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80后生死实录(4):两次神秘抽血

【新唐人2015年08月02日讯】(明慧网电)“我再一次面临着生与死的抉择,我该怎么办?每天坐着小儿童椅望着窗外。窗外直接对着的就是火葬场,每天烧死人的烟都会徐徐升起,每天都会闻着浓烈肉体的焦糊味。我该怎么办?”这是北京市顺义区青年法轮功学员苏丹被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的一段回忆。

法轮大法明慧网七月二十七日报导,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北京市顺义区青年法轮功学员苏丹向最高检察院、法院递交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前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

在这场江氏集团发动的长达十六年之久的血腥镇压中,苏丹从一个十九岁的少女成长为一位成熟的坚定修炼法轮大法的青年;在多次非法关押和劳教中,她几经生死,见证了形形色色的酷刑迫害,也用生命证实了“真、善、忍”。

以下是苏丹在她的《刑事控告书》叙述她的部分人生故事(二)。全文分四部分。

接上期:
实录(1):扒光衣服冻
实录(2):保密协议
实录(3):排出的不是尿是血

一天,几名警察突然间闯入,把苏丹按倒在地,用擦地的地布把她的嘴堵上。

苏丹说:“一个没穿白大褂的警察强行把一个针管刺入我的体内,从我体内强行抽走了很多的血。时隔两三天,监室内闯入了几名警察又以同样的方式,强行抽走我满满一针管的血液。”

时隔两三天内,两次非正常被强行抽血,苏丹于是找到九监室的管班队长杨希希望知道原因,杨希说:无可奉告。

大概又过了几天的样子,包夹苏丹的普教人员石玉霞便被队长找了去,队长跟她谈话很久才回来。回来后她的神情非常的紧张和恐惧。

后来,石玉霞把队长和她谈话的内容告诉了苏丹。她悄悄对苏丹说,“警察已经安排布控好了,准备把我送外地去,但当时没有告诉她具体的地方,只说了有可能是马三家,也有可能是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或者是别处……”

石玉霞说,警察已经跟石玉霞交代布控好了,让她准备好地布,因为怕苏丹喊“法轮大法好”,惊动别的法轮功学员,让她时刻用地布堵好苏丹的嘴,配合护卫队把苏丹送走。

第二天,石玉霞又被另外一名警察叫了出去,这个警察又很明确的告诉她,很快的,苏丹就会被送走了; 并告诉她把苏丹送走,到那边自有安排。

这个警察还跟石玉霞说,让她劝苏丹赶快写一个所谓的“保证书(不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尽快的下到别的队,这样就不会被送外地了。一旦被送走,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并很明确的告诉她,苏丹到时候都不一定活着出来了,器官去哪了都不知道。

石玉霞慌了,她流泪了。她为苏丹而担忧。因为苏丹曾经给她讲过法轮功真相,她明白“天安门自焚”,都是江流氓政治集团导演的,是造假的,是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她知道法轮功学员不会自杀。而且她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按真、善、忍做人的好人,是时刻能为别人着想的好人。

激烈的思想抉择

“我再一次面临着生与死的抉择,我该怎么办?每天坐着小儿童椅望着窗外。窗外直接对着的就是火葬场,每天烧死人的烟都会徐徐升起,每天都会闻着浓烈肉体的焦糊味。我该怎么办?怕心人心与在我的思想中交织著。我该怎么选择呢?是选择向邪恶妥协还是选择坚持呢?我的思想在不断的斗争中。我不断的默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

苏丹不断的默念她能够记得起来的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她说:“我的内心平静了,我修炼“真、善、忍”我无罪!绝不向邪恶妥协,一定坚持下去,无论前方面对的路是什么,或者有多么的艰辛,我一定坚持下去,直至邪恶解体。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当我的正念坚定下来后,我感觉我异常的轻松,不再纠结,不再害怕了。”

神奇逃过生死之劫

直到有一天,大约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大家被紧张急促的声音叫醒,苏丹看到所有的警察荷枪实弹,戒备森严,气氛阴森恐怖。有四辆警方大轿子车停在劳教所院内,大批大批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往外地非法关押迫害了。此时,苏丹内心中非常的坦荡与安宁。她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怕,因为我与(法轮功)师父,我与(法轮)大法同在,与正义同在!”

神奇的是,这次被遣送外地的人员中居然没有苏丹。苏丹说:只听她们议论:“她怎么没被送走呢?名单中明明是有她的啊”。在场的警察也非常的奇怪与震惊。就这样,我在(法轮功)师父的慈悲与呵护下,又闯了过来。”

堂堂正正的走出劳教所

二零一三年的六月份,劳教制度解体。北京女子劳教所以苏丹不妥协,不签一个字为由拒绝释放。用劳教所警察的话讲,劳教所就等八月十九号解体了,才能放苏丹了。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九日,苏丹堂堂正正的走出劳教所。当苏丹走出劳教所大门,她看到了法轮功同修和家人!呼吸到久违的新鲜空气。

苏丹说:“我用生命证实了“法轮大法好”修炼“真、善、忍”无罪。信仰无罪!

诉江是父亲的遗愿

16年来,苏丹的父母生活在恐惧之中。他们吃不好,睡不好,每天都在煎熬中度日。父亲常年睡不上一个安稳觉,早上常常都会被恶梦惊醒,很早就起床,到外边溜跶。

有一次,苏丹父亲出去走,忽然看到马路上贴着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的真相画面。父亲看后,失声痛哭,嘴里不停的念著“我的女儿,我的女儿,你还好吗?”

每月短短四十分钟和苏丹会见的时间,都成了父母亲的希望。苏丹被非法关押的四年中,苏丹的父母就这样默默的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与伤害,耗尽了家中所有的积蓄,不断的往返于承德与北京之间。

苏丹说:“虽然每个月只有短短四十分钟的见面时间,能见见女儿的面,听听女儿的声音,他们才能安心,知道他们的女儿依然安好!在十六年的被迫害中,我们父女聚少离多,父亲在我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关押迫害回来不久,便含冤离世了。”

苏丹表示:“今日的诉江是我父亲的遗愿;也是千千万万的江氏流氓政治集团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法轮功学员家属的心声;也是让世人了解真相,选择光明未来的正义之举;更是人心所向,众望所归。”

(全文完)

文章来源:明慧网

相关文章
评论