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琨:周永康案从简 习王应另有用意

北京时间6月11日晚上6点5分,中共党媒公布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被判无期徒刑的消息。

很明显,周永康案审理被从简从快,让各界感到突然,因为与预期中的公审“大戏”差距太远。但仔细想来,其实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周永康案与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案的处理结果极其相似。

3月16日0点6分,中共军网公布徐才厚因病医治无效,于3月15日死亡,中共军事检察院对徐才厚作出不起诉决定。外界关注的庭审“大戏”落空。

其实,周永康案和徐才厚案的“好戏”,早在二者被公布落马之前就已演的差不多了,要让二者在中共的法庭上再演出什么精彩戏码来已不可能。

关于二者的淫乱、贪腐、滥权、邪恶狠毒,海内外媒体的报导可以说已是面面俱到,有些方面是事无钜细。其中可能有添枝加叶的渲染,但也不乏中共主政方为了政治权斗的放料。真真假假,情节复杂,堪比好莱坞大片。

因此说,徐才厚也好,周永康也罢,一旦被关进“笼子”,就证明大戏剧本基本已定,最终的审判只不过是画个句号或贴个标签而已。徐才厚的标签是“病死不再起诉”;周永康的标签是“认罪悔罪轻判无期”。

但外界更明白的一点是,徐才厚和周永康二人的案子,并非是孤立的个案,不但其横向蔓延甚广,更主要的是纵向牵连极深。

横向涉及的枝蔓,习近平王岐山在对二者调查过程中,已经采取“剪裙边”手段处理的差不多,涉及的相关“老虎”“苍蝇”也几乎都被处理;但纵向的根干,却涉及更大的势力,更大的难度。

众所周知,徐才厚和周永康的后台靠山,或者说是“伯乐”“恩主”,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和其“军师”曾庆红。徐、周二者之所以能够被带病提拔,而且肆无忌惮的淫乱腐败、滥用职权、无恶不作,正是因为江、曾二人的庇护和纵容。

有句话叫做“万事皆有因果”。如果说徐才厚、周永康二者的累累罪行是“果”的话,那么江泽民、曾庆红二者恰恰是“因”。习近平王岐山二者应该明白这一点,最起码他们提过“伐烂树,除烂根”之说。

从这个角度看,一旦徐、周二人横向的枝蔓被剪得差不多的时候,给二者画上句号,贴个标签就完了,没必要再花大力气纠缠。徐才厚已死,一了百了,不再起诉;周永康认罪服罚,坦白交代,从简从快从轻处罚。二者被告一段落,然后集中精力,攻向更深层,不失为上策。

笔者认为,徐才厚、周永康案很有代表性,从习近平、王岐山对二者的处理结果看,可以基本预见今后对类似江派老虎的处理方案:“剪裙边”后从快从简,为攻克贪腐邪恶的老巢江泽民、曾庆红,赢得尽量快的时间。

从另一方面看,习近平阵营执政的威望是通过对江泽民曾庆红造成的中共官场极度贪腐状态中,“打老虎,拍苍蝇”获得。在终极老虎——江泽民、曾庆红没有被拿下的情况下,如果在中间环节的某只“老虎”上耗时停滞,都会消耗以前通过“打虎”树立的威望,对统治不利。快刀斩乱麻,化繁为简,越往后越显得必要。

另外,中共官场贪腐造成的国家经济怪象,使社会险象环生,不尽快撂倒敌对贪腐势力,对方用“崩溃”经济的手段相威胁,对习近平阵营的统治威胁巨大。这方面也逼迫习王不得不加快打虎反腐进程。

总而言之,习近平王岐山打虎反腐越往后面临越紧迫的形势,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开弓没有回头箭”,“反腐败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因此推断,周永康案被加快处理,预示著习近平阵营对江泽民、曾庆红将发起进攻。大戏还在后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