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海:朱镕基的99口棺材与王岐山的行头

【新唐人2012年12月11日讯】人们对前中共总理朱镕基印象深刻并不是因为他曾经是一名“右派”,也不是因为他是朱元璋的第十七代孙以及其显赫的家世,而是因为他任总理的时候曾 经说过的一句话。那时,中共的贪官突然多的像牛身上的毛一样数也数不清,而且十分猖獗,于是朱总有一次当着各国记者的面撂下了狠话,说,“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无前”,“我这里准备了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留给贪官,一口留给我自己”。尔后,大陆各地的报纸上就出现了朱总的一张颇有个性的照片:沧桑的脸上有一双恨得冒火的眼睛,还有一张因愤怒而变形的嘴巴,两片嘴唇紧紧地抿著,嘴角向下,看了让人不寒而栗。从此,这张成就他个性的照片,配上他的那句话,令朱镕基总理世界闻名。

无独有偶。朱总有个衣钵传人,叫王岐山。虽说他是朱总的衣钵传人,但与朱总相比,却并不怎么逊色,甚至有可能青出于蓝胜于蓝。人们第一次正面领略王纪委书记的风采,是在中共十八大后七常委首次公开集体亮相的时候。11月29日,中共七常委来到了国家博物馆,参观所谓的“复兴之路”。在新华社配发的图片上,七常委成一字排开,但见王书记站在右一的位置上,紧绷着脸,嘴巴抿得紧紧的,嘴角向下,颇有一股肃杀之气,让人望而生畏。仅凭王书记的这张严肃的 脸,就比他的前任贺书记更适合当纪委书记。怪不得他改行了,由搞金融改为搞纪律检查。其实,给人印象深刻的还不只是他的那张很有杀气的脸,还有他的那身行头。只见照片上充满凛然之气的王书记,两手相叠垂于腹下,上著一件深色西服,下穿一条牛仔裤,脚蹬一双休闲鞋。一眼望去,七常委中,身材高矮几乎一致,没有谁比谁更高的问题,而只有谁比谁更个性、更出位、最耀眼的问题。王书记知道,大陆民众最喜欢看热闹,最善于从衣着判断出领导的个性。他铁定会成为百姓心目中的草根,成为百姓心目中的希望之星。

说起王书记的这身行头和朱总的“九十九口棺材”,这两个东西,看似有些风马牛不相及,但实际上是有着紧密联系的。人们只要一提起朱总的“九十九口棺材”,眼前便会出现朱总那张愤怒得变了形的脸;同样,人们只要一提起王书记参观“复兴之路”时穿的那套西服配牛仔,脑际里便会立刻浮现出一脸肃杀之气的王书记。他们两位相比,表现形式各有不同——一位是看重听觉效果,说起话来振聋发聩;而另一位却是看重视觉效果,亮起相来光彩夺目。但最终他们殊途同归, 都收到了良好的视听效果,赢得了人们的交口称赞,成为民众心目中的清官,成为反腐英雄,成为中国未来的希望。

想当年,在蛤蟆江“闷声发大财”的鼓动下,中国的贪官像雨后的春笋一样,突然之间遍地都是。朱总为了遏制贪官,称得上是呕心沥血。最终,他想出了一个“高薪养廉”的办法来,也就是说,把当官的薪水加得多多的高高的,心里想,看你们还贪不贪!结果,贪官的薪水的确提高了许多——比如科长、处长、局 长、厅长、市长、省长、部长、还有这个“总”那个“总”什么的,他们的薪水可不是像如今的工人一样,按百分之几的比率增长,而是翻著番地增长;再比如一个中央级的国企总经理、董事长、CEO、总裁什么的,一年的薪水少则百万,多则千万——当官的薪水是高了许多,可是“廉”却没有养成,贪官也一点也没有减少。岂但没有减少,而且还越来越多,还把贪来的钱成亿成亿地存入了外国银行!朱总瞧着那群疯狂的贪官们,那个气、那个恨呀……

朱总不愧是名门之后,他不仅有治国的方略,还有富国强民的创举,最大的手笔是发明了“国税”。也就是说,大大小小的地方企业在交完了地税之后,还要交国税。于是,那时起,全国各地就有了国税局了;于是,那时起,国家就开始大大地富强起来了——要不然,哪有钱买瓦良格和战斗机?哪有钱支付高昂的军 费?哪有钱给政法委“维稳”?哪有钱供当官的搞三公消费?哪有钱买校车送外国人……但是,民众不但没有富、没有强,反倒越来越穷、越来越弱了,乡村学校的学生都穷得要带板凳上学了,民众都穷得有病不敢上医院了……

要说,这也不能怪朱总,因为在他的上面还有一个总书记蛤蟆江。实际上,朱总算不了什么“总”,只有蛤蟆江才是真正的“总”,只有蛤蟆江说的话才能算数。蛤蟆江一说“闷声发大财”,贪官们就趋之若鹜,踊跃响应。任朱总的脸气的变了形,任朱总为他们准备了多少口棺材,就是没有一个人害怕。贪官们心里都明白,蛤蟆江才是当家的领导,蛤蟆江只会让他们闷声发大财,怎么会让他们进棺材呢?所以,直到现在,那九十九口棺材还闲置在那儿。其实,真要让贪官们睡进棺材,九十九口棺材哪够啊?就算九百九十九口棺材,不,就算九千九百九十九口棺材,不不,就算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口棺材,不不不,就算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口棺材,也远远不够啊!没听说啊,中共百分之九十几的官员搞贪腐、包二奶;百分之九十几的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在境外银行开设了账户;他们中百分之九十几的老婆孩子都出了国拿了绿卡……如果真要替中共准备棺材,恐怕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口棺材也不一定够!但是,有谁知道,如果把贪官们都弄进了棺材,谁来治理国家、为人民服务呢?所以嘛,当年朱总只说了个最低数字——九十九口棺材。可问题是,到如今,一个贪官也没有进棺材!朱总这是壮志未酬啊……

这些年,朱总一直为自己说出来的话未能兑现而感到恼怒。一次偶然的机会,朱总突然想到了他的徒弟王岐山,他深信历练多年的王岐山一定能完成他未尽的事业。于是,十八大还没有召开的时候,朱总在家里就呆不住了,早早地跑出来联络他早年悉心培养的王岐山,想推荐他做十八大的常委、中纪委书记,希望王岐 山能把大贪官都装进他早年准备好的棺材。此外,还要让血债帮帮主蛤蟆江、杀人恶魔薄、狗头军师曾、百鸡之王周、六四凶犯李,也统统装进棺材……好在王岐山的形象不错,而且,他还是革命元老的女婿,算得半个太子党;再而且,他曾经受到过蛤蟆江底下的人的提携,还算得上半个江系;再再而且,他当年在北京市政府同捧蛤蟆江臭脚丫的刘淇对掐的时候,团派老大胡总为他主持过公道,他还算得上半个团派——各种背景他都具备,将来就好办事嘛!终于,王岐山得到了各派的支持,被选上了常委、中纪委书记!于是,常委们在参观“复兴之路”公开集体亮相的时候,王书记为自己细心打扮一番——上著深色西服,下穿牛仔裤,脚蹬休闲鞋,将自己打扮成一个典型的草根形象。于是,在新华社记者给常委们拍照的时候,他摆好了pose,脸上表现出清正廉洁、嫉恶如仇的肃杀之气,站在右一最显眼的位置上,等待“咔嚓”一声,将他的形象载入史册……

王书记表面上看上去是个行事高调、大大咧咧、虎虎生威的人,就像照片上的他一样。但实际上,他是一个很细心的人。比如他接手中纪委书记一职,就有很多很多的思考。思考得多一点的,是他的师父朱总。当年,他的恩师当着中外记者的面,誓言要将贪官们装进九十九口棺材,可是临了,九十九口棺材一口没少, 还原封不动放在那儿,上面都积满了灰尘,成为坊间的笑话。所以,他,一个刚刚上位的中纪委书记,要吸取恩师的教训,断不可把话说大了、说过了。

他思考得更多一点的,是习总书记和其他几个常委。首先,习总是他的“班长”,加上他马上要做他的拍档了,他不能不琢磨琢磨习总这个人。不过,习总这人其实用八个字就能概括——言行谨慎,深藏不露。其实,此主没有多少学识,只不过因为家父习仲勋早年受整,加上自己年少时经历坎坷,因而变得小心谨慎而 已。用北京话说,这哥们有点儿装深沉。境外媒体说习总是个弱主,他有些认同。其实,不光习总是弱主,所有常委都弱,弱不禁风。在那帮革命元老面前,不能不弱啊。首先,中共现在实行的是,集体领导,元老干政;其次,胡总十八大政治报告已画好了圈——不走老路,不走“邪路”,政治向左,经济向右——习总敢不执行吗?习总现在能做的事情,第一是反腐,第二是沿着小平同志的路继续搞改革开放。否则,元老又要出来反对了。元老要是出来反对了,总书记就干不成了……其次,他还琢磨了其他几位常委。如张德江、张高丽,他俩是蛤蟆江的跟屁虫,是蛤蟆江的忠实拥趸者,得小心这两个家伙联手;而俞震声,则是个见风使舵的东西, 别看他人模人样的,家世显赫,却是个十足的小人,须谨防;至于刘云山,也是个墙头草、两面倒的家伙,同俞震声一样,早年都受惠于蛤蟆江,他们都捧过蛤蟆江的臭脚,须小心这个反骨头;至于李克强,他最单纯,是个技术官僚……最后,他决定,他要同习近平、李克强站在一起,同总书记和总理连成一气……

他思考得最多的,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小平同志说过的一句话,那就是“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他佩服小平同志英明,说起话来是那样地耐人寻味, 深入浅出,意味深长。他反复寻思小平同志这句话的意思,终于悟出了其中的道理,一个字,即“度”——凡事有度嘛!那就是说,小平同志要同志们在反腐与不反 腐之间拿捏出一个合适的“度”来。只有拿捏准了这个“度”,就既不亡党,也不亡国。可是,怎样才算合适的“度”呢?在下一步的反腐当中,他和习总如何去把 握这个原则呢……终于,王书记考虑成熟了——第一,“六四”和法轮功不能平反。这是底线。否则,元老们要找我们拚命了。因为平反“六四”就意味着打倒邓小平,平反法轮功就意味着共产党垮台;第二,关于薄熙来案,既不能涉及政变丑闻,更不能涉及活摘器官,只能涉及违纪、敛财和玩弄女人等问题。所以,薄熙来不能被判的太重,当然更不能判死罪;第三,周永康和薄熙来企图政变搞掉习近平,习近平是不会放过周永康的。但鉴于元老们不许涉及政变丑闻和活摘器官问题,所以周永康的问题同薄熙来一样,以违纪、敛财和玩弄女人等问题判周永康有期徒刑;第四,为了体现新常委反腐的决心,部级或副部级的高官打击几个做做样子,每个省、市的省级或副省级打击一到二个,厅级或副厅级打击三到四个,局级或副局级打击五到六个,处级或副处级打击七到八个……官越小打击的数量越多,官越大打击的数量越少,至于中共中央常委一级的,比如涉上海社保基金案的俞震声,就不追究了……关于这一点,他要向各省纪委发一个文,要求各地方纪委按级别完成人头指标……了解了元老干政、集体领导的现实,领悟了小平同志关于“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的思想理论,王书记搞起中纪委这个工作来,也就游刃有余了……

王书记是个干什么都非常出色的料子,想当年他负责金融的时候,工作起来那是有声有色、像模像样。如今要搞纪律检查工作了,他自然要好好思考一番、谋划一番,以便拿出一个绝招来,一招制胜。终于,王书记将“贪”与“色”联系在了一起——哪个贪官不爱色啊——对,反贪先从“色”抓起!说来也巧,王纪委 书记一上台,便发生了一系列因小三、情妇而出事的中共官员。重庆淫官雷政富、接着黑龙江双城人大代表、重庆涪陵公仆、中石化河南分公司领导、广东国土厅副厅长、深圳前副市长等相继出事。还有一件因女人互相残杀的事,河北石家庄两名官员为争睡一名女下属而大打出手,其中一个被砍成重伤,被摘除内脏器官!瞧,他一出手,反腐工作在中国大陆就弄得风生水起,还显得妙趣横生,连黄色娘子军也用上了,正如香港媒体总结的那样,“妇女能顶半边天,反腐要靠娘子军”。王书记又成功了!

不过,王书记是个善于观察情势的领导。他担心过多地反腐宣传会吊起老百姓的胃口。他相信时间一长,境内外媒体和大陆老百姓,尤其是网路上的那些线民,就会看出,他和习总的反腐不过是个噱头。毕竟,中共的贪官多如牛毛。眼下,七常委中,政治局中,就有好些个是贪官,特别是俞震声,早就名声在外了。这 让他如何是好?他以后如何对付境内外的媒体、记者和大陆线民……为此,在他新官上任的时候,他曾召开过一个专家反腐座谈会,希望专家给他支招。可是,有专家却让他搞官员财产公开。对此,他装作没听见一样,来了个王顾左右而言他。其实,听了专家的这个建议,他心里直是好笑——官员财产公开是万能的吗?你以为共产党的官那么好对付吗?你以为他们只会贪腐而不会隐瞒财产吗?只要共产党不垮台,没有共产党对付不了的事儿!真是一群书呆子啊!不过这话他没说出来,也没有正面回答。因为他无法正面回答,因为这个建议在政治局和常委会中根本就不能通过。看来,专家们是在替民众当传声筒。近些年来,大陆民众、尤其是线民们,一个劲地鼓噪官员财产公开。专家们的立场有些问题。于是,他又召开了一个纪委反腐座谈会,让反腐大员们支招。座谈之余,他话锋一转,向反腐大员们推荐 一本好书——《旧制度与大革命》……

王书记是个有危机感的领导。他是个学历史的出身,直到现在他还喜欢研究历史,喜欢看书,喜欢和别人分享读书心得。他曾经就向他的同僚们推荐过一本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的一部重要著作——《旧制度与大革命》。他佩服托克维尔敏锐的眼光。当托克维尔看到革命产生民粹,民粹孕育暴政,然后暴政又轮迥独 裁,于是他警告,人性因阴暗和弱点而导致悲剧;如果不约束人性,革命必定重演。他从托克维尔的“轮迥论”中看到了中共的影子,看到了中共不久的未来,于是他担心中国有可能爆发大革命。毕竟他跟中共元老的千金结了婚,跟中共元老、太子党搭上了关系,所以他不能不像其他太子党一样誓死捍卫中共政权。于是,他把这本书推荐给他的同僚,让大家都警醒,不要进入轮迥。

反腐大员们当中有许多人知道这本书,跟王书记的同僚们一样,听说了托克维尔的“轮迥论”之后,他们沉默了。他们是深深感叹了?还是默默认同了?王书记从他们的脸上读出了一种复杂的表情。于是他叹了口气,心中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向别人推荐这本书了,再也不提托克维尔倒霉的“轮迥论”了……

新唐人首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