人在拍我的脸,向领导报平安呢,说:“活着呢,没事儿,死不了,会装蒜着呢,她身体好着呢,她平时老爬山去,走路比我还快呢”。双手依然被捆住、铐住,直到第二天的中午。

问18大新任的国家领导人习近平:这些国家机器无故殴打过多少这样无辜的母亲?有多少这样善良冤屈的母亲被国家机器肆意的欺辱蹂躏,他们吸尽母亲的乳汁成长壮大后,再骑在母亲的身上,骑在人民的头上,岂止是作威作福?更是要将人民赶尽杀绝!人民,究竟有哪一点对不起他们,让他们这样的大打出手、大骂出口?国家的法律、尊严、道德、良心体现在何处?

习近平总书记:我冒昧的再问您一句:难道中国的社会主义的国家机器是法西斯吗?真的是流氓吗???还是土匪?这样胡作非为,难道没有触犯法律吗?中国的法律只是给百姓定的吗?就是这样让他们“善待”你的百姓吗?您在十八大的会议上讲的是那么的动人,“关爱民生,让人民生活得更好,更有尊严,打铁还要自身硬”,难道只是口号吗?难道这些腐败官员就没有人惩治吗?

要求:朝阳公安分局的大领导们、太阳宫的所长,与我对簿公堂,明辨是非!你们敢做,得敢当!!!

如何走中国的法律程序???这13个人里面,不会没有一个“有良心的人”吧?不会把他亲自参与的这罪恶的一幕永远从记忆中抹去吧?

太阳宫的警察说“今天来的全是分局的大领导,这些人里就咱们的所长官儿小”。这说明太阳宫派出所有一个所长当时在场。

12月4日是普法日,我要寻求法律援助!寻找律师,帮我伸张正义!

北京维权人士王玲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