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鸡大学坑百姓 高考择校需小心

【新唐人2013年07月07日讯】新闻周刊(378)正值高考放榜、填写志愿之际,“上大学网”专家团队发布了“百所中国虚假大学警示榜”,披露了冒名、借壳等野鸡大学,本周的新闻周刊带您去看看这个事件,并且提醒考生及家长在选校的时候要特别注意。

大陆“经济观察网”报导,“上大学网”专家团队发布“百所中国虚假大学警示榜”,这些野鸡大学挟著北京的高知名度,有超过七成的野鸡大学都号称校区在北京,往往以“中国”、“首都”、“北京”等词企图混水摸鱼。办学地址大多在北京,多达70余所。其中将办学地址标为“北京市房山区良乡大学城”的学校多达10余所。

野鸡大学通常取个非常类似正规高校的名字,比如“北方医科大学”和原北京医科大学名称相似。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成了“首都财经贸易大学”、“北京经济贸易大学”、“北京经济贸易学院”、“北京对外贸易学院”。

香港《苹果日报》引述上大学网的消息,上海经济贸易大学,官网校园图片均盗用其他高校﹔中国民航学院,与直属于民航局的“中国民航大学”相似﹔中国邮电大学,冒充北京邮电大学﹔京华医科大学,经常更换官网,被搜索引擎列为危险的欺诈网站﹔北京京师科技学院,2009年被终止办学,又起死回生﹔燕京华侨大学,未列入北京民办高校名单等等。

报导指出,有九成多的山寨大学都建有“官方网站”,这些官网几近雷同,不仅学校的简介概况抄袭或拼凑正规大学往年的简介,甚至连网页上的校园图片、学校新闻内容都是张冠李戴,直接盗用、复制正规大学的信息。譬如,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一张校门图片,先后被四所山寨大学官网盗用,“占为己有”。

记者上网查询发现,不但名称相近,网址有的也很相像。

著名独立中国问题学家巩胜利认为,在大陆各种山寨大学到处都是。

巩胜利:“有些是行业内部培训的,比如说民航管理系统或者说银行管理,都有自己的培训机构,后来现在 因为中国的大学在开放,就存在一些乱象,就是有些你搞不清楚他是什么样的大学,也搞不清楚他的大学的背景是什么,基本中国比较普遍的现象。”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野鸡大学”坑害百姓,而且还堂而皇之的有“官方网站”呢?这些乱象和教育制度有什么关系?

有评论指出,前教育部长陈至立最害人的是提出“教育产业化”政策,将中国教育当成做生意一样,用大陆学者萧雪慧的话来说“谁想受教育谁出钱购买受教育机会”,全国高中大学大涨学费,“没钱没商量”。

陈至立和前中共党魁将江泽民保持了几十年的交情,与江在政治上的“生死恋”:凡是江泽民要迫害的,陈至立一定变本加厉去镇压﹔其在教育系统吹起的亵渎正统文化的妖风,也早已弄得民怨沸腾、学者讨伐。

一位叫“潇湘浪人”的网友在网上愤怒指出,陈至立“在担任教育部部长一职时,不顾亿万百姓的强烈反对,强行推出教育产业化,把亿万老百姓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教育产业化,不仅仅给老百姓带来巨大的痛苦,也将我国几千年来积累的教育理念,教师的伦理道德和良心,师生的关系摧毁得一干二净,祸及子孙万代。” 

时事评论员章天亮:“其实在陈至立当教育部长之后,她就提出一个战略,要把整个教育产业化,中国的教育的投入,在世界上相对来说他的比例是非常低的,一年不到GDP的4%,这样的话中国人的教育就不是以政府投入,而是以老百姓大量的交学费,把这个教育就变成了一个产业,现在从小学开始初中到高中,大家都好像是非常重视教育,但是这种教育并不是素质教育和人文教育。”

章天亮指出,这样就出现了一个是高昂的学费,一个就是学历的贬值,现在研究生和以前的大学生的水平差不多。

此外,章天亮还表示,现在要是没有大学文凭,好像就很难找到工作,就连大学生的就业率也都不到50%,学校如果差,就业率会更少。

章天亮:“很多人一个是看中了教育产业这块肥肉,因为它可以收到高昂的学费,另外一方面就是有一个巨大的需求,就是你不接受大学教育就找不到工作,第一有利润,第二有需求,这样,各种假冒伪劣的事情就营运而生了。”

大陆人士高先生:“虽然它表面上这么提,但我总觉得教育部,从最近这个十几年这种作风来说,他就是把它作为产业来发展了,换句话说,它就把这个教育当作一种政府部门牟利的一种手段了。”

陈至立是江泽民在上海当政时,经江泽民儿子江绵恒介绍认识的,认识后一拍即合,发展为情妇兼死党,江泽民很快任命陈至立主管上海宣传部门,陈至立也卖力追随江泽民镇压学生运动,后来则卖力参与迫害法轮功。

1989年,江泽民担任中共党魁后,就陆续把“上海帮”骨干成员塞入中央关键部门。其中包括把陈至立拉入教育部并由其长期把持中国教育界,从此,陈至立成了“洗脑干将”,对中国人从娃娃开始就实施一套完整的洗脑教育。

1998年中共两会,陈至立最低票“当选”中共教育部长后,中国的教育领域迅速腐烂,如今已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而且陈当教育部长后,整天出国游山逛水,大陆大学校长们给她起了个绰号“欧美巡回大使”。

江泽民出卖国土行径曝光后,2001年12月,陈至立指示教育部篡改历史,不再称岳飞和文天祥为民族英雄,把卖国贼李鸿章美化成忧国忧民的爱国者,为“漂白”江的卖国行径做舆论准备,招致社会各界的激烈反对。

陈至立把教育当作是巩固江泽民统治的重要手段,从小学开始对学生进行洗脑,利用教育传播仇恨和谎言。组织所谓校园百万签名活动,让中小学生签字支持江泽民的迫害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下令迫害法轮功之后,陈至立步步紧跟,成为在教育系统实施江氏灭绝法轮功政策的积极推行者和具体实施者。陈至立多次以教育部名义发文,强迫全国所有大、中、小学的教师和学生观看诽谤、攻击法轮功的电影、强制实施反法轮功的“百万签名”运动,胁迫学生签的名被利用来作为这场由少数人发动的迫害之工具。通过教育系统将攻击和诬蔑法轮功的内容编进中小学教材及各级考题,甚至高考和研究生的试题中。将中央电视台等媒体陷害法轮功的节目作为师范院校学习内容,在未来的教师队伍中进行煽动仇恨的灌输,以达到长期精神控制的目的。对修炼法轮功的广大师生实行肉体和精神迫害。拒绝参与攻击法轮功和不放弃法轮功修炼的教师被开除、非法监禁﹔学生被学校除名、不能升学、毕业,被强迫送各类“转化班”、送入劳教所和精神病院,甚至被迫害致死。

2004年7月19日,陈至立在坦桑尼亚被指控“在中国教育系统对法轮功实施酷刑和虐杀”。陈至立被传唤亲自到庭应诉。2004年8月3日,坦桑尼亚首都Dar Es Salaam的法官就法轮功学员起诉陈至立一案作出了对法轮功学员有利的决定,即为刑事诉讼确认资格的民事诉讼已告结束,可启动刑事诉讼。

陈至立的被追究并不到此为止。2004年11月18日,“汉城中央地方检察厅”接受了南韩学员张淑及其女赵英伊起诉陈至立的诉状邮件。诉状要求以集团虐杀罪、特殊暴行罪、业务妨害罪等罪名,惩处于11月18至20日来韩访问的前中国教育部长陈至立。2006年2月7日,五名加拿大法轮功学员以酷刑罪、反人类罪向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指控中共邪党前教育部长陈至立并索赔二千万元。

教育界应该是一块净土,但陈至立却推行所谓的“长远经济眼光”,搞“教育产业化”。学校成了肮脏生意的交易场,教育界乱收费现象愈演愈烈,伪造文凭,花钱买文凭等层出不穷,引起社会极大愤怒。陈至立搞“教育产业化”,九年义务教育制度名存实亡,大学无限度扩招,同时课以巨额学费。但是中共对教育投资却很少,鼓励教授搞项目发财,学生素质明显下降。大学生毕业后求职困难的现象司空见惯。

陈至立主管教育部七年,不择手段摧毁中国本来已经十分薄弱的教育体系,采用一切手段毒害青少年。教育改革混乱,教学质量倒退,教风学风涣散堕落。嫖、赌、抄三风充斥校园。她数度遭弹劾,中国几十所大校的校长提出让教育部长陈至立下台,说她主管中国教育后,从教育入手颠倒历史、篡改历史、毁掉中华文明,危害中国教育,遗祸子孙后代,罪行不可饶恕。

我们发现,这些“野鸡大学”凭著以假乱真的校名,混淆视听,考生和家长如果对大学不是很了解,很容易误以为真,陷入招生骗局。

原重庆大学米晓征表示,老百姓被坑害的不浅。

米晓征:“现在中国大陆已经是被中共无神论,它所谓的这些斗争哲学已经把人心道德给搞乱了,所以整个社会都是一个趋利的社会,基本上老百姓就是说,每一个家庭及很大的希望给孩子这边肯定家里经济都是给孩子上学什么的,现在大学学费也挺贵的,等于是浪费了,对一个家庭经济上是一个灾难。”

曾经在中国任教的时事评论员邢天行分析,一般来讲,都是普通老百姓容易上当。

邢天行:“家里有权贵关系的,他上不了山寨大学,他通过自己的渠道就了解信息,往往是那些底层的老百姓,他又想让孩子上学,与无法鉴别,在权益得不到保障的一个情况下,孩子去上学,让他个人去避免很困难,就是给了一些常识性的知识,他也不好去鉴别,想培养孩子成才,他相信这个国家不可能说,让这个学校的牌子随随便便就立上去了,然后不管。”

邢天行指出,希望家里有这样孩子的家长,在择校时要格外的小心,可以求助身边较明白的人。不过,邢天行也认为,根据现在中国的现状,即使上了正牌大学,普通老百姓的孩子也很难找到理想的工作。

邢天行:“好的一个学校下来之后就有一个相对好一点的工作,这个在现在的中国其实是实现不了的,因为最主要它的这个社会的腐败和不公平,已经到了极点了,它一切都是权钱的在暗中操作,包括目前的所谓的公务员,在开始的时候他考试好像给人感觉挺公平的,但是随即不久我们就发现,他们都是把他们的关系呀,好多东西暗中见不得人的东西放进去。”

“野鸡大学”通过网际网路平台招摇撞骗,向大学考生及其家长伸出魔爪。在择校的时候,民众需要特别小心,要多搜集资料,对要就读的学校进行打听,以免上当受骗。

记者/常春﹔编辑/陈晓天﹔后制/吴慧真﹔旁白/美音。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