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5月以来,大陆各地都出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各地的法轮功学员纷纷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邮寄针对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起诉其是制造和维持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指控其犯有灭绝种族罪、酷刑罪、危害人类罪、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罪、剥夺公民财产罪、故意伤害罪、刑讯逼供罪等。他们中有湖北省襄阳市的张兆森、江苏南京原厅级官员朱鹤飞、烟台高级软件工程师邹德用的妻子、甘肃省金昌市金川区居民符玲文、湖南岳阳市的孙平华、原河北省张家口市工商银行职员王心宇、山东省诸城市四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刘培志……简言之,起诉江泽民是此起彼伏。

对于这此起彼伏的起诉,中共的两高又是什么反应?按照大陆法院5月1日后实行的“有案必立,有诉必应”原则,两高对于如此广泛的民众的起诉是不能装聋作哑的。5月31日,海外明慧网刊登的《两次投诉的经历》一文透露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该起诉人寄给两高的起诉状有了回音,她“收到了两高的回执”,这至少说明两高已经收到了其起诉状,而且是明确表明这一点。在法轮功团体被中共迫害十多年中,这样的举动绝不寻常。

按照中共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二条的规定,法院收到起诉状或者口头起诉,经审查,认为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立案,并通知当事人;认为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裁定不予受理;原告对裁定不服的,可以提出上诉。无疑,是否就此立案,绝非最高法、最高检的高官们可以下决定的,而必须请示最高层。

从近两年多来的高层博弈看,习阵营与江派集团已是势同水火,而其核心问题正是法轮功问题。习阵营在以贪腐的名义下,接连打掉了包括徐才厚、周永康、薄熙来在内的江派高官,并在军队、武警、政法系统、外交、宣传、统战等系统展开整肃行动,清洗江派,暗示主导迫害的中央“610”办公室的接替,同时将矛头指向了江泽民家族、江的嫡系曾庆红、刘云山、张德江等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法轮功学员对江泽民的起诉,将极大推动习阵营抓捕江派、抓捕江泽民的终极行动。

笔者认为,两高给起诉人回执的信息就是在释放两大信号:一是中共最高层对法轮功问题的态度正在起变化;二是江泽民被审判是迟早之事。此时,最心慌的莫过于江本人了。古语说的好,“自作孽,不可活”,江泽民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早已是不争的事实。

文章来源:大纪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