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80后生死实录(2):保密协议

【新唐人2015年07月31日讯】(明慧网电)“我再一次面临着生与死的抉择,我该怎么办?每天坐着小儿童椅望着窗外。窗外直接对着的就是火葬场,每天烧死人的烟都会徐徐升起,每天都会闻着浓烈肉体的焦糊味。我该怎么办?”这是北京市顺义区青年法轮功学员苏丹被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的一段回忆。

法轮大法明慧网七月二十七日报导,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北京市顺义区青年法轮功学员苏丹向最高检察院、法院递交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前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

在这场江氏集团发动的长达十六年之久的血腥镇压中,苏丹从一个十九岁的少女成长为一位成熟的坚定修炼法轮大法的青年;在多次非法关押和劳教中,她几经生死,见证了形形色色的酷刑迫害,也用生命证实了“真、善、忍”。

以下是苏丹在她的《刑事控告书》叙述她的部分人生故事(二)。全文分四部分。

接上期:
实录(1):扒光衣服冻

警察和看管人员签好保密协议

在苏丹被关押的这间阴暗潮湿的屋子前后,门窗都用窗帘遮挡住。窗门都是紧闭的,不能打开。整个屋子非常黑暗,二十四小时见不到一丝阳光。

无论屋内发生任何情况,只有包夹人员知道。而包夹人员与警察签好保密协议:无论屋内发生任何情况,她们绝不泄漏给别人。

每天被强制坐十八九小时 内脏损伤

每一天,苏丹在一张小小的凳子上少则要坐十八九个小时,多则要坐二十小时左右。

长期端坐儿童椅的迫害方式比电棍电,毒打的方式更可怕。电棍电打法轮功学员的伤在表面,而长期端坐儿童椅的伤却在里边,直接损伤的是内脏。

苏丹的腿、脚、手肿胀的像馒头。包夹人员将苏丹的每个细微的动作、表情都记录在一个本子上。

苏丹多次找到四队大队长杜敬斌,控告她用长期端坐儿童椅的方式进行迫害。杜敬斌洋洋自得的说:“你控告也白搭,你说我们体罚虐待你的证据呢。我们是让你坐着,而不是让你站着,你控告也白搭。”

苏丹被强迫每天十八九个小时的端坐儿童椅,睡眠也被剥夺至很少的时间。四名包夹人员白天则轮班睡觉。

常常是苏丹刚躺在床上,还没睡热被窝,就会被包夹用手捅醒,刚刚睡着就会被捅醒。

吃饭腰要弯成九十度打报告

这里的一切都是畸形的,包括吃饭。

饭,都是大桶装。队长坐在大桶的后边,翘著二郎腿,手里拿着大杓子,每个来这里打饭的人,都要说“报告词”:“队长好,报告队长,几班劳教人员某某请求打饭”。

打饭人的腰要弯成九十度,手端盘子低于队长的杓子,要低头看警察脚尖。如果不低头看警察的脚尖不给打饭。饭给的多少,还要看队长心 情。报告词说的声音不大,还有说上几十遍,甚至上百遍,直到警察满意为止。

苏丹抵制这种乞讨式的打饭模式,她的饭是包夹人员打回来的,每顿饭几乎是水,只是里面有几颗数的过来的米粒,用警察的话讲,谁让她自己不来打饭?反正饿不死就行了。

吃喝拉撒被强制在同间屋内 屎尿臭气熏天

苏丹不能上正常厕所,大小便被强迫在屋内解决,屎尿臭气熏天。

苏丹被小号非法关押八个月,不让洗澡、刷牙、洗脸。有时,劳教所警察会让把脸盆中的屎尿倒掉,苏丹再用装屎尿的脸盆接点自来水,用毛巾蘸点屎尿盆中的水擦擦脸。

黑暗中的痛苦煎熬令苏丹一度想撞墙

屋内屎尿所散发出来的臭气、儿童椅无穷尽端坐的日子、每天二十四小时黑暗中的煎熬令苏丹感到窒息,精神几近崩溃。

苏丹说:“那时,我才知道,阳光有多么的重要。”

“分不清白天黑夜……我在黑暗中的痛苦煎熬,几近精神崩溃,甚至曾出现过想撞墙的念头。”

“可是,脑中想起李洪志师父在《转法轮》中第七讲,讲的杀生问题时讲‘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很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想到师父的话,我的心平静了,我理智了,我不能这样做,我要为法(轮功)负责,再也不能让她们栽赃陷害法轮功了。”

(待续)

文章来源:明慧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